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勞教所裏反迫害、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日】我由於忽視學法,人心多,招致邪惡的迫害,二零一一年八月被中共惡徒綁架,先被非法關在看守所一個月,後被非法勞教一年。

在看守所期間,我不穿號衣,不背監規,堅持煉功,同時絕食反迫害。有一次,我正在打坐,看守所所長過來大聲喊叫,不許我煉功,我沒理他,繼續打坐,他竄到我跟前,看看我,轉身氣哼哼的走了。還有一次,我正在煉動功,一獄警衝過來大叫,不讓煉功,我還是沒理他,照樣煉功,惡警看了看我,也氣哼哼的走了。從此,看守所的警察再也沒阻止我煉功。

師尊時時看護著不爭氣的弟子!有一天早晨,我在看守所裏煉功,師父給我灌頂,從頭灌到腳,我當時就淚流滿面,心裏充滿了對師父的感恩。

在看守所的一個月裏,我一直在絕食反迫害,共絕食二十八天,惡警幾次要給我灌食,都被我制止。師父給我演化出了心臟病狀態,可弟子不悟,不知是師父演化的狀態,當警察問我是否能走時,我一下從床上蹦下來,證明自己身體好,結果惡警沒有放我走。但是看到我的情況,犯人都非常佩服大法弟子,當時,有一個犯人和我掰手腕,膀大腰圓的小伙子,竟掰不過我這個絕食二十多天的五十多歲的人!大法的威力與超常震驚了看守所裏所有犯人,有十二名犯人做了三退,我為這些生命選擇了美好未來而欣慰!

後來我被非法勞教一年,被劫持到本地勞教所。該勞教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臭名昭著,已經迫害致死好幾位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在那裏的大法弟子,常常遭到獄警和犯人的電擊和毆打,大法弟子被打昏、打傷的事時有發生,大法弟子還被強迫做奴工。我想師尊講過:「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1]我堅持不做奴工,這一點決不能妥協。獄警看管不了我,就慫恿牢頭迫害我。該牢頭經常打大法弟子,很邪惡。

一次牢頭分派我幹活,我就是沒動,牢頭沖到我面前大叫:「你怎麼不幹活?」我說:「大法弟子沒犯罪,不是犯人,就是不應該幹活!」牢頭衝上來就要打我,我嚴厲的對他大聲說:「你幹甚麼?你想打我?你打試試?」在我威嚴的目光下,牢頭乖乖的回身走了。從此再也沒人叫我幹活。

可其他大法弟子還是得幹奴工活。我就和同修切磋,我們不能被奴役,大法弟子都是最好的人,不能被強迫幹活。牢頭看誰不幹活就打誰。一次,有個同修因不幹活又遭牢頭毆打,我立即上前正念制止,警告牢頭不要迫害大法弟子。我找到獄警控告毆打大法弟子的犯人,必須給大法弟子賠禮道歉。當晚,牢頭就給被打的大法弟子道了歉。從此以後,直到我離開勞教所之前,再也沒有發生毆打大法弟子事件。大法弟子也不參加奴工勞動了。

為了能讓我在勞教所裏學到法,外面的同修想盡了方法,給我送進來了電子書,這個電子書珍貴無比!我常常在半夜裏給勞教所裏的同修抄寫師父的經文,為了保護這本電子書,明白真相的犯人每次在獄警搜查時,都幫我藏好電子書,從而保證了勞教所裏的這幾位大法弟子有師父的經文看。在勞教所裏大法弟子形成了一個整體,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不參加奴工勞役。

在勞教所裏,常有同修被獄警、邪悟者叫去洗腦,為此我很著急。有一次,獄警將我帶到樓下,我一看有幾個邪悟者正在等我,邪悟者剛開口說話,我就叫他們閉嘴,一直到最後,邪悟者也沒講出一句話,我就是不給他們機會,最後獄警和邪悟者只好作罷。師父說:「大家都更清楚了,我們學的是正法,我們修煉的真、善、忍沒有錯,而且越來越看清了惡人在這場迫害中所使用的一切辦法都是造謠、誣陷,集邪惡之大全,沒有一樣是真的,都是手段。」 [2]

大法弟子的責任就是救度眾生,師父說:「我告訴大家,除了你個人的修煉之外,當前最大的事情就是講清真相,因為它在直接的普度著眾生,它直接的在挽救著未來的人,同時它體現出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偉大──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下,你們還在救度著眾生。」 [3]

我在勞教所裏共轉了四個大隊,無論在哪裏我都慈悲善待犯人,關心他們,還救了兩條人命(自殺的犯人)。救度有緣人,三件事做的挺順利。而且,每個人都是自願用真名退出的,同時我讓每個人記住九字吉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每個人都點頭說記住了,每人都親口說出這幾個字,我覺得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無論走到哪裏,都應該把大法的美好帶到哪裏,都給眾生帶去光明與希望!在勞教所的一年裏,我給勞教所裏的一百多人都做了三退。

我知道和同修相比,我還差的很遠,但我有決心抓住這萬古機緣,隨師回家,走好最後這段路,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層次有限,有不足之處敬請指正!合十!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3]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二》〈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