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打真相電話 修己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我先後在黑窩被非法關押了近九年。二零零九年從監獄出來後,我一心就想著多救人,把在黑窩耽誤的救人的時間補回來。

學好法才能多救人。我每天晚上十二點發完正念睡覺,早上三點半起來晨煉,不睡回頭覺,騰出很多的時間學法。學好了法,打電話、發真相資料、面對面送神韻、上大街上勸退等項目我都做的比較平穩。

現在談談我用手機勸退的一點經歷,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堅持打電話 勸退幾千人

開始我用天宇手機。或走路、或坐車,移動著打語音電話。一段時間後,我覺得那些聽完了語音的世人不能直接三退很可惜,要是能在電話上交談直接勸退多好。想到了我就去做。我買了一張IC磁卡,到公用電話亭去勸退。每當看到有人聽完了我打的語音電話,我就到附近的電話亭用公用電話去勸退,每天都能勸退幾個人。後來我買了一輛二手電動車,減少了找公用電話亭的時間。

一個懂技術的同修,聽說我無論嚴寒酷暑,都騎著車子穿梭在各電話亭打電話勸退,很受感動,主動聯繫我,教我在家裏用網絡撥打電話勸退,說這樣安全,他每天在網絡上能打近五十個電話勸退。這樣我打電話勸退的效率就更高了。

技術同修說,用網絡撥打真相電話的同修中,我堅持的最好,做的也最好。其實這些同修無論口才、普通話說的都比我好的多,差別就在於我能堅持做下去,而有的同修放棄了,或者三天打魚兩天曬網,不能堅持做下去。一些同修因為一段時間勸退效果不好,就中途放棄了。

其實我也有勸退效果不好的時候,有時打幾十個電話,只能退一、兩個人,甚至沒有一個人退的,心裏那個滋味也不好受。但是無論是甚麼結果,我都堅持每天打電話勸退,堅持打電話勸退的過程就是修煉提高的過程。

二、我怎樣開口勸退

開始打電話勸退的時候,我有點膽膽突突的,事先要把勸退的話寫下來,記熟了再打。我反覆學習明慧網上同修們的勸退交流文章,看同修是如何開口講的,如何應對世人的問話,說的好的和效果好的方法,我都記下來。

在幾年的反覆摸索、實踐中,我一直在找用哪種開場白能讓對方願意聽下去,不至於很快就把電話掛了。試過幾種開場白後,我統計發現,直接講退黨話題效果最好,因為現在有關三退的事很多人已經都知道了。

我現在採用開門見山的辦法:您好,我是退黨服務中心的義工。告訴你一件大事:共產黨的日子不會太長了。為甚麼這麼說呢,您知道在建國以來的歷次政治運動中,比如:三反、五反、肅反、反右、大躍進、反右傾、四清,直到文化大革命和六四,一九九九年又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共產黨一共害死了八千萬中國人。特別是迫害佛法和修佛的人,天理不容啊!老天爺要滅它了。二零零二年在貴州平塘縣掌布鄉發現了一塊帶字的石頭,石頭上面有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那石頭是二億七千萬年前形成的,五百年前摔裂的。經過科學院院士帶隊去取樣研究得出的結論是:這六個字是天然形成,沒有任何人工雕塑的可能。很多中共的領導都去參觀過。人們都明白這就是天意,天在警示人。您入黨時舉著拳頭對它發誓要把生命獻給這個惡黨的。那到天滅中共時,您不就得去陪葬嗎?所以,如果您入過黨、團、隊,就一定要退出來,將來災難來的時候,就與您無關了,請問您是黨員嗎?……

我準備了一本字典在身邊,經常翻字典,取了很多好聽的名字記在本子上。一旦對方同意退出,就選個適合他的作為他的化名三退。一個人思路有限,我也請同修幫我想過一些好的三退化名記在本子上。我的本子上寫滿了為三退準備的化名,電話勸退時,我能很快挑選出化名告訴對方。

三、提高心性,勸退效果才好

我今年五十五歲,普通話說的不標準,學歷也不高,但是這些都不是影響勸退效果的主要原因。電話勸退的效果其實就是心性的真實反應,都要在心性上找原因。

有一次,我建議一位同修不要花費很多時間看新唐人的電視劇。同修說:新唐人的電視可以看,都是正的能量。我說:這是對常人而言,電視劇裏那些打打殺殺、情意纏綿的場面,我們看了還是有干擾。他就說我是走極端,一生氣走了。

我本來是坐在電腦邊打算打網絡電話勸退的,同修生氣走了,我的情緒有點委屈、低落。我覺得我說的在理呀,同修為甚麼那麼生氣還走了呢。我向內找,找到自己剛才主要是爭鬥心,在和同修爭事情表面的對錯,不但沒能幫同修,反而激發了同修的負面情緒,我提醒自己以後不爭對錯,只找人心。

