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嫂如今讓全家敬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六日】二嫂與二哥結婚時,我還是個紮著羊角辮兒只知道玩兒的孩子。都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如今我已逾不惑之年,可這個家裏人人都不喜歡的二嫂,卻變得全家敬佩了。

二哥兒時落下羅鍋的身體,是個憨厚的令誰都不忍欺負的那種人,娶了個身體矮小患結核病的二嫂。二哥二嫂就住在我家屋前院內的廂房裏,上下屋相隔僅二十幾米。二嫂人小聲高,人越多她越能咋呼,家裏的好事她陣陣落不下,壞事她就回了娘家躲的遠遠的。且死摳死摳的,只佔便宜不吃虧,即便大夥給她家蓋房子臨到飯時她卻沒影了。幾十年了,甚麼年呀節的根本就沒與家人禮尚往來過。

零九年秋天,二哥、大姐去上海探望病危的大哥,中途會在我這裏轉車。二嫂不去上海,也沒有離開家的意思,不知為何,凌晨他們上車前,二嫂走到陽台望著漫天繁星竟大聲說:我也走,我到二妹(指我)那兒呆幾天。就這樣,二嫂來到我家。兒時我對二嫂就有成見,覺得她尖滑、摳門、愛佔小便宜、且文化疏淺,多年來與其往來只是表面的尊重與客套。我倆相處的幾天裏,我在生活起居和伙食的調劑上儘量使其滿意,我忙活著做飯,她就很自然的坐在那兒與我嘮嗑,家務活從不伸一手。二嫂曾在氣功流行時期練過氣功,如今信基督教,對法輪功較抵觸。我向其講述大法的美好;講宗教如何度不了人的道理;給她看我親自拍攝的在鐵管子上盛開的婆羅花的照片,看我打坐時身邊有法輪的照片;看了幾年來的神韻節目。二嫂非常愛看神韻節目,稱演員為仙女。

臨別前一天的晚上,她竟提出:大法這麼好,我也煉!這實在出乎我的意料。翌日凌晨她跟我學煉五套功法,她竟將半小時的法輪樁法硬是煉了下來,還單盤打坐了四十多分鐘,這更令我對她刮目相看。隨即她將親友幾十人的三退(退出黨團隊)名單給了我。一向捨不得花錢的她,還提出要買MP5,我幫她買了最大屏幕的MP5,輸入大法相關內容,還將師父廣州講法和教功錄像輸給她。她只是跟我讀了一講《轉法輪》、學煉了一天的功,對一切都懵懵懂懂的便匆匆走了。臨上車前,她指著裝有大法的包,非常自豪而欣慰的對我說:看看我帶著啥走了!我也頗感慨的笑著說:是師父安排你專程來得法的。

她回家後,每天按照我寫給她的紙條發四個整點正念,煉功、學法一天不落。不久,她一向不能抬起的胳膊能自在活動了;對二哥不再刁難而是處處體諒了,憨厚的二哥高興的說:你二嫂煉功後可好了;家人也都說二嫂能主動關心家人且接人待物大方了;姐姐妹妹也隨之煉上了。

過年轉春,二嫂來電話欣喜的說:你祝賀我吧,我剛剛過了一個大關。原來她過年時全身水腫、到處長滿了奇癢難忍的小疙瘩,臉浮腫變形,眼睛腫成一條縫,白天圍著大棉被還冷的直抖,雙手的小疙瘩痛癢流血水,生活不能自理。姐姐和妹妹見狀也不煉了,還勸其上醫院;二嫂娘家脾氣暴躁人稱二倔子的弟弟到二嫂家鬧逼她去醫院。二嫂堅決的說:我就不去!結果二嫂很快好了。

此後,家人都對其豎大拇指;從不稱呼她二嫂且越人多越拿話貶低她的三哥,也開始尊稱她為二嫂了;全家對法輪功更是由衷的欽佩!

幾天前,遠在天津兒子家生活的二嫂又來電話,說她撿到一個內有三千八百元現金、各類票據和身份證件的錢包,她與失主聯繫後物歸原主了。失主千恩萬謝的一定要給她部份謝金,她堅持拒收。我把這一消息告訴哥哥姐姐,他們都說二嫂修煉法輪功真的變好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