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創造一個個人間奇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五日】我一九九八年得法。十幾年來在師尊的呵護下,在同修們的幫助和鼓勵下,使我從各種魔難中堅定地走了過來,雖然覺的還有好多方面做的不如修的好的同修,但助師正法的信念我已堅定不移。

回想起我走過的這十幾年,我感謝師尊時時對我的牽掛和呵護,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我有千言萬語想對偉大的師尊訴說,也想跟同修們交流,但由於自己一字不識,同時感到自己修的不夠,一直不敢向明慧網投稿,在同修們的再三鼓勵下,我終於鼓起勇氣下決心把我的修煉體會講出來(請人代筆)借明慧網跟大家切磋,交流一下,如能對大家有所啟示和幫助,也算是助師正法,建立自己的威德吧,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一、得法修煉 死而復生

在得法之前,我的身體一直不好,渾身是病,全身疼痛,到處求醫,天天吃藥不見效,吃不進飯菜,生不如死,對生活失去了信心。後來聽說,法輪功能治好各種病。我就到處打聽尋找。我和兩個同事(三人中,後來只有我一人得法,其他兩人尚在,但現在身體都殘疾了)一起前往,終於找到了修煉法輪功的人們。人們一看我這樣,連站都站不穩,又聽說是不好的病,就對我們說,重病人我們不收。我說我一定要學。

於是我就叫我老公先學會動作,回家後教我,老公真是一邊扶著我,一邊手把手的教我,沒多久我的精神狀況好多了,疼痛也輕多了,我也越來越有信心,沒有幾個月,我的病全好了。全身輕鬆,具有了前所未有的活力。同時在學讀《轉法輪》,只要有空就捧著書讀,在老公和同修的幫助下,我能結結巴巴跟著讀了。就這樣我走進了大法修煉,成了一名大法弟子。

病好以後,師父給我不斷淨化身體,經常發熱,拉肚、便血等,通過看錄像,聽錄音、學法我已完全懂得是消業,因此,一些小關、小難都能順利通過。

可是在一年後,有一天我突感到身體很不舒服,我預感到一場大的消業即將來臨,我就把老公叫到面前,說我這一關可能很大,假如我倒下,千萬別送醫院(老公沒有修煉)。他說那哪行,假如有個三長兩短,我怎麼向你家人交待?因我娘家有一個姪兒很不好說話。我說:「你別怕,沒關係,你拿紙筆來,我講你寫,我來簽名,我的生死一切與你無關。」最後他真的拿來了紙筆,寫好後我簽了名。我又對丈夫說:「假如我死了,你把我的頭朝門(當地風俗),只要我身上還有點暖氣,我的皮膚不腐爛,你都不要送火葬場。」

果然這次消業來的非常猛,太大了,也太快了:我不能吃東西,吃下去就疼,還吐出來;全身摸到哪裏哪裏疼,手臂上、腿上、肚子裏疼的像刀割一樣,吃不進還拉不出來,肚子脹的鼓鼓的,越來越大,頭三天我疼的在地上爬,有時也想一死了之。可我有一個堅強信念,這不是病,這是消業,我是絕不會死的。

我叫來了一個最要好的同事(她未修煉法輪功),一來照顧我,二來協助老公共同幫助我闖出難關,三天後我已漸漸處於昏迷狀態。我們並沒對外聲張。又過了三天,我已沒有一點力氣,神智開始不清楚,但耳朵仍有聽力,嘴哈著,進氣、出氣已感覺不出來了,眼閉著。那個同事看我的腿已僵硬,以為我死了,嚇得跑回了家,之後自己在家還害了場病。

那時我家住在廠裏,同事真以為我死了,第七天,兒子看到我這樣就說了:「老媽,要不你就走吧,不要這樣受罪了。」下午三點多鐘,大姐夫得知後來看我,進門就大哭起來,聽說我七天七夜水、米未進,看見我瘦的皮包著骨,又是這樣子,怎能不心酸呢。老公緊緊抓住我的手,心裏也萬分難過,突然他感覺到我的手動了一下,心裏一驚連連呼喊著我的名字,四點鐘我的眼漸漸睜開,醒過來了。就這樣我從生死消業關中闖了過來。

醒來後,就想喝水,老公端來一杯溫水,餵了我一口,我感到冷得不得了,把牙咬的很緊,老公說是不是嫌冷,我點點頭,於是他就在爐子燒了半壺開水,他倒了一杯想涼一涼給我喝,他剛轉身,我也不知手是哪來的力氣,突然端起這杯開水一口氣喝完了。我感到舒服,又接著喝了杯開水。大家看見此景都嚇呆了,大姐說:「不好了,剛燒的開水她連喝兩杯,肯定她肚子裏東西全爛掉了,不知道燙了。」

晚上我睡了一夜好覺。第二天早上醒來,我想吃東西,老公說:「你想吃甚麼?」我說要吃豬肝。老公說那我們就去下館子吃豬肝面。為了不影響形像,我們叫來了理髮員,剪了頭髮,整理了一下全身,在老公的攙扶下,我們走出了家門。正趕上上、下班交接。全廠一千八百多名職工看到了一個死了的人,突然活著從家門走出來,立即成了全廠爆炸性的新聞。

吃了一大碗豬肝面,我完全是個正常人了,再沒有疼痛了。

這件事見證了大法的神奇,都說煉法輪功,死人還能活了。從此我們廠煉法輪功的人越來越多。我也成了傳奇人物。

二、邪惡迫害 我掉進深淵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由於中共鋪天蓋地迫害,再加上自己學法不深,信念不足,慢慢地我的學法煉功放鬆了,失去了修煉的環境,逐漸我執著於做家務,最後書也不看了,功也不想煉了,甚至於執著上打麻將,並且上了癮,又加上兒子結了婚,生了孩子,我就更是整天忙於帶孫子,做家務,就這樣我一落千丈,掉進了深淵,完全把自己當作了常人。

