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走回大法 體驗大法的神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七日】一九九九年我剛得法,迫害就開始了,看到電視裏對師父和大法的造謠和栽贓,我心裏非常難過。那時我剛結婚不久,丈夫為了逼迫我放棄修煉,打我,還以離婚威脅,親人們也阻攔我。當時因學法不深,又見到有很多同修被抓,親情和怕心使我放棄了修煉,當時心想,等年紀大一點再學吧!就這樣浪費了十幾年的時光。但我內心一直堅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也許就是這一念,師父沒有放棄我。

從新修煉後 體驗大法神奇

2011年我來到海外,又從新走回到大法中。近兩年的時間,我基本上是自己在家裏學法煉功,沒接觸其他同修,也沒有做過證實法的事情。雖然不精進,但是師父一直在呵護我,鼓勵我,讓我體驗到很多的神奇超常現象:

剛開始煉功的某一天,我看到窗戶外趴著很多怪物在往裏看我,我當時立刻想到我是煉法輪大法的我不怕你們,你們愛看看吧!以後煉功就再也沒看到了;師父還給我下了法輪,我感覺到能量在身體內部的湧動,甚至末梢神經都感覺很強烈。有時,能量在穴位處過不去時,就在那裏跳直到通過,我想這可能就是在通脈;煉第二套功法時,明顯感到法輪的旋轉,頭頂抱輪時,頭頂上好像有熱氣在往上冒,頭頂似有磁鐵把我的手往下吸;常感到手心,腳心像有電流在流動,疊扣小腹時能量特強,手心的能量螺旋式的往小腹裏鑽。

一次,煉第三套功法時,忽然在左眼上方看到了法輪,閃著金光,我很驚奇想再仔細看看,一動眼睛就看不見了;煉功時我總是莫名的流淚,我想是我明白的那面,看到了師父為我所做的一切而感恩落淚。

撥打電話救人

2012年10月左右,我上了全球RTC平台後,才真正的溶入了整體,有了比學比修的環境,我不知不覺中精進起來了。在做「三件事」的過程中,暴露了自己的很多人心並及時修去,真的是感覺到自己的修煉狀態每日都在提升,同時也感受到師父的慈悲鼓勵。

剛上平台時,我只是和大家集體學法。一段時間後,在同修鼓勵下,我想嘗試撥打電話,但卻遇到了干擾:先生不給安裝軟件,理由是怕中病毒,我很無奈,通過學法和同修交流後,覺得電話還是要打,就想著買電話卡用家裏的座機打,當堅定了要打電話的心後,情況就發生了變化,先生專門給買了台新電腦並安上了軟件。

在直播室裏聽其他同修撥打了幾次後,我結合同修提供的真相稿,整理出了幾篇自己的稿,開始照著真相稿當眾撥打電話。記得自己第一次成功勸退後,心情很激動很開心。隨著撥打經驗的不斷豐富,我的勸退率也提高了。尤其是在我三件事同時做好時,勸退率就高:有一天,我煉靜功時一坐下來很快就入定了,感覺能量很強,兩小時出定後就開始學法,然後發正念,在一個小時裏,就有八個人三退。

打電話時碰到形形色色的人,暴露了自己許多的人心,找出來去掉它。比如,以前不敢向親朋好友打電話勸三退,現在幾乎能聯繫上的我都打了,大多數也退了。

師父說:「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1]。在打電話救人過程中,體會最深的是:首先要求自己守住心性,把著急心,爭鬥心坦然放下,才能做到語氣平和,用智慧開啟人的心鎖。

推廣神韻 吃苦當成樂

在同修們的幫助和鼓勵下,我不但參加周邊地區的洪法活動,今年還參與了神韻的推廣。白天挨家挨戶發單,晚上到劇場發,天氣很冷,有時要晚上十一點多才能回到住地。即使這樣,我不覺得辛苦,心裏感到美滋滋的。

記得第一次去推廣,由於沒經驗,穿的是高跟靴子。因不停的在走路,不到兩天鞋跟就磨壞了,後來,鞋跟被磨的只剩下一根釘子,那幾天正好下雪,路很滑。有一天,路過一個廣場時,我摔倒了,旁邊的路人驚叫著想扶我起來,我說,不要緊,我沒事。我試著爬起來,可是路面又濕又滑,爬了幾次才爬起來,只是衣服弄濕了點,身上哪也沒摔壞。穿著那個後跟只剩個釘子的鞋,我走了一個星期。

