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共患難過的同學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我,李嘉(化名)有一幫從小共患難的同學,一同熬過了「生下來就挨餓、一上學就罷課、該工作就下鄉」的那段痛苦歲月,在我大病不起的時候是同學送來了大法書,幫我找到了法輪功煉功點,在這殘酷迫害的十四年裏,也是同學們和我一同走過了這最黑暗恐怖的時日,現在大家明白了真相,有的逐漸走入大法中來了。(下面所用人名均是化名)

一九九五年,我患了大病臥床不起,身心痛苦之時,同學方琪來了。她拿出了兩本書──《轉法輪》和《法輪功》。她說:「我在書店工作這麼多年,除了文革時賣《毛選》和每年應季的中小學課本,就沒有銷售量這麼大的書!這書裏寫的甚麼我也不知道,你躺著沒事兒,看完了給我講。」我就躺在床上開始翻看《轉法輪》。開篇《論語》使我很震驚,就這樣我繼續翻看下去。後來能下地了,同學舒屏幫我找到了公園的煉功點。從此走上了法輪大法修煉之路。

迫害初期的頭兩年我被關在勞教所,同學們托人進到勞教所裏來看我。回家後,我請大家吃飯。餐桌上,舒屏舉起酒杯向我丈夫敬酒,很激動的說:「我代同學們謝謝你!李嘉遭難這麼長時間,你還待她這麼好,我們大家都很感動。謝謝你了。」說著她就哭了。我們都知道,那時,無論是關押在裏邊的大法弟子,還是在家裏的親屬,邪惡兩方面都施壓,逼迫離婚,以使大法弟子放棄修煉。抵抗不住導致家庭破碎的為數很多,同學們都為我擔心。丈夫說:「我們都是經歷過文化大革命的,雖說那時候還小,但明白是咋回事。文革不也過去了嘛,能挺過來就是贏家。」我和丈夫很感激,這些同學從小在一起長大的,大家看重的是人性,是良心。

那年過大年惡警把我抓起來,我血壓升到260,嚴重冠心病,勞教所沒收我。回家之後,家人很擔心我的身體,一定要領我到醫院去檢查。魏偉來看我,讓我去她醫院,她主管心電等儀器檢測,說別人看她都不放心,只有她看了心裏才落地兒。到了醫院的檢查室,她一個儀器一個儀器的給我測,一個單子一個單子的細細看。最後搖搖頭感慨說:「把這張心電圖的單子給我留下吧,我帶實習生用。工作這麼多年啊,我就沒見過這麼標準的心電圖!」看看不到一週的那份診斷單,她都不知道說甚麼。一張是非常嚴重,一張是非常健康。怎麼可能差的這麼大?!好在是她親自檢查的,放心了。她還告訴我:「你被抓的事我爸媽知道了,他們聽了非常生氣,讓我告訴你,家裏不安全到我家來住,罵這些個壞警察。」我聽了真感動,謝謝二位老人家了。這些年,我給她的大法資料她都看,現在在看《轉法輪》。她隔些天一定到我家裏來,把不順心的事跟我絮叨絮叨,書中看不懂的再問問。每次走時都說:「到你家來真好,說說話就舒服,這個場真好。」

我們班級裏有個淘氣包子叫袁方,他熱情爽直,仗義敢為,在單位裏當個官兒,大家有事都找他。他隔些天就得給我打個電話,「聽到你的聲音啦,我就放心啦!」開始同學們聚會聚餐,他不讓我提法輪功的事,我一張口他就攔著不讓我說。我就不明白甚麼原因我講真相他給搗亂。後來才知道,他是怕我提到此事會傷心,所以每次聚會大家好像都是為我能高興,看著我的臉色,得讓我高興,也不讓我「說起傷心事」。我知道了這點,更是發自內心感謝大家,也明白常人無從體會修煉人的心境,還不懂得講真相的意義。打開了這個結,話就說開了。那次見面,他把我拉到一邊說:「李嘉,我跟你交個底兒,我家有好幾處房子,現在還有空著的,你覺著在你家那住著他們找麻煩,你們全家就搬我那空房子去住。啊,我是只管住不管吃啊!還有,公檢法裏都有我哥們,誰再麻煩你就找我,一概擺平。咱們這些同學你叫誰誰到,別不吱聲,受他們氣!」然後放低了聲音湊到我耳邊說:「你們煉法輪功的,就有在我那房子裏避過難的,保證沒事。」

