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多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九日】我今年六十四歲。九六年下半年的一天,我們科室跟我對桌的一個年輕同事拿來一本書隨便放到桌上說:「某某說我身體不好,讓我煉法輪功,還拿本書來讓我看。」我看她當時沒有看的意思,就說:「先借我看看。」這一看不要緊,一下就吸引了我。我幾乎一口氣讀完這本書,被師尊講的法理所折服。我認定師尊講的「真、善、忍」宇宙大法並決心堅修到底。從此我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中。

一、修大法,神清氣爽

修煉前我身體特別不好,渾身沒有好受地方。我媽說我生下來身體就不好,不是這兒疼,就是那兒難受,一副活不起的樣子。上中學時經常昏倒,上山下鄉時又累的咳血。由於生性耿直得罪了大隊書記,被整的精神抑鬱幾近崩潰,常常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說哭就哭,說笑就笑;看見汽車、火車就想往車底下鑽。那時家裏非常困難沒錢看病。我怕大人著急,從來不讓家人知道。抽調回城上班後有條件看病了,但根本查不出病因,一咳血就住院待查。精神方面的病更無從看起,當時真是活受罪。那時班上有個老師傅會太極拳,看我身體不好,教我打太極拳健身。後來又學過幾種氣功,練了好幾年,收效甚微。

得法修煉幾天後,我就像變了個人一樣,認識我的人都說,你咋這麼精神哪。我自己也感到神清氣爽,有生以來頭一次體會到沒病是啥滋味,煉功十多天後我就感到小腹部位法輪在旋轉,同時在一次午休時清楚看到一團團的黑煙子從頭部往外出。

通過學法,我知道是師尊在給我淨化身體。以後身體偶爾出現消業,我都謹記師尊的教誨:「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1]

我從入門那天起就下定決心跟師父真修到底。所以無論多麼難受,我都堅信師父把病根給我摘掉了,真修弟子沒有病。自從修煉後我沒看過一次病,沒吃過一片藥。連一年一度的體檢我也不參加。我對組織體檢的人說:別給我交體檢費,我們修大法的人沒有病。

大家看到我跟以前判若兩人,幹甚麼都精神十足。單位組織旅遊爬山,我和另一個比我大一歲的女同修走在最前面,還幫助別人拿背包,好多人都說:你們可真是修大法受益了。我對師尊的感激無以言表。當時就想:這麼好的法我怎麼早不知道,現在還有多少人像我以前那樣不知道大法,我得盡己所能洪揚大法,讓更多人受益。我先跟幾個同事說,他們看到我的變化都想煉。我就在公司附近組織了一個煉功點,附近住的人也逐步加入,很快就有四、五十人。我們又在附近職工住宅小區組織了另一個煉功點。我家很多親人也相繼得法。婆母、老母親和三個妹妹、兩個弟弟先後走入大法修煉。

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我們地區在海邊召開法會時有五、六千人參加,場面非常壯觀。散會時井然有序,地上的煙頭、紙片及沙灘上的垃圾都被學員撿走。路過的行人及專門負責監視的公安局便衣(事先公安局聽說法輪功要開法會如臨大敵。局長親自帶隊,幾乎全部出動)都非常感動。進去聽學員發言的人都說:這些法輪功比雷鋒都雷鋒。有的說:縣團級幹部大會也沒有這麼紀律嚴明。到九九年七二零時,我們這個當時僅有三十來萬人的小市學員人數超過萬人。大家身體都得到淨化,對法理的認識也在逐步提高。

二、家族倆耄耋老人修大法,無病一身輕

我母親今年八十三歲,生了八個孩子,家裏人口多,生活非常困難。她人特別要強,在工廠拼命幹(退休後別人告訴她:你一個人幹的活,現在三個小伙子幹還喊累),到家就像一灘泥似的往炕上一躺,自己找氣生,脾氣暴躁,看啥都來氣。我們姐妹兄弟幾個都不願在家,回到家心裏就堵得慌。

母親勞累了一身病,六十歲左右又得了子宮癌,天津、北京都去了,醫生說:想吃啥就吃啥,回家養著吧。母親知道沒治了,強挺病體安排後事。看到我這個病秧子修大法後煥然一新,我的幾個弟、妹修的也挺好,她也想修。二弟對她說:媽,修大法要專一,您把供的東西清理了吧。她當時沒說啥,可在大家吃飯時她坐床上鬧起來了,連哭帶唱:我不走啊!我不走啊!……倆妹妹嚇得直哭,我說:誰讓你走了?二弟說:是附體不想走。原來母親身上有附體,動不動就犯。

一個多月後,全家聚在一起吃年飯,就聽母親在另一間屋大聲喊:師父,我要修大法。二弟說趕快把您供的東西清理了吧。母親說:好。立即動手清理乾淨。原來二弟一直沒有放棄母親,經常給母親講師父的法理。

