我和「連號」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我因去天安門打大法橫幅,二零零一年一月被中共非法勞教。在勞教所裏,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有二、三個因吸毒、賣淫、容留等勞教的人寸步不離跟著,稱為「連號」。

警察用這些急於想減刑的人監視、控制、迫害大法弟子。警察怕「連號」受我們影響不能成為他們迫害的工具,「連號」可以打罵我們,卻不允許「連號」和我們多說正常的話,否則一旦被報告上去,「連號」就要倒霉。然而大法弟子是按照真、善、忍修煉的好人,我們把「連號」視為該得救的眾生,我們發自內心的關心著她們的生活和精神,她們看到我們除了修大法外,也是一個普通善良的母親、妻子和女兒,她們被溫暖、感動著,許多「連號」了解了真相,用實際行動抵制著迫害。

10多年過去了,許多「連號」的面容和故事依然在我心底珍藏著。

「留著面給師父過生日」

我們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的嚴管組,被視為最頑固的「執迷不悟」者。但是警察想不到的是,我們組的「連號」個個知道法輪大法好,如果哪一個「連號」要在組裏欺負我們,就會受到其他「連號」的反擊。我們煉功,「連號」會輪流在門邊、窗口放哨;我們沒有筆和紙,「連號」會把她們的借給我們並掩護我們抄經文。有一個「連號」有一次看到她的好朋友在下面操場上打大法弟子,就寫了一張紙條托人遞過去。紙條上寫著:「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我天天和她們在一起,我知道。你要善待她們,你要再欺負她們,我就不認你這個朋友了。」

最讓我難忘的是她們給大法師父過生日(「連號」也跟著我們喊師父)。因為我們不放棄信仰,不被允許買任何吃的東西。在勞教所,方便麵是稀罕之物,「連號」也只能一月買一箱,平時吃一包方便麵就是很享受的事了。

四月底開始,就不斷聽到「連號」互相提醒著:「別吃麵了,留著給師父過生日!」那些孩子一次次把面拿起又放下,捨不得吃。

到五月十三日,「連號」們把面集中在臉盆裏,把所有珍藏的榨菜和肉腸都放在裏面拌面,然後給每人分一碗。記得當時我們大法弟子端著面,淚如雨下,難以下咽,喊著師父:「弟子唯有堅定大法的心給師父了!」「連號」們也陪著我們默默流淚。

「我再也不會改變!」

在勞教所,警察一旦知道「連號」同情我們,「連號」就會被換掉甚至被加刑或電警棍。我的「連號」換了多少自己也記不清了,我想說一個「連號」的故事。

這是個二十一歲非常單純善良美麗的女孩,我看她的第一眼就被那雙清澈的會說話的大眼睛吸引住了,她是因交友不慎吸毒進勞教所的。她每天晚上依偎在我身旁,聚精會神的聽我說大法的真相,常常大眼睛裏含著淚水,後來她開始每天背《洪吟》。有一天晚上她送我一個鹹鴨蛋,這在勞教所真是稀罕之物了。我不肯拿,她說:「你一定要拿,我們一人一個,這是我們的心啊在一起!」

日子不長,有一天我從車間回到房間,發現她不見了。無法問、無從問。起初以為她被調到其他組去了,吃飯時久久的目光尋找不見她的身影,我知道她被調離這個大隊了。半年後,我被轉到另一個關押大法弟子的大隊。

有一天,門崗遞給我一封信,是她從吸毒大隊托人轉給我的(在勞教所,從一個大隊給另一個大隊傳信,而且是給大法弟子傳信,一旦發現都要加刑的)。我為她的勇氣感動。她說想念我,告訴我何時解教。最後她說:「你要堅強、堅持啊,我是再也不會改變的了!」她說再也不會改變對大法的信仰了,這句話讓我無比震動:多好的生命啊!我無法給她覆信,也不能保存她的信,每月的搜監會連累了她。我不捨的一點點撕碎了信,卻在心裏永遠的珍藏著。

一年後的一天,一個因吸毒「二進宮」的女孩見到我,告訴了我她的消息:男朋友販毒時把她帶去,被抓了。毒品超過一千克,男的判了死刑,她本該判死刑,家裏花大錢保住了性命,被判無期。我知道其實是大法給了她生路。

「我永遠說法輪大法好!」

這是一個一眼就知道的賢良女子,三十多歲,因替丈夫頂罪而進了勞教所。警察讓她做小崗(可以在院子裏自由走動的協管人員),她不在任何一個組裏,但她的善良讓我們接了善緣。她每天看著大法弟子被打罵、餓飯、罰站、電警棍,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還看到許多我們無法看到的迫害,善良的心承受不了。她冒著被加刑的風險幫助我們。

她一次次偷偷把饅頭塞到被單獨關押折磨餓飯的大法弟子手裏。有一位博士大法弟子從勞教所出來後找到她說:「你是我的恩人,沒有你,我早就被餓死在勞教所了。」她一次次乘我們車間排隊上廁所時來告訴我們又來了大法弟子被單獨關押折磨等,我們就用絕食來抗議。她一次次對我說:「共產黨對你們太殘酷了,你們了不起但也太可憐了!」直到有一天,我們小組排隊上廁所,看到她筆直站在院子中央,腳底下是她的被褥。那一瞬間,我們四目相對無法說話,卻道盡了萬語千言!我知道,她因為同情我們要被處罰調離這個大隊。我從勞教所出來後,相距遙遠不同城市的我們奇蹟般重逢了。她說:「我永遠都說法輪大法好,因為我曾經和大法弟子在一起」。

我和「連號」的故事還很多。我在被逼流離失所的日子裏,是這些不在中共邪黨監控範圍的「連號」,毫不猶豫的接納了我,「法輪大法好」深深刻在她們心上。

「三退」大潮開始後,我也一次次找到我的這些可貴的「連號」,她們都堅決退出中共邪黨,並幫助家人退出,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