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佛恩化天地的洪大慈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九日】翻開我的一摞子煉功日記,真是百感交集,激動不已。這裏記錄了我從一個滿身業力、滿身病痛的一個常人,走上了修煉之路的轉折;記錄了修煉中師父為了我能夠提高,對我的點悟;記錄了師父為了我的安全,對我的看護;為我能夠圓滿平衡著我的債務……跌倒了師父扶我走正;做對了,師父給我鼓勵,給我幸福。

師父為我操盡了心,我的整個修煉過程,都是師父用心血澆灌,我深深感受到佛恩化天地的洪大慈悲,感受到作為一名大法徒的無比幸運,謹以此文,敬獻師尊,表達弟子對師尊的虔誠與感恩。

一、紅日、金光照我入門得正法

我是一九九五年四月十六日得法的老弟子。因為在這之前,我正學著其它氣功,當大姐向我介紹法輪功時,她說:「法輪功是高德大法,是最正的功法……」我當時由於無知,還說:「誰不說自己的功法好。」現在想起來多麼糊塗,真是對不起師父。但是大姐不放棄我,三番五次的勸我。盛情難卻,我說:「那我就進來體驗看看吧。」

當我進來體驗的第二天,夜裏我竟連續兩次夢到:一輪金光閃閃的紅日從東方冉冉升起,光芒四射,大地一片輝煌。啊!我生平從來沒做過這麼好的夢,從來沒看見過這麼圓、這麼耀眼的太陽。從此,我走上了修煉之路。

就在這段時間裏,我無論是看師父的書,還是打坐,天目處總會連續不斷的放射出金黃色的喇叭狀的光柱。有一天早晨,我去公園煉功,當時霧濛濛的,當我抱輪時,眼前卻像太陽出來丈把高的樣子,紅彤彤的一片,可是頭上還不時有毛毛細雨,我心中疑惑,怎麼回事,難道是「晴天漏」?於是睜開眼睛一看,根本沒有太陽,霧氣很濃啊。這正如師父講的:「那個場不是一般的場,不是一般的練功那樣的場,是個修煉的場。我們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過我們法輪大法這個場,紅光罩著,一片紅。」[1]

二、快七十歲的人像五十多歲的人似的

剛得法時,我第一次去某個禮堂看師父講法錄像,回家的路上,突然內急,我一路小跑,好不容易趕到家,進門趕快上廁所,其實我家離禮堂僅十多分鐘的路程,那時,師父就為我清理身體了。

我原來患有嚴重的類風濕、偏頭痛、眼眶神經痛、坐骨神經痛、腰背肩及全身關節處無處不痛,甚麼針灸、拔罐、中西醫理療、偏方蒸、洗溫泉全無用,罪沒少遭,錢沒少花,勞民傷財,整天背個「磁療儀」上班,不到端午節不敢脫棉衣,夏天還得穿秋衣,現在回想起來還不寒而慄。

下面讓我摘抄一段當時的一篇日記:從六月二十三日開始,渾身痛、發燒,後背、右腰、左膝、兩小腿、腳脖子、兩個腳後跟、頭等處全痛,腳心發麻,心臟難受。二十五日就連右手中指關節都痛,兩大腿的後部痛,蹲下就起不來,從腰到兩腿後邊的肌肉都痛,尿黃尿,嘴發苦,眼窩下陷,吃不下飯,脫水,這些症狀在我修煉法輪功四、五天後就好了,我很輕鬆。

真如師父講的:「從今天開始,有的人會感到全身發冷,像得了重感冒一樣,可能骨頭都得疼。大多數人會感覺到局部不舒服,腿疼、頭暈。以前你有過病的地方可能覺的練氣功練好了,也可能哪個氣功師給看好了,但又從新翻出來了。那是因他沒給你治好,只是給你往後推了,還在那個位置上,叫你現在不犯,將來犯。我們都得把它翻出來,都得給你打出去,全部從根上去掉。這樣一來,可能你覺的病又犯了,這是從根本上去業,所以你會有反應,有的人會有局部的反應,這麼難受,那麼難受,各種難受都會上來,都是正常的。」[1]

我現在無病一身輕,十多年來沒吃藥,走路生風,頭腦清醒,耳聰目明,我已經是六十九歲的人了,僅僅幾根白頭髮,還能裸眼看報紙,眼角處一堆皺紋不見了……過去的老同事有的問我:「你做美容了嗎?」有的問我:「你臉上的斑哪去了?」有的說我「俊」了,有的說我「返嫩」了,有的說我「水靈」了,有的問我:「你怎麼保養的?快七十歲的人像五十多歲的人似的。」這時,我就會如實的告訴他們:「我學法輪功,師父給我淨化的。」

