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牢籠 心繫眾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九日】我在二零零八年奧運前夕被外地警察綁架。之後,中共對我非法勞教一年,送勞教所,因體檢不合格退回後,便一直被關押在該市看守所,直到無條件釋放。這裏講述的是我被非法關押期間的一些修煉經歷。

一、監室的變化

在看守所裏,看見那些原本善良的年輕生命,只是隨著社會風氣的敗壞,道德水準的下滑,才走到今天這一步的,我覺得她們好可憐。我想我們既然能在這裏相遇,那也是有很大的緣份的,我要給她們講清真相,讓她們得到救度,擁有美好的未來。

於是,我主動的接近她們,關心她們,在取得了她們的信任之後,就給她們講「藏字石」的故事,告訴她們「天要滅中共,三退保平安」,讓她們退出自己曾經加入過的邪黨組織,她們都很相信,也都爽快的同意三退。有的還主動的給新來的人員講真相,勸三退。

接著,我又給她們講大法的真相,告訴她們法輪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政府迫害是錯的,電視宣傳是假的。「天安門自焚」是江澤民對法輪功的栽贓陷害,目地是為了挑起廣大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並剖析了裏面的種種疑點。告訴她們法輪大法現在已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大法好,全世界都知道,只有中共邪黨在迫害。告訴她們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還講了一些明真相得福報的小故事。

聽了我的話,她們就開始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幾天後,有個女孩對我說,她在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時,會看到一些神奇的景象,有時看到這九個大字放著金光,像電影上的字幕一樣,緩緩的向旁邊移動;有時看到這九個金色的大字從自己的前額進入大腦中,感到非常的美妙,現在她每天至少要念五十遍。在不長的時間裏,她們便親身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與超常:有病的康復了,做惡夢的沒有了,心情沉重的輕鬆了,失眠的睡覺香了……

這些在大法中受益的人們,也會把自己的感受講給別人。一次,L開庭回來,情緒很激動,老是哭,我們都在旁邊安慰她。這時,只聽G說:「你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心裏就不會難受了。我以前也是這樣,老想家中的事,晚上睡不著,白天沒精神,我自從念了這幾個字後,感覺非常好,心情開朗多了,覺也睡得香了。現在我每天晚上都是念著這幾個字入睡的。」

對於那些喜歡帶頭鬧事的牢頭獄霸式的女孩,我就和她們個別談心,用大法的法理開導她們。給她們講善惡有報的天理,失與得的關係及業力的轉化,讓她們明白人應該遵守的道德規範和行為準則,並鼓勵她們,做錯了不要緊,能迷途知返,痛改前非,就是了不起的。可喜的是在大法的感召下,她們都能聽進去,而且能按大法的要求約束自己的行為。這樣經過一段時間之後,監室裏環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吵架的沒有了,罵人的沒有了,連說是非的都沒有了,整個監室一片祥和。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1]哪!

看到監室的變化如此之大,負責管理我們監室的女警也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當然期間我也用多種形式向她講過真相(我在《身陷囹圄 不忘使命》一文中談到過)。她由最初的不相信、不理解到後來的同情、支持並提醒我煉功時不要被巡視的警察看到,這樣大的變化,也是經過了一個較長時間的觀察與思考的。特別是那兩個最讓她頭疼的女孩,她用了多種辦法都沒有使她們改變,而在和我接觸一段時間後,她們就能自覺的嚴格要求自己了,這些活生生的事例終於使她明白了只有大法才能改變人心,只有大法弟子才是最可信賴的人。

後來她每次在找監室的其他人員談話時,最後都會叮囑她們:有空就跟阿姨玩,讓阿姨教教你們。遇到有人開庭後心情不好,她就會開玩笑的對我說:「老佛爺(她們給我起的綽號,女警有時也這樣叫),開導開導她呀,把你的佛光發一點出來吧!」

二、到勞教所「旅遊」

當得知邪惡又要把我們送勞教所的消息後,我心中非常難受。那天早上女警查監時,我就對她說:「這是對我們進一步的迫害,本來我們只是因為信仰法輪功,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就把我們抓到這裏來非法關押,這已經是千古奇冤了。在體檢不合格被勞教所拒收後,不但不放人,現在還要將我們再一次送往勞教所,這不是太邪惡了嗎?」女警說:「這不關我們的事,是上面決定的,我們沒法拒絕。但絕不會把你留在勞教所,只當是陪我們旅遊一趟好了。」我說:「你說的倒很輕鬆,可我們是不能接受的,我們又沒有犯罪,還一次一次的送勞教,還有沒有天理?我要見那個『上面』的人,要求無條件釋放。」她說:「他不會見你的。」我說:「他是做了虧心事心虛了吧?」女警也很無奈。

