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大法 見證佛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九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得法前,我丈夫是大法弟子,我經常幫著丈夫做一些證實大法的事情,那時沒有別的想法,只想為兒女積些福德,並沒有想修煉。有一次,我幫著裝資料,裝完我也看資料,看完我恍然大悟,原來法輪功是佛法修煉,煉功能祛病,相信大法好就能躲過災難。天哪!那這法輪功不是救人來了嗎?那將來有那麼多的人不知道怎麼辦啊?我也修煉,好告訴那些迷中的世人這個天機躲過劫難。就這樣我也走進大法的修煉中。

我得法修煉快六年了,六年的修煉路上有苦有樂,更有諸多大法的神奇在人間的體現。下面我就談談這六年來的修煉體會,向師父彙報,和同修交流,有不對之處,請同修指正。

和小同修一起過關

得法前,我和小女兒都體弱多病。我有風濕病、風濕性心臟病、慢性咽炎、鼻炎、腰椎間盤突出、右部腰肌勞損。得法修煉兩個多月後,我身上所有疾病都不翼而飛了。

師父說:「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小女兒從出生身體就弱,基本每月都得打針吃藥,最多一次打四瓶藥水卻扎了七針。我修煉後,用大法的法理要求孩子,我們學法的時候我的小女兒也跟著聽,小女兒也和我一樣,從此再也沒吃過一片藥。

在一次次的病業關中,我堅定的信師信法,相信孩子有師父管,沒事,孩子的「病」,如果師父要「治」不好的話,人世間再好的醫院也無濟於事。

得法幾個月後初冬的一個傍晚,丈夫不在家,二十幾個月的小女兒發高燒,大聲哭著喊肚子疼,我一時沒了正念,抱著孩子來到同修家,讓同修幫著發正念,同修和我切磋,說這是去我對孩子的情呢,放下情就好了。沒辦法,我抱著孩子回家了,她哭我也哭,我對師尊說:「師父,如果是孩子的業力孩子就承受,如果不是我就徹底清除掉,常人的醫院絕對醫不好孩子的疼痛,只有師父才能真正的管得了小弟子。」以前孩子得病從來沒這麼疼過,就是那樣也得打十幾天的吊瓶,現在疼得這麼厲害,醫院能治好嗎?只有相信師父,把孩子交給師父才是最高明的選擇。就這樣,我發出強大的正念,可孩子卻一直哭著、疼著,燒到半夜十二點多,我也開始高燒,渾身每寸肌膚、每個汗毛孔都疼得讓我咬緊嘴唇。我能坐起來時就發正念,有一點點力氣就煉功,累得趴在地上,歇一會就爬上床躺一會,用手舉著被子都感覺被子特別重,被子碰到我的皮膚就疼痛的難以忍受,每一秒鐘對於我和女兒都很漫長,就這樣發正念、煉功、躺一會,直到天亮,女兒的哭聲停止了,燒也退了,我渾身也不疼了,女兒安然入睡。我們母女在師尊的呵護下,度過了病業這一關。

法是真的,誰也動不了我的心

在我得法一年後的一天上午,我和兩位老年同修正在學法,女兒突然說身上癢癢,我一看孩子滿身滿臉的扁扁的大白包(類似常人的蕁麻疹),我們停止了學法,開始發正念,可大包不斷的擴充著,直至身上每寸肌膚連眼皮都腫起來,汗毛孔都張開了,嘴唇腫得高高的撅著,孩子整個臉都變形了,眼皮又寬又厚,手指縫、肛門都長滿了大包,耳朵癢的孩子用五個小手指去抓,抓的四個手指的指甲都有血,癢得孩子一邊哭一邊說「媽媽難受」,小手不停的到處亂抓,指甲裏面全是血,撓的孩子的身上臉上都是一條一條的血口子。這時幫助發正念的兩個同修看幹發正念孩子身上的疙瘩也不消,一同修就說:「把孩子弄醫院看看吧,太遭罪了,再說她也不修煉,又這麼小,硬挺不行。」

我聽同修這一說,正在不知所措的時候,突然師父的兩段法打到我的腦中:「難就難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當中吃虧,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動不動心;在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中,你動不動心;在親朋好友遭受痛苦時,你動不動心,你怎麼樣去衡量,作為一個煉功人就這麼難!」[2]「還會遇到甚麼呢?我們身體會突然間感覺不舒服,因為還業,它會體現在方方面面的。到一定時期還給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讓你感覺這個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煉上去,有沒有佛,真的假的。將來還會給你出現這種情況,給你造成這種錯覺,讓你感覺到他好像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堅定下來。你說你必須堅定不移,這樣的心,到那時候你真能堅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為你的心性已經提高上去了。而現在你就那麼不穩,要是現在給你出現這個魔難,你根本就不悟了,根本就不能修了。方方面面都可能出現魔難的。」[2]

