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用神通 信師信法

——對鄭祥星遭迫害案例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二日】

(一)解體魔鬼的第二次手術

目前,唐海縣大法弟子鄭祥星還被河北保定監獄非法關押迫害。第一次手術,保定監獄在未通知鄭祥星家屬的情況下,已經擅自對鄭祥星做了兩側開顱手術,左右摘掉二片顱骨,而且其語言中樞、視覺中樞部份被切除、喉管被切開。這就讓鄭祥星不能回憶以前所遭受的殘忍迫害過程、眼睛變成盲人、口不能說話。保定醫院醫生通過拍片子斷定:鄭祥星腦細胞百分之九十九死亡。這簡直是魔鬼手術。

鄭祥星在大法的超常中神奇的恢復了很多。獄方看到鄭祥星有清醒趨勢,這是監獄始料不及的,在鄭祥星恢復的這一關鍵時刻,保定監獄居然偷偷將在重症監護室隨時都有生命危險的鄭祥星收監。目前,保定監獄還妄想給鄭祥星做第二次開顱手術。有的惡徒還猖狂的說,他們不通過家屬的簽字,隨時可以做手術。這,決不能允許!

我們建議聽到、看到此消息的大法弟子首先都給大法弟子鄭祥星下個安全罩。誰也甭想動他!搗毀河北保定監獄邪惡的魔窟及其內部的一切邪靈附體。決不允許另外空間的邪惡再度逞兇狂。

對成功營救魔窟中的同修我都是這麼發出的強大正念,願與同修們共同分享。

(二)絕不承認保外就醫

目前,家屬強烈要求保定監獄給鄭祥星辦理保外就醫手續。不修煉的常人這麼想可以。但是我們大法弟子絕對不能有此想法!因為這是承認了邪惡的繼續迫害。

過去,有的同修也曾經說過,我們是不承認保外就醫,但是我們是走個常人的形式,只要鄭祥星出來就行了。可是我們是修煉啊,我們同修在正法路上,千萬別動人念。這個宇宙可錄音、錄像呢,話是物質,一思一念也是物質。差一點也不行,師父要的是24K純金。

可是如果我們大法弟子都這樣想,那鄭祥星能出來嗎?!因為我們的一念給定在舊勢力的圈套裏了,舊勢力不但肆意迫害著鄭祥星還會放蕩的恥笑我們大法弟子沒有正念,因為那是它們給設的迫害範圍。

我們不站在法上修、不站在法上悟,師父怎麼幫我們,護法神又怎能協助我們?!因為師父正法也得有個標準啊!

師尊要我們大法弟子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與迫害。一念定乾坤!念不正就容易招來鬼上門,我們一定把邪靈定死在那兒。

師父講過:「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

例一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六日《明慧週刊》(世界法輪大法日特刊)(新學員:不負萬古機緣)中寫到:(我被綁架到派出所後,我對一個警察說:請你給我一本《轉法輪》看看,我現在都沒有一本紙版的《轉法輪》。警察馬上說:「行」,果然給我拿來一本《轉法輪》。可是,我翻開一看師父的法像已經被撕掉了。我難過至極在心裏說:「師父啊,弟子才得法幾個月啊!法只能背幾句啊!您就讓我半年回來吧。」因為那時我還不知道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更不知道為甚麼發出這麼一念,給自己定了半年回來。真是一念定乾坤,我真的是在看守所呆了半年才回來。)

例二

幾年前,明慧網上還有這麼一篇交流文章,大意是:有位知識很淵博的大法弟子在看守所關押了一段時間後,一個小頭目警察遞給他一張紙說,你寫寫這段時間在裏面的感受(指派出所),告訴說啊,寫好了,就放人,若寫不好,就送勞教。你可得好好寫啊。大法弟子雖然心中想堅定大法、堅信師父。但多少有點怕,他還想到了家的溫馨,於是落筆有點軟,寫的不透徹。小頭目一看,這哪行啊,交上去,你就得被勞教,重新寫,好好寫寫,為了自己的前程!我們這位同修馬上就悟到了:啊,這是師父藉著他的嘴在點我呢,這回,我得把怕的執著一放到底,乾脆,理直氣壯的寫:我們就是佛法修煉!堅修大法到底,誰也動搖不了!

