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用心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這次法會,我要向師父彙報和同修交流的主要內容是,近二、三年在抓緊學好法的前提下,在多救人上用心;在關鍵時刻,守自己的心性,用善對待迫害自己的人,體會到了善的力量,發自內在的心性得到了昇華。實踐證明,只有聽師父的話,路才能越走越寬。

一、用心救人的小故事

「你快來把俺全村救了吧」

三年前過年,去朋友家講真相,家有六、七個人在玩,一下午,他們聽明白了真相,和朋友一家都做了三退,要了光盤小冊子高興的回家了。

睡覺前,朋友說:「你光救這麼幾個人,這山村一百多戶從沒見過真相,你快來把俺全村都救了吧。」當時自己一愣,以前一點沒想,我說等我考慮一下。

這大白天的在陌生村挨家講三退真有些怕,也可能是師父讓她告訴我的。怕抓怕吃苦,難道不怕眾生不能明白真相被毀了嗎?師父說:「大法弟子已經是各個地區人類得救的希望。」[1]我含淚說:「大妹,謝謝你的提醒,你不修煉,還能為全村人著想,太了不起了,我明天回去準備好東西,馬上回來。」

三天後,我就在她村挨家講真相、發光盤等,鎖門的發一本小冊子,天黑了,客車沒了,鄉親用電話讓同修把我接回家,心裏感謝師父保護,從此有了信心,無論寒風酷暑,下雨下雪,多數坐客車,沒有特殊事,平均一個周去一次農村,這樣,三年,堂堂正正走遍了五十六個大小村莊。至今,最大村八百多戶,最小一百左右,資料發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但三退還需要時間。

講真相做三退並不難,難的是魔難中長期堅持,怕人舉報,一個村這麼多人,甚麼樣的人都有,怎麼辦?就必須紮實學好法,發好正念,時時向內找,才能解體世人背後的邪惡,不受干擾,否則世人不但不信,還會造業。

救人急 售票員客車上放神韻

我老家鄉鎮四十八個村,婆家四十村左右,這些村同修少,我開始背一大包,來回去農村一次不容易,乾脆一手一包光盤,一手一包小冊子、《九評》等,農村人祖輩一村,傳的很快。

我去時坐車不講,能發些神韻光盤。一次,客車在集頭停下,人們都擁擠著往上上,我站在車門門口,上一個發一個,人家以為我是售票員呢,所以我去農村都多帶光盤。

有時在農村沒發完,那邊爬山拉石子的工程車很多,路不平,跑得慢。我拿著神韻光盤在前邊招手,十個車停八個。車高,我使勁攀上去說:「孩子,錢是第二,安全第一,看了神韻光盤開車更平安。」都說謝謝大姨。三十多張一會兒就發完了,可我身上沖了一身泥土。

一次去農村,剩下十幾張神韻光盤,回家坐上一趟跑市區的客車。在車上發完後,因車上有電視機,售票員高興的把神韻放給大家看,車上人都精神起來了,聲聲叫好,不懂的地方,我就解釋。半路我下了車,我說:「希望鄉親們這二百多里地能全部看完,真是佛光普照。」都說謝謝,也說祝我平安。看著遠去的客車,我雙手合十,謝謝師父。

這村的喜慶日子

去了一村,進了一家,正遇上滿堂的兒女給父親過生日,老人和全家人聽明白了真相都做了三退,老人是退休教師,拿到了《九評》特別高興,兒女們各自要了光盤等,老人和家人擋著堅決不讓我走,非讓我吃飯不可。我說老人心意領了,時間緊救人急,這樣全家才送我出了門。

又進一家是個八十多歲的老大娘,腿腳不便,拄著拐杖,她甚麼也記不住,就能記住「大法好」。我說這是最高天法,誰也大不過天,你整天念,喊也行。我匆匆走了,只聽從後邊喊「轉頭,轉頭」。我轉身一看,淚「唰」一下流下來了,她把拐杖夾在戰戰兢兢的兩腿之間,雙手合十喊道:「謝謝你,大法好,大法好,忘不了。」我向她招手說,大娘請你謝謝師父吧。

