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甘露天地春 大法救度有緣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一日】我在大法中修煉已快16年了,這十多年來,修煉中的每一步昇華與提高,無不滲透著偉大師尊的慈悲與苦度,下面我想就我修煉中的一段經歷和體會與同修分享。

兩年前應外地同修之邀要去華東地區,代家屬參加一次由正義律師辯護的對同修的非法庭審。原計劃是七人去,後來因有事,只有五人前往。為了節省開支,同修在家中做好飯菜打包上車,並帶一些其它副食等等。我們的座位正好是一個長排(3人的)、一個短排(2人的),為了大家飲食方便,我們將對面長椅位的2位旅客換到了2個短位上。這樣我們5人坐在了一塊,形成了1個小集體。我們協商好,這一路上我們儘量救度一切在我們身邊的有緣眾生。

坐在我斜對面的是與比一同前往的女同修小兩歲的漂亮姑娘,在打了一個電話後,從袋裏拿出一隻烤雞,旁若無人的一人猛吃著,大約吃了一大半將剩下的一半包起來。看得出她吃的很膩了,我順手遞給她一個桔子,說:「膩了吧,吃個桔子吧。」她說:「不要,謝謝。」我說沒關係,不用客氣。桔子她雖然沒吃,但卻被我對她的關切感動了。她與我們的目地地是一個地方,去那裏會朋友一起玩。我問她還在上學吧?她說沒有。我順勢問她:「小妹,你上學時入過團嗎?」她回說:「入過。」我又問:「你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她搖搖頭,我告訴她「天安門自焚」是假的,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藏字石」等等,其他的同修都在默默的發正念加持,我告訴她:「一個人最寶貴的是生命,一個生命最大的財富是健康,自己從心裏把那個團退了吧,為自己和家人選擇一個好的未來。」她很高興的告訴我真名,退了。這時一個30多歲的青年小伙子走向我們這邊(因同修上廁所有了臨時空位),看得出他很疲倦,想借個地方坐一會兒,我們很樂意的同意了。當同修回來時,小伙子馬上站起來,這時我們對他講:「沒關係,挪一下吧,我們擠一擠。」這樣我們4個人坐在一排長椅上,小伙子很感激。他告訴我們他們家是生意世家,家中很有錢,有兩個小孩,由於與妻子鬧矛盾,外出一個多月了,天天住賓館,與朋友玩牌,整日混世度日,他已這樣花銷30至40萬了,他發自內心的感慨講:「做了這些年的生意,賺了這些錢,甚麼都有了,按理應該是舒服了,但就是感覺不如意,人生沒有目標,生活沒有意義,不知道要怎樣度日,親朋好友都相互欺騙,沒一個可靠的可信任的人,即使每日遊山玩水也不痛快,成天憂慮悲苦,內心空虛,沒想到有了錢日子也不好過。」原來他上車後在隔壁傾聽我們的講話很久了,看著我們的言行舉止,覺的很新鮮,很想和在我們一起,於是就過來了。他說:他很喜歡我們這個團隊。聽了他的一番感慨,我很同情、理解的與他交流了人生的真正目地與意義,怎樣才能使自己過的充實。人要有自己的信仰,他問我:「你信甚麼?」我告訴他我信佛,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真、善、忍」,我問他聽說過嗎。他說前幾年電視上見過,我告訴他:「那些自焚都是假的,都是江××夥同國安等造假誣蔑迫害法輪功。」我們從天安門自焚講到,已知的迫害死我們同修達3500多人,講到貴州藏字石、三退大潮已超過8200多萬人(當時的數字),他很誠懇的告訴我們,他叫某某,入過團隊,並願全部退出。由於時間充裕,我們一路談了很多很多,同修們有的偶爾講幾句,有的一直默默的發正念加持。我們知道在這節車廂內,在這個強烈的正念之場的作用下,有很多人背後的邪惡的因素消除了,有很多人都在靜靜的傾聽。因為這時已進入夜間,車廂內很靜,我們正處在列車的中間段,68至72號座位,與我們對坐的4個旅客,一直在聽著我們談話,不時的用眼睛朝這邊觀望。我們加大正念之場,讓這節車廂,讓整列火車內的生命都能得到大法的救度。

帶著這樣一個良好的心願,隨著列車的節奏聲,我們寂靜了片刻。突然身邊的同修小聲提議對我講:「我們原打算是7個人前往參加,如果這小伙子……反正他在外旅遊。」我覺得她這個提議很好,給這個生命一個選擇的機會吧。也許因此能改變他的命運。於是我問他:「小劉,你感覺跟我們在一起如何?」他說:「我覺的跟你們在一起很好,很舒服,心裏沒有一點邪念和不好的想法。」我說:「你願不願隨我們一同前往無錫參加一次法庭旁聽,也許你將因此加深對我們的了解,從而改變你的人生與命運。這段路程的車票由我幫你補辦。」他講他願意,但票不要我們幫補,他原計劃是到義烏下車的。就在快到義烏時,他朋友來電話接他,他心開始有些動搖了,只聽他在與那位年輕女同修講,我還是不跟你們去無錫了,朋友在車站接我,我也很想與你們在一起(因已進入深夜)。我一看同修都開始打瞌睡睡著了,我也在半瞇著眼睛想合一下眼,聽他與那位同修講著,心想「一切隨緣吧」,後轉念一想,不對!都要看書的了,是不是?同修睡覺了,沒發正念,一個常人的思想是不穩定的,一定是爛鬼邪惡乘此在干擾他。我立即發正念,非常平靜的對他說:「好好想想吧,我體會我師父曾經說過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會定下自己的未來 。」旁邊同修也對他講,你想想這位大姐為甚麼寧可自己掏錢為你補票讓你去聽,這一切都是緣份,而且這一切就是這樣安排的。我也再次跟他講,如果你要有要事我們也就不耽誤你的事了。他馬上很果斷的說:「我去,我和你們一起去。」說著打電話給那位接他的朋友說有事要去一趟無錫,明天再回義烏。我們都為他的選擇而高興。內心說:「感謝師父的呵護,讓這個生命能親耳聽正義律師在法庭對大法的正義辯護。」

