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多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八日】

師父好!
同修好!

得法的喜悅

我是二零零六年得法的學員,能在正法時期走進大法感到很榮幸。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藉這次機會談一下我在這幾年來修煉體會和怎樣走救眾生的路。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我是在公公婆婆的引導下走進大法修煉的。公公婆婆都是七二零以前得法的老弟子,和他們相處的三年中,在他們的身上讓我看到了大法的美好,是共產黨在歪曲事實,大法是被冤枉的。

學法以後神奇的事不斷的發生在我和親人身上,尤其是孩子。得法那年八月七日是孩子出生的日子,按照醫生推算應是八月二十日的預產期,八月六日晚十一點突然感到羊水破了,如果繼續流下去小孩會有生命危險,因為是在農村,這時又叫不到車去醫院,該怎麼辦呢。婆婆平時發正念時也要我念正法口訣,就想到了發正念,但又不知怎麼發,就想「師父幫幫我」,我知道師父在管我了,羊水流的少了。直到第二天中午十二點四十七分孩子順利出生。

孩子到了一歲多時也歷經了兩次難:一次是不小心摔破了下嘴唇,大口子流血,沒過一會就不流了,沒有使用任何藥物,三天口子就長好了。還有一次就是一隻手的大拇指指頭被實木做的大椅子倒下壓傷了,傷的好厲害,整個指甲殼最後爛掉從新長出新的。在這過程中只聽他哭了兩聲,也沒採用任何包紮。就這樣在師父的保護下孩子又平安過了一劫。在孩子後來的成長過程中,也多次發生過危險的事情,都在師父的看護下平安的走了過來。

在大法中昇華

在家裏面對的是公公、婆婆、孩子。婆婆總會在法理上和我切磋,遇事要向內找,要多學法,要聽師父的。在不斷的學法當中,我的世界觀發生了很大的改變。知道了作為一個煉功人處處都要做個好人,為別人著想。首先我就從家裏做起,公公婆婆每天做農活很辛苦,我在家帶孩子的同時把飯做好,他們幹完活回家就可以吃上飯。把他們換下的髒衣服洗乾淨,把家裏的衛生打掃乾淨,給他們一個舒適、乾淨的環境好休息。

知道了作為修煉人要修口,師父說:「我們張口講話,都按照煉功人的心性去講,不說些搬弄是非的話,不講些不好的話。」[1]所以後來不管誰到我家門前來玩時說話間,提到這人怎樣那人怎樣的,哪家好哪家不好的,我不再跟她們一起說了。在這個修煉的家庭當中我們之間好像很少有矛盾。隨著孩子的長大,我也就離開了這個修煉環境,來到社會中,矛盾也顯得突出了。

姑姐(丈夫的姐姐)因為和丈夫離婚沒地方住,我和丈夫商量暫時先住在我家。姑姐也是七二零前得法的弟子,由於種種原因到現在沒學法也沒煉功了,幾乎和常人一樣。想想這麼好的大法就這樣放下不學了,真為她難過!在不斷的學法中,師父讓我悟到了法的更深層內涵。知道了學大法並不是只為做個好人、祛病健身這麼簡單的事情。我們曾經和師父簽下那神聖的誓約,要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我們都是宇宙中的王和主,代表著各自的天體。我們修的好和壞就決定著眾生的存亡。知道了師父為度我們承受了無數的苦,我們是無法想像的。每次想到師父度我們的艱難就淚流不止。師父說「我這個當師父的是不能落下一個弟子的」[2],姐姐願意住在我這也不是偶然的,我有責任喚醒她。姐因為離婚這事,心裏受到了傷害,我知道她心情很不好,平時在生活上我就多關心她一些,有機會就在我悟到的法理上和她切磋,看她的心結在哪。有意的放一放神韻晚會和神韻演唱會給她看,把師父後期的新講法給她看,發正念清除干擾她從新走回大法修煉的邪惡生命與因素,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可她每天,除了在網上和朋友聊天、找工作外,就是睡覺。想要她和我們一起學法也不怎麼想學,從她的言行中,知道她對名、利、情都看的很重,追求時尚生活,追求常人的所謂美好生活,卻不知舊勢力鑽了她執著名利的空子,在往下拉她。看她這樣真為她著急。

