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人感恩法輪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一、人傳人,心傳心 全家人得法

那是一九九六年初,哥哥、嫂嫂、妹妹、我母親、我及姨姪女相繼得法。先是我哥哥認識住在離家不遠的一個走入大法修煉李姓大法學員。我哥哥、嫂子、母親就首先在這家得法,就這樣我家就一個傳一個,母親給我三個弟弟每人請了一本寶書《轉法輪》,說是給他們準備的,母親得法,家的小妹也隨之得法,我的一個小姨姪女剛剛四歲,我們打坐,她也小腿盤坐在旁邊。正好那年我回老家「病休」,母親拿著《轉法輪》寶書,一邊給我看,一邊說:「珍珍,我要修煉法輪功。法輪功好,祛病健身沒說的。」我說,「你煉功不要又煉這個,又煉那個。」她說,「我就煉這個功,法輪功。」我說:「要得。」她說,「那你也煉。」我沒加思索就說「好。」這是緣份化來的,從此我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再也沒有離開過寶書《轉法輪》。沐浴慈悲偉大師尊的洪恩浩蕩中。

二、修煉大法 生命還青春

一九九六年那年,我病休住在老家。記得法之初,我躺在床上聽師父的「濟南講法錄音」,感受最深的是,師父給我不斷淨化身體,淨化身體,總是一次又一次跑廁所。聽著師父講法錄音,心裏說,「哎呀,師父講的這一切都是真的,這一次一次跑廁所是給清理身體啊。師父說:「因為內臟都得淨化。」[1]那時我在上班,上班的時候是一點不影響,到星期日休息不上班時,師父就給我淨化胃腸,突然間嘔啊吐啊,多次清理,一次把我定在那吐了很多髒東西,就那一陣子特別難受,過後像沒事一樣,滿面紅光,照吃照喝,不影響工作學習上班。感到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沒修煉法輪大法前,我全身是病,沒有一塊好地方,四十多歲滿口牙齒鬆動,多發性的平滑子宮肌瘤、風濕病、腰椎間盤突出、關節炎、胃病、內外痔瘡,還有自己不知道的潛伏病灶,如突然中風,說不定不知哪一天一病要好幾年,根本動不了。

修煉法輪大法十六年,牙齒沒掉一個。十六年前鑽了洞的牙,牙根還在那,也沒壞,原來牙與牙之間的稀稀的很大的縫隙,修煉法輪大法後現在反而牙緊緊的,沒掉一顆,與我同年齡的人好多人牙齒早就沒了安了假牙,我卻一個也沒掉。十六年來,我沒吃過一粒藥,沒進過一次醫院,一分錢醫療費沒用,全身疾病不翼而飛,身體健康。

我牢記師父講的多學法的法,把所有業餘時間全部學法,背法。十多年沒有看過一次「遭殃晚會」,也不看電視。在工作中,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人,嚴格要求,守住心性,提高心性。

我已是六十四歲的人了。一天,我遇到一位多年不見老鄉的丈夫,他說:「你還是老樣子,還是這麼這麼漂亮。」我說,「漂亮談不上,但我覺的,你以前比我高的多,以前我們面對面講話時,站著你比我高的多,你應該是一米七幾的個子,現在好像怎麼跟我差不多高了?」他說,「老了嘛,人老回頭縮。」後來回家後,我才發現,我沒有「回頭縮」,還長個了。

十六年,每天煉法輪功五套優美功法。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簡單易學。是法輪大法救了我給了我健康的身心。有一天,我乘長途車回老家,從車子上下來時,一個不認識我的年輕女孩問,「你是不是跳舞的?」我以為她認錯了人,開玩笑說,「我是跳六的。」真的還有不少人看我走路的輕鬆勁兒,以為我是個跳舞蹈的呢。其實我根本就不會。

可是誰又知道,我曾經十四年前因中風大小便失禁,人還以為會癱瘓了的人呢?那是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一天下班回家,突然摔倒在地,腿腳不聽使喚,好不容易爬上床,幾天不吃不喝。有一點意識還清楚就是,我學法輪大法的,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管。反正我把一切都交給師父,去留由師父安排。我天天堅持去學法、煉功,自己走下樓,我的腿漸漸站立起了。一九九九年剛過完年,腿跟好人的腿一樣,就上班了。一看到那些走路瘸一瘸的,想到那些在床上幾年動不了的,我就想到,我要不是修法輪大法,早就一命嗚呼或者我也是如同那些老人一樣拄著拐棍走路了,怎麼會有今天的走路生風啊!