這些同學都六十來歲了,畢業分手四十多年,聚會人最多的時候就是孩子們的婚禮。

那天,肖華的兒子結婚,慶典上那一大家族的人都到齊了。我們小時候是前後樓的鄰居,和她父母姐弟們是熟的不能再熟了,多年不見很熱乎。我先和肖華打招呼說:「你家這四口黨、團、隊都退完了,我得跟你爸媽弟妹們說了。」她告訴我:「你去說去吧,我這兒忙著哪。」我先去問候她老父親,幾句家常話後,我就問:「肖叔,知道現在都退黨團隊的事吧?」肖叔瞅著我疑惑的說:「怎麼好幾個人都跟我說這事兒啊?」我說:「那是關心您老唄!那您退了沒有哇?」肖叔說:「沒有。」我說:「肖叔哇,您可是老幹部啦!共產黨的事您可比誰都清楚。我是您從小看著長大的,我可是好孩子啊,我勸您老退黨一定是為您好哇!不會騙您老的,是吧?」肖叔說:「那是。」他尋思了一下,問我:「那我就退了?」然後又很肯定的說:「那就退了吧!」說完爽朗的笑起來。我接著問:「肖叔,還有您這些孫男孫女呢?」肖叔揮揮手:「你去跟他們講,你去跟他們講。」那場婚宴上,肖家退了十三人,還不包括肖華那小家的四口人。

八十多歲的人,五十多年的黨齡,老人家的選擇很不容易的。過了一年多,聽說肖叔得了肝腹水住院,生命已到最後,各種止痛的藥都準備好了。我到醫院看老人家,告訴肖叔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肖華在旁邊催他爸念。肖叔很清醒,一遍一遍的念著。幾天後,肖華告訴我,她爸走了,走的很安詳平靜,一針止痛藥都沒用上,醫生驚奇這樣的病例太少見了。

林申從部隊轉業到地方進了公安局,而且是直接迫害法輪功的部門。每次見面我都叮囑他千萬不能參與迫害大法弟子。他說呀「我都這樣了!」伸出兩隻大手,先捂上了右眼睛,又捂上了左眼睛;再把右耳朵扣下來按上,又按上了左耳朵。我說:「你捂著眼睛堵著耳朵不行,得明白真相。」他說:「你別跟我講!法輪大法明慧網,我辦公桌上有電腦,天天上網都開著,我甚麼都知道。」喔!這可是我沒想到的。他用手指著自己的鼻子,一本正經的說:「跟老戶長保證,我可是好人,不是惡警!」然後湊到我的耳朵邊上悄悄的說:「我媽也煉法輪功!」哇!姨?!是這樣!

每次同學見面,我總是資料光碟裝了一大兜送給大家。那次,同學孩子婚禮,我剛進來,一雙大手從後面按住了我的肩膀,耳邊傳來拉長的聲音:「猜猜我是誰?」前面同學們笑著擠眼睛。還用猜嗎?林申從後邊探過頭來,盯著我手中的大包,「李嘉,今天又給我們帶甚麼好東西啦?」大家就哈哈的笑。回回見面,我都打聽他的母親;他也告訴我:「我媽總問你,希望你安全別出事,你出事了,她找我──」他拉長了那個「我」,誇張的拐出三聲的調。同學們也一同對著林申說:「告訴你啊!李嘉的安全你包了,出點兒事我們可都找你!」

同學們的親屬、同事、鄰里、好友中都有大法弟子,從不同角度都聽聞了真相。

我最早勸三退的是程成,而且退的那麼容易,我才說幾句,他就說:「跟共產黨沒意思,退了!」後來我才從同修那知道,程成的姐姐也是大法弟子,也是大法把她從死亡線上救回來的。怪不得呢,作為醫生的程成更明白大法的珍貴。那次又是同學孩子婚禮,又見到了多年沒見到的同學,講真相說不過來啦。結束後,程成開車送我們回家,其中一位同學最先下車,我又沒來得及給她講真相。我對程成說:「你等等我。」我就也下了車,拉著那個同學給她講啊講啊,又送給了她神韻光碟。程成和車上的同學就停著車在那等我。上了車,我不好意思的道歉。程成卻說:「李嘉,你是做好事啊!你是在救人哪!是做好事啊!」甚麼也不用說,我很感謝這些明白真相的有緣人,他們在做著他們可能做的事情。