有一天,因為要裝修房子沒錢,她問公公要錢(因公公以前答應給她錢),不知怎麼沒商量好。回到家也不高興,說話間提起裝修房子的事(我不知她和公公之前為這事發生了矛盾),我說你那房子本來就簡單裝過,不裝修也能住,既然沒錢就先不裝,等以後有錢再裝,借了錢還要還,你本來就沒錢。她聽我這樣一說,氣得吃飯的筷子碗都扔了,大吵大嚷的,以為是我讓公公不給她錢。我被她這突如其來的吵鬧,搞的不知是怎麼回事,沒守住心性,和她爭辯起來。她魔性大發,大聲的說:「就是瞧不起我沒有錢、不就是欠你幾千塊錢沒有還嗎,我去掃地也會把錢還給你們的!」我聽到這些話,委屈的淚水不住往下流。心想著平時對她那樣好,只盼望她快點醒悟,在這最後有限的時間裏,趕快走回大法修煉中來,她卻這樣說。

冷靜下來以後,才想起修煉人遇事要無條件向內找,我就靜下心來找自己。通過這件事情,我找到了我的怨恨心、妒嫉心、利益之心。怨她不想吃苦,還想找個多賺錢的工作,住在我家這麼長時間,連地都沒幫我掃一下,懶惰。妒嫉她把房子裝修好了,可以有一個漂亮的家,住得舒適,不願看到她比我過的好。跟丈夫提起姐姐吃菜好多,每頓飯要準備好幾樣菜,平時我跟兒子兩個人,都吃不了這麼多。雖然是開玩笑的說,可是往深想想,還是對利益的執著。找到了自己這些人心的執著,心裏像卸掉了一塊大石頭,好受多了。

正念正行 救度眾生

大法受不白之冤,世人蒙受中共邪黨的毒害,誹謗大法,不聽真相,她(他)們的下場是很可悲的。為了讓世人能明白,大法是被冤枉的,大法是教人按「真善忍」來做好人的。為了揭露共產邪黨對法輪功的造假宣傳,解除世人頭腦中存有對大法不好的念頭,讓能得救的生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我和一位同修配合發資料,把小孩安頓好,然後一人裝一包資料,大街小巷,小區樓道,只要我們能進去的地方,就把真相資料發到有緣人的家門口。發一念,要世人拿到資料後,了解真相,選擇未來。我們邊做邊發正念,解體我們所到之處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求師父加持和保護。每次我倆都很順利的發完所帶的資料,平安的回家。平時不管是買菜、去超市還是上街買東西,我都會在包裏裝上神韻碟、破網軟件、小九評碟等,各種真相碟,遇到有緣人就發給他們,有很多人都很願意要,有的還不停的說謝謝。也有不要的。

有一次在菜場買菜,賣菜的正好是一年輕人,買完菜,我順便就從包裏掏出一張《明慧十方》小光盤給他,他一看,說是法輪功的不要。我說你先不要拒絕,你知道嗎?法輪功是修「真善忍」教人做好人的,那個「天安門自焚」都是假的。有很多事情你要自己去想想、看看,這碟裏的內容是講,當時中央公安部一個官員叫葉浩,他是清華大學的高材生,還有很多有名人物,他們都在學法輪功,他們可都是有文化,有才能的,你看看他們對法輪功的認識是怎樣的。我說你做生意,賺點錢也不容易,現在天災人禍那麼多,你掙錢也重要,可是生命更重要,你錢賺的再多,也要命來花,你說是吧?現在我把真相送到你面前了,你不要錯過這次機會,了解一下真相對你有好處。他聽我這樣說就收下了。

