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給鄉鎮幹部講真相 不斷開創環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尊敬的師父,您好!
各位同修,你們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底得法的,一直覺的自己修的不夠好,沒有甚麼寫的,錯過了九次法會。今年第十次法會不能再錯過了,拿起筆記錄自己修煉中的點滴,若有不對的地方,懇請指正。

一、不斷開創講真相的環境

二零零五年初,我受到迫害調離原縣級單位到某鄉鎮工作。開始的時候,環境有一些嚴峻。心裏想,既然到了這個環境,認識的都是有緣人,再難也要想辦法講真相勸三退。在盡職盡責做好工作的同時,利用工作環境結合自己受迫害的情況理智的講清真相,從縣公安局國保隊長、鎮派出所所長、鎮邪黨書記、鎮長一直講到一般職員,能夠接觸到的人都儘量講。鎮上的年輕人開玩笑叫我「老唐」,意思是我好似唐僧一樣不厭其煩的勸導他們做好人。

因為工作關係經常和幾個同事下鄉辦事。下鄉的途中不斷啟迪同事的善念,在各種環境中講真相。遇到同事直接說師父的名字的情況,覺的世人說的時候帶有不敬的思想,容易造口業,應該從正身邊的環境做起。我立即就更正:「要說李老師。」他們也就會馬上改口說:「好,好,李老師。」大家都笑了。因為自己做的正,自然而然得到大多數人的認可和尊敬,以後再講真相阻力就小的多。

一有空,我就給同事讀《洪吟三》,用筆記本電腦播放神韻光碟,放講法錄音等等。一同事問:「李老師說的是對的,教人做好人,向善。不過,怎麼你沒有自己的思想,每天只是重複李老師說過的,我們想聽你自己的東西。是不是你太盲從了?」我鄭重的告訴他:「如果你能夠編出一套理論,翻譯成幾十個國家的文字,讓世界上一百多個國家的上億的人都來學,你能夠做到嗎?你能夠做到說不定會向你學習。」他表示認可和佩服。我繼續說,「這不是只有覺者才能夠做到的嗎?上億人都會盲目嗎,其中不乏高級知識分子。佛法無邊,師父說出來的是佛法,而我的理解說出來的甚麼也不是。」

幾年下來,單位上願意三退的都退了,剩下一些怎麼講他們也不聽,或者有顧慮不退的。可能有自己沒有做好的關係。當然過程中也有一直起一些負面作用的人,對這樣的人我覺的也是我要救的對像。不管他們現在的表現如何,都是師父的親人,要給他們得救盡可能的創造條件。既不要往下推他們,也不能縱容他在背後的邪惡的指使下無度的行惡。

鎮司法所長、綜治辦主任及分管的鎮人大主席起到干擾我講真相的作用,多次和派出所到學校舉辦邪惡的圖片展,毒害學生。一次聽說在寫構陷我的材料上報,明白真相的同事悄悄提醒我注意。我想,師父讓我救度這一方,發生這樣的事,一定是自己的空間場不乾淨,自己沒有做好造成的,但自己做的不好不等於就一定要被迫害。於是加大清理自己空間場,長時間發正念解體本地的邪惡。

第二天去上班,聽說鎮司法所和綜治辦的電腦在大樓有人看守的情況下同時被盜,他們不甘心,又請縣公安局610的配合來查是誰偷走了電腦,也取了我的指紋去對比,結論是外地人流竄作案,小偷沒有抓到,不了了之。我明白是師父的呵護,把這一難消於無形。事後我給他們講「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理,如果繼續做違反天理良心的事,也許還有更大的報應在後頭。他們也覺的是遭到報應了,自認晦氣,收斂了許多,一些邪惡的宣傳不讓我知道,仍然偷偷摸摸的繼續做。後來,鎮司法所長駕車在十字路口闖紅燈撞上一輛摩托車,摩托車上一死一傷,賠償了近百萬。公職雖然沒有被免,但給家庭帶來巨額的債務和愧疚感。之後再和司法所長講真相,他就能夠接受了。雖然還沒有三退,但對大法有了正面的認識,有時他到城裏辦事,會主動問我要不要搭車。我看到他車上掛著毛魔的像,就和他說,毛魔身上有八千萬冤魂,不但保不了你平安,殺氣太重不吉。他就按我告訴的方法處理掉了。

去年年底邪黨「十八大」前,中共惡人又搞迫害,全國各地的邪惡在瘋狂抓人,不過是外強中乾,強弩之末。鎮綜治辦主任及分管的鎮人大主席一天突然到我的辦公室,想強行檢查我的筆記本,尋找構陷的證據。看到他們來意不善,我立即從新啟動機器,用於講真相的內容都在加密盤內,從新啟動後進入的是另一個純淨的系統,裏面甚麼痕跡也沒有。他們鼓弄半天,甚麼也沒有發現。我調整一下不穩的心態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笑著看他們弄,一邊和他們講真相。