因為我在矛盾中向內找,心性提高了,師父就幫我,那天打了兩個小時的電話,勸退了二十幾個人,是自打網絡電話以來勸退人數最多的一次。

還有一次,B同修不知道從哪裏聽說有人為我介紹對像,就在學法小組交流時含沙射影的說我,還說讓我去過常人的日子去吧。其實我自己根本就沒想要找對像,說起來都是笑話。其他同修都聽出來了,覺的B說話有點傷人,聽起來我有點受辱。

修煉其實說簡單也很簡單,就是修自己,不要找同修的對錯。其實,我當時沒有動心,像個傻大姐。沒多久,我還把自己省下來的兩千元錢給了B同修的資料點。其實需要資金的資料點不少,我完全可以給別的點。A同修得知此事很感動,跟C同修說我這是「真修」。

那段時間我勸退也挺順利的,一開口就能解體邪惡,對方就願意退,那感覺就像是電話那頭的世人在排著隊,等著我幫忙辦三退手續一樣,退完一個,「來,下一個……」就這感覺。這都是實修、真修的結果吧,修好自己才能多救人。

四、排除干擾救人,走過魔難

二零一零年我皮膚出現紅點,慢慢的蔓延開來,除了面部之外,從頸部一直到腳,沒有一塊好皮膚了,看上去很嚇人,而且全身痛、癢的鑽心,到了不能穿衣服、不能出門的地步。很冷的天在家裏都只能穿一條很寬鬆的連衣裙。親戚們要我到醫院去,我不去,我說我沒有事的。很多同修來幫我發正念。

我每天加大學法發正念的力度,我想不管我多難受我一定要出去講真相救人,決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於是我仍然出去打真相電話勸退,在路上看到有緣人就面對面勸退。冬天得穿幾件衣服,出去一趟特別難受,全身皮膚通紅刺癢,真是每一分鐘都是煎熬啊。

我一直在向內找,找到了不少人心,但是沒有根本的好轉。有同修看我成天全身刺癢紅腫,太受折磨了,建議搞點某某水洗洗。這還是把它當作「病」了,不行的。我不知道誤在哪裏,反正不管怎樣我都不能用人的方法去讓它好,我就按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相信我一定能走過來。

「可是有一點啊,不管怎麼樣,你就正念正行,你就沒有過不去的關。就是真的很危險而又不知問題出在哪裏時也不能沒有正念哪,無論甚麼情況下你也不能動搖對大法的根本信念,因為這時你即使想不通或者哪件事情沒做好、沒過去大關,甚至會失去人體離世,也會照樣圓滿,(鼓掌)因為師父不承認這場迫害,是這場迫害給你造成的,所以千萬要注意。你那個時候要突然間轉向、一下變不好了,那你所有的一切可能就完了。大家正念一定要足,雖然沒過好一關,但是最根本的問題不能動搖。」[1]這個狀態持續了一年多,我始終信師信法不動搖,終於走過了魔難,現在我全身的皮膚白白淨淨的。

五、不拘一格,隨時隨地打電話勸退

我原來是用幾個多普達機子打語音電話,然後用天宇手機勸退。我就想:要是只用多普達的機子,等對方聽完語音就直接勸退,趁熱打鐵,那不更快更直接嗎?

我把這個想法跟一個懂技術的同修說了,問有沒有可能做到這樣,要是不行的話就請她跟明慧網的同修溝通,看看能不能開發這個軟件?同修聽懂了我的想法後,馬上有了一個好思路:在每個真相語音電話後面延長幾分鐘空白語音,每當有聽完語音的,就直接拔下耳機直接勸退。

這個辦法簡單易行,試用後效果很好。我拔下耳機後一般都是這樣問:您好,剛才的電話就是告訴您不久的將來有大的災難要來,告訴您怎麼樣躲過災難的方法,你也聽到了,那就是三退保平安,退黨、退團、退少先隊。請問您是黨員嗎?對方有聽完語音的基礎,很多時候幾句話就可以勸退。

我就把這個辦法推薦給同修,現在我們這裏有不少同修採用這個辦法直接勸退。

我現在勸退就更靈活了,有時候騎摩托車到外面辦事,把手機打開,有人聽完了語音,我就把車停在馬路邊,拔出耳機直接勸退。有時幹家務活,我也掛著耳機,看到有人聽完語音電話了,我就放下手上的家務活,拔下耳機直接勸退。

一次很有趣,我拔下耳機勸退,對方說:你給我點錢吧,我沒錢。我說:我告訴你不久的將來會有大的災難要來了,是要告訴你怎麼樣躲過災難保命的方法,就是三退保平安。他還說他要錢,只要給他錢,讓他幹甚麼都可以。我說你沒有命有錢你怎麼花?是命重要還是錢重要?不管我怎麼樣跟對方說,他就是問我要錢。這時我提高了點聲音說:你要命嗎?難道你不要命嗎?