又一家結婚的,我說幾句祝新郎新娘祝福的話,沒講真相,每人發了一個神韻光盤,讓多傳親朋好友,得福報。婆婆說,俺家今天真有福,雙喜臨門啊。我發完就出了門,她後邊追上來,非得給喜餅喜糖,不要還不行。中午,我餓了剛想吃,一想真正救人的是師父,不能吃。晚上把喜餅放在師父面前說:「請師父先吃吧,替世人感謝師父救命之恩。」

師父的慈悲安排

我市交界處山那邊,聽說有四個小村,下車得走十幾里才到,我提著兩包走不動不說,走到也得半天,愁著了,正念一到,第二天累也得去。那天大清早,同修來電話說:今天我休班,用車麼?我高興的說:太好了,師父太慈悲了,這下不愁了。同修一直把我送到山村口,這一天,四個小村有一百戶,全都講完了。

九十歲的大娘和賣海鮮的中年人

一家九十歲左右的老大娘,聽了真相,說自己最信神,她問我是誰讓我來救人,我說是神仙師父,這下她可幫了我的忙了。她拿了拐杖挨家敲門,人家出來了,她就說快點過來,神仙派他徒弟來咱們這了,快來聽;對面遇上人,老大娘就用拐杖攔著,不聽不讓走,好幾個人三退,還要了真相。

在另一個小山村,還遇上四十歲賣海鮮的,他聽明白後退了團,要了各種光盤小冊子,他在那兒賣,一堆人買海鮮,他也幫我講,有時遇到門縫高的,他幫我塞,傍晚他說你是哪裏的?我說我是某某市的。他說今天佩服你們法輪功不為錢,沒有人能這樣做,今晚我一定用車把你送家去。我說謝謝,我家距離這裏七、八十里,再說山那邊還有一趟車,我得快走。又路過一個敬老院,發完我就走了。

雪雨擋不住救人

冬天有時下雪,雪化了再一凍,似鏡子。去坡上一家,一不小心就滑一跤,進門說了,人家也三退了,又有了信心。幾次下雨,村裏全是泥道,濺的膝蓋以下全是泥,又累又餓。苦是苦,一想起師父為眾生不知承受了多少苦,這點苦算甚麼?就又有了力量。

比如山那邊有一個五十多戶的小村,昨晚剛下完雪,那山路一個腳印沒有,半山腰三條路,到山頂一看,走錯了,村在那邊,往回走就遠了,緊走就得爬地沿,雪又滑,沒辦法,就先把包扔上一塊地,抓住草爬上去,挨個地沿爬,心裏背「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2],全身就熱的有了力量。這樣一上午全部講完,有些信教的也退了黨。村裏有些老人非常感謝,非得留著吃飯不可,我謝絕了。

村民說:「法輪功還是好!怎麼一會兒又放回來了?」

去年靠年剛下完雪,人們不敢出門,真是講真相的好機會,七百多戶可得去幾次,早上講到九點多,一位六十多歲男的退了黨,要了小冊子,擋著不讓我走,說去多叫人來退。我說不用,每家都落不下。

一會,他領著村治安幾個人追上我說,就這個人叫退黨。當時我心疼資料還沒發完。我在後邊搶著往門縫裏塞。我說你們得為全村生命負責啊,等我發完了再抓。他們人多奪了我的包,來到了村委門口,正好全村人都在弄合作醫療,我藉機就講真相。一會兒派出所的車來了,我就上了車。在車上給小警察講:某黨已不行了,天要滅它誰也擋不住,千萬保護大法弟子,時間緊,別耽誤我救人,一旦大淘汰來了就晚了。

來到了派出所,小警察們又端水又給蘋果,我說我不吃。雖然天很冷,可我熱的臉通紅,十多分鐘,有個警察說:「大姨,你可以走了,上邊叫放人。」我走時說:你們都是好孩子,千萬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最高的佛法才能保祐你們。他們說:大姨一定注意安全。