隨後,鎮人大主席打電話給派出所,來人把我帶到派出所,縣「六一零」(公安局國保隊長)和派出所所長找我單獨談。國保隊長說:「我們經常看明慧網,知道怎麼回事,對你沒有惡意,如果去單位找你談,會影響到你,所以請你過來。但現在這個形勢,上面壓下來的你也知道,不得不應付一下,知道你工作做的很好,工作以外的事我們也不想過問。」還暗示是鎮人大主席舉報我勸人三退,隨後就叫派出所用車把我送回鎮上去。

事後回想一下,也許邪惡的安排是通過惡人舉報,準備利用我電腦中的大法資料構陷我,結果他們用現有的痕跡查找軟件找不到他們想要的東西,基層「六一零」明白真相後也不想當邪惡的替罪羊了。師父說:「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來講,以前我一直在講,我說大法弟子有這麼大的歷史使命,要承擔救度眾生的責任,肯定是有你們自己能走通的路。這條路必須是一條能達到標準的路,這樣宇宙眾生才佩服,才能干擾不了,你在這條路上才會沒有麻煩,才會走的很順暢。」[1]就這樣在師父的呵護下平穩的走過來,當邪惡無以為繼時,也許新的一頁就翻開了。

鎮人大主席舉報我之後,就大病一場,幾乎命不保,一頭黑髮因為化療掉光,隨時戴一頂帽子遮醜。今年年初換屆選舉時人大主席也落選了,當初他想使壞的那一念有背後邪惡因素的支撐,想通過迫害大法弟子換取向上爬的政治資本。我只是發正念清除其背後的邪惡因素,讓他不失去得救的機緣,沒有想到這個現世現報來的這麼快,確實出乎意料。師父說:「邪黨背後的邪靈是利用了世上的人在人害人。邪黨政權中,能認清它的,就會有希望;不肯放棄的,都將在大淘汰中隨其一起解體。」[2]我嚴肅的對他說:「我勸你三退是讓你保命,是真心為你好。一個人如果不認同真善忍好,迫害大法弟子,那是非常危險的。不但職位保不住,自己的命也可能保不住。」雖然他還是沒三退,之後再和他講真相就認真聽了,不再繼續起負面作用,不再干擾我講真相。

新任的人大主席是明白了真相的,從不干預我講真相,整個環境就這樣慢慢正過來了。以後我在各種環境下堂堂正正的講真相,大家覺的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二、派出所所長在村委會裝睡

今年四月村委會換屆期間,我在一村委會講真相,講著講著新上任的派出所所長和一個民警過來了,他是這個村委會的「聯繫領導」。當時心裏有了顧慮,還沒有直接和新所長講過真相,想停下不講了。旁邊有好事的人就介紹我剛才正在講法輪功的真相呢,怎麼怎麼講的。所長帶著嚴厲的口氣問我怎麼在這裏講這些,明顯是衝著我的怕心來的。我想所長也是需要救度的生命,面對這個情況不能夠迴避,也許他就是來聽真相的,要讓他明白大法是慈悲和威嚴同在的,為自己的將來做出一個正確的選擇。

我一邊發正念解體他背後的邪惡因素,一邊理智的回答他的問題。心一正環境就起了變化,隨後他問天安門「自焚」怎麼回事、為甚麼要講真相等等。我和顏悅色的一一做了回答,並聯繫薄熙來案講了中共活體摘取大法學員器官的罪惡,大法弟子講真相是救人的義舉,民眾保護修煉人有福報等等。聽著聽著,所長靠著椅子的後背就「睡」過去了。讓那兩個想借我講真相為名向所長打小報告邀功的人覺的非常無趣,問和所長同去的另一名民警是怎麼回事。那個民警小聲說:「所長不願意管,不想管法輪功這事,遇到了敢當面講真相的不好處理,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所以就睡一會,法輪功講的都是事實,裝著沒聽見。」

在場的鎮幹部、村組參與選舉的人都聽到了真相,看到這個有趣的場面覺的很震撼。一個村委會副主任人選說:「共產黨這樣折騰下去不就完了嗎,我帶頭退黨。」而另一個副主任人選沒有表態,對我講的真相可能不是太認同。選舉結果下來,本來在初選中得票不高的那個副主任,因為明白了真相,結果奇蹟的當選;而那個態度曖昧的參選人卻沒有選上。

