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一切機會多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上午十點,在我做生意的片區,派出所的片警朱××拿著一份小冊子來,說這是我發的,又從我店裏翻出些大法的資料等。於是他叫來了很多人,把我綁架到派出所,當晚我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

再入魔窟平邪惡 隨心所用救人忙

回想起這次被迫害,一是因為自己忙著生意上的事,學法鬆懈了;二是對舊勢力的否定不徹底,在第一次被迫害中,一直對沒做好的部份耿耿於懷,覺得這個污點一直恥辱著我,心老想著總有一天我要把這些邪惡全部清除掉;三是色慾心沒去;還有就是對師父的點化,要把握好向學生群體直接發真相資料的認識不夠,沒完全聽師父的話,被邪惡鑽空子了。

在被關在看守所的前三個月中,我除了做好三件事外,更側重於解體邪惡對與我有直接聯繫的同修的迫害。這樣到了第四個月,我感覺邪惡要對其他同修進行迫害的因素基本清除乾淨了,我就開始想著怎麼利用一切機會多救人。

看守所這裏有幾十間監房,我就想著怎樣一間一間的去洪法、勸退。一般一間一個星期就全退了,再換一間是很難的,那再呆下去,就浪費時間了。於是,我找「帽子」(指獄警)要求換房間,他們就怕我把法輪功傳得太大了,不肯,我就開始絕食,他看到我為了換監號不顧一切,怕出事就勉強同意給我換了一間。可是幾天後我又將全號的人勸退了,我又要求換,他說要等所長同意才行。我就又開始絕食,我一邊絕食,一邊不讓他安靜,我說:「我今天呆在這裏,不是我的錯,是你們與你的同事對人民犯罪了,把我關在了這裏,你們不能用你這裏的任何條件約束我,否則,請你馬上打報告,放我出去。這也是你為人民服務的職責。」他說:「你人不是我帶來的,不關我的事。」我說:「我現在明明被你們關在這裏,怎麼不關你的事了?既然不關你的事那我回去了。」我轉身要走,他怕被鬧笑話,急了。我繼續絕食,第三天過去了,他們把日期記錯了,記成了四天,一般絕食第五天他們就要採取措施了,於是就找我談話:問我是不是心情不好了,要不再換一間?我說:「我是修煉人,他們都還沒有修煉,沒有共同語言,一個地方,我幾天就沒人可講話了。」然後我質問對方:「你幾天沒人跟你講話會怎樣子呀?」帽子也深表同情,然後他給我出主意:「那你也做點事呀!這樣人家就會親近你了,你的日子也好過。」我心裏明白著,我才不做事呢,一做事就會被裏面的因素牽住,就換不了了。我是吃飯不做事,做事不吃飯。然後這個帽子帶我去他那邊。幾天後,我又要換房間。他說:「我這裏就三間,你要去哪間,我隨你去。」可三間我二十來天又走完了,我說:「我要去下面。」我指了指下面的七、八個監號,他說要去彙報一下,他做不了主,叫我等上一、兩天。後來科長出來偷偷的交代他說:這一排, 他想去哪間就隨他去。這是這帽子後來跟我講的。他變得很有正義,很支持大法。每次我要去哪裏,他就帶我去,每當我要換監號時,他就叫著我名字,樂呵呵的說:「有沒有人跟你學呀!」我不說話,只對他輕輕一笑。也有的帽子老遠就叫著我名字,打趣說:「你搞得我們這裏一整排都是學法輪功的了。」

我繼續找他們的不是。我找所長,叫他放我回去,他匆匆的來了,說了句:「我的權力不夠啊!」頭一低,再也不敢講第二句就走了。我又去找其他帽子鬧,有的帽子給我搞急了,說:「法輪功,我要有能力不放你回去我就不是人,我沒這能力呀!」(沒這權力的意思)

有個科長還想著用他的制度壓我,想表現他的能力。在他的辦公室裏,我說:「我們這樣聊著法輪功犯不犯法呀!」他說:「這是我跟你聊不犯法。」我說:「那我們聊累了,我看一會兒書犯不犯法呀?」他說:「看書不算犯法。」我說:「那我總不能一直做著一個事情吧!我站起來鍛煉下身體,煉煉功犯不犯法呀?」他說:「都不犯法。」我說:「我們法輪功就是這樣的,看看書、煉煉功,跟熟悉的人聊聊法輪功,我們怎麼成犯法了?」我越講聲越大,他對面的辦公室裏都有帽子,過道也有帽子,把他搞得很沒面子,壓著聲音說:「小聲點、小聲點!」我不理他,我跟其他人講:「這裏怎麼成生產企業了?連個營業執照都沒有,無照經營,知法犯法,還剝削人民。」