還不到十一點,我得返回那村去,要不這村民眼看著我被抓了,以後怎麼講真相?趁著他們沒回家吃午飯,馬上我又回去了。客車上人滿滿的,我就大聲講「天安門自焚」是造假,車上一人說:「你好大膽,不怕派出所抓你嗎。」我說剛放出來了,他們不抓好人。

來到了村委門口,還有很多人在那,我就見人就說,大家千萬別害怕,舉報也沒有用,公安派出所也都知道法輪大法好才不抓。一個村民說:「還是人家法輪功,殺人放火的不會放人。」我又找到舉報我的人和治安講真相,他們都低下了頭。就這樣,我緊接著又去了三次他村,給眾生得救打下了基礎。

這三年去農村,就這一次被干擾了,向內找是頭天晚上,同修和我要光盤,我說第二天我得拿著去農村,就沒給,同修第二天不出去,還非要,我不給,她就火了,我也火了,還是沒給,才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向內找還是為私為我,不給同修光盤留著自己用,救人也是為了私。

「妹子,佩服你說的好,大哥今天中午請客。」

今年轉眼到了夏天,人們熱的都在大街上風涼,一群群的人有的在打麻將、有的打撲克、聊天的。我先從街頭給鎖門的發小冊子。那邊有人喊:「幹甚麼的?」我說發小冊子傳單的。他們又問甚麼意思?我說送幸福保平安的。就讓我過去。我發到那幫人跟前就講真相、三退,發光盤小冊子。另一邊又讓我過去,我說別急馬上過去,千萬別走,出這個村沒有這個店。又發一趟小街,再講一幫。搶時間,因為農村都睡午覺。

來到一群人那裏,其中一人說:「大妹子,看看你熱的滿頭是汗,為了甚麼?大白天在街上敢說某某黨不行了,佩服你的膽量,你不怕被抓坐監了?」我說:「大哥,這幾年全是為了你們吃的苦,一言難盡。」然後,我把《洪吟三》中的〈贈世人〉、〈找真相〉背給他們聽,大家聽得眼睛瞪的老大,那人說:「大妹,聽你背得這些意思真深,你坐下好好給俺講講。」讓給我一個凳子。

我說:「家有家規,國有國法,為甚麼叫地球?因為我們住在宇宙最低下層,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都知道人的大腦打開百分之三十,上邊的高級人類是打開百分之百的,所以才叫神。應該相信這茫茫宇宙一定有不可抗拒的法則,真、善、忍是宇宙最高佛法,人間叫法輪大法。如果人認為真、善、忍都不好,人還能留著做根嗎?這就是為甚麼叫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二是為甚麼三退才能保命呢?寧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哪朝哪代是天定,都有了結的時候,得民心者得天下,從古至今,誰殺人誰償命,個人殺人個人償命,集體殺人集體償命。某某黨殺害了八千多萬自己的同胞。」然後,我就把毛、鄧、江夥同某某黨犯的天法,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人做天看賬上留,貴州省斷裂的大石頭出現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咱們幹一年不夠貪官吃一次飯、嫖一次妓的。他說佩服你的直爽,都是真話,我現在退出這個該死的黨,接著又退了兩個黨、兩個團、四個隊,各自都要了光盤小冊子。他說妹子,大哥今天沒別的,中午到我家,我請客表示心意,我說謝謝了,我還得去救別人呢。到那邊商店醫療室發了些光盤。

師父用常人的口鼓勵我

一般回家只能挨個講真相、三退,給個護身符,車上有對年輕夫婦,女的懷孕了,都用真名做了三退。丈夫說為了保胎兒也得三退,車上七、八個人都三退了。

市郊有個同修有事我得去,平時沒時間,今天下午剛三點,但是累的頭疼。我想起耶穌為了度人被釘在十字架上,師父這次改變了舊法理,師父不承認的我也不承認,才想起發正念清除頭疼的干擾,馬上頭就清爽了。

