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多救人 圓滿隨師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五日】

尊敬的師父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同修好!

感謝慈悲偉大的恩師給大陸大法弟子開創了第九屆網上法會。這是大陸大法弟子又一次整體提高、整體昇華的好機會。當我看到「徵稿通知」時,心裏很高興,可是靜下心來仔細想一想,一年來在助師正法中也沒有甚麼突出的事可寫的,都是平平常常的,沒啥交流的呀。故而一拖再拖,看到明慧催稿通知下來了,猛的一驚,眼看投稿截止日期臨近了。為甚麼助師正法的事還要人來催呢?向內找:是一顆證實自我的人心在作怪。大法洗滌我們污濁的心靈,回歸真我,把大法的慈悲、美好、祥和展現出來,從而救度世人。這是師父所要的。

大法就是修煉,沒有別的。在法中歸正了心態,回頭想想正法走過的這一年中,時時都是在恩師慈悲呵護下,自己才能跌跌撞撞走過來的。真是師恩難報,要說的話實在太多了,下面就把我參與做當地真相資料中的幾件事寫出來,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在做真相資料中修去人心

我參與做當地真相資料已有一段時間了,從開始只會簡單的複製粘貼,到現在基本上能獨立完成所需要的真相了,在這其中的酸甜苦辣自不必說了,最主要的是在明慧編輯的細心指導和嚴格把關中提高很大。明慧編輯同修對我地的真相資料多次幫助修改,大到整版的替換(有時是我沒領悟正法新進程)小到在茫茫的文字中一個字、一個詞的修改(要求表達準確、有力度)長年的默默的無私的付出。這種高尚的境界,時時督促我不敢懈怠,我深知明慧編輯同修工作量特大,人人都是身兼多職。我要儘快的成熟起來,減少明慧編輯同修的負擔。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負責的真相資料明慧編輯改動的越來越少了,有時竟一字不動的發表了。我也覺得自己有點上路了,時不時的還能聽到周圍同修對當地真相資料的讚揚聲。

那個時候我經常盼著,看明慧發出的當地真相資料是否有改動。如果沒有改動心裏就美滋滋的(生歡喜心了,貪天之功歸己有)。

一般正常情況下上傳的真相資料三天基本就發表了,有一次我越盼越不見發出來,已經過去一週了,天天看網頁也沒有,心裏很著急,懷疑是否沒發到明慧編輯部去。我就問同修這週怎麼沒有咱們的真相呢?同修說有,她們都打印完發出去了。同修的話說的輕鬆,可是對我震驚很大。為甚麼我沒看見呢?向內找,是太執著自我了,做真相資料剛有點上路,就飄飄然了,歡喜心、求名的心都起來了,太可怕了。靜心學法,在法中我明白了自己能參與做當地真相資料的項目,是師父給我一個證實法、彌補過失的好機會,我應該萬分珍惜。現在人心翻出來了,不可怕修下去!純純淨淨的做好當地真相資料,更好的助師正法。

為了充份發揮真相資料的作用,協調人要求報導迫害消息準確、翔實、快速、有力度。幫我做當地真相資料的協調人文筆好,正念強。而且寫迫害材料時多數都是取第一手資料,無論情況怎樣嚴峻,她都儘量找到當事人,做事認真嚴謹。為此我有甚麼事都願和她商量。有時應該我做的事也找她幫忙,走的比較勤。可是有幾次我認為很重要的事卻找不到她,我還不悟。有一次我去見她時,她一會兒與我發牢騷;一會兒無名的發火。本來我有事要同她商量,結果我連話都說不上,只得回來了。我還想她最近是太忙了,可能學法少了。

幾天後另一協調同修非常嚴厲的對我說:「你的項目能做不?能做就自己獨立拿起來,別總依靠別人行不行!」她冷冷的甩了一句話走了。我回家想了很久,真像搬倒了五味瓶子一樣,酸甜苦辣都來了,委屈、埋怨、氣恨都上來了,怎麼也解不開了。找師父吧!我靜下心來學法,學《轉法輪》、《精進要旨》,學著學著心就平穩了,越學心越敞亮。師父在經文《再認識》中說:「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真能這樣提高上來,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1]

不是別人的問題,是我應該提高了。大法清洗了我的魔性,境界昇華了,回頭想一想真是愧對同修,我的崇拜心、依賴心、私心、懶惰心、同修的情等人心。把她都推到那份上去了,干擾了同修在法上精進。在這裏真心的向協調人同修道歉:真的對不起!我會迎頭趕上。我的心態純淨了,我們之間的配合更加溶洽了。

二、主動協調 配合外地揭露迫害

前段時間聽協調人說,我地區所屬的有五個縣級市去年有兩個地方被迫害的很嚴重,至今走出來的同修很少,當地真相資料也沒人做;還有一地退休老教師夫婦倆被扣發工資近三十萬元,長期流離失所,拾荒度日舉步維艱,迫害消息一直沒有詳細曝光。我們都有責任,希望大家配合做好。