我們就這樣講著,這時,一個白色的大法輪在監室裏不停的旋轉,當時除了我和女警在說話沒有注意外,監室裏的女孩們都看到了的,但她們不知道那是甚麼,只是覺得很奇怪。過後,她們問我那是怎麼回事,我告訴她們:那就是法輪!她們都感到非常震驚:「啊,真的有法輪呀!」

去勞教所的那天早上,我一起床,就坐在鋪板上唱大法弟子的歌。監室裏的人都很安靜的坐在那裏聽,沒有人走動,沒有人說話,大家心情都很沉重,擔心我被留到勞教所回不來了。上車後,車子一啟動,我又開始唱《得度》,唱著唱著,我就哭了起來,一邊哭一邊唱,女警說:「你在幹嘛呢?」我說:「在唱歌。」她說:「你在哭吧?」並開了一句玩笑就沒吱聲了。

我繼續唱著,把我熟悉的歌都唱完之後,就開始背《論語》、背《洪吟》及其他經文。快到勞教所時,我又給要送勞教的兩個女孩(不是我們監室的)講了真相,退出了團、隊。三個多小時的車程,車上五個警察一直靜靜的聽著,沒有一點聲音,他們互相之間都沒有講過話。

進勞教所體檢時,我的血壓高到一百九十,又一次被勞教所拒收。在返程的車上,我還是那樣,時而唱歌,時而背法,直到回到看守所。

在回監室的路上,快到男監時,我喊了聲:「山上不要囉!」男監裏立刻響起了掌聲和「阿姨好,法輪功好!」的歡呼聲(平時我每次經過他們門前時,他們都是這樣喊的)。

回到女監,同監的女孩們看見我回來了,都非常高興,她們圍著我,七嘴八舌的問長問短,有個女孩還說:「管教要是把你留到勞教所了,我會恨她一輩子的。」當我把這天的經過講給她們時,她們都感到不可思議。W說,我媽也是高血壓,兩天不吃藥就不舒服了,一查血壓就是一百四,一百五,趕緊吃藥,吃了藥才好點。你的血壓這麼高,又沒有吃過藥,坐這麼長時間的車,精神還這麼好,真是太神奇了。當時監室裏還有一個患高血壓的女士,到一百七就不能起床了,一動就暈,就吐。根據這些情況,W在當天的號務本上寫了我們三人同樣的病情和不同的表現狀態。最後她寫道:「我媽和兩阿姨都是高血壓患者,可某阿姨的表現和她們卻截然不同,這種現代科學解釋不了的現象,讓我親身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

一次,女警找那個患高血壓的女士談話。該女士說:「阿姨也是高血壓,還比我高那麼多,可她卻一點事也沒有,我怎麼就那麼難受呢?」女警說:「她煉法輪功的時間長些(她以為該女士也在跟我學煉法輪功,因她經常像我那樣坐一會兒)。」

三、隨機講真相

在看守所,只要能碰到的人,我都會給他們講真相。一次,女警讓我到醫務室去量血壓,我就趁這個機會給醫生講真相。我給他講了我被綁架的全過程,進所後身體受到的傷害以及從勞教所被退回後還不放人,還想再次送勞教所。我說:「我們只是因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說真話,就要受到這麼嚴重的迫害,這不是比竇娥還冤嗎?一個執政黨到了他的民眾連做好人說真話都要被抓捕,被關押、甚至被活摘器官的時候,這個黨還有繼續存在下去的理由嗎?」他聽後對我們的遭遇深表同情,並說:「我也希望你能早點出去,可惜我沒有權力放你。」

我還給那裏的駐所檢察官、其他的警察及炊事員都講過真相,哪怕只是短短的一瞬間,我也會告訴他們法輪大法的美好和我們是無辜的受害者。他們一般都能接受,並對我們表示同情。記得剛進去不久,一次炊事員來送飯,我正好在監室門口,我就對他說:「你知道我為甚麼坐牢嗎?」他說不知道。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還沒有等我把話說完,他馬上接著說:「法輪功好哇!等你從裏面出來了,就教我煉法輪功!」

四、結語

幾年過去了,回想自己當年在看守所的修煉經歷,依然歷歷在目。在那失去自由的日子裏,我能平穩的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而且沒受任何干擾,這全靠師父的慈悲呵護及海內外同修的正念加持;我在被非法關押期間,無數的真相電話打到公安局和看守所,極大的震懾了邪惡。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