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省丹東市修金秋被迫害致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二零一三年九月五日,丹東市法輪功學員修金秋偶遇丹東振興區臨江社區一女性官員,善意的送給她一本法輪大法真相小冊子,沒想到此社區官員立即招來臨江社區邪黨書記和警察,綁架了修金秋,對她進行酷刑折磨。儘管當天得以回家,九月九日,已被迫離家的修金秋和丈夫、女兒一起再遭綁架。自此,多年曆經中共殘酷迫害的修金秋健康每況愈下,十一月十六日,修金秋開始昏迷不醒,十一月二十八日含冤離世,年僅五十二歲。

法輪大法救了修金秋一家人的命

一九九八年八月,修金秋父親修長林得了淋巴癌,已到了晚期,後來去瀋陽醫大化療,醫大都不收了,讓家人給老人準備後事。

當時,修金秋的丈夫張明已經開始修煉法輪功,他告訴修金秋,只有法輪大法能救老人的命。修金秋從丈夫身上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就和丈夫一起引導父親修煉法輪大法。

父親僅僅修煉大法兩個月,全身淋巴腫塊全部消失,身體完全康復。一九九八年,遼寧省東港市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六十八歲的修長林滿面紅光坐在台上,交流法輪大法給他第二次生命的神奇過程。

在陪同父親學法煉功的過程中,修金秋也明白了法輪大法是宇宙高德大法,平時也嚴格按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去做,多年纏身的腎炎、頸椎骨質增生、皮膚過敏症、失眠、腰疼病都好了。從此走上了大法修煉的路。

修金秋的母親從親人身上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也走入大法修煉中。修煉後,母親多年不癒的糖尿病和頑固性頭疼病也好了。一家人比學比修,幸福美滿,其樂融融。全家人無限感激大法師父的浩蕩佛恩。

暴力綁架

二零一三年九月五日,修金秋給丹東振興區臨江社區官員(三十歲左右的女人,一米六十二左右的個頭)講法輪大法救人的真相,並給她一本真相小冊子。該女人因受惡黨謊言毒害較深,當即打電話給臨江社區的書記(男,四十歲左右,一米七十四左右的個頭)和一個女性。社區書記趕來,將修金秋打倒在地。這時,臨江派出所四、五名惡警趕來,將修金秋暴力綁架。修金秋高呼「法輪大法好!」

酷刑折磨:鐵椅子、手銬、踩腳趾

酷刑演示:鐵椅子
酷刑演示:鐵椅子

惡警將她強行拉到派出所非法審訊,修金秋拒絕配合迫害,只講法輪大法救人真相,不回答惡警的任何逼供,包括家庭住址、家人電話。從下午兩點半審訊到五點半,也沒問出東西來,就把修金秋關到一間屋子裏,將她的雙手、雙腳銬在屋內的一把鐵椅子上。修金秋的腿腳被銬腫。一個年輕惡警穿著皮鞋狠勁蹂踩修金秋已經腫脹的腳趾,腳趾被踩的變成黑紫色,右腳大腳趾蓋兒被踩的脫掉了。修金秋一直不配合惡警。

酷刑演示:踩腳
酷刑演示:踩腳

欺騙和非法抄家

惡警將修金秋彙報給丹東市公安局國保支隊、丹東振興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丹東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反×教大隊」的大隊長杜國軍(形像特徵:禿頂,五十歲左右)親自趕到臨江派出所對修金秋非法審訊。惡警杜國軍挖空心思要到修金秋家非法抄家,欺騙修金秋,謊說放她回家,逼她給家人打電話,叫家人到派出所來接她。修金秋自己身體狀態不好,信以為真,就給女兒打了電話。女兒當時正在上班,抽不出身,就打電話給她父親。就這樣,惡警得到了修金秋的丈夫和女兒的手機電話號碼,知道了她家住址,立刻拉著修金秋去非法抄家。

當時修金秋的身體虛弱得自己走不了路,上樓時是兩個人架著上來的。抄家時,甚麼也沒抄到,惡警氣急敗壞。馬上要拉著修金秋去醫院體檢,要將修金秋關進拘留所。家人堅決阻止惡警繼續迫害修金秋。修金秋當即揭露了惡警為了抄家而欺騙她給家人打電話的流氓惡行。惡警見醜惡敗露,狠狠地說:今天不走,明天來帶人。說完揚長而去。

修金秋趁機離開家門。臨江派出所(包括臨江社區)離修金秋的住處很近。十分鐘後,副所長吳來鵬帶領三名警察第二次返回非法抄家,欲再次綁架修金秋。修金秋不在家,綁架未遂。惡警吳來鵬大呼小叫,揚言要蹲坑抓捕。一直折騰到晚上八點,才離開修金秋家。

