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過關中要堅定對大法的正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四日】我六十歲,是於九七年喜得大法的大法弟子。十五年的學法和修煉實踐,我深深懂得了生命要想昇華,全靠吃苦和悟性。真切體會到了關難沒過去後的痛苦,和關難過得好的幸福。下面我把關難過得好的寫出來和大家交流,以共同提高、共同精進。

信師信法闖生死關

二零零六年,我在省洗腦班違心妥協出來從新修煉,身體到處疼痛,特別是心臟和前胸後背整體疼痛難忍,特別是嚴重時,感覺有東西在裏面亂鑽,鑽時炸炸作響,幾乎每晚都這樣。我堅信師父堅信法,每次痛時,我盤腿端坐,誦讀《轉法輪》兩至三小時,結果不但不痛了,精神特別旺盛,毫無睡意。

白天我堅持努力做好三件事,發正念時否定舊勢力對我的迫害安排,同時向內找自己,發現自己善心不夠,救人沒做好,因此我增加救人項目,除了發真相資料,還發真相信,打真相語音電話,使用真相幣,現在面對面發真相資料和講真相。後來逐漸疼痛減輕。

二零一零年四月,一天晚上,師父借我孩子的嘴點撥我說:「我不要你給我找工作了,我的事不要你管了。」妻子(常人)長期干擾我說孩子無工作是因為我只顧煉功不管小孩,其實並不是沒有管,而是人各有命啊!

我為了消去干擾,就執著於給孩子找合適的工作。心思用於看外面的招聘廣告,這次小孩說不要我管,這下我徹底放下了這個執著。結果,伴隨而來的是,我大量的拉肚,肚拉空了之後,胃部像有石頭堵塞,不能吃不能喝了,強行吃點喝點東西,幾小時後全部吐出,吐得直流眼淚,大便和小便全部沒有。妻子發現了,說我得了胃癌,要我去醫院做檢查,做胃鏡。我說我無病,修煉人沒有事的,這是師父為我清理身體,是好事。

一段時間後,我已骨瘦如柴,但是精力旺盛,走路像要飄起來一樣。打坐發正念身體像頂天立地的柱子,定力非常深,舒服無比。

一天上午,一個熟人老年人走到我面前跟我說話,一會兒大聲驚呼說:「我站你這裏,真是全身發麻。」一會兒又驚奇的說:「我的腿不痛了,我的腿真的不痛了,法輪功是真的啊!法輪功真的是好功啊!」我問他腿怎麼痛?他把拍的片給我看,說腿根部長個大囊腫,很痛。該老年人誠信了法輪功,同意退黨還看了《轉法輪》。妻子再次看到我骨瘦如柴,哭著說:「小孩沒成家,你就不行了」並請來許多親戚,逼我上醫院,老婆也說我走路都飄起來了,還說西街周某某煉法輪功得了肝腹水,不上醫院,結果死了。我說:「周某某只信,不按師父說的去做,坐那裏信,不學法,不煉功,不發正念,只信不做是假信,假信就應該走就走了。我坐下來看書學法,心臟痛時,看書兩個多小時就不痛了,我現在不但沒病,還長功了,有個老年人碰到我,說站在我旁邊全身發麻,腿痛好了,很神奇。你要我上醫院,那只能落個人財兩空。有個姓陳的煉法輪功,心臟痛,被家人強行送醫院,結果,花了十幾萬,人死了。這樣的例子很多。」結果我沒去醫院,每天晚上加強學法兩到三小時,白天出去證實法,講真相,發真相資料,打真相語音電話。

歷時二十天左右,我能吃能喝了,一切正常。我到我老弟家去,弟媳看見我大吃一驚,說:「你身體氣色這麼好,怎麼說你有病,人不行了呢?」師父在《轉法輪》中講:「你要重視心性修煉,按照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去修煉,把常人中的慾望,不好的心,做壞事的想法去掉。思想境界只要提高上來一點,自身的壞的東西已經去掉一些了。同時你還得吃一點苦,遭一點罪,把自身的業力消掉一些,那麼你就能夠昇華上來一點,也就是說,宇宙的特性對你的制約力不那麼大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師父給你一個長功的功,這個功就起作用了,就可以在你的體外把你的德這種物質演化成功。」心性提高了,在吃苦遭罪中業消了,師父就給我長功了。我的生命層次就昇華了。