師尊在《轉法輪》中講:「不按法的要求做,就不是我們法輪大法的人,你的身體還給你退回到常人的位置上去,把不好的東西歸還給你,因為你要當常人。」[1]就這樣,我的身體再一次出現了嚴重的病態,全身疼的不能摸,講到哪塊有病,哪塊就疼。當時還悟不到,被送進醫院掛水,奇怪的很,水滴的很快,可身體一點不見好轉。卻發現,掛進我身體中的鹽水,全都從嘴裏流出來。醫生問我怎麼回事,我突然悟到說,我以前是煉法輪功的,真正煉功人進醫院看病是無用的。醫生說那你還是早點回家煉法輪功吧。

這時我醒悟到是師尊還在管著我,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精進的弟子,我還是回家煉功吧。回家後,遇到昔日一個同修,他憤憤的說:「你是修不好的,我不想見到你,看到你我就來氣。」

我平時是一個非常要強的人。修煉前,如果有人這樣罵我,我會走上前去打他一個嘴巴子,至少跟他大吵一場,可是這次我沒吱聲,我感覺到是師父借他的嘴批評我,回到家中,我把大法書全翻出來了。看著師父的像,我哭了,真是悔恨地痛哭了整整一個晚上。我喊著:「師父啊,師父,您能原諒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嗎?我辜負了您對我付出的心血。從今後,我永遠跟著您,走在正法路上。」

後來我學了法,又把雙盤打上去熬了半個多小時,我睡下了,睡得很香。第二天早上醒來,我的一切疼痛沒了,全好了,從此後我堅定地走在助師正法的路上。

三、放下親情 堅定不移 誰也動不了我

自從上次教訓後,我暗下決心:從今往後,誰也別想動搖我信師、信法的決心。一定要修的比別人好,決不辜負師尊的苦心。我不僅學法、煉功勤勞刻苦,還天天出去講真相發資料。這樣無疑家務做的少了,孩子帶的也不夠在心了。兒子可不幹了,開始對我有看法,後來極力阻礙我,加上有幾次被綁架到派出所關押洗腦,他就更不讓我修了。多次逼我放棄修煉,我根本不聽。

有一天,他突然拿來一把長刀(像殺豬刀一樣)面對我,然後用刀尖指著自己的心胸逼著我說:「老媽,我再問你一遍,你要講再煉這個功,我就將刀插進去。」我看到此景心中一驚,但突然想起師父話:「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1]。我想:「是我的兒子跑不掉,不是我的兒子跑了我也不怕,你別想動了我的心。」當時我也不知哪來的勇氣,大喊了一聲:「我就是要修煉到底!」喊完後我癱坐在地兩眼流淚,不想抬頭看他,只聽到「噹」的一聲,刀掉到了地上,兒子跑出去了,從此以後他再也沒有干擾過我。後來我悟到,是師父在考驗我過親情關呢。

四、助師正法 做好三件事 再創奇蹟

我原來一字不識,可現在能通讀師父所有新老經文和所有的大法書籍。每天我夜裏三點多鐘就起來煉功、學法。白天除了做少量家務(孫子已上學),不是出去講真相,就是發資料勸三退,只要正念足,我把資料發到了區委大院、大商場、超市,也未出事。我走街串巷,奔走城市和鄉村,幫助建立起十幾個學法小組。五年前就在自己家中建起了學法小組。在學法集中日,我們不僅學法、交流、談體會,我們還唱大法弟子歌曲,每個新老學員進步都很快。

有一天和一個同修在談論裝牙齒的事。因為我有一顆蛀牙和兩顆牙齒鬆動,快掉了。可能由於執著,談論偏離了大法,下午不知怎麼了,既沒吃東西也沒硌磋,突然那顆蛀牙連根掉下來半顆。然後牙就疼痛起來,而且越來越厲害,最後連頭也疼起來。我捧著頭,托著牙,心裏喊師父說:「師父啊,你能不能不要讓我的頭疼。牙疼我能熬得住,頭疼狠了,我怕自己會犯糊塗,講出不好的話。」頭真的不疼了,牙卻更疼了。晚飯既不做了也不吃了,睡也不是,坐也不是。我就叫老公把大法歌放給我聽。聽著,聽著,我的牙不太疼了。漸漸地我也跟著哼唱起來。後來不知啥時睡著了。第二天早上睡醒後,我下意識用手一摸牙,喲!我那空洞的半顆牙怎麼平滑了,用鏡子一照,嘿!半顆掉下來的牙齒補上了潔白的新牙。

第二天集體學法時,我把這奇蹟告訴了大家。大家觀看了我的牙齒,都說是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而那兩顆鬆動的牙齒也牢固了,也能吃東西了。後來一旦有甚麼執著心時,牙就往下掛。正念一足一發,又上去了。後來我想堅決否定舊勢力安排,我的牙齒不該掉下來的,就這樣牙齒不再往下掛了。

我的體會是只要信師信法,正念正行,就沒有過不了的關和難,就會創造一個個人間奇蹟。

當然我做的還不夠多,距師尊要求差距還很大。但我決心已定,堅決助師正法,做好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師恩浩蕩,師恩重。寸草難報三春暉,唯有精進再精進,同化大法隨師歸。我也知道,我的事情在同修中非常普遍,不足為奇。我講出來是想與大家共同勉勵,共同精進,共同走向圓滿!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