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院也得去」 黑龍江老太被洗腦班迫害致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密山市六十九歲的法輪功學員劉梅章老太太,二零一三年六月被「610辦公室」人員綁架到洗腦班迫害一個多月,被診斷出胰腺癌,到醫院做手術,洗腦班人員竟無人性地逼迫她:住院也得去洗腦班。劉梅章老人於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早上四點多鐘含冤離世。

「610辦公室」是中共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凌駕於法律之上的非法機構,其層層附著在中共省市縣鎮各層機構,專事策劃、指使當地警察和惡人迫害法輪功。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下午,劉梅章被密山610頭子於曉峰帶領幾個人再次綁架到密山洗腦班,在洗腦班被迫害十多天時,有一天打水時一下滑倒,身體重重摔倒在地,當時左肩膀很疼,腰也疼。洗腦班不讓她回家治病,她疼得實在沒辦法,就在肩上和腰上貼風濕膏止疼。

劉梅章在洗腦班一直被迫害三十六天才讓回家。回家時,洗腦班的惡人王曉萍讓劉梅章每個星期天都到洗腦班去一次。洗腦班的邪惡幫教付秀麗對劉梅章嚴密監視,每天晚間都到劉梅章家去看一看,不讓她和法輪功學員接觸。

劉梅章回家後腰和肚子越來越疼,二零一三年八月七日上午劉梅章到密山鎮中心街道檢查身體時(在密山鎮中醫院檢查的)。醫生讓她馬上到密山大醫院去檢查治療。八月七日下午劉梅章到密山人民醫院檢查,確診是;胰腺癌。立即手術治療。

手術的第4天,是星期天,付秀麗給劉梅章打電話,問她星期天怎麼沒到洗腦班去?劉梅章說,我住院了不能去。付秀麗說,住院也得去。後來王曉萍給劉梅章打電話說;到醫院去看她,可直到劉梅章手術都七、八天了,洗腦班的人也沒來看她。

劉梅章的兒子和兒媳在外地打工,他們得知母親在洗腦班把脾摔壞了正在住院手術治療,就辭去工作回到家和弟弟們一起伺候母親。劉梅章的丈夫心疼妻子被迫害成這樣了也沒人管,愁眉不展地守候在病房。兒子們看到母親被迫害成這樣卻無處伸冤,只有盡到做兒子的孝心好好照顧母親。

知道真相的人都說,現在世道變了,當官的不管壞人專管好人,難怪現在天災人禍那麼多,都是壞人自己找的 。

劉梅章出院以後身體一直沒有康復,生活不能自理需要兒女照顧,於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早上四點多鐘在家中離世。

因為修煉法輪功,劉梅章老人已連續三年被綁架:第一次是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一日被綁架到密山洗腦班迫害十九天;第二次是二零一二年八月八日在密山客運站門口講真相,被密山第一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拘留五天,罰款五百元。第三次就是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被密山市「610」頭子於曉峰綁架到密山洗腦班迫害三十六天,七月三十一日回家。

密山市政法委和610(迫害公民信仰,把自己凌駕於法律之上的非法機構)從二零一一年四月開始秘密在密山市三合村橋北,路東的「精品湖魚飯莊」內成立洗腦班(謊稱「法制學校」)。主要直接參與者是密山政法委王奎秀、王曉萍、「610」頭目於曉峰等不法人員。一旦確定綁架對像之後,就先由社區委主任或者村治保主任等先去窺察,發現目標在家或者在單位上班,馬上去彙報,惡人會很快組織人員和車輛到達,將人拖上車綁架到洗腦班關押起來。惡徒們綁架時不出示任何手續,也不通知家人關在哪裏。

洗腦班室內有八個房間;進門,活動室、值班室、客廳(辦公室和接見室)、監舍,裏面有兩張床,綁架來的人先住這個屋,室內有一個小桌子上放電視機和放 像機,一個包夾,牆上有鐵環,房間裏有攝像頭。然後,監舍,裏面有三張床,堅決不轉化的人住這個屋,室內有一個小桌子上放電視機和放像機,兩個包夾,白天 晚間看著你,上廁所和洗澡都看著,牆上有鐵環,屋裏有攝像頭。又一監舍裏面有兩張床,其他甚麼也沒有,這是已轉化的監舍,沒有包夾。隨後衛生間、食堂。再 往裏走有一個廚師睡覺的小屋。窗戶上按鐵護欄,用窗簾嚴密的擋著,不讓路上的行人靠近窗戶,不掛牌。

密山洗腦班:

位置:黑龍江密山市三合橋北,路東,平房。在房前的路邊立著一塊「蓮花新城」的舊牌子。
▼王奎秀,密山市政法委副書記、洗腦班校長,辦5241610宅5224331手機13946862639,家住密山市一中東南方向光復路祥光街北側榮恆小區一號樓十六單元401室。
▼於曉峰,密山市「610」頭目,洗腦班副校長,身份證號231026196012062319,辦5228610宅5241639手機13091583339、15146782555;家住密山市龍升街文聯小區中華旅館樓上一單元三樓門朝東方向。
▼王曉萍,密山市政法委人員,洗腦班副校長,身份證號231026196212211825,手機13054320510、13946852635;家住密山市中醫院正北方向、第三派出所斜對過房產小區二號樓一單元702室(樓體為粉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