三、心性的提高

在修煉中,隨著心性的提高,我在各方面嚴格要求自己,不貪不佔,家長送來的禮物能退就退,無法退的就買別的東西還情,家長都說我不亂收費,買東西時多找的錢物等我都能及時返還,但骨子裏還有不易察覺的在常人中認為合情合理的貪慾。

在職時,有一次批卷,我按書的註解答案給分,可組長不讓,要按她講的給分,因為這樣她班級的分就可以上來了,我班的分數就不明顯了,結果我沒照辦,她當著辦公室二十多人的面把我好頓損,還說:「你還煉法輪功呢!」我當時強忍住了,記住師父的教導,「難忍能忍」[1]。但回家後還是很痛苦,這真是當著眾人的面讓我下不來台,其實就在去我的名利之心。

在修煉的過程中,有的關真是過的剜心透骨啊,現在回過頭來看看,是師父牽著我的手過來了,太多的例子就不舉了。

四、危難之時,師父救我,化險為夷

二零零三年農曆五月初四傍晚,我與另一位同修出去講真相時,被一個聯防隊員糾纏兩個多小時,當時我一點都沒害怕,心平氣和的向他洪法,講大法不但淨化了我的身體,同時提高了我的心性……他一會想讓我走,一會兒又不讓,這樣僵持了兩個多小時,他魔性大發,跑到電話亭準備打電話報警。正在這千鈞一髮之時,他的父母出來找他回家及時制止了他。我跑回家,跪在師父的法像前一個勁的磕頭,我深知是師父把他父母點化出來的,讓我虎口脫險。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在路邊等車,準備去某地救人,從南邊依次駛來七八輛車,前面的都走直道,從我身邊開過去,唯有最後一輛吉普車不走直道,朝著我就衝過來,開始我還以為他要到路邊停車呢,可是不是,幸虧我迅速退後一步,這時我右手拎的兩個可樂瓶子「砰」一聲被撞飛,滾出十多米。當時路邊的清潔工「啊!」的一聲,以為我出事了。司機開出十多米遠停車回來看我,我告訴他:「我沒事,是我的師父保護了我,我是學法輪功的,你要謝就謝我師父吧。」並給他做了三退。我知道,這也是來取命的,又是我師父救了我。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我參加了一次同學聚會,當晚拉肚子不止,到十一點多鐘時,就挺不住了,心裏難受,天旋地轉,嘔吐頭暈,老伴要去買藥我不讓,我喊:「師父救我!」真靈,立竿見影,我馬上出了一身冷汗,頭不暈了,心也不難受了,老伴準備去買藥,他的鞋帶還沒繫好,我就好了,他怔怔的站在那裏,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第二天得知,是食物中毒,許多人住院了。

我深深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時時刻刻看護著我。

五、大法之福,今世得大法太幸運了

平時我並未太露鋒芒,可一到關鍵時刻就能脫穎而出,超常發揮。九六年初升高考試,升入重點高中的人數我班名列年級第二名(年級十八個班),第一名的班級升十人,我班九人,平時他班要多出我班三到五人。

九九年初升高考試,我任課的班級120分以上的學生22名,居全學年16個班之首,平時挺厲害的三個班分別比我班少5人,考完試後,學生拉著我的手直蹦,說我押著題了,其實考試前三天時,我輔導了一個題目,正好與試卷類似。

二零零五年夏天,我在城鄉結合部位買了一套房子,剛買完房價就暴漲,我那時不買恐怕今生永遠買不起了,而且整個房子的價錢正好是我們老倆口房屋補貼的總和,就連零頭都不差上下,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是師父給的。

今年除夕夜,我給師父敬香,然後盤腿端坐供桌前手捧《轉法輪》拜讀,不時抬頭關心一下香燃的情況。一開始,這九炷香形成一盤向外展開的蓮花瓣狀,紅豔閃亮,其中一炷香灰隨著香支的燃燒也逐漸的加長,當香支燃到一半時,香灰條像仙女的飄帶慢慢起舞,輕飄飄的在空中向上旋動,慢慢捲成一個大圓,隨著香支快燃到底時,「飄帶」又很柔和很自然的圈成兩個小圓,像頂針那麼大,特別圓,然後穩穩的立在香爐的小米上,直到現在快三個月了,依然亭亭玉立,一派祥瑞之兆,我讓兒子用手機拍下了這幸福奇觀,留作永久的紀念。八點多鐘,我又拿了一個新的香爐,再給師父敬香,又出現了剛才的奇觀了,這次是個大圓,單個的。

我太幸福了,今世能得大法簡直太幸運了!唯有精進再精進,同化大法隨師歸。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