想到這裏,我堅定正念,因為我知道這法確實是真的,誰也動不了我的心,然後我發出強大的正念,鏟除干擾我和小同修證實大法,影響眾生被救度的一切生命與因素,因為那時我天天領孩子去講真相,勸三退,眾生看到孩子臉上的大包會影響他們得救。這時我想起去年夏天大米買多了,我就在米袋的外面寫「和我一起同化宇宙真、善、忍大法」,結果所有寫過這樣字的米都沒有生蟲子,而堆在地上晾曬的米卻生了很多蟲子,想到這裏,我拿起筆,往孩子身上長包的地方寫「法正乾坤,邪惡全滅」[3],心想讓孩子每寸肌膚都同化宇宙真、善、忍大法,孩子掀起衣服說,這也寫,那也寫……筆起筆落,孩子身體長包的地方都寫滿了師尊賦予我們的正法口訣,這時孩子停止了哭聲,手不再到處亂抓了,就見那些又白又大的包逐漸的在變薄,恢復了原來的肉色,孩子漸漸的閉上眼睛睡著了,全身長包的地方全消了,只剩下孩子用手撓的一條條血口子,整個過程持續了半個小時左右。

我和同修們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這次我和小女兒過關正是因為我堅定的信師信法,在關難前沒動人心,師父瞬間就給孩子消除了魔難,感謝師尊的慈悲呵護。如果採取常人的做法,後果不堪設想。

還有一件事,二零一零年的夏天,小女兒又突然的發高燒,我發正念、帶著她一起學法。高燒不退,我就引導孩子向內找,有沒有欺負小朋友啊?有沒有撒謊啊?有沒有做了不符合真、善、忍的事啊?孩子直搖頭,說沒有。那天晚上有同修交流會,我就帶她去了,孩子燒的直哼哼也不哭,渾身像火炭一樣熱,我也開始向內找,沒找到甚麼,心想在有這麼多同修祥和的場中,孩子的燒不但不退,反而更熱,不對勁。於是我叫上同修背上孩子提前回家了,路上我和同修都向內找,這時同修提醒我說:「你撒謊,孩子在替你承受。」我說:「我沒有撒謊。」同修說:「前幾天你約我十一點半在公園門口見面,結果遲到半個多小時,說到不做到就是不修真,在撒謊。」聽了同修的話,我一下子驚醒了,我有時候就說到做不到,並沒有覺得這是撒謊,不修真。這時我才意識到修煉的嚴肅性,必須按照真、善、忍去做,否則算甚麼煉功人?法對修煉人是有標準的,不能像常人一樣想怎麼做就怎麼做。

到家後,我把孩子放在床上,用手摸摸孩子的額頭,孩子一點也不熱了。高燒了幾天,我找到了執著,孩子的燒一下子就退了,大法真的是太神奇了。通過這件事,我悟到修煉人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要用煉功人的高標準更高的標準來要求自己。

二零零七年夏天,我剛剛得法不到兩個月的時候,我的兒子也和我們一起學法煉功。有一次他從學校門口出來,一下子被一個突如其來的摩托車給撞了,大腿根兒被掛掉一塊肉,小腿骨前面被撞一個鵝蛋大的紫黑的包,一瘸一瘸的回來了。我忙問怎麼了,兒子對我說:「鐵摩托都被撞壞了,你說大兒子怎麼了?」

我看到孩子傷的那麼厲害,也很心疼。晚上去學法點學法時,兒子躺在床上不願去,我知道他很疼,就坐在兒子身邊對他說:「你知道咱們生生世世都做過甚麼樣的生命嗎?也可能做過強盜、殺過生等等,在摩托車撞你的瞬間,如果不是師父擋住了這一難,你會這麼平安的躺在這裏嗎?是師父承受了這一切,可你學法還講條件,對嗎?」兒子聽到這裏,坐起來說:「媽媽,我去學法。」就這樣我兒子的腿傷沒用常人的任何方法,大腿的肉半個月就長好了,小腿前面的大包一年多的時間也消下去了。

發生在我和孩子身上的一樁樁事例,是在我們信師信法,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創造出來的人間奇蹟,只要我們能做到實修,大法無所不能,也只有信師信法,才能瞬間走出魔難,化解惡緣。

繁華地帶有人高喊:法輪大法好!

我沒工作,以打工、做零活或做點小生意維持生活。有一段時間我做烤冷面的生意。一天晚上快收攤的時候,突然來兩個二十歲左右的男孩,說:「阿姨,烤兩份冷面,多加些辣子。」我抬頭看了看兩個男孩,以前講過三退,我說:「這辣子可辣了,放多了你吃不了。」那男孩說:「沒事,今天感冒特難受。」我說:「想說件讓你們不再難受的方子,不知道你們相不相信。」男孩子愣愣的看著我,我說:「我這方子不吃藥,不打針,也不用花錢,只要你心裏特別的相信才好使,你信幾分就能管幾分,你全信就全好使,你不信就不管用。」他們齊聲問:「甚麼方子?」我繼續說:「你們相信有神佛存在嗎?」兩個男孩子點點頭,我說:「那就讓真正的神佛保祐你們吧!和我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回去多念,睡不著就念,相信佛法多少,神佛就能做多少,你們要特別信,神奇的事沒準就在你們身邊發生,我希望你們儘快好起來。」孩子直點頭,也不出聲,拿著冷面,帶著祝福消失在人群中了。