想到師父的慈悲呵護,慈悲師父為我們承受,想到師尊為我們吃的苦我止不住流淚,我無言表達對師尊的無限感恩。慈悲的師父一次一次的給我淨化身體,保護著我,看護著我,改變我的人生路,成為今天無上榮耀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三、全家在大法中受益

得法剛剛一年的時候,正是兒子考大學,高考前,我請了一個月假,我到學校照看他一個月,給他安排生活,每天早上我就在大操場煉功,洪揚大法,做好飯菜,我就學法、晚上他讀書,我就在他旁邊學法陪他。感覺到那個法輪就在我身邊轉啊轉,感覺有很大的能量場,我那原本成績一般的兒子卻破例以優異成績考上了北京一所大學。

假期外婆給他看寶書,他從頭到尾看了《轉法輪》,上北京讀書,從那以後,在北京一路讀完了大學本科、研究生、博士。剛上大學那一年,他說夢中在天上飛,回家過寒假,一天我給他講法輪大法好,他說,他熱的不行。我知道慈悲的師父在加持他,在管他。迫害發生後,在師父的安排下,兒子用遠程教我學技術,沒一點電腦基礎的我學會上網、打五筆、刻光盤等等,所做的這一切師父看著,孩子也都受益在大法中,幹甚麼時候都順,大學本科找工作,幾個地方都要。二零零一年我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他卻考上研究生,研究生讀完,在北京一所大學工作找好了,都上課了(假期),相當好的大學。他說,媽媽,我還想試一試考博士,我說,工作都搞好了,不要讀了,他說試一試,結果一試,博士又考上了,而且成績還不錯。修煉大法有福,支持大法真的有福,我們全家都在大法中受益。

我的嫂子沒修大法前,脾氣不好,修大法後,臉上漸漸變了,有了笑貌,不像以前那樣的,遇事不饒人,也有了寬容與忍讓,按大法要求做好人,知道善惡有報,不得不失的法理。修煉後,嫂嫂遇到二次車禍,一次走在馬路邊,一輛摩托車直徑闖過來,把她撞暈了過去,臉、腿腫起來了,好多看熱鬧的人說,「找他,找他,就是他。」她坐了一會,只要司機送她回家,也沒有上醫院。司機說,「我今天遇到好人了,遇到菩薩了。」家人一看,撞成這樣,哭著叫她上醫院,她說,「沒事,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管。」嫂子每天堅持學法,幾天後自己就下床活動,兩個月後痊癒。家人也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法輪功真神,真的沒有上醫院。」她說,「要是以前,要是不學法輪大法,我是絕對做不到的。」

我的哥哥也是大法弟子,所經歷的神奇也是很多,二零零六年六月,一天中午發完正念,因天氣熱,上身赤膊,看廚房開水開了,上開水,上完開水,往上提熱水瓶,往上提時「砰」,熱水瓶炸了,一瓶滾燙的熱開水都倒在了我哥的身上,腿腳上,我嫂子也跑過來。他說,沒事,沒事,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管著、呵護著我。洗掉身上的渣滓,就去學法,盤腿打坐發正念,請師父加持,真的泡都沒起,皮也沒破,好了。大法真的神奇。

我的三個弟弟都受益法輪功,雖然沒修煉,慈悲的師父也管著他。我有一個弟弟是一個單位的小小領導,每次上級開會布置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任務時,一講法輪功,他就說,「法輪功有甚麼不好,不偷不搶、不賭不嫖,共產黨樣樣都來。」還經常跟人講,「法輪功李洪志大師就是了不起,我就是佩服,有一億人跟他學法輪功。全世界到處都有法輪功。」他經常念「法輪大法好!」原來身體多病的他,現在身體十分健康。很早二零零五年弟弟就做了三退,退出惡黨。

《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出台後,震撼每個中國人的心,人都要在其中選擇善惡正邪擺放自己的位置。我在家首先鄭重的做好了(三退黨、團、隊)退黨卡片,專門從工作單位回到老家勸退黨,回家,他們都來了,了解了為甚麼退黨及共產黨的邪惡本質,當時我的二個弟弟激動說,「退、退,退,共產黨不是個好東西。我們家沒被共產黨害死。」連說了幾個退、退、退,二話沒說,就在事先做好的退黨卡片上簽字。當時在場個個都簽了名字。相信大法得福,退出惡黨,全家安康,一個姪女後來在大學當老師,一大學畢業在電業部門,一個在醫院。我們全家沐浴在大法洪恩浩蕩中,全家都受益在大法中。感謝師父洪傳大法,救度我們全家。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