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迫害事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一日】以下為個人體悟,意在與同修交流,不正之處,請慈悲指正。

最近本地發生了全市成批綁架法輪功學員的惡性事件。迫害發生五十多天了,我們每個人都應該靜下心來思考自己的不足和迫害發生的根源,同時也要理清一下思路。

對迫害根源的思考

同時綁架這麼多同修,說明讓舊勢力鑽了空子,才造成了迫害的發生。通常都是少數幾個人早就被盯上了,卻自我為大,不肯清醒理智的對待,在相當長的時間裏,給邪惡提供了更多類似學員的信息,給邪惡提供了對這些學員想甚麼時候抓就甚麼時候抓、想抓幾個就抓幾個的方便條件。

仔細想想甚麼東西能造成整體的間隔,其中很大一個因素就是互相之間的「看不起」和「不配合」。這兩種強烈的觀念和人心符合了哪一層的生命,哪一層的生命就起作用從而加強了這種觀念,從而造成惡性循環。

既然迫害的根源是整體的間隔,那麼解體迫害最有效的方式當然就是形成整體。

到底,甚麼叫形成整體?個人理解,其實就是一個放下自我去圓容的過程,原諒曾經的誤會,諒解他人的錯誤。主動的詢問別人是否需要幫助。這個時候我們真的不應該去回憶被迫害的同修有怎樣的漏洞,哪裏沒有符合法,大法弟子都是具有大能量的生命,「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1]。一個不好的念頭就是一團黑色的物質,它就會強加到被迫害同修的空間場。我們應該正念加持被迫害同修,就算同修有漏也會在大法中歸正,有師父在管,不允許舊勢力迫害。我們要放下舊觀念,去加持同修,如果人人都給被迫害同修一個正念,繼而互相配合營救同修、反迫害才是邪惡最害怕的。

大法弟子都是各個遙遠天體的王和主,生命來源與生命特點都不相同。互相之間配合上最容易出現各持己見,爭執不下。但是,我們都是為了共同的誓願放棄了神的光環來到人間,只要能救了世人,放棄自己認為的好辦法去圓容別人看似不完美的辦法又有甚麼難的呢?真正起作用的不是誰的辦法好,而是誰願意放下自我。

基點

往往我們發正念時都在解體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的邪惡,這固然沒錯。但是仔細想想,我們的基點到底是甚麼?只為了營救被迫害的同修嗎?其實,我們都是帶著使命來的。邪惡每一次對我們的迫害都應該變成對大法的洪揚。我們可以通過這次迫害,大面積的講真相,讓當地世人充份了解真相,很多地區甚至做到戶戶有真相資料,沒有落下當地一個世人,真的非常了不起。同時向公檢法的世人大量的郵寄真相信。在時間不多的今天這是給眾生難得的一次聽真相的機會啊。師父講過:「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再嚴重,他們都是在神的路上,早走和晚走都會圓滿與歸位的,而真正被迫害的不正是人嗎?」[2]。了解真相的人越多,邪惡能立足的環境就越少,純正的能量場就在擴大,純正的能量場本身也在解體這邪惡、解體迫害。

我一開始發正念的時候就是解體當地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後來解體操控世人對大法犯罪的邪惡,今天學完法發正念的時候突然想到最應該解體的是迫害公檢法司的邪惡,應該正念加持這些人同化大法、善待大法弟子,解體迫害公檢法司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他們都是巨大宇宙的王作為代表來到人間,他跳入三界的那一刻是對正法充滿信心、對大法弟子充滿信心的。而且師父心裏裝著的是所有的人。一九九九年到現在的時間都是師父用巨大的承受換來的,每個人能存在世上也都是師父在延長著救人的時間。大法弟子不能浪費師父的慈悲與承受,要不放棄任何一個人。特別是公檢法中的世人,他們轉生這個職位也是在等著我們去救他。同時解體看守所內的恐怖環境,加持被迫害的同修正悟法理,否定舊勢力安排的一思一念。加持他們突破怕心搜救身邊的有緣人,並且用強大的意念將他們神的一面叫醒。那種感覺非常震撼,力量巨大。我的整個頭和立掌的手都能感受到巨大的能量穿過。然後不自覺的想起「法徒受魔難 毀的是眾生」[3]。

當無量慈悲湧上心頭,面對那高高的公檢法司辦公大樓,瞬間感到在大樓的背後是無量無計數不清的生命在向我們跪拜祈求,他們哭訴著等待的久遠與希望得度的悲切,那宏大的場面令人悲痛萬分、心痛不已。那些生命都是公檢法司人員所代表的體系眾生,看著他們的主陷入邪惡的利用中他們想極力勸阻卻又無能為力。哀嚎、絕望、恐懼都匯聚成了對大法弟子的殷切期望!每一個生命都向大法弟子伸出求救的雙手。感受到這一切時,我心中沒有了怨恨、沒有了仇視,剩下的只有救度。