我繼續做著大法的事情。因為看守所不時都會有新人關進來,我就在那一排房間來回調換。那些被關押的人看到我就喊:「法輪功,神了!」「像逛市場一樣。」我跟他們講:現在是大法弘傳時期,機緣難得呀!人世間最大的事情就是得法修煉了,所有的事情都要為這事讓路。我讓他們一個個把邪黨退了,把《洪吟》寫在他們手上,並告訴他們:「這首詩貫穿著大法因素,你背誦了他,你身上就帶有了超常的東西,然後求師父讓你早點回去學法。一個人一旦發出想修煉的心,就是佛性出來了,師父就會安排他修煉的機會,讓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讓他在最短的時間內出去。」後來,再見到他們時,他們一個個過來道謝。有的原先要被判二到三年的,對方來了個諒解信,變成了九個月;有的原定黑社會性質,變成了「擾亂社會治安」;有個牽扯命案,呆了一年多了,三個月回去了;有的原來要被判八年的,後來改成了四年,等等,許許多多神奇的例子。我交代他們,你們不能欺騙師父啊!出去一定要學法,他們都來保證說:「我一定會學的,法輪功。」我還在每個房間的牆壁上都寫上幾首《洪吟》,讓他們隨時背誦、讓他們傳播下去。

帽子們也被外面同修們發正念形成的能量場清理而發生著巨變。他們門開了,我就走出去曬太陽,走一走。有的帽子看到我就問:「法輪功,我為甚麼晚上老睡不了覺呀?」我說:「有秘訣。你就每天靜靜的念『法輪大法好』,這是佛法,會解決你很多問題的,況且現在是受迫害時期,你能分清正邪、念大法好,以後福份會很大的。」後來他碰到我向我道謝說:「你的秘訣太靈了。」我看他氣色好了很多。有個帽子拿了一杯茶到我門口,叫我出來坐,然後請我品××茶,說以後回去我那裏玩;有的看到我說:「法輪功,在教人做好人啊」;有的跟我點頭微笑,我也回他一笑,他都顯得很珍貴的樣子。

那時我發現,我心裏想甚麼,甚麼就按我所想的實現了。有次我覺得隔壁有個人「三退」沒做好,而我又要調換房間走了,想他要能過來就好了。過兩天,他在那邊打架被調了過來;有時會感到很渴了,心就這一想,旁邊人就拿著杯水過來說:「法輪功,喝口水。」基本是我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我想甚麼,就會是甚麼。那段時間我在裏面勸「三退」退了兩百多人。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二日,是我回家的日子。非法關押我的那些人要我簽字才允許我走。我說:「我都沒犯錯誤呀!是你們在犯罪,我給你們簽甚麼字?」他們就找到檢察院的人來證明一下,說我今天已經離開這裏了。他們幾個人都把自己的名字寫在上面,然後我把他們簽名的那張紙拿過來說:「這是罪證,是你們迫害我的罪證,到時歷史必將清算你們。」我提上包包轉身回家了。

大法正念罩四方 一方眾生喜聞大法

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二日,我回到了已經離開了整整一年的個人經營的小書店裏。從新開業,起初生意很淡,一天的營業額只有十幾元錢。我思考了幾天後還是決定繼續做。我湊了些錢,進了批貨,把店裏的商品做了些調整,然後貼出告示:「本店餘貨已做調整,歡迎新老會員惠顧」。然後,我把大法的事情安排到生意運轉的方方面面,讓整個生意場都充實著大法的能量、救度眾生。

我先把大法的音樂「普度」和「濟世」播放起來,讓周圍與路過的世人都感受真善忍大法的慈悲召喚。我又去找當初迫害我的派出所、國保大隊講真相,善勸他們不要再做傷人害己的事了。我請他們相關負責人及其他人,隨時到店裏坐,認識大法。國保大隊設在公安局內,門衛不讓進,我就寫了封信邀請他們,大意是說對我十二年的迫害,造成妻離子散的人間慘劇,讓這些都成為過去吧!請你們走近我、了解我,不要遠遠的看著我。我們不要做敵人,我們要做堅持真理的守道者,做一個向事實低頭的誠實的人。

一個同修也給我送來了一幅證實大法的真相對聯,我把他貼在正門口,一切看來都喜氣洋洋。外面的事情大至就這樣簡單的安排了下。在店裏,我也公開學法煉功、發正念,讓世人直接接觸大法弟子的修煉和日常生活,讓整個營業店與外部配合要救度眾生的環境對應起來,整個經營店就像大法的一張真相傳單,供在世人面前,吸引世人來了解大法真相。