下車後,又坐上了市區的車去同修家,這對年輕人又和我同車,在車上退了四、五個人,小伙子幫著我把司機退了,下車時,那小伙子在車窗喊:「大姨,你今天功德無量。」我說謝謝。心想一個常人怎麼會這麼說?後來,同修說是師父通過他的口鼓勵你。到同修家吃了餃子,又幫同修寫了嚴正聲明,這樣甚麼事兒都沒耽誤,省出第二天的時間學法了。

發《九評共產黨》的小故事

同修做《九評》不容易,家裏存了很多了怎麼辦?打坐時腦子一念,騎著自行車順著路邊三退邊發,這是師父的點化。

第二天正月初六,我騎車往農村方向奔,沒想到現在騎自行車走親戚的太少了,我看見摩托車、手扶車,我就下來喊:「大哥過年好。」多數人以為認識呢,就停下車來說,怎麼忘記你是誰了。我說很早以前認識,現在沒空講,快告訴你天機。

講完真相三退後,我說給你一本真實歷史的書看,千萬多傳人,傳的越多福報越多。遇上路邊散步的,我也上去打招呼,互相拜年,我就給他講真相,做了三退,給《九評》不要,我又說你看看吧,要明明白白活著,他又要了。

就這樣,我騎車走了六十里地,發了二十本,往回返剩下五本,拿少了。在一條坑窪的路上來了一個手扶車,上邊有四、五個人,小伙子開的。我說孩子走親戚嗎?小伙子停下車,我就和車上人講真相。小伙子一看不認識,又不願意聽,開車就走。車上人伸手要《九評》,叫小伙子停,就是不停,我騎上車就追,追上,剛放穩車,他又跑開了。乾脆不騎車了,我拿《九評》跑著追,追到兩步遠,一下子扔到車上,他們接著了,接著的高興的笑了。我又喘又想笑,這人得這《九評》多不容易啊!這一天退了二、三十人,累的我好幾天才休息過來。

一個副局長退黨

今年正月,我去理髮,理髮的人說:大姐,你這臉皮越來越細,還這麼紅。我說你不是早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她嚇得說公安局長在這。我說這個局長真有福,我想找還找不到呢。

我接著說,其實公安局的人長得都挺好,可惜不識正邪,聽某某黨,槍口整天對了老太太和婦女開。局長說我:你說夠了麼?我說:還沒說夠,我把真相講給你聽聽吧。我就把毛、鄧、江犯的天理說了一遍。那局長又說:你還沒說夠麼?我說:想聽聽你的。他說:我不信某某黨能倒,如果你師父回國,我第一個……我趕緊用右手擋住他的嘴說:住口,不允許你造業,你有父母嗎?他說有。有妻子兒女嗎?也說有。我說:你今天口出狂言,不怕天懲罰嗎?不為了自己,也得為家人負責任,說不定今晚不會說話,就住進醫院呢。他大眼一瞪說:怎麼辦?我說你快向李洪志師父認錯,佛法慈悲,威嚴同在。他雙手抱拳朝上天說:「李大師,我剛才是無意說的,請大師原諒,再也不敢了。」這時我的淚就落下來了,我說你應該這樣雙手合十說,他馬上學著雙手合十,他說大姐,這下我告訴你我真姓甚麼,你快給我退出這個黨吧。我說你看過《九評》等真相麼?他說沒有,我說我馬上回家拿給你,你等著我。他說:我一定等著你。我急得棉衣拉鏈都沒顧上拉,一會兒拿回來了給了他。他連聲謝謝。我說你終於有救了。

人群裏發神韻光盤

除了一個星期去農村外,餘者時間在縣市大量發神韻,我想單人救太慢了,如何能多發,剩下時間好學法,充實正念。我家離市批發市場近,從晚上兩三點到早晨七點人車不斷,全市都來拿貨。這樣,讓神韻光盤各地都能得到。剛開始一個多小時,面對面發七十多張,後來就能發五十,現在就得問看過沒,再給。現在開始發《九評》真相光盤。隔幾天去一次,其實都有電子眼,我也不認識它,我想它也是為法來的。

