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信師信法 闖過道道難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五日】我於一九九六年七月十二日有幸得遇法輪大法,多年的頑疾:咳嗽、失眠、風濕、肝腫大疼痛、附體等在修煉大法後不翼而飛,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

師父為我掃魔障

然而在二零零七年十月份,當我接到家人同修要被非法重判的消息時,我的身體突然出現瀕死的症狀:不能吃東西,連一口水也喝不進去,卻一個勁的上廁所,身體一天比一天沉重,渾身疼痛,只能躺在床上發出痛苦的呻吟,眼前始終是昏暗的,僅一週的時間人就脫相了,生命似乎到了盡頭。

這時,師父安排了倆個同修來到我的家中,幫我密集發正念,她倆夜間住在我家通宵發正念。在同修正念的幫助下,我的主意識漸漸清醒,腦子裏浮現出了師父的話:「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我立即覺的師父就在我的身邊,同時悟到這種對身體的迫害是舊勢力幹的,想要用病業的方式奪走我的肉身,我絕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這個念頭一出頓時眼前不再昏暗,身心也輕鬆了許多。

晚上睡覺做了一個清晰的夢:一隻大黃狗站立在我的胸前,爪子伸進我的衣服裏來,我立即喊出「法正乾坤,邪惡全滅」的正法口訣,那只黃狗變成了一堆黑碎片,我將其塞進了井裏,它還不死心一個勁的從井裏往上冒,變成了一個塑料蠟台一樣的東西,我知道迫害我的邪惡沒有滅盡。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日,我在洗澡的過程中被滾燙的開水燙傷。當時我滑倒砸翻了裝有大半鍋開水的鋁鍋,把鍋蓋砸裂了一個口子,自己的左臀部嚴重燙傷,燙傷的皮肉又被卡進肉裏的鍋蓋邊堆積到了一起,左大腿根部還被鍋蓋邊嚴重割傷。當時我沒有疼痛的感覺,就是渾身顫抖,覺的支撐不住便躺在了床上。我在求師父加持的同時向內找,問自己為甚麼遭此嚴重迫害,原來是自己求來的。

記的有一次法會交流,一位同修洗澡時被一大鍋開水燙傷了整個後背,她信師信法十八天痊癒,當時我生了一念,這位同修真了不起,換成是我,我可受不了這麼可怕的燙傷。就這麼一個怕心招來了這一幕的上演。

我一夜沒有入睡,不能坐也不能站,感覺有一個非常沉重的東西壓在我的身上。

第二天,家人幫助我把水泡裏的水放出去時,我只聽到像自來水龍頭打開一樣的嘩嘩的流水聲。老伴看到我的傷勢後嚇的說:「這麼嚴重的燙傷還是趕緊去醫院吧!」我平靜的回答說:「我有師父呢!師父會呵護我闖過這一難關。」我在心裏默默的跟師父說:「師父,弟子不爭氣,又讓師父為弟子承受苦難!但弟子一定正念正行絕不給大法抹黑!」我堅持聽師父講法並不斷向內找。我心生一念:一定要儘快煉功,快點恢復好,儘快出去面對面的講真相、救眾生。

發出這一念後身體出現了奇蹟,身體狀態一天比一天好,可以說是一天一個大變化。

燙傷後的第九天,我輕鬆自如的走出家門繼續面對面的向眾生講真相了!

此時,我的傷面徹底消腫、結痂。這使我老伴及周圍的人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一般常人要是這麼嚴重的燙傷加外傷,除了昂貴的醫藥費外,身體還要承受巨大的痛苦,而且面臨感染的危險。而我的身體卻在九天的時間裏迅速的恢復,整個過程身體沒有一點疼痛的感覺,燙傷處脫皮後長出了新的皮膚,沒有留下一點疤痕。

信師信法 突破舊勢力的層層阻攔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我與家人同修都經歷了嚴酷的迫害,風風雨雨、跌跌撞撞走到了今天。

倆個家人同修都先後被非法重判五年,遭受了各種酷刑,如:吊銬、水泥路面拖拽致使膝蓋骨外露、長期灌食、長期不讓睡覺(熬鷹)……一個家人同修兩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心臟停跳、血壓歸零。無論邪惡如何瘋狂,他們都在師尊的呵護下堅定的走了過來,回到家後身體都很快恢復了健康,這也讓周圍的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在家人被非法關押迫害的十年中,我也經歷了很多很多,那種心理上的壓力、心靈的痛苦實在難以用語言描述,如果沒有大法的支撐和師尊的呵護,我是無論如何也走不過來的。

