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學員:從常人走向修煉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月七日】一九九九年中共對法輪功的全面抹黑和迫害也鋪天蓋地湧向了海外,一時間華人社區都震驚了。為甚麼迫害法輪功?法輪功是甚麼?為甚麼這麼多人煉?法輪功學員為甚麼敢於堅持信仰拒不妥協?是甚麼力量使他們骨頭這麼硬,脊梁這麼直?一個個問題敲打著我的心,使我無法迴避。

接下來我從各種渠道去主動了解和搜尋他們的資訊,看法輪功學員遞來的真相資料,收聽法輪功學員辦的廣播節目,看大紀元報,還安裝了新唐人電視。從我對法輪功的初步了解中,我認為這是個非常好的功法。「真、善、忍」作為人的行為準則是我非常認可的。當我第一次看《轉法輪》的時候,他就深深的吸引了我,一口氣讀完,覺得以前思想中很多的疑慮和不解都有了答案。尤其是知道了生命的意義是甚麼。我也很想修煉這個功法,但面對社會輿論的強大壓力和家人的反對,再加上還沒有真正認識到這部修煉大法的意義,所以只是在家裏跟著教功的錄影帶偷偷的煉,久而久之變成拖拖拉拉,帶煉不煉。

直到我的家庭生活出現了大危機,我才猛然驚醒,才真正意識到世事的險惡,人心的墮落是多麼的可怕。一個不信神的人要想依靠個人的力量來抵抗惡世的種種引誘是多麼的不容易。我活生生看到一個原本努力能幹的人(前夫),惡魔如何利用他人性中的弱點和貪慾,一次次將他引向罪惡之淵。同樣可悲的是面對這些,我的一切努力和勸告都無濟於事,我第一次感到自己是那麼的無力、無奈和無助。我心痛、心碎,由於沒有信心再維持下去,在我的堅持下結束了這段婚姻。

在那段艱難的歲月裏,我想了很多,現實打碎了我的人生美夢,周邊的一切告訴我世事的無常,人心的多變,人類社會已墮落到一個可怕的境地了。同時自己心裏也非常的不平衡,感到十分委屈。從小到大,我事事努力,處處用心,對工作和家庭認真負責,是公認的好教師、好妻子、好母親,可為甚麼還在我身上發生這樣的悲劇?我的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陷入深深的困惑和迷茫之中。

多少個夜晚,當我走到月光下,仰望滿天的星斗,就感到痛苦有了疏解。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轉法輪》這本書中關於宇宙、星球和我們人類的種種論述,想到了法理中講到的人類社會的因果關係、因緣關係,我開始認真思索這一切,那顆緊縮的心漸漸的鬆開了,法輪大法的法理為我展現了新的、廣闊的視野,生命中有了新的內容和方向。

機緣終於到了,我遇到一位從國內來探親的大法弟子,她告訴我學法的重要並糾正了我的煉功動作,我們每天在一起學法煉功和交流,在短短的幾天後,就明顯的感到了身體的變化,長期困擾我的心臟問題、高血壓、關節炎等等症狀很快就不見了,真是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我牢記師父關於「病業」方面的講法,每次較激烈的淨化身體過程都能正念闖過,所以得法初期感到非常的開心。

可接下來隨著學法煉功的深入,心性要求的提高,我感到自己的想法和法理產生了很大的差距,我只想祛病健身提高心性做好人,卻從未想過要當一名修煉人,將來功成圓滿。我相信有神,也願意遵循神的教導去做,但不敢相信自己經過修煉也能成為神。所以儘管每天學法煉功,其實並沒有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很多法理還沒有真正理解。由於有怕心不敢走出來和同修們在一起,當遇到問題時正念不強,法理和人理常常相持不下,心性提高的很慢,覺得很痛苦,好像要堅持不下去了。可我堅信法輪大法好,我無法放棄,幾次含淚向師父傾訴,師父看到了我的誠心,加持我排除了舊勢力的干擾,終於走了出來,參加了集體學法煉功,參與了大法的活動。

看到了身邊一個個同修,聽到他們的修煉故事和心路歷程,對我觸動很大,隨著法理不斷的向我展開,我漸漸的明白了修煉覺悟了的人也可以成為神佛,法輪大法就是萬古不遇的引領人走向神的高深大法,放棄人的執著,認真去修、去煉,就會成仙得道。尤其是師父在幾次法會上的講法更使我知道了我是誰,從哪兒來,為甚麼能得法,如何能返回家園等等,我意識到成為助師正法的大法徒是多麼神聖的事,我想我必須好好修煉,才能完成這一使命。