吃飯的時候,女兒和親家母都說我:「哎,你好像在威脅別人嘛。你這樣給別人講,拿命來威脅別人,要是我就不退。」我說你們沒有聽到我和他的對話,不是那樣的,我還想解釋的時候,我馬上意識到了自己的問題,不說了,是我勸退上有需要改進的地方。她倆說的對。

六、慈悲讓我不願輕易放棄不退的人

我原來只撥打一輪電話勸退,對於那些不聽的、不退的,就想,你自己都不要命了,那也沒辦法,我就打下一個。後來不斷的勸退中,慢慢的慈悲心出來了,覺得那些不退的人很可憐,一個生命就是這樣沒了,太淒慘了,我就再打電話給那些掛我電話不願退的人。

有一次我拔下耳機勸退,對方開口就罵人,不停的罵。我不動心,還是平和的跟他講真相,他就把電話掛了。我覺得他能聽完語音電話,說明這個生命還有救,不想放棄他,我又打過去說:您好,我就是剛才跟您打電話的人,我還想跟您說一下,我真的是為了您好,您還是別錯過了這次機緣,您接到這個電話也是您的緣份,我又不圖你甚麼,您看,有騙錢騙財騙色的,哪有騙您平安的,是吧,您退出來了,將來災難來的時候就與您無關了。您從心裏把它退了吧,好嗎?說到這裏的時候,我的喉嚨都有點哽咽,想要掉淚,對方被我的慈悲打動,終於同意三退。這種再次撥打過去的,退的還真不少。

七、大法的洪恩

我獨自一人撫養女兒長大,二零零二年我被邪惡非法關押的時候,女兒才十五歲。在看守所,我面臨的是非法七年的刑期。期間我女兒的一個最要好的朋友因為吸毒、賣淫被關進來了。近墨者黑,我非常擔心漂亮的女兒沒有父母在身邊照看,會在共產邪黨的社會裏變壞。

被邪惡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的一年半裏,我沒有見過家人;到了監獄我母親、女兒和親戚來看望我,因為我接見就得喊:「報告,犯人××到」,我不是犯人我不喊,惡警不讓我接見。後來惡警在同修那裏查到了經文,看到是我的筆跡就又停止我半年的接見,所以在黑窩裏有兩年多我沒有見到過家人。

我努力做到不被情帶動,不動心,不向邪惡妥協,在黑窩裏堅守著對大法的正念。漫長的牢獄,我的心也時常會在對女兒的情和一個修煉人的正念中較量,每次我選擇正念而不是人心,我知道作為一個修煉人,只管去修,周圍的一切都會有師父照看的。

感謝師父,一直呵護我的女兒。當我從監獄出來時,女兒不但沒變壞,還找了個知書達理的婆家,生了個可愛的女兒,親家說女兒懂事,讚不絕口。

親家是當地的名流,身為富二代的女婿,經常和我女兒吵吵鬧鬧,小倆口摩擦多,女兒也抱怨說房產證上都沒有她的名字。師父說:「在親朋好友遭受痛苦時,你動不動心,你怎麼樣去衡量,作為一個煉功人就這麼難!」[2]

我沒有動心,每天就想著救人。親家有時讓我過去幫忙帶外孫子,我就帶法器去他們家,有時間我就勸退。女婿在隔壁聽到我打網絡電話勸退,直誇我:「媽,您原來也會說普通話呀!」親家來了親朋,我瞅準機會就上去講真相,親家說:「你怎麼老是見人就講法輪功呀?」我說:「我這是救人呀!」親家打趣的說:「你怎麼不救我呀?」當我把每天的生活都溶到救人之中,周圍的環境越來越好,身邊的矛盾也隨之化解。不知不覺中,女兒、女婿的關係越來越好了,感情穩定了,親家給我女兒買了一套很大的房子,房產證寫女兒的名字。女兒掙的錢也越來越多,幫我買了很好的筆記本電腦勸退用,我有充裕的資金打真相電話,女兒還說打算幫我買車呢,這一切真的是托了大法的洪福呀。

試想,如果不修煉大法的話,我這個曾經的癌症患者,既沒有丈夫又沒有工作,沒有任何經濟來源,只能在疾病、貧困潦倒中度過餘生。大法改變了我的人生。修煉的我現在神采奕奕,皮膚白裏透紅,看上去年輕漂亮。

結語

十四年的正法修煉,我從一個業力滿身的常人昇華為助師正法的大法徒,憑著對大法的正信越來越堅定的走到了今天。當我歷經魔難,對大法始終堅如磐石時;當我放下人心,做好三件事時,大法的美好在我身上一步步展現。師父不但給了我神的一切,也給了我在人中的福份和美好,給了我最好的一切!

「儘快的修回去,這是你第一重要的。其它你都別想,我這個師父絕對會給你最好的。(鼓掌)新宇宙也好,未來的一切也好,給誰開創的?不是給眾生嗎?是不是啊?那個父母總想把最好的東西給孩子,特別是將來會讓他更好,都是這個心。(鼓掌)」[3]無以回報師恩!唯有精進!

謝謝師父!

第一次投稿,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十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