隨後見到這個所長做法制宣傳時的一些照片,原來那些毒害世人的邪惡展板就不見了。這所長笑的很燦爛,那是明白真相的生命會心的笑。講真相的環境這樣慢慢的正過來,再在各種環境中堂堂正正講真相,負面因素就很少了。

三、喚醒百花迎春來

一個三退了的鎮水務所長,他和我說他有可能被調到他的老家那個鄉鎮去工作。他說他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籌資把他老家那兒的寺修好,要讓傳統復明。他把過去參與「破四舊」毀壞寺廟、祖墳的族人集中在一起,說:「過去大家跟著毛的政策,甚麼都是我們這裏走在先,現在社會這麼亂,與毛的政策有很大關係,不相信報應。過去大家做了一些缺德的事,有幾個現在是過的好的,大家想想。我們這裏沒有幾個考上大學的,與這個有直接的關係,祖上造業,遺禍子孫。以我家為例,我有一個同父不同母的哥哥,當時是民兵隊長,刨祖墳破四舊衝在前。才受到上級的表揚,緊接著墳山上雷擊起火,他著魔似的說要保護公社的財產,往火場裏衝,誰也拉不住,當時就燒死了,這不是現世現報嗎。邪黨馬上就要完了,大家不要信它,該退出的就退出。我回來建寺,大家都出出力,也算贖贖自己過去對神佛不敬之罪,積點德,不要讓子孫後代再跟著受苦。」

類似的事例還有很多。明白真相暗中保護我的兩屆鎮邪黨書記,都提為副縣級幹部。派出所所長、警察也提升了,按照縣上的說法,一個鄉鎮派出所提起三個正科、兩個副科,是歷年少有的事。

當地中學音樂舞蹈老師,接連三年我都給她神韻光盤,每年問她都說要看,演的太好了。她在編舞中就學習神韻中的古典舞技巧,教學中取得很好的效果,今年被調到縣文化館工作。

一個明白真相的某鎮領導的妻子,考取省某監獄的公務員,從鎮中學到省城上班。兩個明真相的大學生村官,考取不同地方監獄的公務員。有了之前的基礎,相信他們一定會正確對待獄中受難的大法學員。

妻子原單位同事的丈夫是一個四十多歲的掛車司機,家裏的頂樑柱。過去我和他講真相他當笑話聽,常對我說:「男人不抽煙,白來世上顛。」不久前突然查出患肺癌,腫瘤在主血管上,做不了手術,定期到省城化療,醫生給他的結論是過不了兩個月。去看他時我說:「現在醫院救不了你了,你想不想看《轉法輪》?」他說行,要看。我把珍藏的寶書送給他,讓他在最短的時間內看完,又把師父的講法錄音拷貝到他手機卡上。過去煙酒不離身的他,現在酒不喝、煙不抽,每天都認真聽法。他還說以後他要買一個小擴音機,招呼大家都來煉。可能他有這一念吧,儘管他還沒有正式修煉,只是看書聽法,身體也向好的方面轉變。再去省腫瘤醫院複查,結論腫瘤是良性的,得到福報了。

四、越到最後越要精進,越要走正

最近,鎮上搞民兵整組訓練,休息時同事們玩一個上下樓競賽的遊戲,上到辦公樓五樓頂摸下窗戶證明到了,然後下樓到操場上指定位置,看哪個所用時間最短。我不想參加,一個同事覺的我肯定行,推薦我參加。確實很輕鬆的就跑下來了,時間很短。出辦公大樓門口下台階自己的歡喜心、爭鬥心、顯示心出來了,想表現一下,兩步跨下去。結果腳下一軟就重重摔下去,然後手一撐爬起來,跑到終點。這一摔耽擱了十多秒的時間,只取得一個靠前的成績,自己的右膝蓋摔青,兩個袖拐頭破皮。事後回想起來,是自己的心態不正造成的,覺的跑到最後了,想表現一下;如果換一個心態,覺的自己參與這個競賽的目地是證實法,跑出甚麼成績是師父給的,那結果一定大不相同。

越到最後,舊勢力和各種負面因素越盯著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一個不正就會帶來干擾,甚至重重的摔一跤。師父說過「修煉如初,必成正果」[3]。回想自己在剛剛得法時是怎麼做的,怎麼精進的,現在修好的部份已經隔開了,所以需要從頭開始,不懈怠,越到最後路越窄,對自己的要求越高,越要精進,越要走正,圓容師尊所要的,才能在潛移默化中影響和救更多的眾生。

不管怎麼樣,世人得救是最大的心願,在今後的時間裏,無論形勢怎樣變化,我都會學好法、向內找,「懷大志而拘小節」[4],繼續做好三件事,不驕不躁,穩步走下去,兌現自己的史前大願,

謝謝師尊!
謝謝同修!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保持清醒》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聖者〉

(明慧網第十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