曹貴的姐姐修大法,住在外地,他每年都到姐姐家住幾天。回來後一見面就喋喋不休的跟我講:姐姐身體好哇,精神頭很足哇,她是怎麼在家打印大法資料,怎麼分散出去發放。他還碰上一次大法弟子開法會,都講自己怎麼修煉啊、救人哪。每天姐姐還帶他煉功,他說:「我一煉靜功就想往起飄,起空。那感覺,老好了,老舒服了。」曹貴有點口吃,越急於表達的時候越說不出來話,憋得滿臉通紅。「我姐天天煉,真年輕。可我一回家就不煉了,也沒有教功碟和煉功音樂。」我就送給他,希望他堅持。

在同學中講真相他真是個好幫手,我在這邊說,他在那邊溜縫,補充的可是地方了。我們還相互提醒,還能聯繫上誰呀,下次聚會把他們找來呀,要是他能找到的人,我就把資料給他,他一定很快的轉交到那個同學的手上,等下次見面,他一定告訴我他轉交的過程,怎麼講的,那同學能明白多少。他做這事的時候,都是喜滋滋的,從心裏往外的樂,他明白救人急呀。

他退休之後呆著沒事,做保安。我就叮囑他:「你們執勤的時候可不能傷害法輪功!得保護大夥。」他說:「那當然了!」我說:「還有別人呢!一班執勤的好幾個人呢。」他一拍胸脯,「只要我在,那就沒問題!」

又是一次同學孩子的婚禮,大川特意坐在我身邊,說:「今兒個我得先走,先交代個事,上次你讓我捎的東西我可一個不落的送到每個人的手了。」說著掰著手指頭數著人名。原來,上次見面我多拿了五盒神韻光盤,囑託他幫我捎給集體戶裏下一屆的同學,因為他聯繫起來比較方便。大川也是藉著那波同學的孩子婚禮一一送到了他們手上,把我的話也帶到了。他說:「這事兒,那得照辦不誤。」

隨後,他一回頭,指著隔桌坐著的人問我認識不。當他說出是楊峰的時候,我真的很驚愕了,一個精明靈巧的小伙子,整個變成一個臃腫的胖老頭了。快四十年沒見面了,唉,人生太快了!大川向楊峰招了招手,我起身過去。就在餐桌的過道上,我們的手握在了一起。他好大嗓門的說:「李嘉,法輪大法好哇!」我當時一驚。他看到我一愣,又補了一句,「見到你就得說法輪大法好哇!」他的嗓門很大,鄰桌的人都看著我們。我把他拽到靠牆的空椅子上坐下來,問:「楊峰,你也修大法?」他說:「我沒學,我媽煉法輪功。」相互詢問了別後這近四十年的情況後,我問他:「你媽修大法,那真相你是都知道了?」他很自豪的說:「知道。我家天天十多個人學法,我媽八十多歲天天出去講真相,那麼大歲數,冰天雪地的,前兩天滑倒摔了個跟頭,也不告訴我們,也沒啥事。」我問他:「那你明白真相,講給別人不?」楊峰挺了挺腰板,清了清嗓子,「我是這麼說的:你說我媽吧,八十多歲了,沒病沒災的;做兒女的吧,省心樂意的,……歸功誰呢?反正吧,我就知道──法輪大法好哇!」看他那樣兒,我就憋不住樂。他問我:「你說,我這麼說行吧?」

那邊大川喊他先走啦。楊峰急急起身,「哪天我接你上我家,和我媽他們交流交流……法輪大法好哇!哪天見!」

法輪大法好!這是明白真相的眾生發自心底的聲音。

願我的同學們都聞到佛音,得到福祉;更願天下的人同學大法,福源綿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