一個星期過去了,我正忙著烤冷面,忽聽後面有人大聲的喊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聲音洪亮,響徹雲霄。在這繁華地帶竟然有人敢大喊「法輪大法好」,我心中很是高興,感覺世人都覺醒了。我向喊聲望去,原來是前幾天那兩個感冒的男孩子,走到我跟前說:「阿姨,再來兩份冷面。」我說:「阿姨告訴你們的方子管用嗎?」兩個孩子齊點頭,說:「管用,謝謝您。」

她走遠了,我的眼睛濕潤了

去年,家住長春的弟妹做手術,家中無人照顧,為平衡好家庭我抽出時間去照顧她,我本著真、善、忍的原則做人做事,嚴格要求自己,細心的照顧她,為她洗腳、剪指甲,無微不至的照料她,處處為別人著想,處處體現出煉功人的風範。同病房的人都以為我是她的親姐姐,我說我是大姑姐,有人還說:「不要這樣慣著她,慣的她會竟事。」我說不會的。我藉機給他們講了真相。走時,他們都說,有信仰的人就是比沒信仰的人強。

照顧弟妹期間,碰到一個農安縣教育局的主任,這大姐五十九歲,得了乳腺癌,手術完了,每天來醫院做化療。她非常時尚,梳兩小辮子,戴頂前進帽,看上去挺年輕的,我給她講三退,講法輪功是佛法,我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講真、善、忍最表面的含義:真就是誠實待人不說謊,善就是善待親人、朋友、有緣人,咱倆多有緣呢,我從哈爾濱來長春碰到你,咱倆前世就有緣,今生又相見了。忍就是寬宏忍讓,矛盾來時找找自己哪裏沒做好,而不是找對方的錯,激化矛盾。她說:「我可善良了,我無條件幫助了一個中學生,資助他上學,像兒子一樣對他,這孩子考上了中醫大學,現在都畢業了,一會就來看我了。」

因為化療的藥厲害,把她口腔裏所有表皮全都燒壞了,甚麼也吃不了,口水一流多長,沒辦法只好輸營養液,經常用鹽水沖漱口腔,能看出來她很難受。我繼續和她講真相,講中共迫害法輪功,講自焚偽案,講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暴利出售,講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講了相信大法好身體會出現奇蹟。然後我順理成章的和她講三退,她很爽快的答應了。

四天過後,我正幫著弟妹梳頭髮,這農安大姐招手讓我出去,我問她發生甚麼事了?她豎起大拇指說:「法輪大法好!真善美好。」我糾正她說:「真、善、忍好!」她點點頭,告訴我說:「回家第一天,心想我有的是錢看病,沒相信你的話,第二天實在太難受了,幾天不能吃東西,心裏想起你說的話,念念試試,看能不能有奇蹟發生在我身上,就開始念『法輪大法好,真善美好』……,一天念下來,每天淌一米來長的口水沒了,口腔不疼了,第三天繼續念,所有能看見的潰爛的表皮全都結痂,開始癒合,今天一大早就來找你,看有沒有甚麼戴的東西,保存的東西。」我給了她一個大法真相護身符,她說:再給一個,還有兒子。我又給他一個,她又說:「再給一個唄,還有姑爺呢。」就這樣,她拿走三個護身符,一個平安符,高高興興的走了,走的很遠還在謝我。我說你別謝我,要謝我師父。

她走遠了,我的眼睛卻濕潤了,這位大姐並沒有完全念對口訣,但師尊還是管了她,幫她承受了許多業力,這時我想起師尊的詩句:「為救大穹傳天法 眾生業債一身當 無量眾業成巨難 青絲斑白人體傷」[4]。師尊的慈悲感召弟子唯有更精進,才能報師恩。

原本顆粒不收 結果增產數千斤

去年過年回娘家串門,姐姐講了一件發生在她家的神奇事。姐姐認可大法好,但不識字,心裏裝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經常讓外甥女兒給她念念真相小冊子。

去年初秋,他們那裏刮了一場龍捲風,田裏所有玉米都刮倒了,像用板子壓過一樣平,姐姐到地裏一看就哭了,她知道全完了,這樣一粒糧食都不能收,全家人就指望地裏這些莊稼生活呢!心想這可怎麼活呀?房子剛蓋起來,還有外債,顆粒不收就無法生存了,這時她忽然想起來我和她說過的師父和大法無所不能的話,也給她講過不少神奇的事例,她就開始圍著地邊走邊哭邊喊:「李大師,您救救我們家吧,我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每天都去地裏看看,每天都念,結果到秋收的時候,別人家都減產,她家比每年還多打了六、七千斤玉米。我去了,姐姐就高興的給我講這件神奇的事,對師尊感恩的心無以言表。

我們每個真修實修的大法弟子,誰沒有過神奇的事蹟呢?這些神奇的事蹟都是師尊對弟子的慈悲呵護與點悟,弟子唯有聽師尊的話,多救人,修好自己,才能讓師尊少一些操勞,多一些安慰。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發正念兩種手印〉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還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