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位親人被迫害致死 母親被折磨 北京女孩失蹤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北京報導)五位親人被迫害致死、母親被迫害致臥癱不能自理,北京市昌平區女孩李穎為了營救唯一倖存於世的至親──媽媽陳淑蘭,遭北京市第二看守所構陷、強制失蹤,目前得知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市朝陽區看守所。

十一月六日黎雄兵與董前勇兩位律師在辦理會見時,朝陽區看守所以各種理由阻撓會見,兩位律師並被約談話施壓。

陳淑蘭
陳淑蘭

二零一三年十月三十一日,北京市第二看守所約談李穎,關於會見母親陳淑蘭的事宜。會談時,北京市第二看守所做了筆錄,由一位石姓「領導」介紹陳淑蘭的情況,並詢問家裏情況。李穎告知母親一家六口人被迫害致死五人,自己世上唯一的親人只有母親。第二看守所這位石姓「領導」卻反而說李穎向他們宣傳法輪功了,並報警。

李穎被朝陽區豆各莊派出所帶走所謂「調查」,在派出所內由北京市公安局預審徐勇及該所值班的馬副所長問訊,後以「×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劫持到朝陽區看守所非法關押。

據分析,北京市第二看守所是故意構陷李穎,因其母親陳淑蘭被非法開庭的時候,造成腰、胸椎多處骨折,生活不能自理,無人員照顧,公安醫院又沒有醫療條件,至今已經臥床九十天。第二看守所還以各種理由拒絕律師會見其母親,李穎和律師向北京市公安局多個主管部門及市政府投訴控告,才得以解決會見。故第二看守所是打擊報復之舉。

父親陳運川、母親王連榮和四個兒女陳淑蘭、陳愛忠、陳愛立、陳洪平。
父親陳運川、母親王連榮和四個兒女陳淑蘭、陳愛忠、陳愛立、陳洪平。

北京昌平區法輪功學員陳淑蘭的娘家人因修煉法輪功,六口之家先後被中共邪黨迫害致死五人。大弟陳愛忠於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日在唐山市荷花坑勞教所被摧殘致死;小妹陳洪平於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在高陽勞教所被中共惡警打斷雙腿迫害致死;二弟陳愛立 於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五日在唐山豐南縣冀東監獄被迫害致死;母親王連榮於二零零六年八月四日在流離失所中離世;父親陳運川一直隱姓埋名、流落 他鄉,二零零七年秋天去北京女子監獄看望陳淑蘭,獄警以無身份證為由拒絕接見,也不允許送衣物和錢,後來陳運川老人遇離奇車禍離世。她家的慘案被聯合國人權專員列為典型申訴案例。

她是唯一的倖存者,這是她第二次被中共當局非法判刑、監禁。陳淑蘭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七年半時,她的女兒李穎當時才十歲; 她二零一零年出獄後,經歷各種魔難才找到離別快八年的女兒,母女倆人僅相處一年半,她再次被綁架迫害。二零一二年十二月,陳淑蘭被昌平松園派出所綁架,先後被非法關押在昌平看守所、北京第一看守所。於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三日、八月一日兩次非法開庭,經正義律師辯護,一審法官等人卻仍一意孤行,八月二日再次對陳淑蘭非法判刑四年。

八月二日昌平法院對陳淑蘭宣判完畢後,法警將陳淑蘭與其他犯人一起押上警車,回昌平看守所。途中押解的法警故意高速行駛後猛踩剎車,陳淑蘭戴了腳鐐, 雙手被反銬背上,動不了,坐在後排,被顛簸甩脫摔倒,呼喊「腰疼,腰被顛折了」,請求降低車速幫助坐立起來。但是,法警非但不理睬不處置,陳淑蘭疼痛難忍,滿頭大汗,不停呼救央求減速停車。法警卻置若罔聞,仍然驅車高速行駛,對陳淑蘭的傷情不予理睬!陳淑蘭被送到南口醫院、昌平區醫院,經檢查陳淑蘭胸、腰椎多處壓縮性骨折,當日下午即被送到北京公安醫院,可她在公安醫院並沒有得到有效治療,且無人護理。

陳淑蘭女兒李穎向昌平法院院長、黨組組長盧爾平、分管開庭的院長翟永峰質詢,政府部門對此事互相推諉、拖沓,耽誤治療,置人生命安危於不顧!陳的女兒要求給做傷殘鑑定、提供病歷和治療方案也一直無果,當局也不讓她會見。律師歷經周折於八月十九日會見到被平車推出來的陳淑蘭,了解到當時她已經六天沒大便,除吃飯時間沒法正常喝到水,那多天沒洗臉、沒刷牙,沒有人護理,沒有有效治療措施,只是躺著,每天只吃一片鈣片……

陳淑蘭傷重無法動彈在北京公安醫院伊始,二看副所長和醫生兩次阻撓她與律師會見。

北京朝陽區看守所辦公電話:010-65484804 ,010-654847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