還有一次,我們早上出門,晚上七、八點才回來。憋了一天沒上廁所也沒吃東西,回到住處時,我終於支持不住了,身體感覺一會冷一會熱的。想洗洗腳趕快上床,一看腳趾間都是血,但絲毫沒感到痛,我想是師父幫我消業呢!沒放在心上。次日早四點起來和大家一起發正念煉功,不舒服的感覺全沒了,我知道是師父的鼓勵和加持。

在推廣期間,有次煉靜功,不知不覺就坐了一個半小時,而且體驗到了「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美妙」(《轉法輪》),身體輕飄飄的非常舒服。回到家後,好幾次煉靜功能坐到兩個小時。發正念時,感覺全身發熱,一坐下來就看到自己從前額處往一條大道上飛快的往前衝,但總也衝不到頭。我還感到很強的能量包圍著我,那能量像箭一樣的從我指尖飛射出去。

參與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徵簽

在「停止中共活摘器官」徵簽活動中,我也積極參與了。第一次去一所大學裏徵簽,問到的人差不多都願意簽,那天,我徵集到一百多個簽名,這對我鼓舞很大。那天忙的我沒時間吃喝但也不覺得餓;第二次,在我家附近,挨家挨戶的敲門徵簽,短短幾天我得到二百多個簽名,這過程中也遇到一些考驗。

第一天出去,遇到一家人,男主人是個中國人,他簽名後,我就走到對面的住家去徵簽,沒想到,一個中國女人氣沖沖的走到我面前,我立刻明白她為甚麼而來,我想她是來取消她丈夫的簽名的。她大聲的說:「你們這樣做是不是想得到外國人的幫助?想讓外國人去打我們中國人嗎? ……」此外,她還重複了很多中共對法輪功的謊言。

我很冷靜的對她說:愛國並不等於愛黨,「天安門自焚」事件是中共為了迫害法輪功而栽贓陷害造假的。要是你的親人只是為了身體好,煉了法輪功,卻被中共邪黨活摘器官了,你會怎麼做呢?我們只是為了停止迫害。「真、善、忍」這三個字,哪個錯了?你是中國人,難道你願意看著這樣殘忍的、滅絕人性的事發展下去嗎?她聽著聽著態度緩和下來,不嚷嚷了,隨後離開了。

有兩天,雨下的挺大,我想著救人不能等,一定要出門,我一邊走著一邊發正念,請雨神別淋濕了我的徵簽表,晚上六點多我才回來,儘管雨一直下個沒停,但我的衣服沒濕,文件也完好無損。

後來和同修交流時,同修說一般外國人不喜歡別人去敲門打擾的,我說我沒有遇到甚麼麻煩,很多人還邀請我進家呢!她聽說我征到很多簽名,誇我了不起。聽了誇獎,我心裏可能起了歡喜心了,第二天就遇到了麻煩。

第二天,走到一家,門鈴壞了,我就敲門,主人聽到動靜就開了門並放出一隻又高又大的狗來,他氣沖沖的問我敲門了沒有,我心想你沒有聽到敲門怎麼會出來開門呢?當時我沒害怕,一邊想靠近點想讓他簽名,他說:我不簽,我不會簽我的名字到任何東西上。那狗可能看到我想靠近它主人,就仰著頭很兇惡的想要撲過來,我立刻用眼睛盯著它,我想:「你是何方妖孽,在修煉大法的人面前敢那麼放肆。」這個念頭一出,那狗就立刻耷拉著腦袋,「嗯嗯」的應著,很乖的走到它主人後邊去了。我也覺得挺神奇。

師父鼓勵我精進不怠

有一天,學法學到關於另外空間的問題,我腦子裏冒出一念,另外空間是甚麼樣的呢?當晚在睡夢中,我感到有人把我叫醒,拉著我的手叫我看床邊,我當時腦袋是清醒的,努力的睜開眼順著他所指的方向看,同時有個思維傳導到我大腦說是另外空間,我特地坐起來看了好長時間,怎麼看也看不到盡頭,奧秘無窮。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精進呢!

自從上平台後,我感覺到自己精進了很多,進步了很多。有時想偷懶多睡一會,就感覺到有股熱量在我身上串,如不起來,就渾身冒汗,無法入睡。我知道是師父在提醒我要勇猛精進,是呀!我已經錯過了十幾年的時間,不允許我再慢慢來了。

寫到這裏,想起《轉法輪》裏的一句話:「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我想說,同修們快點精進吧!多學法,做好三件事,修去所有的執著,我們就可以跟隨師父回家了。

這是我第一次寫交流稿子,不足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