沒想到,小頭目樂了,說,哎呀,行了行了,你家走吧,像你這麼頑固,誰也「轉化」不了你。我們同修堂堂正正回家了。

一位正義人士(執法部門),聽了鄭祥星所遭受的迫害後說,你就是辦了保外就醫,也是監外執行,那政府部門還得看著他,也不允許他跟煉法輪功的人聯繫,這個條件、那個條件多著呢,甚麼時候收監也得人家說話算,一切得聽人家安排。鄭祥星的身體都到這種程度了,那就別請求保外就醫了,應該無條件釋放!

難道我們大法弟子還不如有正義之心的常人正念強嗎?

(三)立即無條件釋放大法弟子鄭祥星

有的同修想:鄭祥星的事太大,是中央誰誰誰直接參與迫害的,河北省、唐山市、唐海縣等等,那牽扯的面太大了……。同修表露出無可奈何的情緒──那是邪惡在瑟瑟發抖、在害怕!

邪惡認為的大案要案,我們大法弟子也隨著它這麼說,豈不是把難加大了嗎?我們的一思一念把大案要案的念頭全部抹掉。誰能跑得了師父的手掌心呢?我們把它看大了它就大,看小了,它就啥也不是。我們不能自心生魔。我們這顆心要盛開蓮花呀!求甚麼,來甚麼。一錘定音,一念定乾坤。

例三

一位協調的同修曾經與我說過這麼一件事:五、六年前,她們縣幾名大法弟子被警察綁架,其中就有她。她家被抄走了大量的法輪功書籍、《九評》書、各種真相資料,電腦筆記本、打印機、塑封機等等。警察拉走滿滿的一麵包車。同修們被帶到本地派出所,多數被勞教、判刑。有個警察對同修甲說:你,最少得判刑十年,因為從你們家拉走的東西太多。同修甲天性就愛笑,她堅定的說:我的一切是我師父說的算,誰也動不了我,我們大法弟子做的是宇宙中最偉大最了不起的事情,是救人!我做的救人資料越多,說明我慈悲心大,救人的責任感大。判刑十年?哪有那個事啊?用不了一個月,我就回家,還無條件釋放。警察當時不信。可我們同修真是不出一個月,就堂堂正正回了家。

例四

我最愛看明慧網上同修們的心得交流,其中很多輝煌篇章我都把其編輯在一個文件包裏,以便隨時鼓勵同修們在法上認識法,都能正念強大起來。其中有這麼一位了不起的同修:同修乙被惡徒圍困在家。水源、電源全被掐斷。幾十名警察在門外叫囂著開門、踢門、砸門。同修乙定了定心,忽然想起有部手機可以給同修丙打電話:我現在被圍困了,他們(警察)都在我樓前樓後,請你幫我。同修丙說:不要慌,把心穩住,我這就去。那時都已經晚上九點多鐘了,同修丙給師父燒炷香,叩了九個頭,信心十足的出發了。

同修丙通知了本地該通知到的同修,於是與A、B兩位同修商量:咱們去現場救同修乙。兩位同修犯難了,說:警察都圍上了,就咱們三個去現場,那怎麼救啊?同修丙看到了他們擔憂的心態,不指責、不抱怨,只是簡短的說了一句:一切不由他們說話算!都是假相!你們倆在一個隱蔽的地方發正念吧,我去。同修丙大步流星的直奔同修乙居住地。就在這時警察們匆忙上車像接到了甚麼緊急命令似的,一輛輛警車嗷嗷叫著開走了,只剩下一輛白色小轎車,車上一個打著哈欠想睡覺的警察司機留在現場。同修丙若無其人走過去,上了樓。同修乙出來了,但屋中打印機、筆記本等很多大法法器資源在裏面。同修丙立即叫來了常人出租司機,用床單包上所有大法法器,僅幾分鐘,三個人就把屋中的寶貝搬到車上。同修、法器都被安全轉走。

同修丙回到自己家中已是半夜十一點多了,他看到師父的法像笑的那麼欣慰。

這才是師父的大法徒啊。從那時起,我的腦海增添了對師對法堅定的一念:一切由我們偉大的師父說的算。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