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拘留所十五天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九日】我也曾因修煉法輪大法被中共綁架,非法關押在拘留所十五天。我牢牢記著師父要我們在哪裏都得做好三件事,證實法救度眾生,在這十五天裏處處體現大法弟子的真善和慈悲,堂堂正正的助師正法。

在派出所,我對綁架我的610惡警說:法輪功在中國是合法的,沒有任何法律文件說法輪功是邪教。他們說:我們知道你是好人,也知道很多事事後會平反,但現在在中國,就是這樣的狀況,對法輪功還是嚴打,我們也沒辦法,要和上面領導那裏交待。我們是穿這身衣服的,只能這麼做。我說你們這是綁架,法輪功平反昭雪是遲早的事,希望你們為自己和家人的未來考慮,不要跟著江澤民迫害大法弟子。我發著正念徹底否定邪惡的迫害,拒絕簽字並且零口供。

在拘留所裏,就抱著這一念:我就是來證實法來的。所有的獄警對法輪功學員還是很客氣的,說知道你們和其他被抓來的人性質不同,只是你們信仰不同罷了。被拘留的人都要求穿拘留所的背心,每天白天只能坐在小凳子上反省,不能坐床上。我全盤否定邪惡妄加的迫害,我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怎麼能配合邪惡的要求?我拒絕穿拘留所的背心,並理直氣壯的坐在床上,不坐小凳子。獄警也不再管我。

每天夜裏,我就起來打坐煉功、發正念,前幾天有幾個夜班獄警會過來在門外叫我或在喇叭裏叫,要我睡覺別煉功。我悟到這是舊勢力強加的對我的迫害,企圖達到不讓我煉功這個目地。我發出正念並請求師父加持,要把這個邪惡的場給正過來。

到了早上,我就和她們心平氣和的說:我是法輪功(學員),每天一定是要煉功的,法輪功使我身心受益,我的身體相當於二十幾歲的身體,全部得益於法輪功,請你們晚上不要再叫了,功我是肯定要煉的。你們這樣只會影響其他人睡覺。她們說她們穿著制服也沒辦法,到處是監控,看到不說會讓領導批評的。我說,如果領導問起你們來,你們可以說你們已經說了,但是她不聽。慢慢的所有獄警看到我晚上打坐煉功都睜個眼閉個眼不再說了。

每天早上起床後,我就煉四套動功,房間裏的人說法輪功的動作原來是這樣的,很舒緩很好看。獄警一開始企圖阻止我煉功,說晚上煉煉就算了,白天那麼多人就別煉,我堅定的說:早上空氣好,當然更要煉的,我們都是堂堂正正的,有甚麼錯?江澤民迫害我們法輪功持續這麼多年,你難道看到幾個煉功動作都這麼害怕嗎?你這樣不對,希望你不要助紂為虐,給自己和自己的家人積點福德,希望你們也煉法輪功。她們啞口無言的走了。

剛去的人獄警都要找談話,所長和另兩位獄警一起找我談話,證實法講真相的機會來了。

進了談話室,她們指著個小凳子示意讓我坐下,我理直氣壯的說我不坐小凳子,她們馬上恭恭敬敬的搬來了她們自己坐的靠背椅子,讓我坐下,並坐在另外的椅子上和我聊了起來。我抓緊時機和她們講法輪功的真相,自焚偽案,法輪大法在海外的洪傳,善惡有報是天理等等。所長好奇的問我:你學歷那麼高,工作又好,家庭也好,你覺得修煉法輪功給你帶來甚麼呢?我說身心受益,在哪裏都做到與人為善,處處考慮別人。我說法輪大法是正法,不久的將來會有個真相大白天下的時候。她們說好的,看那一天甚麼時候到吧。

有個獄警平常兇神惡煞,對我說話還算客氣,對其他人會大聲的叫喊,監房裏的人都叫她「巫婆」。

有一次,我和她說「你能否改變一下語氣呢?能善一點嗎?好好的說不是也能達到好的效果嗎?你大聲叫喊對自己身體也不利。另外你笑起來很好看的,為甚麼老是要繃著臉呢?」她不好意思的朝我笑著不語……

之後她改變了態度,緩和很多了。我臨走前還特地告訴她,要她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平時一有機會就和獄警們聊天,講法輪功的真相,大多數都很願意聽,只有極個別的中邪黨的毒太深,聽不進去。其中有一個有一定學歷的很嚴厲的獄警和我很談得來,她說一般人她還不願多囉嗦,覺得沒啥共同語言。每次值班她都會跑來和我東南西北的聊,我也有問必答,並會講真相給她聽,她說她年紀輕時甚麼也不信的,四十幾歲開始信佛教了,她也相信人在做天在看,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但對於法輪功真相還真是不了解,因為工作性質決定了她們只能聽到一言堂的邪惡宣傳報導。我講了貴州平塘縣的藏字石和三退大潮,講了優曇婆羅花,自焚偽案,活摘器官,第三次談話她做了三退。她高興的說和我說話有很多的收穫,說我那麼祥和語氣委婉,她相信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還說以後我在哪裏她都會很想念我的。

