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臥床近十年 瀋陽董欣然含冤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瀋陽市法輪功學員董欣然二零零四年被鐵西區公安分局張昱、孫建平等警察非法抓捕、酷刑逼供致精神失常、生命垂危,二零零四年六月保外就醫,身體一直沒有恢復正常,長期臥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骨瘦如柴,於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二日二十三點三十七分含冤離世。

董欣然,瀋陽市機車車輛廠職工,因為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開除公職,多次被非法關入洗腦班、精神病院、勞教所、監獄迫害。二零零四年三月三十一日再次被惡警非法抓捕,四月十五日左右,瀋陽市鐵西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王大隊長通知其母說:「董欣然被鐵西公安分局姓劉的警察和市公安局一名不知姓名的公安人員在瀋陽站附近抓捕,叫家裏人到分局去一趟。」下午董欣然母親來到分局,他們說董欣然被抓後,送鐵西看 守所,對方不收,因知道董欣然有肝病,後送到某派出所關了一宿,第二天送到了瀋陽監獄城。董母知道情況後,幾次去監獄城送衣物都找不到董欣然,找監管醫院院長找不到。

二零零四年六月二日遼寧省監管醫院下病危通知書。家人於二零零四年六月五日上午在監管醫院看到,當時董欣然處於昏迷、喚之無反應、瘦的只剩皮包骨,口腔內牙齒和牙縫之間全部是陳舊的深黑色血垢,還不時抽搐躁動。當天下午,董欣然家屬立即與鐵西區看守所、政法委聯繫。可是有關人員說「我們不管,我們已移交法院,等待判刑」,最後他們逼著家屬寫「保證書」,並交抵押金五千元和在監管醫院住院期間三千元醫藥費,才取保候審。當天晚上董欣然被家屬送到瀋陽市第八人民醫院治療,處於昏迷狀態、不能自行排尿,腎、腹腔內並有積液。

經醫院搶救了十幾天,董欣然才醒過來,手比比劃劃的,嘴發不出聲音來。董欣然的右手被打骨折了,而且右臂上有被煙燙的一片黑紫色的痕跡,慘不忍睹。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瀋陽法輪功學員潘友發,一位曾參加對越作戰功績顯赫的團職軍官,到朋友胡林家做客,被瀋陽市國保警察會同新民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新民市公安局西北街派出所、瀋陽市皇姑區警察非法抄家並綁架。瀋陽市國保、「六一零」為構陷潘友發,先是派兩個男警和一個女警來到已經被他們殘酷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的董欣然家,讓其配合作證準備構陷,對其老伴恐嚇,國保警察威脅說:你們如果不配 合,我們要把董欣然帶走。董欣然老伴指著躺在床上骨瘦如柴、神智不清、瑟瑟發抖的董欣然,對國保警察說:人已經被你們弄成這樣,你們願帶哪去就帶哪去,帶走了家裏也少了一個累贅!三人一看恐嚇欺騙董欣然作假證不能得逞,又改換招數,過了幾天又第二次上門,帶了點米麵糧油假裝關心「拜訪」董欣然,並拿出預先寫好的一張紙,哄騙董欣然和他老伴說,只要你們在這張紙上按手印,是幫助老潘,也算做好事,這樣老潘很快就會被放出來了,從而騙得手印。董欣然這樣一個被迫害的精神恍惚、生活不能自理的人,被拽著按下的手印怎麼可以作為證據呢?

董欣然一家多人由於修煉法輪功遭受中共邪黨人員迫害。董欣然的弟弟董怡然原為瀋陽市公安局刑警支隊技術處工程師。因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被開除公職,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五年中董怡然兩次分別被非法勞教二年和二年半,曾經二十四天被強制剝奪正常睡眠,腿腳被迫害的腫脹,不能穿上鞋子。期間一年多,家人探視權被當局剝奪。董怡然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七日被大東區前進派出所綁架,捏造證據誣陷,枉判三年。

他母親梁玉琴一九九四年四月煉法輪功後,多年的風濕病、高血壓、眩暈症等身體上的疾病不翼而飛。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九日被派出所綁架、抄家,關了兩天放回後,其單位、社區、派出所輪番到家中騷擾,每到敏感日社區每天都派兩個人到家中看著;二零零一年過年前夕,被當地六一零夥同派出所街道及單位二十多人闖入家中強行抓去洗腦班一個月,勒索幾千元;二零零一年九月末被派出所綁架,走脫後流離失所,二零零二年七月六日回家後被鄰居舉報,派出所、六一零、街道人員破窗而入,第二次把她綁架到洗腦班。幾年來,梁玉琴老人經常去派出所、六一零、政法委講真相要求釋放被非法關押的孩子,並奔波於各勞教所、看守所看望孩子。二零零七年所居住的房子被強行野蠻拆遷、砸毀。在常年各種壓力下,梁玉琴老人於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