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用慈悲、善念救度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一日】

一、信師信法,全家得福

我和女兒有幸參加了一九九四年師父在廣州舉辦的法輪功學習班,我走上了修煉的路後,身上各種頑疾不翼而飛,給人的印象總是神采奕奕。碰上舊同學、朋友,甚至剛接觸到的各種陌生人,往往第一句就是「你身體真好!」聽了這樣的話,我總是從心裏湧出對大法、對師父的無限感恩之情。

我女兒雖然後來沒有走上修煉的道路,但內心深處知道大法的神聖與美好。女兒的英語口語過硬,英語文體文采斐然,但一次在就讀的大專學校參加英語演講比賽時,僅得了三等獎。我問原因,她說那些得了一等獎的,都必須有誣蔑大法的內容,而她不幹,我讚揚她做得好。

一次學校要全體學生簽名「反×教」,女兒拉著一位要好的女同學,往簽名的人堆裏一扎,露露臉,然後就俏皮的溜走了。讀大學時,政治老師布置作業,要求寫誣蔑「批判」大法的文章,女兒堅決不從,胡亂抄了一篇與老師布置內容毫不相干的文章應付老師,連我都擔心她作業過不了關(當時我對這事的悟性不高),她卻淡淡說道,「大不了沒書讀」,結果安然無事。大學畢業時,女兒因為成績優秀,被評為「優秀畢業生」。

女兒出嫁後,家庭幸福,先後生了一對寶貝女兒,聰明活潑,身體健康。偶有小恙,女兒教小孩反覆念「法輪大法好!」身體很快就康復,連醫院都不用上了。兩位小孫女在平時玩樂中,也會不時地用清脆的童音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聽了很開心。

二、用洪大的慈悲救人

有了師父的呵護和福佑,我們全家吉祥、安康,使我能夠比許多同修有更多的機會和條件學法、上明慧網和講真相。二零零四年《九評》在網上發表後,我除了學法煉功,還走入了勸人三退、助師救度世人的洪流中。

1、聽你講話,感到很舒服

大約在二零零五年,一位修理工上門為我家的洗衣機換軸承,舊軸承鏽蝕厲害,更換它既辛苦又費時費力。家中只有我和他倆人,我覺得這是個勸人三退的好時機。修理工樣子樸實少言,就在他低頭乒乒乓乓工作過程中,我帶著善意,很平靜的給他講大法真相、大法的美好,邪黨迫害法輪功如何違法、殘暴,是天理不容。工作中,噪音很多,修理工自始至終一言不發,我有點擔心他能聽進多少。

一個多小時完工後,修理工才伸直腰,答應我退出少先隊。這時,言語木訥的他出乎意料的誠心對我說:「聽你講話,感到很舒服!」這時輪到我被震撼了!我第一次從別人口中知道,當自己慈悲心、善心發出來時,在師父的加持下,能量場是很大的,這對救度世人是非常重要和有利的。這事對我以後勸人三退給了很大的啟發和鼓舞。在以後幾年做三退過程中,我經常回憶起那位修理工的話,給有緣人講真相,勸三退越來越有經驗和信心。被我勸三退的有六一零的警察、白領、售貨員、普通市民、幹部等。也多次聽到「聽你講話,感到很舒服」的話語。

2、在火車上講真相,當眾嚴厲責問我們的高官「三退」了

有一次,我和一位同修外出旅遊,稍帶辦事。在火車臥鋪車廂上用聊天的方式,講歷史、講社會真相,向周圍的乘客、團友揭發共產黨執政幾十年種種謊言,揭發邪黨幾十年對中國老百姓的剝削與迫害,也涉及談到大法真相。世人都想知道真相,除了個別人偶有提問,一個個都靜靜的在傾聽。夜晚十一點了,依然想聽下去,我們也感覺到四週乘客對明白真相的渴望,感覺到人們從迷惑到明白真相的興奮。但是有一位穿軍式短袖襯衫、大約六十多歲、像個老幹部模樣的壯實老頭,故意坐在車窗旁,側身用眼斜睨著我們,突然用嚴厲的口氣大聲責問:「我一直在聽你們講話,講的都是共產黨如何不好,難道共產黨一件好事都沒有做過?我差不多走遍全世界,美國、南美、歐洲、台灣我都去過,很多大紀元報紙我都看過!告訴你們,台灣還沒有開放三通,我就帶團去過台灣(可見他官職不低),從沒見過像你們這樣來講共產黨不好的!」

車廂氣氛陡然緊張、凝固了,四週乘客都幾乎屏住了呼吸。很快,我和同修相視一笑,不急、不氣、不慌地,很平靜的說:共產黨幾十年,的確一件好事都沒有做過。過去殺害勤勞致富的地主、資本家是錯的,沒收地主、資本家的財產是強盜的掠奪行為,所謂最受農民歡迎的分田分地,結果又是一場鬧劇、騙劇。分田才一年,又全部收回去,從合作社到人民公社,到頒布法律稱土地歸國家所有,所有的土地都被共產黨搶走了。到現在,不但一寸土地都沒有了,連屋頂下的宅基地,上千年、上百年前祖宗留下來的宅基地,也全部國(黨)有化了……。」

隨著我們善意、理性的分析、講述,老頭的口氣慢慢的變緩和了,也承認了共產黨的腐敗已到了不可救藥的地步。我們及時讚揚了高官的正義感,也指出共產黨的解體、垮台將是很快出現的事情。