隨後一段時間裏,我經歷了不少心性上的考驗,處處針對我的弱點而來。你不是愛面子嗎?就叫你在人面前無端受奚落,你不是很自尊不願被人說嗎?就叫你在工作中受到刁難和指責。在隱忍中,在淚水中我一次次想起師父的法理:「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精進要旨》〈何為忍〉)逐漸的我不再那麼敏感了,遇事向內找,心的容量加大了。

對親情的執著也是我的一個問題。女兒雖在外州工作,卻時時牽動著我的心。幾天沒接到電話心就不踏實。是生病了?還是車子出事了?還是……?電話裏的一句措詞不當都會讓我心潮起伏好幾天,我的喜怒哀樂嚴重的被兒女親情牽動著。師父在《精進要旨》〈修者忌〉中的講法驚醒了我:「執著於親情,必為其所累、所纏、所魔,抓其情絲攪擾一生,年歲一過,悔已晚也。」是啊,兒孫自有兒孫命,每個人都是獨立的生命個體,都要為自己的生命走向負責。我們只要盡到了養育責任就好,不能被親情所纏繞,干擾了修煉的大事。我把這顆心放下了,輕鬆了,和女兒的關係反倒更溶洽了。

在修煉中我還遇到了安逸心的干擾。我們這代人受共產黨各種政策的影響,從小到大吃了不少苦。土插隊、洋插隊令人精疲力盡,好不容易走到今天才有了較舒適的生活條件,就不想再有壓力,不想再去找苦吃。在修煉過程中,這顆執著心就死死的抓著我,不讓我提高上去。

記得有一次安排我去中國城送大紀元報紙,一共十一個報點。當時我有兩份半職的工作,還有其它證實法的事需要去做,尤其是我得法晚,個人修煉任務很重,時間很緊,所以就覺的這個安排很不合適。我埋怨同修沒設身處地為我著想,我單身一人在這個城市,年紀又大了,中國城人多、車多,又要趕時間,萬一開車出事怎麼辦?這樣怕心就上來了,強烈的保護自我的這顆心也上來了,越想越難受,越害怕,心裏彆扭了好幾天。

在學法中,師父在《北美首屆法會講法》中的一段經文對我觸動很大:「如果修煉的人要是只從表面上放的下,但內心裏邊還在保守著、固守著一個東西,固守著你自己的那個你最本質的利益不讓人傷害的時候,我告訴大家,那是假修煉!你自己的內心要不動,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騙自己。」我這個保護自己的強烈意識是多年形成的為私為我的觀念,與無私無我的修煉人境界是不符合的。要想由人修煉成神就必須願意改變自己,放棄內心中常人的貪戀。法理清楚了,心也就漸漸的穩了。現在每次送報紙我都很期待,希望眾生能從中知道到更多的真相,從而得救。

協助神韻演出的推票過程也是我從常人轉變成一個修煉人的過程。在四十度的高溫下和同修們一家家發資料,到各個商家去貼海報、送資料,其中還經歷了被惡狗咬傷,兩次差點被汽車攔腰相撞等不尋常的事,我沒有被嚇倒和退縮,基本上都能做到正念正行,平安闖過。同時我更知道是慈悲的師父一次次保護了我,使我還掉了很大的業債,心中充滿了感激。

在修煉的過程中我還有一個體會,那就是作為一個修煉者要去掉人的執著心,這也包括多年來形成的生活習慣和思維方式。我的睡眠一直不好,修煉後雖有所改善,但晚睡晚起已成定式,在去外地幫忙推票時,隨著集體的作息時間早晨四點五十五分就開始發正念、煉功,覺得非常不適應,在加上白天走的腿很痛,睡眠條件又較差,常常每天只能睡二個小時左右,有時甚至整夜睡不著,一天早起時感到天旋地轉站不穩,我立即意識到這是假相,是魔對我的干擾。我用正念排除它,叫它停止。正如師父所說:「念一正 惡就垮」(《洪吟二》〈怕啥〉),眼前就真的不轉了,我照樣出發該幹甚麼就幹甚麼,不去理會它,在意它,直至今天我一直保持著早起發正念和煉功。

信師信法,法理不斷幫助我突破舊的自我,助師正法使我新的生命無比的充實。我知道作為一個修煉人,生活中所遇到的事都是和修煉有關的,每一次的過關和考驗都是登上回歸天堂的又一層階梯。在此,我願和同修共勉師父在《洪吟三》〈觀感〉中的教誨:

一朝得法向上沖

做好三件事
救眾生
回歸步別鬆

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謝謝同修們的鼓勵和幫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