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次被綁架 華北石油退休職工被迫害致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省霸州市華北石油採油二廠年近七十歲的退休職工李潤會,堅持修煉使他身心受益的法輪功,七次被綁架迫害,被非法判七年,在監獄被迫害的生命垂危,監獄怕擔責任保外就醫,回到家不到八個月,於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含冤離世。

保外就醫期間,中共邪黨六一零不斷騷擾、施壓、恐嚇李潤會老人,並揚言說如不能拿到醫院就診證明,將再次將他遣送回監獄。

李潤會老人,退休前在華北油田採油二廠綜合十二處退休管理站工作,因為不放棄修煉法輪大法,不放棄按真善忍做好人,被霸州公安局、霸西公安分局、華北油田冀中公安局、採油二廠十二處六一零綁架迫害,這幾年在監獄被迫害的多次犯心臟病、肺積液水腫,致使生命垂危。

下面是根據李潤會老人生前口述迫害遭遇整理:

一、修大法 絕處逢生

李潤會,男,一九四五年出生。不到四十歲時就得了一身病,那時處於六十年代,條件艱苦,在大慶石油企業任生產幹部,工作壓力大,脾氣火爆,爭強好勝。勞累加上易生氣,使身體越來越糟糕,患有心臟病,房顫,早搏,發作起來心臟部位揪著疼痛,呼吸也困難,有時睡著睡著突然就會憋醒。求醫問藥跑遍了各大醫院,分別在北京府右街醫大一院住院和在長春白求恩醫院住院治療,醫院也不能去病根,最後醫院說:可能是扁桃體經常發炎引起經常犯病,就把扁桃體給摘除了,但是這怎麼能治了李潤會的心臟病呢,他依然掙扎在死亡線上,苦苦煎熬了近二十年。

一九九七年七月,李潤會有幸聽聞法輪大法,當時跟著一學法點看李洪志師父講法教功錄像帶,他回家睡覺白天睡了一天,似睡非睡中前額部位顯現「法輪」二字;晚上開始拉像布條硬土塊一樣的東西近十次,一週後次數減少。李潤會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幫他淨化身體,將他生生世世造的業力在往下拿。

李潤會的身體一下淨化了,並徹底改變了幾十年無神論的觀念。他曾任過邪黨書記,受其毒害很深。走入修煉後完全相信了有神的存在,李洪志師父的講法句句打動著他封閉的心,知道了生命的意義,人來世上就是為了吃苦還業返本歸真。從此後,他嚴格按照師父教導的「真、善、忍」做人的道理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道德高尚的人。從那後,李潤會沒吃過一片藥,身體健康強壯。

二、上訪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當他聽說天津抓了不少煉法輪功的學員,李潤會為了表明對法輪功的親身體會,寧可不當幹部,也要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當時他那一片有五十多人在一起修煉法輪功,大家都想為法輪功說句話,就這樣當時去了二十多人。他把家裏僅有的幾百元錢與老伴一人分著拿了一點,又帶了幾件換洗的衣服,去了北京府右街,在靠近北海公園那坐著。

當時成千上萬的法輪功修煉者排滿了人行街道的兩邊,井然有序,等著與政府說句心裏話。十字路口有自覺維護秩序的法輪功修煉者,每個人都自覺向內心約束自己,不往地上亂扔一片紙,還把警察扔的煙頭撿起來扔在垃圾箱裏。警察三五成群的站著嘮嗑,一片祥和,學員們沒有標語口號,有的學員與警察聊天,說:我們是按法輪功理念真善忍做好人,希望政府不要迫害。過路的行人看到有部隊的軍車一輛輛開來,就擔心的對他們說:你們聽說六四了嗎?那可真叫慘啊,天一黑你們就趕緊撤吧,不然它們可下死手了。

後來聽說當時的總理接見了法輪功學員的代表,通知大家都回去吧,李潤會等人心想我們還沒說上一句公道話呢,怎麼就讓我們回去呢?警察通知各地單位來人領,將李潤會等人送到霸州登記名字,回到單位就給看起來了。單位停止了他的工作,公安分處的潘德友找李潤會談話,公安政委丁恩臣也找他談話說:內部下文了,法輪功成員去北京得批准才能去。他對他們講真相