二零零二年的九月三十日,我和家人同修同時在兩地(一南一北)被綁架。我於二零零三年春從根本上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去掉了依賴家人的執著,擺脫了邪惡的干擾和迫害後,我來到遙遠的另一座城市去找尋家人同修。因為家人同修被非法關押十個月後,家裏才接到了他被非法判刑的通知書。我帶上通知書去找人,結果是查無此人!我給法院打電話,法院的人說:「人已經被送回老家了,你還敢打電話,再打電話就監控你、抓捕你!」在我據理力爭後,法院的人告訴我家人現在被非法關押在某某看守所。我趕到看守所找人,對方說送某某監獄了,我又風塵僕僕的趕到監獄,等了大半天結果仍是查無此人!我再次返回到法院。沒有一個人告訴我家人的下落。這種找不到人的強烈精神刺激,作為一個母親是無法承受的。當時,我在極度的煎熬中決定控告它們。這個念頭一出,在當地朋友的幫助下終於找到了家人同修。

同修因為長期絕食被強行灌食只能坐在輪椅上,我們是在監獄的醫院裏相見的。那一刻,我們淚如雨下,但家人同修對師尊、對大法堅如磐石的信念給了我很大的寬慰。

後來,家人同修被不斷的變換著大隊關押。一次,我到某大隊看望家人同修,我被包括正副大隊長在內的幾個監獄警察帶到一間屋子裏,他們像審訊犯人一樣的對待我,我毫不畏懼,向他們講述大法真相、我親身受益的事實、講信仰自由、講踐踏信仰有罪、講天安門自焚偽案、四二五的真相……後來他們陸續離開了房間,並安排了我與家人同修的相見。事先我也找到監獄長,並向監獄長講了真相。

我在多次看望家人同修的路上,包括火車上、公交車上……我都講真相、勸三退,講大法洪傳,講大法教人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揭露同修遭受迫害的情況,講邪黨才是真正的邪教……我從來沒有因為個人的悲苦而忘記救度眾生的使命,無論在甚麼情況下我都把講真相放在第一位。

信師信法 魔難中不忘救度眾生

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是師尊要求我們必須做好的三件事之一,更是大法弟子責無旁貸的歷史使命與責任。自九九年七二零,邪惡鋪天蓋地向眾生散布彌天大謊開始,我就毫不猶豫的站出來維護大法,走上了天安門、發資料、送光盤、發《九評》,但對於我來講,最得心應手的還是面對面講真相這種方式。

無論是面對迫害我的警察,還是親朋好友、同事、同學,以及在生活中與我結緣的眾生,我都會向他們講述大法的真相,把邪惡迫害大法的謊言揭穿、將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慘無人道的罪行曝光,聽聞真相的眾生無不從心底裡感到震撼、震驚。

從二零零八年十月份開始至今幾年的時間裏,我背負親人在獄中遭受迫害的心理重負,衝破了思想上、家庭中的重重魔難及障礙,盡心盡力的救度那些發願來到世間卻迷於塵世的上界生命,因為她們面臨的是真正的災難:被毀滅的危險。無論是冰天雪地的數九寒天還是烈日當頭的三伏酷暑,我每天都堅持走出家門與陌生人面對面的講真相、勸三退,基本從不間斷。每天我都會隨身攜帶一個便箋簿,退一個就記一個人名,在寒冷的冬季,記人名時手凍的直哆嗦,但心中卻充滿了喜悅!

幾年來不知道用光了幾本便箋簿、用光了多少支筆芯,聽聞真相的眾生基本百分之九十以上都能夠明白真相,並表示三退,為自己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未來。幾年來,經我講真相、勸三退的人數雖然沒有明確的統計,但每天都能勸退十幾人、幾十人,也有更多的時候。

我是如何突破各種障礙和思想框框與陌生人面對面講真相的呢?我是看到《明慧週刊》上同修的許多經驗交流後,急切的想要做好這件事。可是,剛開始走出家門時,面對茫茫人海、匆匆走過的人流,我在心裏呼喚著師父:「師父啊,我該怎麼救人啊?」

第一天我空手而歸。回家後,我跪在師父的法像前求師父:「師父啊,我要面對面向陌生人講真相,那麼多人我怎麼救啊?一定有很多人和我生生世世結過緣,也一定有很多人在下走的過程中曾與我相約:如果她們迷失在常人中,要我想辦法喚醒她們!請師尊將有緣人送到弟子的身邊,請求師父加持弟子救度眾生的強大正念!」我懇切的求助、真誠的淚水化作了無窮的力量,我靜下心來學法,師父的大法破開了我心中的迷霧,去除了我的顧慮心、怕心、急心……我堅定了走出去向陌生人面對面講真相的心念,因為我有救度眾生的強烈願望,師父給我安排了一位同修幫助我,我借鑑了她救人的一些好的做法,去除了一些弊端,在師尊的加持下走出了一條適合自己的路。

師父已經給我們鋪墊好了救度眾生這條路,弟子們只是跑跑腿、動動嘴而已。我每天出門前都要給師父上香,請師尊送有緣人到弟子身邊來,使有緣人得救。然後帶上神韻光盤、《九評》、《走出政治走入修煉》、《我們告訴未來》、護身符、藏字石風景區的門票(縮印版)等,抱著純淨的信師信法、救度眾生的心態,笑容可掬的走在救人的路上。我衣著得體、形像端莊大方、語氣平和、心態純淨,只要與人眼神溝通上,就會迅速形成一個正念之場,像老朋友、老熟人一樣親切的交談,對方在聽聞大法真相及三退保平安後,基本都能夠三退。她們中有工人、農民、幹部、律師、學生、警察、商人……當我和眾生交談完,有的同修會問我,你和那個眾生以前認識嗎?怎麼你們像一家人一樣!是啊,當我們抱著完全為對方好的心態,眾生明白的一面會感知的到。

