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媽學神功的消息在小山村炸開了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一日】大舅媽生活在農村。舅舅文化大革命被迫害致死,舅媽一人帶著三個兒女艱難的生活,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臉朝黃土背朝天,勞累一生,疾病纏身。由於舅媽家裏居住偏遠農村。也很少有時間到城裏來,一年到頭只有秋天把地裏活忙完之後,才抽時間來我家住上幾天。

九七年的秋天,舅媽忙完秋收之後,再次來到我家,可舅媽這次卻拄著拐杖來了。我驚恐萬分,我問舅媽:「才大半年的時間沒見到您,您的兩條腿是怎麼了?出了事故嗎?怎麼成了羅圈腿,而且還拄著拐杖?」我頓時一陣心酸,眼淚奪眶而出。

舅媽回答:「我甚麼事故也沒出,前些時我就想來,可地裏一直沒忙完,這幾天剛停下手,腿就開始疼,一天不如一天,還不到一個星期,兩條腿就變形了,沒辦法就得來了。看看醫院能不能治我這個病。」

那時我已學法輪大法,我真誠的對舅媽說:「我現在學的法輪功非常好。你這個病不算啥,一學就好。你知道我以前有類風濕嗎?六月天還穿棉褲呢,現在全好了。」

我進一步跟她講了大法的美好。舅媽根基很好,聽的很認真,突然問我那「我師父」是誰?我這才恍然大悟,立即把師父的講法錄音給她聽。舅媽一個大字不識,可聽起師父的講法確認認真真,她不時的點點頭,嘴裏還不停的說對對對。突然舅媽對我說,這個講話的人聲音好耳熟啊!好像在哪裏見過也聽到過。就這樣舅媽認認真真一聽就是四五個小時。

第二天早上,我去煉功點煉功,由於舅媽腿腳不方便我也沒帶她去。可是等我煉功回來,看見舅媽正雙盤打坐呢,她按著牆上師父的法像立掌的動作煉了一個小時的靜功。我真是太高興了,我說:「舅媽,您的悟性真好,沒人教您煉靜功您怎麼會雙盤啊。」她說:「師父法像咋坐我就咋坐,師父立掌我也立掌,我不知道說啥就在心裏念師父好。」

就這樣一個星期之後,舅媽一次醫院沒去一個藥片沒吃,羅圈腿變成正常腿。來時,從她家到火車站十八里路,是兒子用摩托車送來的;回去時,十八里路是自己走著回去。可用舅媽自己的話說,是飄著回家的。因為一下火車她的身體就一直在往起飄。

舅媽回去之後,整個一個小山村像炸開了鍋,一傳十、十傳百,都知道舅媽去城裏學了一種神功,治病有奇效,羅圈腿都能變直。沒幾天就有二十多人要跟她學功。舅媽沒文化,說不清楚,又有那麼多人要學怎麼辦?只好讓兒子又來我家一趟,請回了師父的濟南講法錄音帶、錄像帶,又買了放像機,就這樣,一個二十多人的煉功點成立了。

舅媽年輕時坐月子落下一個病根,肚子裏長了一個大疙瘩,像饅頭一樣大。隔著肚皮摸上去涼颼颼硬梆梆的,這個大疙瘩跟隨她一輩子,遭了一輩子的罪。每年冬天我去看她,她都用磚頭在火爐上烤熱了,再用厚布包上暖肚子。可是自從學了大法之後每次煉功,法輪就在那個地方轉啊轉啊,有時轉的自己都站不穩,有時自己還能聽到法輪旋轉的聲音。舅媽說像農家紡線的風車一樣轉個不停,法輪大法真的太神奇了,煉功沒多久舅媽肚裏那個大疙瘩就不翼而飛了。

煉功點上還有一個雙目幾近失明的人,煉功沒多久也恢復了視力,為了證實大法,她用手工做了一個小棉襖拿到煉功點上讓大家看。

還有一個半身不遂的人,煉功不久師父就給他淨化了身體,扔掉了雙拐自己走路了,為了見證大法的神奇、見證師尊的偉大,他圍著村子小跑了一圈又一圈。全村的人都見證了法輪大法這一奇蹟。煉功點一下子又增加了二十多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仇視大法,妒嫉師父,發動了瘋狂的對法輪大法的殘酷迫害,煉功點被解散,但法輪大法的美好,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超常神跡,卻深深的紮根在這些善良人的心裏。

歲月流逝,舅媽今年八十歲了,她修煉十五年來沒有吃過一片藥,身體非常的健康。這個村子裏和舅媽同齡的人,已經很少很少了,病的病,走的走,可舅媽一直用她健康的身體證實著大法,見證著大法的神奇。前幾年為了救人,她還回了一趟老家,給家裏的親人都做了三退,還有兩個親屬得法修煉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