母親得法後非常精進。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用在學法煉功上。脾氣好了,遇事找自己,多替別人著想,一身病都沒了,從此沒吃過一片藥。去年咳嗽發燒近兩月,有一週時間說不出話,但她堅信師父和大法,知道修煉人沒有病,向內找自己不符合法的地方,終於過了這一關。八十多歲的人腰背挺直,走路比年輕人還快。誰誇她身體好,她就告訴人家修大法祛病健身,大法師父教人做好人。

九九年七二零後,派出所把她的《轉法輪》拿走,不讓她煉功。她找到派出所要書,並質問他們:大法救了我的命,為甚麼不讓煉?片警說:你個文盲老太太要書幹甚麼?快回家吧。不給書,她就坐那兒雙盤背《轉法輪》一書的開篇《論語》,直到晚上下班還坐那兒雙盤不動。片警拿她沒法,只得找來不修煉的家人把她接走。無論邪惡怎麼迫害,每天照常學法煉功,照常告訴別人大法好,走哪兒講哪兒,她本身就是個活傳媒。

婆母今年八十八歲,是她家七個孩子中唯一的女孩,從小嬌生慣養,事事處處以自己為中心,跟親友的關係極差。不用說別人,她自己六個親兄弟,只有二哥跟她來往。由於沒吃過苦,稍微難受一點都受不了,經常一把一把的吃藥。

看到我及家人的變化,她也想修煉。得法頭一天她上樓就非常輕快,明白法理後她把藥停了,她說:原來一把一把的吃藥也不管用,現在啥藥不吃還身輕體健。學法後她心性提高很快,僅舉一例:當時安裝燃氣管道,原定安在廚房東牆角,可是五樓不讓,非要往當中挪,婆母家的燃氣熱水器正好在那兒。要是以前婆母絕對不讓,現在她想:師父讓遇事多替別人著想,我是大法弟子就得按師父說的做,挪就挪吧。親友們感歎的說:她做事從來都是可著自己合適,啥時替別人想過?這可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我說這就是大法的威力,眾人嘖嘖稱奇。

大法被迫害時,她出於怕心不敢煉了,又大把吃藥,渾身照樣難受。我問她:您修大法時身體那麼好,為甚麼不堅持呢?她說:共產黨不讓煉了,說是邪教組織,電視上演的殺人放火的,怪嚇人的。我說:師父讓殺人放火了嗎?您學法修煉後是變好還是變壞了?為甚麼不相信自己的親身體會?我從小就聽共產黨的,它讓幹啥就幹啥,從不懷疑。但這次不行,因為它宣傳的與我的切身體會正相反。再說咱們這麼多煉功人怎麼沒一個那樣的?周圍的親友、同事、鄰居當時不也都說大法好嗎?咱們煉功時連個名單都沒有,哪來的組織?現在它不讓煉了,反倒讓我們填表登記,這不是它人為的搞起來的組織嗎?我們單位甚至用開除公職威脅我不許煉功,我明確告訴單位的人們:我是按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修大法,誰也阻擋不了。他們看我這麼堅定,也就不了了之了。單位書記私下對我說:都知道你身體煉好了,看著好你就煉吧。我對婆母說:我一個國家幹部都不怕,您這麼大歲數的家庭婦女有啥可怕的?反覆勸說幾次後,她決心從新修煉,身體又恢復健康。

身邊的親人都說:大法就是神,這老太太現在一片藥不吃,身體越來越好。年前婆母突然癱軟無力,大小便失禁,臥床不起近一個月,不修煉的女兒和姑爺要帶她去醫院,她說啥也不去。她說:我要不修大法早死了,我就堅信大法,堅信師父,這回說啥也不能動搖了。她稍有精神就堅持學法煉功。

過了這次生死關後,婆母更精進了,常人的電視、報刊雜誌都不看了,幾乎全部時間都用於學法煉功、發正念。我們當地晚上七、八、九、十點有針對性的發正念,她都堅持。我女兒對她說:奶奶,您這麼大歲數不用像我媽那樣,早點休息吧。她說:師父讓做三件事,我不能下樓講真相,正念我能發就應該多發。我的命是師父給延續的,我可得好好修煉。

三、學好法,向內找,真正實修

自從認識到我們是在跟隨師尊修煉宇宙大法以來,我就牢記師尊在《轉法輪》中說的「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

舉一個例子,原來我一直以為自己名利心不重:年輕時曾經幾次被調到機關做領導工作,自己都堅決要求留在基層,不願當官;長工資時都讓給別人。但是我對職稱很重視,認為這是對一個人工作的認可。所以全國第一次舉行中級職稱考試,我就報名參加並取得資格。後來全省舉行高級職稱外語考試,十幾歲學的外語,幾十年沒接觸,又是五十歲的人了,還都是沒學過的專業術語,我這人很要強,不願抄襲,下很大功夫覺得自己有把握了。沒想到發給我的准考證是中級的,原來單位給報錯了。當時心裏很懊喪,雖然剛學法時間不長,但我馬上想到自己是煉功人,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人,就得在常人的環境中修煉自己,魔煉自己,逐漸的把執著心、各種慾望去掉。」[1]我想:看重職稱,這不也是執著心嗎?修煉人的路都是師父重新安排的,師父是通過這件事去我的執著心,我的心豁然開朗。這要是沒修煉,我得懊惱很長時間。

