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九年冤獄 原林產公司經理李尚詩被迫害致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盤錦市現年六十五歲的李尚詩,二零零四年被綁架、非法判刑十四年,被轉至撫順清台子監獄關押迫害,於二零零八年轉至瀋陽第一監獄,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被迫害致死,此前他被劫持在監獄高戒備監區。

李尚詩老人,原盤錦市林產工業公司經理,家住盤錦市興隆台區。因不放棄法輪大法的修煉,連續兩次被綁架、非法判刑,累計刑期十七年半。第一次二零零零年三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半;第二次二零零四年九月份被非法判刑十四年,現被非法關押於瀋陽第一監獄。他女兒優秀大學生李鴻舒是盤錦市第一人民醫院職工,也因修煉法輪大法被非法判刑十年。

綁架、非法判刑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日下午五點多鐘,李尚詩老人從親屬家出來,騎自行車沿著遼河北大堤從東向西去魏家村另一親屬家住宿(因邪黨迫害有家不能回)。騎到中間時,突然從大堤邊上竄出四個青年人,一下子將他撲倒。當時,老人完全以為是歹徒搶劫,在掙扎過程中,一眼瞥見旁邊還有一個歲數大的人在指揮,這才意識到被中共惡警綁架。

綁匪們一溜煙將李尚詩拉到盤錦市雙台子區公安分局,連拖帶拽把李尚詩拖到二樓,將李尚詩臉朝下摔在地上。後送盤錦第三看守所的小號。

第三天傍晚四點多鐘,市公安局政保支隊派惡警連傑及一名小青年對李尚詩進行非法訊問,剛開始時,他們以偽善的面目出現,誘導李尚詩。當提到有關法輪功的問題時,看李尚詩不配合,便惱羞成怒,左手抓住頭髮,右手左右開弓狠勁扇李尚詩耳光,然後又用右手攥成拳頭猛擊李尚詩的心窩,將李尚詩打倒在地。於是李尚詩大聲呼喊,惡警連傑方才罷手。李尚詩捂著疼痛的心窩被送回小號。

次日,盤錦市公安局又派李國華及另一個小青年繼續對李尚詩非法訊問,從開始訊問到結束,李尚詩只說了一句話:「中共政府在處理法輪功的問題上從來沒有講過法律,所以,我拒絕回答一切問題。」同時李尚詩將此話親自寫在訊問筆錄上。從此以後,公安局再也沒有找過他。之後,他們把已經編造的一些材料交給興隆台區檢察院。

直到九月初興隆台區法院準備對李尚詩非法開庭。開庭期間,邪惡檢察員裴光彥杜撰出一份所謂的「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起訴書。之後,一直充當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徒審判長馬力(女,看守所犯人都叫她馬大黑或馬大吃,特別能接禮受賄)開始非法審判李尚詩,並非法判刑十四年。

入冤獄被迫害致死

中共酷刑示意圖:野蠻灌食
中共酷刑示意圖:野蠻灌食

被非法判刑後,李尚詩老人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八日與葫蘆島另兩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撫順二監獄(青台子監獄)遭受迫害。老人曾先後被非法關押在盤錦、撫順、瀋陽等監獄,遭受各種酷刑折磨和超負荷勞役迫害。一次李尚詩為抗議對他的迫害,曾絕 食二十八天,他被固定在死人床上遭強行灌食,胃被插管插壞。
二零一零年六月在瀋陽第一監獄,被那裏的惡警用電刑迫害後關禁閉,而後不讓家人探視接見。當時三監區隊長董賀軒夥同獄政處長對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李尚詩等三名學員實施餓飯、不給吃飽,在精神上身體上 長期進行摧殘,長期關小號體罰。獄方又以李尚詩不轉化為由不讓家裏人探視。老伴多次拿上日用品到幾百里之外的監獄看望,都被警察拒絕。無論如何哀求得到的答覆都是:不轉化,就不允許家人探視。家人被監獄方面剝奪探視權兩年多,老伴整日以淚洗面,哭瞎了一隻眼睛,愁掉了滿口牙齒。

李尚詩在瀋陽第一監獄遭到殘酷的迫害,後被送到高戒備區對其迫害。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在高戒備監區,李尚詩突然大口地吐血,後被送監獄醫院。在監獄醫院裏,不能醫治,後又轉至監獄外醫院,但是醫治無效去世。

李尚詩吐血而死後,監獄稱李尚詩是肺結核。既然李尚詩患肺結核,為甚麼不給保外。瀋陽第一監獄逃脫不了對李尚詩迫害致死應該承擔的責任。

李尚詩女兒遭受的迫害

李尚詩的女兒李鴻舒,因與爸爸一起煉法輪大法,九九年被勞教三年,關押在馬三家教養院。之後,又在二零零二年初被判了十年徒刑,關在瀋陽市大北女子監獄。李鴻舒自從關進大北監獄以後,多次受到非人的折磨與精神摧殘。郭媽媽(李尚詩妻子)去監獄探望女兒,也經常遭到監獄方的拒絕。

在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日,郭媽媽去探望女兒,獄警說:「李鴻舒傳看法輪大法經文,正在嚴管,不准接見,兩個月以後再來吧。」就這樣郭媽媽又一次帶著失望含淚而歸。回家後,她心如刀絞,不知女兒是死是活,因為有很多大法弟子被迫害死在監獄裏。

郭媽媽度日如年的等到了二零零八年一月九日又去探望女兒,當見到女兒後,郭媽媽大吃一驚,女兒的右臉比左臉鼓起很高,而且眼睛腫得很小,而左半臉瘦得皮包骨,整個臉變了形。露在衣服外面的手和胳膊已骨瘦如柴,走路也很艱難,連站、立、坐都很吃力。

郭媽媽望著那九年來備受殘酷折磨的女兒、慢慢移動的背影……像個木頭人一樣的站在那裏凝望,她簡直不敢再想,下次女兒又會是甚麼樣。她轉身走出監獄的大門,眼望著天,心在哭喊,誰來救救我的女兒呀!天理呀!人道呀!你們都在哪裏?她的心在呼喊著。就這樣,她帶著心中的吶喊,拖著沉重的腳步,又踏上了九年來,她用淚水洗刷過百遍之多的,這條往返的探監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