我個人的體會是,講真相過程中純淨、祥和、慈悲的心態最重要,我的心中只有「救人」這一念,沒有其它任何雜念,我的眼中只有要救度的眾生,周圍發生的一切我都沒有任何感知。我利用一切機會和眾生溝通,打一聲招呼、故意問問路、問個時間、稱讚對方的服飾、遇到幹活的道一聲辛苦了、遇到騎車的我會招呼她們停一下車等等隨意所用,有時路邊停了許多車,我就一輛接著一輛的送神韻光盤,然後直接切入正題。

舉幾個小例子:

二零零九年,我們地區規劃改造,全國各地的農民工湧入我們地區。我利用這一時機每天都能勸退幾十人,為了拉近和眾生的距離,我甚至和他們一起幹活。一次,七個農民工圍著我聽我講真相,最後他們全部三退,並接受了神韻光盤和各種類型的真相小冊子,他們表示一定要把這些真相資料帶回到家鄉,讓家鄉的父老鄉親能夠受益,不再被邪惡的謊言矇騙!

一天我走到公交車站牌處,一個十三、四歲的男孩突然向我九十度鞠躬,並喊了一聲老師好!我知道這是師父的安排,於是親切的拉住孩子的手,向孩子講真相、勸三退,男孩認真的聽著,最後向我鞠躬表示感謝!

一次我走在路上,一個騎電動車的小女孩從遠處疾駛而來,我向她微笑的打招呼,她的車開出去十多米遠停下來,小女孩飛奔到我的身邊,撲到我的懷裏,親切的喊我阿姨,我慈愛的撫摸著她的頭,善意的將大法的真相告訴她,她愉快的表示三退。

一天,我看到一個二十多歲的小伙子,脖子上戴著一個釋迦牟尼像,我將翻牆軟件送給他並向他講真相,小伙子說:「你才是真正的修行人,大法太好了,我也想修煉!」我告訴他用翻牆軟件就可以瀏覽大法的網站,大法的所有書籍都可以免費下載,小伙子高興的千恩萬謝!

我和同修在商場裏配合著講真相,我向售貨員講述大法的美好,她剛開始並不接受真相,我耐心的向她講述,不一會兒周圍就圍了很多人,最後人們都明白了真相,有的眾生和我一起喊法輪大法好!最後我將神韻光盤送給售貨員並祝福她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售貨員含著淚向我表示感謝說:「阿姨,我也祝福你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有時候我會到學校的門口等著學生們,當她們成群結隊的上學或放學時,我利用這一時機講真相,並舉了很多在大法中修煉的小弟子通過修煉學業進步、身心受益的例子。孩子們純真的本性很容易被喚醒,他們都會明白真相並真心表示三退。

因為我連續五年贈送神韻光盤,有很多世人多次接到我送的光盤,雖然我記不住她們的模樣,但是她們對我印象卻是非常深刻的。

有一次,一個常人和我主動打招呼,告訴我她將我送給她的神韻光盤又傳給鄰里看,大家都說好,她每天都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每次念法輪大法好時都看到自己的周圍金光閃閃,多年困擾她的失眠症也奇蹟般的康復,她覺的大法太神奇了。有一個賣雞蛋的婦女拉住我的手說:「大姐,太謝謝你了,你教我法輪大法好比甚麼特效藥都靈,我多年的頑疾都不治而癒,我也要修煉大法!」我接觸的在大法中受益的眾生實在是數不勝數。

因為我每次講真相時都會囑咐對方要把真相講給家人聽,讓他們也明白真相並退出邪黨的組織,一次我遇到一個年輕人,他主動告訴我他回家後給家人講真相,他的家人也全部三退了!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我遇到了一些九九年後放棄修煉的煉功人,在得知她們曾經修煉過大法後,我都會一次又一次找到她們,給她們送書、送煉功音樂帶,並和其他同修配合著將她們再次領入修煉的大門。他們中的絕大部份人現在都在證實大法這條路上精進的走著!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我也遇到過很多公、檢、法中的眾生,他們明白真相並三退後主動告訴我他們的身份,並囑咐我要注意安全!我也正告他們絕不能配合邪黨迫害法輪大法,因為善惡有報是天理!他們都表示再也不會隨著邪惡幹這些罪惡的事!

有很多眾生在明白大法真相後,會高舉拳頭大聲呼喊:法輪大法好!每次聽到他們發自內心的呼聲,我的淚水都難以自抑,更加深刻體會到眾生急盼得救的心情以及師父的無量慈悲!

講真相中感人的例子太多太多,這都是師父洪大慈悲的展現。

如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