有時也到偏遠的地方發資料,發神韻。有一次丈夫載我和兒子回娘家,我順便帶了一些神韻碟和真相小冊子、九評光盤。回來的路上,看到有人家的地方,丈夫就把車停在路邊,我就把真相小冊子,粘貼在每家的門上。見有多人在一起聊天的,就上前去送給他們每人一張神韻光盤,告訴他們這是世界一流的演出,表演的是我們中華的傳統文化,很好看的。

在這過程中,兒子很聽話,他看見有一老人坐在門外,也拿出一張碟,跑著送到老人面前,老人一看小孩送他東西,笑著接過光盤,問是甚麼,我就告訴他是神韻晚會,裏面是歌曲和舞蹈,很正統的,很好看。騎著車往前走,不遠處看到一塊地裏有很多人在拔草,就停下車走過去,說大嫂們你們辛苦了,打擾一下。我這裏有些碟不知你們看過沒有?(順便拿一張給她們看)她們都說沒看過。我就先向她們介紹神韻的內容,然後挨個的發,有的拿著碟子看了看說,一看都像神,跳得這麼高,有的還問看了有沒有甚麼好處。我說當然有了,多看多受益,多看身體好。她們都很樂意的拿著,有的還說謝謝。一路上邊走邊發,所帶的資料也都發完了。

有同修看到,一小區門前掛有誹謗大法的標語,每天都有人經過此處,都要看看上面的內容。不能讓邪惡用這種形式來阻礙世人了解真相。於是就商量定個時間,到那小區去發資料,看哪些同修願意去。我想,我是去還是不去呢?我有孩子在身邊,肯定去不了,那我就在家配合發正念吧。可是在場的同修也沒有幾個說要去的,平時和我一起發資料的那位同修,家裏沒老人,小孩也不需要她照顧,我想她去最合適了,可是她也沒說去。我想這麼重要的事,不能沒有同修配合呀。我就找我自己的原因,難道是我真的因為孩子走不開呢?還是有怕心呢?孩子可以托人照顧啊。想到那裏掛著邪惡標語,那地方肯定很邪惡,而且又不在本地。找到了自己這些不好的思想念頭,對照師父的法,才知道是怕心在作怪,既然找到自己的執著,那就要去掉它。那我就要突破怕心,配合同修發資料。心一堅定,就想到了孩子可以由我婆婆照看(因婆婆有事在姑姐家過夜)。由此事我悟到,只要我們有一顆救人的心,師父會給我們最好的安排,根本就不需要你為家人操太多的心,想多了反而是執著,不能讓自己的觀念、人心阻礙了世人得救。

吃完晚飯,來到約定地點,坐上車子,我們和司機同修一共九人。車子在路上行駛很長時間,來到了目地地,車子直接開進了小區院內。我們兩人一組,分頭進入小區樓,司機同修在車上為我們發正念。這是一個大型小區,都是電梯房,住了很多居民。我和一同修配合,每人提兩包資料,有小冊子、各種真相碟子、不乾膠,因為很多門是鎖上的,看見有人要回樓的,就智慧的跟在那人的後面,一起進去。有的走得快,一進去就把門關上了,遇到這種情況,我們就跑過去,叫他們幫忙開下門,一般他們都會走回來為我們開門。進去以後,我們就坐電梯到樓頂或不到樓頂,然後從樓梯道往下走,一層一層做。每到一層,同修貼不乾膠,我發小冊子、真相光碟,我們配合得很好。

在這過程中,也出現了一點小干擾。站在電梯口,我發現有一個很隱蔽的攝像頭,就和同修說要注意一點,同修說沒事,它不起作用。可我的心裏卻有些放不下,突然我一隻腳的兩根腳趾頭,變的僵硬,疼痛,行走不便。我知道是我的人心招來了邪惡的迫害,忍著疼痛,邊走邊發正念,求師父保護,不承認邪惡的迫害,沒過多久就好了。為此想起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在這件事當中,同修說沒事,就真的沒事,而我心裏不穩,就遭到了邪惡干擾。在師父保護和發正念同修的加持下,整個過程我們很順利,所帶資料也所剩不多了。也讓我感受到,在救人的同時也是在提高自己,修去執著。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