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事別忘喊師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二日】我今年六十八歲,是農村大法學員。我雖然對法理認識還不高,但在關鍵時刻能想起師父來。想把經歷的故事說出來,見證只要我們堅信師父、堅信法,就無所不能。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排除了各種干擾,去北京證實法,來到哈爾濱火車站,買了車票等著上車。這時家裏人和鎮政府知道我走了,就發動親朋好友及鎮政府幹部共二十多人到哈市找我,各個路口、車站都派人去了,像翻了天一樣。

下午一點四十分左右開始檢票,我正排隊往前走,突然看見這隊人的左前方我妹夫正站在那裏,當時我甚麼都沒來得及想,就想起喊師父了:「師父快幫我,別讓他看見我!」我立刻把臉轉向右邊,一看,我小女兒的對像正在這邊的前面站著呢。這時我又把臉轉向前邊,心裏喊著:師父千萬不要讓他倆看見我!他們倆在前面看著每一個人,這時我也到了跟前,他倆就像沒看見我一樣,我就順利的檢完了票。

那時我根本就不懂甚麼叫發正念,甚至甚麼叫舊勢力與它的安排,我都不明白,我只知道甚麼時候師父都在我身邊看護著我。就這樣,我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才順利的踏上了去北京證實法的列車。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終於來到天安門,我要在那裏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到那一看,戒備森嚴,到處是便衣和警察,天安門三步一崗,五步一哨,根本就進不去。他們不放過任何一個人,我剛到跟前,就被一個便衣給抓了,他讓我罵師父、罵法輪大法,我不罵,就把我拽上警車,劫持到天安門派出所,把我鎖到鐵籠子裏。在鐵籠子裏,我喊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響徹天宇,心裏才有了點安慰。

那時,各縣都有駐京辦事處。 鎮派出所警察把我接回關進縣看守所,我絕食抵制,又被劫持到縣大獄,這裏陰森恐怖,天天聽到的是打罵聲,天天找我們談話洗腦,還有「轉化」後當「幫教」的,威脅不寫保證書別想回家等等。

一天,縣公安局政保科的和「六一零」的人又來提審,問我:現在放你回去,你還上不上北京?那時候也不懂不配合,我就回答說:「北京是首都,人們嚮往的地方,誰都想去。」惡警說:我是問你上北京為法輪功上訪還去不去?我很堅定的說:「去!」這個惡警是縣政保科的,他把我拉過來推進去,從這屋又推到那屋,使勁的喊:你們都來看看,我放她出去,她就是要上北京……

沒過幾天,他們又來了,說:你明天就可以回家了,你寫的保證書很好,我們都看了。我心想這是誰寫的呢?是真的還是假的?可不管誰寫的都不能承認!我說:「我沒寫,不是我寫的。」邪惡之徒說:你承認了不就回家了嗎?我說:「根本就不是我寫的,我師父教我真善忍,要說真話,我承認甚麼?」這時,我想起上次有個管教拿著一張保證書說:有人給你寫的保證,你同不同意?你同意明天就回家。當時我很清醒的悟到:為甚麼別人替寫完了,還得讓你自己表態呢?就是得讓你自己選擇走哪條路,是聽邪惡的,還是跟師父走,誰說了都不算,得自己選擇。師父說修煉是非常嚴肅的。所以我說:「都不是我寫的,我不承認的。」他們灰溜溜的走了。

要過年了,邪惡又利用家人的親情來考驗我。這次來的人可真全哪,兄弟、姐妹、老伴、兒子、女兒、兒媳、孫子等都來了,把我帶到預審室,兒女們跪在我面前一片,抱著我的腿哭著說:媽媽,快寫保證書吧,咱們好回家過團圓年等等。這要是心中沒有法是過不了這一關的,我想起師父說:「一個不動就制萬動」[1]。這時我兒子給我寫好了保證書,又替我按了手印。 當時我是這樣悟的,不管是誰替我寫,只要我在場,不去否定也等於我同意了,和自己寫的是一樣的,誰寫的還讓誰造業。他們要把保證書拿走,被我叫住了:「把保證書拿來給我看是怎麼寫的。」他們不給,我說:「不給我看,我是不會承認的。」他們給我了,我接過來就撕了。

大年過去了,到了四月份,那時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勞教的很多,就剩我們十來個人了。專管迫害法輪功的縣政法委書記天天找我們談話,並逼寫保證書,這時我單位來人,問我:你要法輪功,就得開除你(邪)黨籍工職,二者選一。我很堅定的選擇了大法。

四月九日,他們又把我帶到預審室,縣政法委書記給拿來了紙和筆,說:「快寫吧,寫完好回家,要不寫保證書,上北京的都勞教了。寫四條就行,多好寫呀!我跟你師父說說,這不是你寫的,是我讓你寫的,你師父不會怪你的。」我心想:「你還不得拿著我寫的這東西,去問我師父說,看你的弟子寫的。」想到這兒,我眼前一亮,為何不利用這次機會寫我該寫的呢,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一定會被鏟除的,我毫不猶豫的拿起筆來也寫了四條,上面中間寫兩個大字「聲明」,下面寫: 1、法輪大法是正法! 2、法正乾坤!3、我從心底高呼法輪大法好!4、我修大法永不回頭!指導員以為我真寫了,高興的拿起來一看,當時氣的臉煞白,手哆嗦得說不出話來。從這以後,他們再也不找我寫甚麼保證書了。五月十四日那天,我堂堂正正走出了魔窟

有一次,我去屯子,往路兩旁的大樹上和電線桿子上噴永久性的大法真相標語,噴完字後,騎自行車順這條路剛往回走(沒有第二條路),一抬頭,看見前面不太遠鎮派出所的警車開過來了,車裏坐著二、三個人,我一點也沒想起來害怕,立刻想到請師父加持:讓它趕快往回開,不能過來,路兩旁那麼多醒目的大紅字還沒乾呢,現在可不能讓他們看見!這一念打出去,警車馬上減速了,跟著調頭往回開走了。

還有一天晚上,我到女兒家說要去噴大法真相標語。這天馬上就要下大雨的樣子,女兒女婿(他們未修煉法輪功)說,這霹雷閃電的,就要下大雨了,不能去。我說:「你不去我自己去,保證不能下,我回來才能下雨呢!」他們不放心,就開著三輪車送我,在兩屯噴完標語回來,剛從車上下來,腳一著地,這瓢潑的大雨就下起來了。我女婿說:「大法師父真靈!霹雷閃電的一路,可就是不下雨。真神了!」

我真的感受到師父說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