當時六一零與公安為了迫害法輪功,把李潤會當作重點,因為當時他是那一片的輔導員,他們想辦法治李潤會,以警告其他法輪功學員。當時刑偵科的科長李時貞與刑偵科的王軍找到他給他施壓,王軍還動手打他,企圖讓他放棄修煉。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就是「七二零」,李潤會與另外倆個法輪功學員一起去了北京。在北京他們繞中南海轉了一圈,一個警察問他們:「你們是幹甚麼的?」他們說:「我們是煉法輪功的」,警察說:「哦,是上訪的,我領你們去」,用車拉著他們送到了公安局,將他們關到一個三樓招待所裏,關了一週。他們打聽到李潤會的住址將老伴,女兒都叫來,對她們說:「只要讓他寫不修煉保證就放人」。老伴與女兒馬上給他跪下求他寫不修煉保證,小女兒還趴在地上使勁給他磕頭,眼看著他小女兒的頭上起了幾個大包,他心一軟就寫了不修煉保證。過後他非常後悔,痛不欲生,心想師父將他一個將死之人,挽救了回來,怎麼能貪圖一時的親情安逸,而出賣救命恩人呢,這是多可恥的事啊!回到單位,發現單位將他的獎金工資扣了不少,幹部待遇全拿下去了,從經濟上造成了很大的損失。他想還得去北京為法輪功說句真話去,不能讓謊言就這樣繼續下去,不能讓他們不明真相迫害大法弟子。

八月初他向單位要求修年假,單位不批准,他把單位鑰匙交給老伴讓送到單位去,他又一次去了北京,在北京接待來來往往的法輪功學員,給他們安排吃住,有的法輪功學員是開廠的,來北京帶了足夠的錢,看到許多人為了上訪連吃住都成問題,就把自己的錢都拿出來分給生活困難的學員。北京學員給送來了被子、方便麵等。

十月二十八日三人出去走散了,李潤會去了所謂「人民大會堂」,一便衣警察問他說:「你幹甚麼來了?」他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就被抓進了昌平看守所。一個十多平方米的房間裏關了十五人,十五人分別來自十三個省,犯人向他要錢,一個牢頭模樣的犯人說:「你們善嘛,把錢交出來統一使用。」李潤會的口袋裏空空如也,之前錢已被警察從他的兜裏直接裝進了自己的腰包據為己有了。在那裏關了幾天,轉到各地駐京辦,通知霸州六一零接回單位,工資獎金都扣了,幹部也擼了,行政記一大過,並開除黨籍。

三、多次被綁架 關勞教所、洗腦班

二零零零年三月一日李潤會與老伴在外邊煉功,被抓到華北石油拘留所裏,白天拉出去跑步蛙跳折騰,回到房間測量血壓一切正常,當時是李時貞任刑偵科長,說他態度不好,給他非法延期關了二十天。

二零零一年因當地發現法輪功傳單,保衛科第二天非法將李潤會抓進看守所,他絕食二十四天,王軍動手打他將他的大牙打活動了,後來一個個脫落。李時貞問他轉不「轉化」,李潤會說:「只要我有一口氣我就煉法輪功,轉化門都沒有。」後來送到石家莊非法勞教一年。

在石家莊勞教所,惡警讓他按手印,李潤會不按,上來五、六個人打他,背手,辦了一個月洗腦班,蹲在一個四十公分見方的方磚內,四個犯人看著他,還要做工幹活,熬鷹,十幾天沒睡八個小時的覺,白天黑夜的蹲著。

從勞教所出來,單位讓他去了工人崗,並施行經濟制裁,工資獎金全扣了。從迫害開始李潤會經濟上損失近三十萬元人民幣,工資扣除,以前的醫療費都扣了,住院都得兒女掏錢,邪黨給他的家庭帶來了極大的痛苦和傷害。

二零零七年九月李潤會被綁架到廊坊洗腦班,並上交所謂學費四千元,利用兩個月的時間,車輪轉的方式「轉化」他。後來他發現吃飯時第一個給他打飯,飯裏吃出有藥味、苦味,粥裏有苦味,他開始懷疑它們做了甚麼手腳,就將飯放在桌子上不吃。監控他的人進來將他的飯碗裏的粥倒到馬桶裏衝了,並把碗洗乾淨,這在之前是沒有的事。後來李潤會不睡覺也不睏,但是一點點失憶,在神志不太清醒的情況下寫了不修煉保證,才放他回去。單位保衛科冀中公安局楊警察與另一警察威脅他說:「你從廊坊洗腦班那事還沒完,判你十年二十年都是你。」