對以前熟悉的老顧客,我就跟他講我這一年來的「失蹤」原因,講大法受迫害的情況,他們很快就明白了,感到很震驚、很同情;初次來的顧客,我就跟他講,這是法輪功學員開的店呀!你們放心,我們不賣假貨、價錢合理,法輪功學員一直都按真善忍做好人;對於「610」派進來的人也好辨別,我就直截了當的說:「老兄,不要去做破壞大法的事了啊!那可是玩命的事。」他看被我識破了真面目了,也無話可說,就乾脆聽我講,他也說:「我們都知道、都知道。」也有的人直接跑到店裏問:「這是甚麼音樂呀!」我說這是法輪大法音樂,法輪功現在已經傳到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了,中國對法輪功的迫害也接近了尾聲。有時來了檢察院的,我知道那是邪惡搞的鬼,企圖讓檢察院幹壞事。我就堂堂正正做好人做生意,他們對我也沒辦法,他們往往來看一下,轉一圈就走了。有次,我追出去叫:「先生,請等一下。」我說:「我們只是煉功人、做好人啊!」他也不打含糊的說:「打禪這些我都理解。」然後又說:「我還很忙,沒事的、沒事的。」就走了。

還有派出所、國保的也會派人來,區的、市的都會來看看,他們說話往往很簡單,不願跟我多聊,只是走一圈說:「你不要再給我惹麻煩了。」我說:「說這話的應該是我,不是你。」也有的說:「你在店裏怎樣,我們也不管,但外面你要讓我們過得去。」我不理他。派出所的人來了,我就請他看真相,我打開電腦介紹說:「這是大法,這是五套功法,這是海外大法弟子的活動。」我沒有躲避他們,他們沒理由管我。段警要看書,我也給他看,有次所長來了,我說沒有了,以後有了再送你一本。他們也說:「信仰是自由的,既然是自由的,那人家就可以相信也可以不相信,你不要強迫人家信你呀!」我說:「那是,那是,我只是講我們的真實情況,怎麼理解、怎麼信,我干涉不了。我就煉法輪功,我就講法輪功了,要不我講甚麼呢?」

這樣經營了一段時間,我覺得方方面面醞釀成熟了,我就開始全面勸「三退」。來一個,勸一個,退一個,一般幾分鐘就退了;有的三、五個來,也幾分鐘就退了。我講:「做人一定要向善棄惡,不能向惡棄善啊!前者,可以讓我們人生過得更寬廣、自由和快樂!而後者必將讓我們人人為敵,找不到生活的樂趣和出路。而人世間的善惡不是以個人認為的好與壞為衡量標準的,你對我好就是好,對我壞就是壞,這是私心,不能成為標準。真正的善惡是以對佛、佛法的態度為衡量標準的,佛講善、講普度一切眾生,佛有這麼大的胸懷。我們知道如果誰對著寺廟的佛像又打又罵,人都會說他是個壞人,定有惡報;相反,如果是虔誠的燒香、敬佛,人就會說這人有善心。這才是衡量人善惡的標準。而無神論的邪黨在歷史上就迫害過佛教、基督教、天主教,現在又迫害法輪佛法,迫害佛法的一定是魔了,定有惡報,天一定要滅它。可是加入黨團隊的人就是它(邪黨)的一員,加入時發誓要為它奮鬥終生。這樣的人如果不退出,必將成為它的陪葬品。所以趕快與它脫離,解除毒誓,免被牽連。神佛就看人心,向善向佛,還是向惡向魔,幸福平安與天災人禍由此分辨,趕快退了它,平平安安看老天降災滅惡魔,這善惡必報也是千年古訓。」人聽了都很容易就明白了,都很樂意「三退」。

店裏來往的人更多了,我發現邪惡加派了人手,但它僅僅只是在店外的一定範圍團團轉,這個場它進不來,一進來它就得變,大法誰能動得。有時沒修好,會有漏,遇到危險時,我就發出一念,求師父為我做主,同時發正念調動宇宙中一切正的力量和派出所、國保內部的正的力量制止和解體邪惡。每當碰到危難來時,我只想到求師父為我做主,師父說了算。

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再一次用一年多的時間經營,利用這段時間使這附近五、六千學生大致都明白了真相,也勸退了幾百人,方圓一帶的世人能接觸的都明白了真相,都知道有個法輪功的店,都幫著傳播真相,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有次,我給一個小顧客家裏打電話,我說你們家小孩還差我們店一點錢呀!我報上了我的店名,對方很尊敬很友好的跟我約好了時間。有這種表現的人很多,有一千多會員顧客,可想連帶的是幾千的世人。我覺得這件事情做的值,不管我付出了多少、付出有多大、都值。心為正法來,我為眾生喜。

我的店讓邪惡大驚失色,他們通過房東把店收回去了,我被迫停止營業。但我們的落幕是光彩的。邪惡的干擾成了弘揚大法的助力,讓更多的世人明白了迫害者的醜惡和大法的美好。被迫停止營業後,為了向這方眾生有個交代,我寫了一封公開的致歉信,我在信中寫道:「人生世事非尋常,緣聚緣散法輪轉,正念書畫入萬戶,光明一顯喜洋洋。做人做事不虧心,餘款欠款全理清,心胸坦蕩分正邪,福報平安有緣人。」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大陸網上法會交流。我想,我就與同修們交流這些,藉此珍貴機會,也向慈悲偉大的師尊彙報,師父,弟子想做好,做得更好。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們!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