再次綁架 鐵椅子上逼供

三天後,即九月九日早晨,惡警杜國軍查到修金秋丈夫張明的工作單位,持丹東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的介紹信,帶領三名警察找到張明工作地點,並將張明帶回家,杜國軍以「看看鑰匙」為由,從張明手裏搶走他家的一串門鑰匙,杜國軍與臨江派出所所長金英奇拿著搶到的鑰匙,從外面打開房門,又闖進修金秋女兒工作單位,當著單位所有職工的面,將修金秋綁架。

面對這群邪惡之徒,修金秋仍是善意地講真相,女兒單位在場職工都被修金秋的慈悲和身為大法弟子的威嚴所感動。惡警也為之震撼。所長金英奇撒謊說:「沒事兒,我們只是帶她去問點事兒,很快就給送回來。」以此掩飾他們內心的恐慌。

修金秋再次被拉到臨江派出所,雙手、雙腳再次被銬在鐵椅子上逼供,修金秋仍是講真相,不回答任何非法審問。惡警逼供無獲,又對修金秋家的住房、租房再次非法搜、抄,搶走打印機二台,合計二千多元;電腦二台,合計五千多元;一百多本法輪大法書籍;一把切紙刀八十多元;真相小冊子一百多份,A4打印紙三包,六十元。同時綁架了修金秋的丈夫和女兒。張明被雙手、雙腳銬在鐵椅子上,非法關押一天。

修金秋被迫害極度虛弱 含冤離世

到晚七點左右,臨江派出所副所長李某帶人將修金秋拉到丹東振興區醫院強行體檢,欲將修金秋非法拘留。振興區醫院查出修金秋血壓220─230。此時,修金秋已經全身浮腫,身體抽動厲害。醫生當即警告惡警修金秋的身體狀態很危險,送到哪裏都不會收的。但是,惡警無視醫生的勸告,強行將修金秋拉到丹東拘留所(丹東湯池鎮金固村),拘留所給修金秋檢查身體,查了兩次,血壓都是200多。拘留所害怕承擔責任,堅持不收。惡警只好將修金秋又拉回臨江派出所。

回來的路上,此時修金秋身體已經虛弱得不行了,小便失禁,尿在了警車上。一直折騰到晚上九點半左右,無計可施的情況下,才將一家三口放回家。

連續兩次綁架迫害、兩次酷刑折磨,修金秋身體和精神都受到巨大的摧殘,身體狀態急劇變化,每況愈下。全身浮腫厲害,腹部腫脹得凸起很大,不能進食,不能行走。

十月十日,在丹東振興區政法委的操控下,振興區法院無理辭退張明。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六日,修金秋昏迷不醒,被送進丹東市人民醫院搶救。醫院檢查修金秋身體患有糖尿病酮症酸中毒、低鉀血症、糖尿病、合併糖尿病腎病IV期、合併周圍神經病變、糖尿病性心肌病、心功能不全、心功能IV級。彩超檢查記錄:右腎積水、腹積水。心電圖檢查記錄:心率過速。當時連尿糖指數都查不出來。醫生說已無能為力。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修金秋含冤離世。

修金秋一家人遭中共迫害的經歷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掀起了迫害法輪功的恐怖運動,修金秋夫妻屢遭中共暴力綁架、非法勞教、酷刑折磨等,修金秋的身體和精神都受到巨大的摧殘。

1.修金秋遭迫害 流離失所到丹東市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修金秋和另一名法輪功學員去東港市郊區安康村給世人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舉報,遭東港市前陽邊防派出所惡警暴力綁架,其中的一名武警出手毆打修金秋。修金秋找到該派出所所長,要求處理惡警毆打好人的惡行,惡警所長蠻不講理的回答:「你找江澤民告去!」 之後,將修金秋轉交給前陽公安分局迫害。

前陽公安分局副局長陳某帶領一車警察,將修金秋和另一名法輪功學員拉到公安分局關押審訊。當晚,修金秋正念走出公安分局大門,另一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兩年。修金秋流離失所到丹東市內暫住,丈夫和女兒隨後也被迫離開東港。

2.非法勞教一年 身體出現高危狀態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七日,修金秋在丹東金湯小學給小學生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一名小男孩舉報,遭丹東廣濟派出所警察暴力綁架。該派出所的所長王某出手扇了修金秋兩個耳光,修金秋在派出所被非法關押一夜,次日被送進丹東看守所關押。惡警周連吉和趙聯合兩名惡警又偽造事實,丹東元寶區公安分局、廣濟派出所與丹東勞教委員會的邪惡之徒合謀,於兩週後將修金秋非法勞教一年,送進瀋陽馬三家勞教所。