再去車站,每輛客車上發,上車,我說:「祝大家幸福,我給大家免費送一個神韻光盤,純善純美天下第一,誰看就能得到神保祐。」一般五、六輛車能發一百多張。工地、加油站、修路的、路邊各門市部、紅綠燈停車的還有些小工場都也去發。一次,路過一家打麻將的十幾人,大家邊打邊接神韻,盡裏邊坐著一個男的不讓發,打電話舉報。我想出來,人多出不來,這時我說:「快,大家誰要,出這個村,沒有這個店了。」他邊打電話,我邊從空中往裏扔,發了五、六個,我就離開了,也沒事。

又一次,大橋停了兩麵包車,裏邊坐著好幾個人,我上前說:祝大家平安,每個送一個免費神韻光盤,天下第一秀,誰看了誰沒白活。一人說上車吧,你看看這是甚麼。指了指肩牌,我這才發現裏邊坐了好幾個警察。我說:我還當是甚麼了,脫下衣服不一樣麼?胡某某也得保命不是?他們都笑了說:「大姨,你小心點。」共要了三個光盤。

二、內在心性昇華的轉折點

在我市發神韻光盤,暢通無阻,生出了幹事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今年六月份,發給了一個警察,他二話沒說,奪包就走,因包裏有八百多元集體錢,正要去送給同修,我急跟著到了派出所,給全體人員講真相。一會公安科長來了,問光盤哪裏來的?我說:你光抓人,我能說麼?他轉身就走了。一會回來,把我放了。

回家一看師父像、大法書、電腦等都被抄了去,由於四、五年沒出事,就對安全放了松,自己的生命是師父大法給的,難受的心情真要了我的命一樣,我想當天馬上去公安局要東西,又一想現在我是不理智的,明白主要是去講真相救度他們,早日停止迫害。可是明知心裏也過不去。

第二天,我打電話把這事告訴同修,我說下週想去公安要東西講真相。同修說:「想去就去吧,要是專為要東西,還是為私,你一定要用善心打動他的心,迷中的他明白真相後,不再迫害大法弟子,全市同修就能走出來講真相,眾生就有福了,如果用惡和鬥,他們會更惡,那也不符合法。十多年為了甚麼?師父傳大法不也是為了度人麼?你能最後達到你不要東西,他良心真想給你,就行了,真能這樣做到的話,一定是個好結果。」

我聽了同修這些話很在法上,可是我當時心還是沒扭過來,我會努力調節好心態。同修後來到我家說:「就上次給你打電話時,一瞬間,三個多月壓在心裏透不過氣的物質一下子散掉了,這會兒,心裏這麼輕鬆。」我說一定是你講的話符合了法,師父把這些敗物拿掉了。

為了達到法的標準,調整好心態,這幾天靜心學法看神韻,特別看了《洪吟三》的歌詞,我被歌詞中師父洪大的慈悲感動的淚流滿面,唱的每一句真是能震撼宇宙啊。

同修聽說我下週去公安講真相都很支持,讓全體同修那天上午幫著發正念。我叫同修捎去三點認識和大家協商,一是同修們別心浮動,該幹麼幹麼,千萬別耽誤救人。二是,發正念解體的是另外空間操控警察的邪惡,發出善念,讓全體警察和世人都能得救。三是,不曝光,不發小冊子和不乾膠,不行再說。聽說大家都同意了。

到了週一我去了,門衛警察要身份證登記,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身份證沒有,你直接打電話給某某科長,就說我叫某某,找他。門衛說科長下鄉了。我說那你找局長,他又說局長開會了。我說:門衛,請你告訴一聲,見不到人,中午下午我不會走。心想,這樣怎麼能對得起全體同修發正念?怎麼辦?沒辦法,就在公安門口打坐煉功,坐了半個小時,門衛看見,也無人過問,不行,先回家告訴同修們停止發正念。

