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那些被舊勢力安排在死亡位置上的眾生搶回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四日】

可敬的同修們好!

最近,我看到明慧網上登出中國大陸遭綁架的同修很多,還被非法重判。有的地區同修找律師辯護時,伸張正義的律師卻被打,開庭時,法庭內外都是法警,公安局國保大隊的人也去了,便衣、盯梢的很多,警車像馬蜂似的竄來竄去。有同修問我:「怎麼會這樣呢?!」

對此,自己強烈的責任感油然而生,總想把內心近段時間昇華上來的一點淺顯法理和一點建議寫出來,通過明慧網與同修們相互交流,希望我們在法理上有個比較明確的認識。不足之處,敬請同修們慈悲指正,圓容我們偉大師尊所要的。

近段時間,我們為了營救同修A,兩個市區一部份協調同修(每組十幾位)進行了小組切磋交流。同修們都能在法上認識法,證實、讚美的都是師尊和大法,所以收到的效果出奇的好。下面僅摘取其中交流的一小部份與明慧網同修們共同分享。大概意思:

例一、我記的幾年前明慧網上的一篇交流文章,最近《明慧週刊》587期修煉園地中也刊登了,標題是《在法上認識法威力才強大》。

幾名同修在派出所被警察刑訊逼供,電棒等各種刑具擺在桌子上,惡警隨時隨地用來折磨我們同修。那恐怖的氣氛令人難以窒息。同修們被酷刑迫害後,有的被勞教,有的被判刑。但輪到最後一名大法弟子,面對著如此惡的場景,他心中發出那麼強大的一念:另外空間你聽著,不管你是誰,不管你來自於哪一層空間,決不允許你利用這些警察對我們大法弟子犯罪,這些警察是我們的眾生。儘管警察對他又吼又叫吹鬍子瞪眼,他全不在意,他心中只想著救他們,念力集中強大的清除著他們背後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這時,他又想起師尊的一段講法:

「誰能見到我的時候,我就會幫助他,(鼓掌)我就能夠消減他歷史上的罪業。(鼓掌)所以無論你是做甚麼的、你是幹甚麼的,你只要見到我,我就讓你動善念,你只要見到我,我就能夠在你善念中消你的罪、消你的業。(鼓掌)」[1]

幾分鐘時間,警察們都走了。過了好大一會兒,一個小頭目模樣的警察進來了,用手指著大法弟子小聲說,我們對你一點辦法都沒有。結果當天,此大法弟子被無條件釋放,堂堂正正回了家。

你說我們這位同修做甚麼了?他就發出那麼幾分鐘強大的正念、善念,師父就為他做主了。

例二、也是明慧網上報導過的,大法弟子給警察送《九評》的故事。

二零零五年,《九評共產黨》一書剛出世,有位同修揣上一本就給一名派出所警察送去了。警察愣愣的看著她,說,你膽子真夠大的,哪個煉法輪功的也沒有像你這麼大膽子,你竟敢把這本書給我送來?你不怕我給你判刑、勞教?我們這位同修笑呵呵的說,我沒想到我,我想到的是你!警察本質的一面震驚了、感動了。而後我們這位同修娓娓的給他講了約五個小時的法輪功真相。警察徹底明白了,並退出了惡黨的一切相關邪惡組織。一個可憐的生命真的得救了。

只要我們站在無私無我的境界上,那就得到師尊的護佑、正神的協助。誰敢動?!是宇宙大法在正著乾坤,迫害大法的邪惡一定全滅。

我們還記不記得明慧網上另一篇文章?大意是:一位大法弟子遭受警察迫害時,同修天目看到,此警察空間場上的生命體們都齊刷刷的圍成一圈,跪在大法弟子身旁,祈求饒命!

另外空間邪惡的舊勢力是想利用公檢法司及610系統人員毀掉大法弟子,利用完了再淘汰他們。師尊早就定下,將來新宇宙大穹是真修圓滿的千萬個大法弟子空間場的集合體。也就是說,哪一片土地都不屬於邪靈所有,哪一層空間都不屬於邪惡殘存,都是我們大法弟子的空間場範圍。我們大法徒,在人世間也是天各一方。在大陸哪一方都有公檢法司及610系統。我們的空間場涵蓋了他們,換句話說他們是我們的眾生!這部份眾生我們不能因為難救就拋棄掉,該善解的善解;該淘汰的淘汰。一切由法所定。

關鍵是:我們站在法上了嗎?

是啊,我們站在法上了嗎?下面是近段時間我自身的感悟:自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迫害以來,且不說那些邪悟的、掉隊的昔日同修們因為怕大陸的公檢法司及610系統的綁架迫害,至今還有相當一部份沒找上來,就是我們一直走在前方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有多少還在怕中國大陸的公檢法司及610人員。這個怕、這個恐懼是一個強大的執著!是在人中產生的物質!大的執著不修去,我們怎麼回天國?又怎能在大穹中主掌天地?目前,大陸的各個魔窟中還非法關押著我們那麼多大法弟子,而且迫害還在不斷發生著。大法弟子因怕心的執著,也阻礙了師尊正法啊。

其實,不是我們怕大陸的公檢法司及610系統人員,那個真正害怕的不是我們!是附著在我們為私為我的人心、觀念上的那些邪靈附體在害怕、在恐懼、在瑟瑟發抖!說白了是那個假我在害怕!另外空間最後的邪惡生命嘲笑我們的人心,以所謂的考驗,一次又一次利用我們還沒修去的執著,還沒悟到的法理,迫害著我們大法徒,毀滅著眾生。

《明慧週刊》587期修煉園地首篇《在法上認識法威力才強大》中寫道:「大法弟子在法上認識法,威力才強大。從法中,我深深悟到:人類空間是個假相、是個迷的空間。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決不能把這邊空間看重,真正的體現在微觀中。我曾經親眼看過排練皮影戲的。觀眾傻傻的看到屏幕上的演員們,演的栩栩如生、真真切切,可那是用紙雕刻製作的人。幕後,手指上纏著線與台上紙人相連的人才是真的。

「面對現實,我們多少年來一直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往往又看重了人類社會這個空間,用情對待,使相當一部份同修(以前我也在內)或多或少的從心中對他們產生了怨與恨。把這些個紙人、傀儡當作了真實,因此另外空間的邪魔利用他們鑽我們不在法上的空子,使迫害沒完沒了的發生。」

我們為甚麼老注重於人的表面呢?!這不在法上啊!

那些個魔窟我們得把它搗毀、踏平。把我們的同修救出來;把我們那些被舊勢力安排在死亡位置上的眾生搶回來。能給機會就給機會,實在不行的,那自然有法對待他的辦法。

師尊正法遲遲不能結束,等待著甚麼?我們有誰能真正悟到師尊的用心良苦呢?
師尊早就盼望這一步。一切都為我們鋪墊好了,就等我們去做、去兌現。轉變觀念、解體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救大陸的公檢法司及610系統眾生,讓他們立功贖罪,留下得救的機會。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