修金秋身體被迫害的出現高危狀態,在馬三家勞教所體檢查出修金秋尿糖四個加號、酮酸中毒、肝上還長了血管瘤,被送進瀋陽醫大住院,瀋陽醫大沒有床位,馬三家勞教所不願承擔責任,只好答應給修金秋「保外就醫」。勞教所讓家人到戶口所在地東港市大東街道辦事處蓋章簽字,家人來蓋章簽字時,大東街道和新興公安分局以請示「上邊」為由,互相推諉,不給修金秋「保外就醫」。馬三家勞教所又請示遼寧省勞教局,勞教局回答是:人在勞教所不關押半年以上不給「保外就醫」。家人找到勞教局主管人員楊某,質問他:「保外就醫」不根據病情,而是根據關押時間長短,憲法有這樣的法律規定嗎?如果是你不給辦保外,一切後果全部由你承擔。在家人的強烈追要下,修金秋於二零零八年二月十日被保外就醫放回家。

回家後,修金秋繼續學法煉功,身體很快康復。

同年「奧運」期間,修金秋再次遭綁架,關押一天放回家。修金秋身心再次受到傷害。

3.修金秋的丈夫張明遭非法勞教三年

張明原在東港市中行工作,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張明修煉法輪大法後,時時按照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處處做一個好人。工作兢兢業業,做信貸員從不卡要企業好處,就連下鄉到企業辦事都要錯過中午那頓飯的時間,不給企業添麻煩,單位的物品從不往家裏拿,而且還把修煉以前拿的物品都送回單位。做出納工作時,只要動動腦筋就能賺錢,他卻從不貪單位一分錢,是單位領導和同事有口皆碑的好人。

法輪功遭受非法打擊迫害以後,中共栽贓誣蔑法輪功的欺世謊言滿天飛,毒害了十幾億中國人民,億萬法輪功學員被推進苦難的深淵,張明心急如焚。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張明與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去北京上訪無門,只好走向天安門,高呼「法輪大法好」,當即被北京警察綁架。在北京蹲坑的東港市本地警察將他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劫持回東港後,關進看守所,後被東港市公安局非法勞教三年,投進丹東教養院迫害。

張明在教養院非法關押期間,被洗腦、強迫「轉化」、逼寫「三書」(誣蔑法輪大法的黑材料),強迫背監規,不背就打。不給飯吃、不給吃飽。張明因遭洗腦迫害,被中共謊言所迷惑,加上法理不清,在怕心作用下向邪惡妥協,還被中共邪黨利用,理智不清的替中共邪黨宣傳散布謊言。丹東惡黨還對他和其他被欺騙的法輪功學員採訪錄像,在丹東電視台播放,毒害廣大世人,張明因配合了惡人,在教養院迫害四個半月,被提前釋放回家。

回家後,在妻子與其他法輪功學員們的幫助下,張明醒悟了,知道自己被欺騙、被利用了,認識到中共邪黨的流氓邪惡。張明萬分痛心自己法理不清,被邪惡鑽了空子,給法輪大法造成了巨大的損失,對不起慈悲偉大的師父,也對不起那些因他所為而被邪黨謊言毒害的眾生。張明又從新走回法輪大法修煉中,並發表嚴正聲明,緊隨偉大師父堅修法輪大法到底。

張明從新修煉大法後,東港市「610」給東港市中行施壓,責成單位處理張明。新上任的領導讓工會主席徵求全體職工(包括退休職工)的意見,讓大家表態該不該處理張明。大家都說張明工作認真,任勞任怨,不計個人得失,為人正直善良,是全體職工公認的好人。就這樣張明免於處分,繼續留在單位工作。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底,修金秋從前陽邊防派出所正念走脫後,被迫流離失所,家裏所有事情都攤在張明一個人身上。當時女兒面臨高考,母親無人照顧,張明的父親還做胃手術,綁架修金秋的前陽派出所和當地居委會經常到修金秋家騷擾,老人反覆被驚嚇,單位又改制,以扣工資逼迫職工下崗,張明最後每月工資只有五百元錢。張明又放心不下流離在外的妻子。巨大的壓力和種種困難,張明被迫買斷了工齡,另謀工作。

二零零五年,修金秋與丈夫一起到丹東暫住,以便贍養老人。

4.父母雙親在迫害中離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面對中共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瘋狂迫害,在法輪大法修煉中二次獲得新生的老父親修長林,深知中共邪黨整人運動的殘忍與邪惡,心裏非常恐懼痛苦,害怕遭迫害,嚇得不敢繼續修煉法輪功。不久舊病復發,於九九年十月三十日去世了。

母親因女兒、女婿多次慘遭迫害,多年承受派出所惡警與街道居委壞人的騷擾,使老人在巨大的壓力和痛苦中雙目失明,舊病復發,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一日,老母親離開了人世。

結語

修金秋含冤離開了人世。中國有多少個修金秋被迫害致死?有多少個像修金秋這樣修心向善的好人正被關在監獄、洗腦班裏迫害?更有多少個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還在發生?!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歷史的教訓,上天的警示和大法弟子講給世人的法輪大法救人真相,都在警告行惡者:天理不可違,天意不可逆。追隨中共邪黨作惡不停者,必將在天滅中共時遭天懲,必將在無盡的痛苦中償還他們迫害大法弟子所欠下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