走出不遠,見到近距離發正念的同修,他們老遠看見我打坐,不知道怎麼回事,我說了一遍。同修說去後門等,他們都走後門,最好能找國保大隊長講真相。

我馬上去了後門,是一個大停車場,後門門衛說這裏是上下班的地方,有事去前門。我說沒辦法,他不見,就只好這裏等著。過來一輛車,我就上去擋,看是不是,再來車再擋,這樣等了兩個小時,聽見門衛打電話說:「後門有個五十多歲的法輪功婦女,老是擋車找某某科長。」一會兒,過來一個三十幾歲的警察叫著我的名說,你還沒走啊?我說你是誰,怎麼知道我的名字,你一定是國保大隊長,是不是?他說:「不能說,說了就上網。是不是丟了那些東西,要了你的命了?特別這幾年手抄兩遍《轉法輪》,真是橫平豎直,下了功夫抄了,都被抄了去。」

我說,我的命都是師父和大法給的。為了抓緊時間講真相,來不及說東西的事。他說:「你種的地,吃的糧食都是某某黨給的,怎麼還反對?」我說:「你們年輕人知道的都是假歷史,你知道某某黨老祖宗是一幫子流氓起義造反,白手起家,毛搶了地主的地和資本家的工廠。再往前說,宇宙慈悲於人,賜給人大自然和山水,人們才能開出地來。怎麼能說是某某黨的地呢。又把毛、鄧、江犯的天法說了一遍。某黨害死中國人八千多萬,特別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天地為之震怒,貴州出了藏字石,難道是偶然的嗎?由於宇宙上下所有生命都偏離了法,為了救度留下這些生命,師父吃盡了無數的苦,為的是宇宙蒼生包括人類同化真善忍,大劫難來時才能留下,你說連真善忍都認為不好的人,能留下來做人種嗎?希望你懸崖勒馬,將功補過。神目如電,佛法慈悲威嚴同在,你想哪朝哪代,對準老百姓開槍,它不是真正的邪黨嗎?它的法律超過了正義善良,一定是惡法,你整天跟著某某黨跑,難道你真願意給它當陪葬嗎?不為自己也得為家人想想,將來事實大白於天下,你能為自己辯護無罪嗎?你說執行上級命令,上級都完了,你怎麼辦,真得三思啊。」他說:「怎麼辦?我得吃飯啊,現在也找不到個正黨,如果有正的黨我也支持參與。」

我說不要緊,你應該在這個位置上,悄悄保護大法弟子,功德無量。人做天看記得賬。你年輕輕的,得明明白白的活著,糊弄工資拿到手算了。最後他說:「以後你再出去講真相,把書送別人家放著,今天你找科長,他不會見你,你就是要東西也得經過局長批准。」這時,我就把我寫好的七張真相信,三張關於法律的信,一本輪迴的小冊子給了他。他發誓答應一定自己先看看,再給科長看,也誠心答應了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勸他退黨,他不大痛快的也答應了,回家才知道,科長給了孩子個電話號碼,說有事就打電話找他。後通過電話給他講真相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幾個學法小組同修說,以前一立掌發正念叫其遭惡報,自己心裏也不舒服。通過發正念,體會到了善念的力量,同修也昇華了。

過了幾天,星期天的下午打電話給迫害我的科長講真相,他聽一會,說講得好,繼續說。我一直講了半個小時,最後我說等下次再打吧。就在打電話的第二天,一個同修叫我去某村交流,我不願意去,因為那幾天沒學法,但是不好意思拒絕,就答應了。我們約好在小車點見,我先到了,那裏有十幾人等車,我就開始講真相發光盤,其中一個女的是練附體功的,她說我站在某黨地盤上反對某黨,吃喝都是黨給的。我說那為甚麼外國沒有某黨還都願意出國打工。她說你怎麼不轉生美國、日本。我說希望你不要誹謗宇宙大法,她很生氣的樣子走了就打電話舉報,馬上來了兩趟客車,我本可以走脫,可是擔心同修來了還帶了一些資料,認出來怎麼辦?不能走。