由於時時想著師父說的「你就得向內去修,不能向外去找。」「真正修煉得修煉你這顆心,叫修心性。」[1]所以和外人接觸時做的還不錯,而和家人就不行了。有一次丈夫竟說出:我就不講理,我就魔你來了。一下點醒了我,時時、事事、處處都得修自己這顆心。親人同修間也是如此。

修煉前,弟妹們對我都很注重。修煉後有一段時間,妹妹同修說話非常尖刻,簡直不容人說話,甚至跟她說話都不理你。開始我心裏很不好受,心想:幫你買房、裝修、幫你孩子安排工作、幫你家親戚……沒有對不起你的地方,從哪個角度都不應該對我這樣,心裏委屈的很。

通過學法,我明白了:所遇到的事都不是偶然的,都與我的提高、修煉、證實大法有直接關係。委屈情緒一掃而光,反思自己,退休前,曾有同事說我說話嘴冷,當時認為自己心直口快沒啥不好的,現在回想起來很可能無意中傷害了別人,今後真得警醒自己。我在十幾年的修煉中深深體會到:師父的話是千真萬確的。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例子我幾乎都經歷過。

四、講真相、救眾生

九九年七二零後,江魔頭瘋狂迫害大法,殘酷迫害大法弟子。它利用國家機器造假宣傳,矇騙世人。開始,我只是憑著對大法的正信、對師父的感恩之心講述自己身心受益的經歷,告訴人們修大法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後來師父連續發表經文,首要的都是講清真相救度世人,師父在《洪吟二》中要求「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2],於是我有意識的對能接觸到的人,不管認識不認識,不管是走路還是坐車,只要能搭上話就告訴他真相,希望有緣人都認同大法好並三退保平安。同時發放各種真相資料,幫助世人了解真相。這其中有許多神奇的事,僅舉幾例:

1、一次,我想往郵筒上貼「國際審江、羅」的不乾膠,但旁邊站個人。我就發正念:我要救度郵信人,請讓開。那人好像聽到我心裏的話,馬上走開了。

2、去年一天晚上我去某小區發真相資料,每個單元的防盜門都關的緊緊的。我想起師尊的話「神在世 證實法」[3],我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防盜門擋不住我。真是有如神助,接下來的門一推就開,順利發完資料,激動之情無以言表。

3、年前,我去某小區,路過市內一個最大的公園。看到公園入口處有鄧XX的大幅畫像。我想不能讓它毒害世人,必須清理掉。到跟前一看,它立在草坪內,在路上搆不著。我想起師尊的話「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4],我用師尊教我們的正法口訣清除它,第二次路過時看到它還在,我堅信師父說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5],繼續清理。第三次路過時,看到它被「入園須知」代替了。

4、今年四月底街道辦事處到我家說小區物業反映我到處粘貼、發送法輪功資料,派出所讓我去洗腦班。我一點都沒怕,心想:這是找到門上聽我講真相來了。我從大法祛病健身,教人做好人談起一直談到大法洪傳世界100多個國家,現在已有一億多人三退保命。從8點多一直講到11點多,最後他們說:我們也不想迫害你,上支下派我們也沒辦法。接連幾天都有人來,來一個,我講一個,還勸退一個。有一天上、下午都來人,還監視我的行動。我想不能讓他們再干擾我,就對他們說:你們讓我丈夫和孩子給我施加壓力破壞我們家庭和睦,這與你們講的和諧社會不是背道而馳嗎?請你們不要再騷擾我。同時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邪惡。那以後再沒來人。

但是,過兩天,我女兒對我說:區公檢法、610和她們單位領導一起找她,對她說:「你媽媽到處發、貼法輪功資料,勸人退黨,因為她單位領導到個人獎金都受影響,你個人前途也受影響。你別上班了,在家『轉化』她,不行,就送轉化班。」我對女兒說:「別聽他們的,我的路是師父安排的,我救人,做的是最正的事。」真像師父說的「念一正 惡就垮」[3]。

講真相中也曾遇到表現麻木、不願聽真相的,個別人甚至惡語相向。當時自己的心也曾被帶動,心想:師父讓救人我才給你講的,你們這樣就不配被救度。有一段時間不願開口講。

後來通過學法認識到:講真相也是修煉,我們是隨師正法的,怎麼能被常人帶動呢?師父在《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中說:「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的修煉是第一位的,因為如果你修不好,你完成不了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沒有那麼大。」可見修好自己該有多麼重要,這是救人的前提。所以我今後一定要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勇猛精進,修好自己多救人。完成自己的使命,兌現自己的誓約,圓滿隨師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快講〉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