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為我排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三十日】元宵節過後,一天,我早晨起來煉功時,煉了一、二套功法人就感覺不太舒服,站不住了。我就煉第五套打坐,坐了50分鐘人也坐不住了。我就躺下了,到了發正念時間,我發正念時我的雙手直顫抖,我怎麼了?但我還是堅持把正念發完了。

人就開始難受了,全身無力,冷颼颼的,心裏涼得嘔,一陣一陣的嘔。我想,是不是前天到同修那裏去淋了一陣大雨。後來想:不對、不對,這是人的觀念。向內找一定是有原因的。找呀找,也沒找到。

人就是那麼難受,一陣一陣的嘔吐,我的頭部、頸部、臉面都大量的出汗,口乾(渴)得不得了,喝水就嘔吐,我叫先生買個小西瓜,實在是口乾,吃了一口就不想吃了,一會兒又吐了。我默念師父講的一段法:「宇宙在正法中,不干擾我證實法的,我也都可以給你們一個合理的安排,成為未來的生命;想善解的就離開我,到我的周圍的環境中去等著;如果你真的無能力離開我的,也不要發揮任何作用干擾我,將來我能夠圓滿,我會善解你們;那些個完全不好的,還在干擾我的,按照標準不能留下的只能清除,我不清除你宇宙的法也不能留你。」[1]

背著背著我又處於似睡非睡的狀態,一陣嘔吐又上來了。又出了一頭的汗,還經常解小便。一天兩天這樣過去了。我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啊!我此時分不清是師父的安排還是邪惡迫害。請師父為我作主,如果我做的不對的地方,我會在大法中歸正自己,也不准黑手、爛鬼害我。我有師父管著我。我不能把時間浪費在床上。我不停的呼喚師父!師父!師父……!先生見我這樣難受說是要送我去醫院,我搖搖頭。晚上同修來看我時,先生對同修說:要我到醫院去。同修說:她不會去醫院的,她會好起來的,同修甚麼時候走的我也不知道了。

當我似睡非睡時,一句共產毛邪靈的名字叫我說,我立即想起師父的發正念口訣:法正乾坤 邪惡全滅。滅毛邪靈、滅共產邪靈,滅滅滅……。我一下驚醒了。人難受時睡覺也不安神。我又似睡非睡的狀態,我識破共產邪黨宣揚的一個假模範人物,我說:你是邪黨宣傳的一個假模範人物。鏟除你、鏟除你。後來它就漸漸消失了。還有一次夢裏,同修叫我刻碟子,說是2013年的「新版」神韻碟子。我說:明慧網沒有新的通知。我不能刻、我不能做。在夢裏我很清楚,我沒有刻。醒來後我回想前些天,有位同修有了一盤2013年「新版」神韻碟子的事情。我對該同修說:明慧網沒有通知。我們千萬不能隨便做。同修也認同我的想法,這件事就擱下了。今天在夢裏又夢到這件事,我想;我有責任問清楚是怎麼回事。(一星期後我的身體完全恢復好了,我找到該同修問「新版」的神韻碟子是怎麼回事。同修說我問了一下:是某某某同修從網上重新下載的,清晰度好。我說:你怎麼說是「新版」的呢?清晰度好和「新版」是兩個意思。我問明白後心裏也踏實了。)

我身體難受嘔了三天,我還是向內找,是不是上個星期我的婆婆剛剛去世。我的先生把他母親所有帳單和存摺拿回家時,就和大法的書放一個抽屜裏,我悟到這樣不妥,對大法不敬。我從床上爬起來,把大法的書都轉出來,用包包裝好放到大衣櫃的最上面。我又向內找、找、找到自己特別是過年前忙於做「對聯」時。學法少了,雖然自己總是提醒自己,一定牢記師父的教誨,再忙也要學法、學法。我想等這陣子忙完了,一定靜下心來多學法,可是總有做不完的事。師父在夢裏也點化我。我在對著鏡子梳頭時,看見我的後腦勺的頭髮掉了一圈,就像嬰兒缺營養(鈣)樣,頭髮掉了一圈。醒來後我知道師父在點化我,法學少了。我心已定,一定靜心把師父所有的講法一本一本的看一遍,一點不能含糊。

三天後我不嘔吐了,身體恢復的也很快,我便抓緊學法。當然也不能耽誤做三件事。在學法的過程中,一個念頭在腦子想:排毒!排甚麼毒?我悟呀悟。排甚麼毒呢?我忽然悟到,師父為我排毒啊。

這是過年前的事情,我想起了同修家安了鍋,同修和她的丈夫(常人)在過年前夕收看新唐人電台播音員講:(大意)用金色粉寫對聯,毒性很大,對人的大腦腦細胞都有很大的傷害等等。同修的丈夫都知道我們在用金色液噴對聯,已經噴做了兩個月了。他很關心我們。說做了這麼長時間怕有毒的金色液對我們的大腦有傷害,想我們停下來。當同修把這個消息告訴我時。我想:我們是修煉人,不怕這些有毒的氣體,但我們是在十幾個平方左右的房間裏做事,一扇小窗戶,房間裏不透風,完全是封閉似的,很嗆人有同修嗆得流眼淚,我們只感覺有很濃的怪氣味。當太陽光射進房間時,我們噴出來的金色字在太陽光的照射下,我身體周圍空氣中散發全是金色分子。我回家洗臉時,我的鼻孔和吐出的痰都帶有這種金色液。今天同修既然把新唐人電台講的話告訴了我,也不是偶然的。我不能人為的呼吸這種有毒的氣體。停下來不做?既浪費了材料,又浪費了錢,就剩下七、八十瓶了。同修們都訂了數量指望著我們。我有個特點;做甚麼事情有始有終,做就把事情做好,做的更完善。想到這裏,我便買了兩個口罩,同修一個我一個,同修說:我不要,你是直接噴字的,你換著用吧。冬天戴著口罩眼鏡有霧氣。我還是不能經常用。我和同修配合默契,用了兩個多月的時間全部做完。過程中每次噴完一遍字,我們都要刮噴餘留在樣板上的金色液末,還要修理修理每個字每個字堆積在筆畫的金色液末。再噴出來的字就特別乾淨、醒目、能量場強。每次都這樣做好,下次再用就又像新的樣板了。我們都是下載明慧網上的「春聯」。(噴大的「對聯」1米8長,小的「對聯」1米2長。共噴做了一千五百對左右)

師父為我淨化身體金色的毒素從頭部、頸部汗水中排出,還從小便中排出,(解小便時的滋味難受的咬緊牙)僅僅三天的難受使我脫像了。

來得猛,好的快。難受時自己主意識強,信師信法,向內找,把握好自己的心性。我細心體察到:師父為了淨化我的身體(排毒)安排的事情非常微妙、有序。

師父珍惜弟子的生命時時刻刻看護著我們。我更明白「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一層法的涵義。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