車快到無錫站了,我們要那小伙子將票拿過來看看,票一遞過來,我們就說:「從現在起,車票由我們保管,你跟我們去就是了。」誰知那小伙子就是不肯,下車後同修拿著他的票去補票,60多元錢,一般情況在出站口沒有票不能出去。誰知就在這時,擁擠的人群將我們擁擠到查票口還不見補票同修來,結果沒人查我們的票出來了,那小伙子講,要知道是這樣,剛才不用去補票了,這時我認真的對他講:「不行,我們修法輪大法的絕對不會這樣做的,因為我們都是修真、善、忍的。」小伙子馬上說:「啊,是……是……。」

由於對大法弟子的非法庭審都是非法,不敢公開公正,更談不上公平,所以對參加旁聽的人也非常的嚴。首先必須調查了解來旁聽者與非法庭審同修的關係,非親屬關係一律不得進入,我們當然是以其親屬關係才能進入的。這時一邪警拿張表要我們將各自身份證拿出來,逐個進行登記後才能進入。我當時就請師父加持,邪警不能查,它們的一切都是非法的。正義律師告訴過要慎重考慮,國家也可能將我們的身份通知給當地國安進行迫害。我心裏發一念不給查證記錄,一定進入旁聽,就這樣在師父的呵護下,我順利的拿到了旁聽證安全進入。事後聽同修講,邪惡警察記錄後一看說:「明明有八個人怎麼就缺了一個啊。」師父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我又一次親身見證了大法的超常、神奇與師父的慈悲偉大。真的魔難中只要我們真信師信法,能想到師父的話,大法的超常與神奇就會在我們每一個弟子身上展現,那是真信啊。就在我們到達無錫車站下車不知去向想詢問出租車時,這時一位40出頭的婦女向我們熱情的迎了上來:「你們是要出去嗎?出租車在這邊。」說著就將我們帶往出口處,我們非常感謝這位善良的女士。一同前往中,我有意放慢腳步,心生一念,這麼好的生命,我要救她,看得出她好像很忙,為我們指引路馬上就要離開。我忙感謝並叫住她:「大姐,謝謝你對我們的幫助,請問你姓甚麼?有名片嗎?」她順勢給我一張名片,我問她入過團嗎?她說入過,我抓緊急切的告訴她:「你知道嗎,現在大家都在三退保平安(退黨、團、隊),像你這樣的好人,我衷心的願你能有一個好的未來。」我從袋裏掏出一份大法資料,遞給她說:「從心裏退了吧,我們相遇是緣份,祝您與家人平安幸福。」她接過大法資料,讀起來,因同修們已走遠,我得趕緊追上去,剛走到幾十米只聽後邊突然傳來「謝謝…謝…謝!」的聲音在走廊上發出嗡嗡的共鳴聲。同修們聞聲都回過頭來,我們都為這個得救的生命,被大法得救後那發自內心的激動吶喊。我的淚水不禁而下,同修們的臉上都掛滿了淚珠……。

我們在無錫總共只停留一天半,往返車票本已買好,夜半往返回程,在師父的加持呵護下,我們所遇到的士司機與往返回程到車上的隨同旅客,有經商的,上學的,旅行的,火車上叫賣的,連上廁所排隊一會也不落下一個有緣人,回來一路勸退30多人。

當然也遇到兩位比較特殊固執的人,一個是做保安的,他甚麼都回答,但就是對退出保持沉默,但不反感。因為我們一直用正念加持他的正念,直到最後點頭。另一個是30多歲的年輕婦女,看上去很現實,儘管我們讓給了她一個座位,之前她一直是站在走道中間,離我們一排一直聽著我們講,將來坐到我們身邊的旅客退了一批,走了,上來新的又講又退,當最後問到她時,她卻冒出一句:「我真不明白,你們信甚麼我不管,你們為甚麼非要叫別人都退黨呢?」針對這一番話我知道車內有很多人都在聽,面對她激奮的表情,我發了半分鐘正念,心中請師父加持,讓她服法,一定要救了她,不能讓她干擾了其他生命得救。我微笑著用平和的語氣對她說:「你放心,我們不強迫任何人,你我相遇是緣份,我若不告訴你是我的責任,將來若有真相大顯那一天,我能對得起你,對得起所有與我有緣相遇的人就行了。不管怎樣吧,相信古人一句話,『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我們都是為你好,退出黨團隊能遠離災難,能有一個美好幸福的未來。」一番話後她點了點頭,再問她,她終於退出了邪團隊組織。

望著手中的三退名單,深感師尊的無量慈悲,是啊,「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師父在幫啊,一切都已鋪墊好了,就等著我們用正念去做了。

請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二》〈師徒恩〉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