有一次,兩位獄警一起找我談心,我問她們怎麼看待法輪功的,其中一個接口就回答說:法輪功是×教。我說為甚麼你會這麼認為呢?她說是政府說的,還說法輪功參與政治、、自焚等等。我就接著這個話匣子講起了真相:「你們呀,都被共產黨的謊言給毒害了,到今天為止,中國沒有一條法律說法輪功是×教的,就是說法輪功在中國是合法的。師父要我們不參與政治,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為了嫁禍於法輪功激起中國老百姓對法輪功的刻骨仇恨炮製出來天安門偽案,迫害法輪功的手段毒辣之極,竟然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中共迫害這麼多年來,你們還沒能聽到真相,就如同井底之蛙,只看到井口那片天,俗話說兼聽則明偏聽則暗,法輪功是正教,現在已經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功的書也被翻譯成三十幾國文字,得到世界各國政府的三千多個褒獎和支持議案及信函,修真善忍,道德回升,我修煉這麼多年來,真是親身感受到法輪功的好,身體健康不說,家庭和睦,還有無論在哪裏都嚴格的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個好人。善惡有報是天理,希望你們能明白法輪功在中國被迫害的真相,給自己開創美好的未來。她們倆聽的津津有味,還不時的問我問題。其中一個即將退休的獄警感慨的對我說:你這麼堅信法輪功,你們師父有你這樣一個弟子會很高興的。

我每天背法、煉功、發正念,還有講真相。我對監室裏所有的人都一視同仁,用慈悲和善心去對待,這種慈悲是發自內心的。監房裏面的人都得到過我的幫助,這個身體不好了需要找醫生,那個胃不舒服需要吃麵,這個需要衣服啦等等。那些獄警笑瞇瞇的對我說:你對她們真好。警長有一次拍著我的肩微笑著說:真的太謝謝你了,你把裏面的人都照顧得那麼好。我說法輪功(學員)在那裏都是個好人呀。警長也說十幾年來看到過許多的法輪功,絕大多數都是那種很好的人,很善良的。當警長找我單獨談話時,我講了許多的真相,她很認真的聽並表示出很認同的樣子,看得出來她已經明白了一切。

監室裏的人有吸毒的、賣淫的、偷盜的、黃牛,這些平時在外面怎麼也不可能碰到的人我就這麼和她們二十四小時相處一起,她們也是來這裏了解真相得救的生命呀。

每次新進來的人,都會問我「你怎麼不和我們一樣穿背心?怎麼就你能坐在床上而不坐小凳子?」我就告訴她們我是法輪功學員,是被綁架過來的。我們法輪功不承認這種迫害,法輪功是正法。她們說這麼多年下來,從來沒有碰到過法輪功(學員),法輪功現在怎麼還有?不是被取締了嗎?看來還是有那麼多的眾生被欺世謊言所矇蔽和毒害,我就順勢和她們講甚麼是法輪功,法輪功是正法,要我們做真善忍,修心性,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做任何事首先考慮別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祥和的心對待所有的人,不能做壞事,要有報應的,法律再多但是管不了人心,法輪功是真正發自內心的向內找,道德回升,這樣的話連警察都不需要了。還有我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並給她們做三退。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有一個只讀過小學一年級的三十幾歲的農村婦女非常淳樸,很有緣的,常常在我身邊聽我說這說那,有些她聽的明白但有些她不太明白,但她說法輪功如都像我這麼好,她出去後也要煉法輪功。知道自己偷盜行為不對,以後再也不會去做了。一開始她還會出口說粗話,但後來不用我提醒她,她自己粗話還沒出口就嚥回去了,對我說:「我知道不能罵人說粗話的,我改掉了」。

一天我教她認字,用手沾點水在地上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讓她要常常默念會有福報的,她跟著我在地上沾水寫,非常聰明,一下子就學會怎麼寫了。第二天還在手心裏寫給我看,問我對不對,並說一定會記在心裏。臨走之前獄警找她談話,問她法輪功(學員)和你說些甚麼(因為監控看到),她說讓我做好人,做真善忍的好人。她談話後回來告訴我,我也為她高興。那天早上她要釋放了,她哭著說:「我今天能否不出去,我要再陪你一天,是否以後出去後再也看不到你了?我很想念你怎麼辦?」我說「不會呀,有緣一定會相見的。」終於分別的時候到了,她哭著和我擁抱在一起,不願和我分開。出門後還不斷的回頭向我揮著手……此情此景很是難忘,我相信她一定會成為將來法正人間的大法弟子,她已經埋下了種子。我心裏默默的為她祝福目送著她……

一個吸毒女孩,二十幾歲,長得很漂亮,進來時一聽到我想和她說法輪功的話題,馬上帶著仇恨的心理說:「你不要和我說這個,這是國家取締的,我不感興趣。」我悟到師父安排她和我相識,就是來聽真相的,我不斷的發著正念清除她背後的邪惡爛鬼,請師父加持,一定要讓她明白真相得救。同時,我也在想用哪種談話方式才能讓她接受真相呢?得理智的智慧的去說才是。

由於吸毒的關係,她老是犯睏,老是想睡覺,漸漸的她對我很信賴並會像孩子似的靠在我肩上。她進來的第四天,我問她:「你覺得阿姨怎麼樣?」「阿姨當然是個好人啦。」我說:「阿姨是法輪功(學員)你知道嗎?其實法輪功(學員)都是和阿姨一樣的是好人呀。」我就順勢說:「你很愛國是嗎?也愛黨是嗎?」她肯定的說是的。我說阿姨也是很愛這個國家的,但是說到黨呢,其實這麼多年下來它做了太多的壞事了,文革啦,六四啦,還有對法輪功的取締和迫害,她很認真的在聽我講,我又接著和她說了天安門自焚偽案,活摘器官,藏字石三退大潮,她靜靜的聽著,最後很樂意的退出了共青團組織,得救了!

第十五天,我終於堂堂正正走出拘留所了。監房裏的人幫我拿這拿那的,依依不捨的送我到門口,說一定會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最後獄警們送我到大門口,我發自肺腑的再次告訴她們千萬記住「法輪大法好」。

看著久違的太陽,無限感慨:多麼希望所有的有緣人都能得救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