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就在我身邊 幫我闖過生死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三日】二零一二年六月中旬的一天晚上,有幾個同修在我家集體學法,當天天氣很熱,我破例地打開客廳的大空調(一般我一人在家是不開的)一會兒我覺得身上發冷,就找了件衣服加上了,學完法後,同修都走了。

我就感到有些吃寒怕冷的,後來整個晚上發燒、咳嗽、頭痛、腰痛、腿腳痛。同時伴有噁心嘔吐,繼而發展到血壓沖頭、胸悶氣短、呼吸困難、不排尿,尿卻從周身的汗毛孔和嘴裏出來,全身衣服都濕透了,有一種刺激難聞的尿臊味。就像一種腎衰、尿中毒、高血壓、糖尿病、心臟病的綜合症狀。當時我非常難受的掙扎著。

第二天早上我就昏迷過去,幾個小時後才醒過來,覺得自己快要死了,因我的家人都在外地,只有我一個人在家。是否打個電話叫同修送我去醫院呢?不然死在家裏還無人知道呢?但是馬上想到我是個修煉人,我家裏有師父呢?我原來就是有嚴重的疾病,在家等死的人,要不是得大法,師父救了我的命,我早就死去十幾年了。修煉後這十幾年無病一身輕。這次病業來得這麼快,這麼嚴重一定不是病,可能是消業,也可能是邪惡的干擾,醫院怎麼能醫治得了呢?只有將自己交給師父,聽師父的安排。有師父在,有法在,我一定能闖過這個生死關的。

我就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是我的業,我就承受償還,是邪惡的干擾,我就鏟除它,請師父加持我。我走師父安排的路,生死去留都聽師父的,決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我的使命還沒有完成,師父不會安排我早走的,我不能給大法抹黑。

我掙扎著給住在附近的一個同修打了個電話,只簡單的說了聲我被干擾了,很難受,叫她幫我發正念,然後就不停的喊師父,求師父救我,並在心裏不停的念正法口訣,鏟除參與迫害我的一切邪惡生命和因素,同時與向我要債的生命進行善解,後來又昏過去了幾次,只要清醒過來我就這樣念、這樣想。這樣未吃、未喝、未拉,躺在床上艱難地度過了兩天三夜,到了第三天的早上。我迷迷糊糊中看到師父就站在我床邊,用他的大手從頭到腳一遍一遍的往下趕,慢慢的我清醒過來時,睜眼一看師父又不見了,我當時後悔自己不該睜眼看。這時自己覺得身體輕鬆了許多,再也不那麼難受了,但還是有氣無力的,頭重腳輕的,我繼續躺著,一會兒睡著了。

再醒來時,已經快到中午十二點了。我覺得應該坐起來發正念。我靠在床上先雙手合十,感謝師父,接著發了十五分鐘的正念後,我下床換了衣服,梳洗了一下,弄點兒吃的。這時我覺得我基本上已好了。可是當同修來我家看到我時非常吃驚,說我整個人全變成黑的了(我本來是很白的)。我笑著說,要不是師父救我,你們可能還看不到我了呢?同修說:沒有想到你被干擾得那麼嚴重,好險啊,現在好了就好!

可是在六月底的一天中午。我從外面回家進電梯後,順手按了我家樓層的控制鍵,電梯只恍了一下就一片漆黑,我一下懵了,不知發生了甚麼事,但很快意識到是停電了。我被困在電梯裏了,當時我沒有帶手機,我用力拍打著電梯門喊人報警。可是無人回應,當天氣溫高,天氣悶熱,在只有一個多平方米的電梯間裏,伸手不見五指,不通風,又黑又悶。一會兒我就胸口堵塞,呼吸困難,悶得喘不過氣來。心想一般小區停電都是幾個小時,怎麼辦呢?有些害怕。

但很快我想到我是大法弟子,一定是舊勢力對我的干擾迫害,我不承認它,我就坐下來發正念鏟除迫害我的一切邪惡生命和因素,默念正法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念了三句後,我感到心發慌,頭發脹。我趕忙雙手合十求師父,並用力大喊三聲:師父救我,師父救我,師父救我。覺得吃力時就小聲的喊著師父、師父、師父。就在這時突然頭頂一亮,我睜眼一看,電來了,電梯在動了。還把我送到了自家的九樓。我還呆在電梯裏,手捂著胸口,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慢慢的爬出電梯後,在自家門口坐了好半天,才起來打開門進屋。休息了一個多小時後,我就去給師父上香,磕了幾個頭,謝謝師父救我。

第二天集體學法時,我跟同修講昨天被困在電梯裏,又黑又悶又封閉,幾分鐘就受不了了。連喊幾句師父救我後電就來了。大約六、七分鐘我就出來了。不然的話,今天我還不知是死是活呢?同修說:昨天上午我們這一片都停電了,是半個多小時呢?這時同修都說是半個多小時,可我當時確實6、7分鐘左右就出來了。要是半個小時就可能真要窒息死了。因我身體胖,平時就很怕悶人、怕熱的。同修說:可能師父讓你走了另外空間。我說:那肯定是的。晚上回家後我再次向師父磕頭謝恩。並馬上發短信把這個情況告訴我先生分享,他回信說:那真是太神奇了。

從這兩次師父幫我度過生死關的神奇經歷中,我真正體會到師父就在我身邊,師父時刻都在呵護著我們弟子,感到自己有一個慈悲、偉大的師父真幸福,心裏充滿了感恩之情。師父說:「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

但是我作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在一個月之內兩次被邪惡干擾、迫害得這麼嚴重,這絕不是偶然的,肯定是我有甚麼隱藏的執著和大漏。師父說:「向內找因是修煉」[2]。我要向內找修去它,我不能老不爭氣,總要師父保護和操心了。

通過學法及與同修交流,我找出我還存在著許多執著心長期不去。現就這兩次干擾的事談兩點。一、總認為自己有病的根本執著不去,老想著自己業力大,身體弱,抵抗力差,平時總是說自己很怕冷又很怕熱。強調自己身體情況特殊。所以就出現了身體被嚴重病業干擾迫害;二、在第一次被病業干擾後,我又產生了一個不好的思想念頭,認為我一個人在家裏,要出甚麼事,有甚麼危險,或死在家中還沒有人知道呢?所以就出現了被困電梯的突發事件。

找出這些執著後,我自己很震驚,覺得自己愧對師父。修煉人沒有病,可我總是抱著自己還有病的觀念不放。作為修煉人,師父在保護我,我卻求得常人的照顧,沒有把自己真正當作一個煉功人,這是嚴重的不信師信法的表現。嘴裏說要信師信法。可在心裏總打折扣,沒有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啊,所以這些魔難都是自己求來的,是自己的心促成的。在此請師父原諒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吧。

最後,我想提醒自己和跟我有類似情況的同修共勉:

第一、一定要百分之百地信師信法,一思一念要在法上。只有正念正行,才能走正大法修煉路;
第二、在正法接近尾聲時,舊勢力在虎視眈眈,各種執著心一定要去,只有修得執著無一漏,才能圓滿隨師還;
第三、出現魔難時一定要向內找自己,修去自己的執著,從而提高上來。這才是師父最願意看到的啊!

以上是我修煉的點滴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少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