同修們,不要被警察的表象所迷惑,警察表現的再邪惡,也是背後的生命操縱的。解決了背後的邪惡,才能根本上解決問題。對這些不明真相參與迫害的世人,我們要救度,不要仇恨。

誰主導

我們不要習慣性的看著邪惡給我們定的時間。比如,警察偵查三十天,批捕七天等等。我們不應該陷入邪惡安排的時間當中去,我們應該主導一切!我們說了算!如果在邪惡定的時間裏努力,其實已經在他的圈圈裏面了。一地區有這樣一段故事,一位大法弟子被綁架後當地學員立刻發正念組織營救,但是,該同修在被宣布批捕後很多同修就失去了信心,認為營救沒效果,然後做甚麼都顯得消極。後來該同修被宣布非法判刑三年,就又有一部份同修失去信心了,再後來,同修之間互相指責、抱怨的聲音此起彼伏。

但是,從營救開始就有一部份同修持之以恆的發正念等方式營救,無論表面結果多麼壞,他們始終沒有被帶動。就在被迫害同修被警車送去勞教所路上時,沒放棄的同修,就發出強大的正念求師父為該同修演化病業假相。果然,在看守所體檢時,獄警氣憤的大叫:「這人全身是病,全身上下沒一個好地方。這人往我這裏送不是害我們呢嗎?!趕快拉走,我們不收。」於是該同修就在被非法宣判三年的當天被送回了家──原來,一切都是假相和考驗,在這個過程中每個大法弟子也都擺放了自己的位置。有被壞結果帶動而消極放棄的,有替邪惡宣傳的,但是也有一部份大法弟子從開始到結束一路正念解體邪惡的。

事後,很多中途放棄的同修後悔不已,而持之以恆反迫害的同修更加體會到了大法的神奇與作為一名大法徒的堅定。其實,一切都是大法弟子在主導,不要被假相帶動、不要求結果,不要看效果。

對請律師的思考

師父告訴我們:「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法」[1]。用法律來管常人中的事是沒有問題的,近幾年來越來越多的正義律師願意站出來為我們發出正義的聲音。但是隨著正法的進程,也在不斷的發生著變化。從一開始的只強調開庭後的無罪辯護,到現在的打控告。變被動為主動,變被告為原告。

但是在這個過程中,很多同修產生了對律師的依賴。希望通過律師去達到如何如何的效果。無形當中把律師推到了主角的位置上。其實,真正的主角是大法弟子!律師的出現只不過是正法進程的安排,也是他們的使命,是為大法弟子做配角的。大法弟子才是真正的主導。如果忽視了這一點,完全依賴律師,往往適得其反。律師,只是我們整體當中很重要的一部份,但是絕對不是起決定性作用的。真正決定事情發展的是大法弟子在這個過程中修好自己了沒有,到底通過這件事救了多少眾生,是否形成了堅不可摧的整體。

同時,律師的出現也符合表面世間的理,對律師行業也是一種救度。通過律師的介入,也會糾正世人頭腦中認為修煉法輪功是違法行為的謬見,告知世人一切對大法修煉者的迫害才是違法的,這樣非常有利於鑄成全民反迫害的基礎;對被迫害同修的家屬也是非常重要的信心支持,有利於家屬明真相、配合當地同修共同反迫害。

另一方面,律師的介入對當地的司法系統也是非常大的震懾。因為很多公檢法司的內部人員多年來形成了慣性的思維理念,認為「上級命令」就是「法律」。他們中有人到現在還機械的、麻木的誤以為對法輪功學員的綁架是合法的。如果我們善用律師去向他們講真相,可能救助於幫助他們退掉「合法的執法者」的偽裝。實踐證明,各地收到的效果是非常顯著的。很多警察、法官當得知律師介入後都顯得恐懼,不敢對被綁架的同修亂來,甚至推遲或取消了開庭,減少了迫害。加上當地大法弟子針對迫害大量的全民講真相,改善了當地惡劣的司法環境。

不要讓更多的眾生對大法犯罪

我們要清醒的認識到:當警察綁架同修那一刻,這個警察就算對大法犯了罪,他所代表的無量眾生就將面臨最可怕的下場;當看守所接收同修的那一刻,看守所的警察就算對大法犯了罪,他所代表的無量眾生也將面臨可怕下場;當檢察院的工作人員給同修下批捕令的那一刻,檢察院就對大法犯了罪,那他所代表的無量眾生又將何去何從?當家人看到同修被綁架而錯誤的仇恨大法而不是看清中共本性時,那同修的家人是不是陷入很深的危險境地?

如果我們還不清醒,將來走上了開庭的局面。其實,甚麼叫開庭?他們的意思是某某法院審判×××大法弟子的法庭,誰有資格審判大法弟子啊?那個法官和他的同事得造下多大的罪業啊!這一切都是舊勢力毀人的伎倆。我們不能再讓事態發展下去,每個同修都要精神起來共同解體迫害,每個人也需走出自己證實法的路。

如果當地同修人人都發出為眾生的無私正念,也搜救了各自世界中的眾生,相信,奇蹟就在眼前。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生生為此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