時間已是深夜十二點了,我感受到一個信息:這位高官已經明白、清醒了,可以得救了。為了不影響其他團友休息,趁著高官去了洗手間(很奇怪,我能清楚感覺到,他對這個暫時離開是很不捨得的),我果斷的很有信心的對同修說:睡覺!明早我會把事情搞定!同修當時還一點不明白我說的是甚麼。

第二天早上火車到站,大家匆忙攜帶行李出站。我快步趕上,傍著高官往外走,就在走出站台的兩三分鐘內,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這位高官爽快的答應了三退。

出門前,我還專門用mp4下載了一段貴州「藏字石」(上有天然形成的「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視頻,配上耳機,一有合適機會就拿出來給別人看、聽,讓他們看完視頻,就給他們做三退(其中有不少人已在火車上已聽過我們講真相,已有了基礎),就這樣,前後給二十多人做了三退。慈悲而又理智做三退,這是我和同修這次救度世人比較順利的原因。

3、抓住對方「關鍵一句話」,順勢做三退。

抓住對方「關鍵一句話」,順勢做三退,這也是我常用的辦法之一。所謂「關鍵一句話」,其實範圍非常廣,凡是能由此引出「政治」話題的話,都是「關鍵一句話」。這辦法好處是「政治話題」是由對方首先挑起,不是我方主動提出。當我們由此順勢講真相,對方就沒了戒心,這一點非常有用,往往對方會自然而然地順著我們的思路走。

「關鍵一句話」例子:

出租車司機一:指著路邊一幢老式洋房,「這些都給共產黨佔去啦!」

出租車司機二:我的女兒很爭氣,在大學入了黨,以後當公務員更有利。

台灣公司的中方員工:以後把台灣統一過來就好了。

電腦店售貨員:中國奧運過後,中國經濟會高速發展……

只要我們時刻抱著救度世人、助師正法的善心和正念,我們都可以抓住類似這樣「一句關鍵話」做勸三退。拿最後一個例子來說,我當時去電腦城買鼠標,店裏約有六、七個員工,大白天也還有不少顧客來來往往。按人的理,做勸三退難度較大,風險也較大。但我們大法弟子是世間的神,常人怎能干擾得了神呢?記得師父曾講過:「其實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這個能量越大,甚麼不好的東西都能解體掉。」[1]我能聽到她講這句話,就是有緣人在等著我去救度她。於是我轉過身,帶著美好的善意,給她講中國經濟的真實情況,講被邪黨掩蓋的社會真相,講天要滅中共。她聽得入了神,馬上端來凳子讓我坐著講,其他三位女售貨員也一個個圍攏過來,靜靜聽我講述。我感到周圍有一個強大的能量場包圍著,心裏非常坦然、平靜,沒有半點害怕。這樣的場面,持續了約十五分鐘,售貨員一直在一邊低頭忙著收款,竟然沒有一個人來干擾。後來我給她們四人都起了化名,退出了共青團、少先隊。最後她們四個人都很恭敬的送我離開。當然,真正做這一切的是師父,我們心性到位了,師父就會加持我們。

4、公務員說:原來一億人退黨(三退),就是像你這樣勸退得來的

每當我乘飛機、火車出外探親、辦事時,因為在飛機、火車的時間都較長,所以我都有充份的信心給鄰座的(或火車同一卡位的)乘客勸三退。面對的人,不少是文化層次、社會地位較高的人。不管甚麼人,我抱著「我就是要救你」的慈悲心勸三退,成功率幾乎是百分之百。修煉人嘛,常人一看都覺得慈眉善目的,加上自己平時看明慧網、大紀元網時,就注意學習同修勸三退的經驗。通過多次閱讀「九評」、《解體黨文化》,既消除了自己思想意識中殘存的一些黨文化因素,又開發了智慧,所以能慈悲、理智地救度世人。

有一次,在火車硬臥下鋪,碰到對面坐的是一對年輕夫婦,通過聊天,知道他們都是某大都市政府機關的公務員。女的介紹說,她丈夫在「近似宗教管理那一類機關幹過」(好像欲言又止,不知是否六一零辦公室),我聽了,沒有半點退縮,心裏想,我要找你講真相還找不到呢,今天我們有緣,在茫茫人海中,我們碰上了,我一定要救你們。這些人都是大學本科以上學歷的,而且見多識廣。我決定從自己修煉前經歷過的「易學」、「算命」探索作為契機,跟他們從中國文化傳統、易學聊起,很自然的進入「有神論」的話題,一下子就把他們吸引住了,連鄰座的兩個年輕人也吸引過來。話題轉入對邪黨的揭露與批判,儘管年輕夫婦對邪黨許多方面也是不認同的。但那位丈夫突然冒出一句「穩定壓倒一切嘛!」我立即反駁說,這是典型的法西斯言論!那位丈夫聽了驚訝得瞪大了眼睛。我解釋說,在穩定之上,還有正義、良知、公正和生命。「穩定」還要看是社會百姓生活的穩定,還是只一黨私利的穩定,怎能用「穩定壓倒一切」做藉口,來恣意抓人、殺人,迫害善良呢?這個反駁令夫婦倆心服口服。後來他們夫婦答應退出黨、團、隊。男的恍然大悟地說:原來一億人退黨就是像你這樣勸退得出來的(他偶有翻牆上網)。

每當我為一些人做了三退,我都提醒自己,一定要學好法,提高心性,才是修煉,才能救度更多的世人。所有天象、人間形勢都在傳達一個信號:邪黨很快要解體,法正人間很快要到來。我要抓緊時間多學法,修出洪大慈悲、助師救度更多的世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