二零零八年,李潤會與老伴回東北老家伺候老人,就是那年因北京開奧運會,採油二廠十二處六一零頭子劉權木等人追到東北去欲綁架他們,老倆口沒有配合他們。東北老家親屬承受不住這巨大精神壓力,李潤會又回到了單位。

四、非法判刑七年、含冤離世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一日,六一零頭子王一民下午二點到家裏說:「霸西公安局李澤林找你們談話。」老倆口沒有配合他們。當天下午五點半,也就是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一日,突然闖進十多個人,有六一零頭目劉權木、鄒波、王一民、李澤林。他們都是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家屬區法輪功學員的成員,相繼迫害了片區十多個法輪功學員。這次他們把李潤會強行帶走,將他的老伴送進廊坊洗腦班。

李潤會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並非法判了七年刑,被送到唐山監獄進行迫害。他從去監獄那天就開始煉功,監獄不讓他煉,還想法整治他,他為了反迫害,就絕食抵制。在那裏受盡折磨,心臟病也發作了,精神壓力大,他不斷給警察講真相,加上之前的法輪功學員也不斷的在講,他在樓道煉功室內也煉功,也不太管了,但警察指使犯人整他,致使他心臟病又發作了。警察怕承擔責任讓獄醫給他打針吃藥,李潤會拒絕,並給他們講道理:「我在外面,兩家大醫院都沒有治好的病,你們想讓我吃幾片藥打幾針就能治好嗎?我煉法輪功才好了,你們不讓我煉怎麼行?」

在監獄被迫害的多次犯心臟病、肺積液水腫,致使生命垂危,監獄怕擔責任不得已才保外就醫回到了家中。但司法局六一零等逼迫他寫思想彙報,敲詐,特意給他配了一部手機,便於隨時監控他。

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又被抓進監獄迫害,當地公安司法十幾人欲帶走他,他讓孩子拿紙筆記住他們的車號人名,到時候好清算他們。但惡人騙孩子說:「是去辦續保,兩三天就返回。」就這樣出來不到十個月就又騙回收監。他在裏面絕食抗議,區長找他談話,說「要開十八大了,典型案子要收回來,並問他要甚麼條件,」李潤會在裏面因條件惡劣,吃不進飯,喘不過氣,後來被送到解放軍醫院,被綁在病床上,監獄警輪班監護,他就給他們一個個講真相,講他原來在外面大醫院也治不好的病,這病不是打針吃藥就能治好的,煉了法輪功才好了。一個月心臟房顫無緩解,監獄怕擔責任,就又給辦保外就醫。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十一點三十分,南孟鎮司法所惡人又到家騷擾,李潤會對南孟鎮司法所的迫害又沒有配合。當天下午五點三十分突然來了三輛警車,其中有唐海監獄、南孟司法所、採油二廠等七、八個人強行把人拉走,圍觀民眾都說「太不像話了,人家那麼大歲數了,甚麼壞事都沒幹,就抓人?」

輾轉幾次,李潤會在心臟房顫無緩解,身體達到了生死極限,監獄怕擔責任,就又給辦保外就醫,於二零一三年元月二十一日將李潤會送回家中。監獄來了好幾次到單位,霸州南孟司法所協調他們,都不敢接收,省裏來電話也不行,最後監獄想快點推出去怕死在的警察說換個單位保出去吧,最後在任丘以女兒的名義才得以保外就醫。

但是李潤會在邪惡的高壓環境下,終因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回到家半年多,六一零不斷騷擾、施壓、恐嚇,進行精神摧殘,並揚言將再次遣送回監獄。這樣在巨大的精神壓力下,李潤會於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早晨在任丘女兒家含冤離世。離世前,中共邪惡分子又施加壓力要他辦保外就醫相關證明等,否則收監。

協同迫害的人員有:
十二處黨委書記:孫佔峰
退管站負責人:劉權木
十二處保衛科:鄒波
冀東公安分局610惡徒:丁恩臣
廊坊六一零頭子韓志光
南孟鎮政法書記張立強,手機:15832689958
南孟鎮金各莊村,電話;0316-7288598
南孟鎮司法所長孫賓,手機:13700361355
司法所職員郭亞男,手機:1583163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