一會兒,同修帶了一箱子東西從北面過來了,我小聲說你別認識我。這時候,警車從南過來了,我馬上往南朝著警車過去說:「你們想來聽真相是不是?」警察叫我上車,我馬上上去了。有個人說,再以後講真相你去別的地盤,別在俺管轄的地方。到了派出所,那位科長又來了說:「怎麼了,又被舉報了。」我說是啊。他看過真相信,昨天又聽了半小時真相,看得出真起作用了,他說:跟著我走。走出大門,所長小聲說甚麼我沒聽到,只聽到那科長大聲說:「不能抓,有病。」上了科長的車,他說:「你沒騎自行車?買輛自行車得幾百元,別不好意思說,車在哪?我去幫你拉了一塊兒送回去,我也可憐你太困難了,你整天往外跑講真相,千萬注意身體,再說你不能找個輕快活兒,邊掙錢,邊講麼?」我說孩子給我錢,也夠用了,這身邊都是沒得救的生命,就是天天不睡覺,也救不過來,錢夠花就行了,再說,我心臟病是被你們送去勞教打的迫害出來的,這四、五年不挺好的麼?這樣科長一直給我送到門口走了。

今年八月二十日左右,腦子有個很強的念,一定要再給公安科長講講,否則怕將來給自己留下遺憾,我就用公用電話說:首先感謝你上次沒對我怎麼地,還親自用車把我送回家,謝謝你。我謝你是小事,你可知當時天上就給你記一功嗎?他一愣:「天上記一功?」我說是功過簿上記的。真為你擔心,所以又打電話給你,你一定得看風向,江、周、薄都不行了,是天象,公檢法雖然還迫害沒結束,像汽車剎車一樣,得有個慣力,你年輕輕的也有父母兒女,不能繼續為某某黨賣命了,從事實上,你也看到了,十多年,你們這樣殘酷的迫害,法輪功大忍的胸懷,請你千萬三思啊。正法沒進入人間,還有選擇的機會,否則後悔就晚了,看著形勢變化很快,說不定哪一天結束,一旦有那一天,我想我一定站在你的立場上替你說話,可是你得從此善待保護大法弟子救人,否則我乾著急沒有辦法,外面各地的警察都悄悄在保護大法弟子,在給自己留後路,雖然你在那個環境也有些不好辦,可是生命是可貴的,難道你就為了享受那麼幾年嗎?看得出你本質很善良,如果你明白真相,信我給你講的真相,再也不會去幹那些蠢事了。這時他聲音很沉的說:「我很感謝你,我拿了你的東西,你也沒有曝光、發小冊子、貼不乾膠。」我這裏能感到一個生命良知在復甦,當時我就落淚了。感謝師父教了我真善忍,也感謝師父安排的好同修告訴我很多勸善的話。我心眼直,有些話也想不起來。

回家做著飯,我哭出了聲,親身體會到師父為甚麼能救得了宇宙無量眾生,是師父的無量慈悲能容得了舊法理成、住、壞、滅舊宇宙生命為私為我的過錯,才能使一個生命從本質上願意改變。這次我真感到了十多年不會修,親身體會到了善的力量,我一定會努力朝這個方向精進。又想到,一個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你為他三番五次的好,可同修之間更不該有甚麼可以間隔的了。另外,我理解了和我交流的那位同修,為甚麼她就能事事為別人著想,開始做事就能知道結果。

以上這三點是我近來深刻的體會。師父一下子把這多年不好的物質拿掉了,打坐也美妙了。提高後,我會跟幾個內心有間隔的同修,還有有成見的同修,都能站在對方立場上交流,一次,兩次,而且誠心向同修道歉,同修發火,我心裏就想,真正善意的忍,一會兒同修聲音就小了,也能把內心的話說出來了,都能從內心溝通,和同修之間終於能和諧相處如初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明慧網十週年法會上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明慧網第十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