正念正行闖黑窩

去年上半年,「六一零」惡人,把我綁架到洗腦班。一到洗腦班我就告訴那一大群惡人惡警,我說:「沒有法輪大法的救度就沒有我的今日,法輪大法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不然的話我心臟病,胃癌,人早就沒了。我每次病痛難忍時,只認真看二至三小時的《轉法輪》書,就不痛了,太神奇了。今天你們把我綁架到這裏來,首先必須讓我學法煉功,給我書看。」只有一個「六一零」愚頑人員說了對大法師父不敬的話。

開始那裏的惡人幫教等人員,一一上來問我有甚麼困難,有甚麼要求,我說要求學法煉功。其他問話我不答。再就是講大法真相和發正念。那個頑固的人來跟我說我是為了祛病煉功。我說:「我不是為了祛病煉功的,我是要修煉大法到底的。」他罵我是白痴,立即溜走了,叫幫教來。幫教認真聽我講真相後,也不吱聲了。於是我就入靜發正念,再就是背《論語》和下面四首詩:「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1];「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2];「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3];「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4]。

吃完晚飯,一個姓吳的邪惡幫教來跟我說話,我問他:「你姓甚麼,叫甚麼?有甚麼資格跟我說這些?」我不承認他,他立即灰溜溜的走了。過一陣,另一個頑兇「六一零」人員把他帶到我旁邊坐,介紹了他的姓名和身份。我告訴「六一零」人員:「你們未出示任何證件把我綁架到這裏來,你們犯法了。沒有任何法律說法輪功是邪教,公安部認定的十四種邪教中,沒有法輪功,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港澳台煉法輪功的非常多。法輪功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能不煉法輪功嗎?」他狡辯了一會,他說他是無神論者,還說他上了惡人榜。我說:「你是無神論者,我是有神論者,有神論者和無神論者怎麼談?談不攏。何況你上了惡人榜,更無資格跟我談。信仰自由,我要入靜。」此惡人灰溜溜走了。姓吳的幫教來跟我說話,我先跟他講真相,他不接受,給我介紹佛教的東西,我說,佛教的東西我不感興趣,我不需要知道它。他硬是要說,我說:「信仰自由,你信你的,我信我的,你說的我不聽。」他見我不聽,就說惡話,說甚麼共產黨不准煉法輪功,你就不能煉。小車要讓大車,我說:「我送你我師父的一首詩『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1]。」他先說不懂,我就解釋,他聽懂後,就灰溜溜走了。

此後,再也無人來對我搞甚麼「轉化」,我每天晚上煉五套功法,不看邪黨電視,只是反覆背法和經常發正念。第三天,說甚麼省裏領導來檢查。當一群人跟著省領導到我面前,我照樣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認真看《轉法輪》兩到三小時病痛就神奇消失。」等。他們說甚麼邪黨關心法輪功學員,省領導伸出手來要與我握手,我拒絕握手,他手伸出好長時間,我沒有握,鬧個沒趣,走了。第四天,「六一零」頭目跟我說,允許你煉功,但不要發不要貼,上面的領導要跟你談話,你一定要去。我沒理他。他走了。第五天,市領導找我談話,在他的辦公室裏,他叫我敞開說,絕不打棍子,不抓辮子,不戴帽子,我給他講法輪大法真相,告訴他迫害法輪功是江澤民出於妒嫉一個人要迫害。其他常委都不同意迫害。告訴他薄熙來迫害法輪功遭了惡報,天滅中共是真實的。他和氣的說了些不相信的話,最後說:「過一兩天你回去吧。我叫單位來人接你回去。」誰知,又突然通知,說兩天後省裏有更大的領導來檢查,又要我多呆兩天,這次更多人圍著省官到我跟前,給我亂拍照,我扭身不讓他拍,停止拍照後,我就大聲講大法祛病的神奇真相。

這夥人走後,那個頑兇「六一零」人員對我說:「你走不了了,明天省裏派專家來「轉化」你。」我不承認,反覆背誦前面介紹的四首詩和《論語》,同時發出強大正念,解體另外空間操縱惡人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結果我順利回家。

九天洗腦班,我每天煉功,背法,發正念,講真相,後來無人找我搞「轉化」,更無人找我寫甚麼和簽甚麼字等。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5]。

這次在黑窩裏做的一個夢中,我在天空中飛,從未有過的飛得高,美妙無比。回來後,同修說我氣色變的非常好。我也覺得比以前更舒服。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存〉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威德〉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