這也是我的責任。我主動的承擔起做空白地區當地的真相資料,配合上網搜集了那兩位老教師的迫害消息交予協調人,她看後認為曝光不詳細,想全面曝光邪惡對老教師長期的迫害經過。那麼就得找到當事人了解情況,可是現在誰也不知道他們在那裏住。聽說一同修曾經與他們有過聯繫。我想這件事情應儘快做,協調人很忙,我就主動找那個同修讓他想辦法去聯繫當事人。他說半年了都沒有消息,不知道他們老倆口去哪了。我問他這件事應該做不?他說早就應該做了,我們倆統一了認識,我說咱倆持續發正念求師父加持儘快找到他們。就這樣與他分手後一週左右時間,在街上與他相遇,他驚喜的說正不知道怎麼找你呢,你要找的當事人已經和他們定好了,下週五他們來。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是在助師正法中做我們每個人該做的而已,沒有別的。

我計算還有四天時間,得提前告訴協調人,原定的是她整理文章,然後再找兩個法理清晰的同修大家在法上交流,全盤否定這種迫害,達到共同提高的目地。我不敢怠慢,馬上聯繫協調人,她手機關機,一直等到晚上也沒找到,去她家門上鎖。我真有一點緊張了,她不在怎麼辦呢?她也許有更重要的事,難道她不在就不行嗎?這是依賴心。解體它,一切都由我師父說了算,甚麼事也耽誤不了。定下心後邊往家走邊想找誰呢,突然想起一位能勝任此事的農村同修,很久沒和他聯繫了,他農活很忙,出來一趟很不容易,考慮不了那麼多了,就得找他了。到家找到電話號碼後,聯繫上一說有事請他來一趟,出乎意外的是他一口答應準時到。放下電話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甚麼叫真的信師信法?怎樣才能達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界呀?為甚麼修煉中遇到那麼多魔難呀?原來都是自己的心性沒有達到標準哪。今天的事情使我切身體會到:正法中不加任何人心,在法上修就無所不能。

接下來一切順利。週五那天協調人也趕來了,交流會達到預期的效果。揭露迫害的文章很快在明慧網上發表了。

三、用人心對待同修的教訓

前幾天由於沒聽師父的話,稍微一不注意就被干擾了。教訓是這樣的:聽一協調人講,外地一年輕女同修被綁架後送去洗腦班一直不配合邪惡,當地的「六一零」通過關係找到她丈夫去做她的「轉化」工作,她丈夫去洗腦班陪她住一夜,第二天她寫了「轉化書」,被她丈夫領回來了。先不說這事情真假還沒去核實它。傳這事的人有指責同修的心,我聽了也沒有正念對待,還隨和著。大約半個月後一天我出門時,見頭髮比較亂,想拿一個小頭卡要把掉下來的頭髮卡住,放在桌上的小頭卡有兩個,一個黑色、一個藍色的,我看了一眼心想藍色的好看。

到了晚上大約十點半的時候,我想休息一會,剛躺下就覺得心裏有些怕的感覺,好像有一股邪惡氣勢從門口猛撲過來了,也沒有起來發正念解體它,轉眼迷糊過去了(我們家三個人每人單獨住一室。而且我和丈夫幾年前就沒有夫妻生活了),突然感覺身體被壓得上不來氣了,下意識的感到是我丈夫在和我過夫妻生活哪。我猛的一起身,甚麼也沒有,仔細聽一聽丈夫在他房間裏睡的正酣。可是剛才的感覺十分清楚。我立刻雙盤打坐立掌發正念:解體色慾惡魔對我的迫害,我有漏、有執著在法上修,有李洪志師父管,任何生命不配來考驗、迫害。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我發完正念就向內找,究竟是甚麼人心勾的鬼上門的。想起上午出門前帶頭卡時有要好看的人心,這是我自身有漏的地方。常人有句話:沒有家賊勾不來外鬼。家賊找到了,大法弟子沒有求好看的人心,一切只為救度眾生著想。立即解體求好看的心。

再往前推,想到協調人說的那件事。惡魔是從哪來的,當時我聽之任之了,是我允許它進來了。這個色慾惡魔當時我為甚麼沒有解體它呢?因為有人心,說這事的是協調人,他修的比我好,我不好意思反駁他。人心大於法了。這就是邪惡鑽空子的理由!

我深知自己離師父對我要求差的很遠,與做的好的同修差距很大。可我現在越來越清醒了,知道怎麼修煉了,我還有執著幹事心,對家裏的親人慈悲心不夠,說教大於關心。這些是我在今後證實法中要修去的人心。我願藉這次法會機會曝光我的不足。決心迎頭趕上,靜心多學法、學好法,與同修比學比修,在協調配合好多救人的正法路上勇猛精進,兌現史前誓約,圓滿隨師還!

感謝師父慈悲苦度!

感謝所有的大法弟子的無私幫助!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認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