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救了我們全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三日】在一九九八年末,我正式走入法輪大法修煉。我從小就體弱多病,父母為我治病花了很多錢,操盡了心也沒見好轉。結婚後,生孩子又增加了新病──產後風,折磨的我真是生不如死。就在我最痛苦的時候,姐姐有幸得法了,姐姐把這個喜訊告訴了我。

姐姐原來也是一身的病,心臟病、風濕、婦科病等,心臟病特別嚴重,犯病時,頭頂上像壓個重重的大山一樣,心痛的像要掉下去一樣,非常痛苦,都沒有信心活下去了。還沒到退休年齡就退下來了,在家養病。就在九八的夏天姐姐有幸修煉了法輪大法,短短一個來月的時間,姐姐的病就全好了,她把這個喜訊告訴了我。我看到姐姐的變化真是太高興了。原來姐夫是非常反對姐姐煉功的,看到姐姐的變化,他也走進了修煉,不久姐夫三十多年的煙癮戒掉了,多年的胃病也好了。

法輪大法救了我們全家

在修煉前,我家可以說是一貧如洗,那時候我的丈夫是嗜酒如命,經常是不醉不歸,總是在外面惹事,花錢無數。孩子小的時候身體也不好,三天小病,五天大病的。我的身體更糟糕,先天性頭痛,痛起來頭象要爆炸一樣,再加上生小孩時得了風濕病,半身麻木,沾不得一點涼,三伏天也不能喝一口涼水,就這樣,我也是拼命的掙錢,種地、種菜,農閒時還要賣冰棍。

我丈夫是技術工種,掙的錢很多,他一個人的工資頂四個力工的工資,可我們娘倆就是花不著一點,一年到頭,連件衣服都捨不得買,就是這樣還是債台高築。姐姐把大法的喜訊告訴了我以後,我想姐姐是身體好了,可輪到我們家,這命運能改變嗎?姐姐說那你就看看書吧!我想也行,看看吧。姐姐告訴我,看書前要洗手,我就照辦了。

這一看書非同小可,哇!這書太好了,真有相見恨晚的感覺。當我看這部大法看到一半的時候,不知為甚麼,再上地裏幹活的時候,怎麼不覺累了呢?也能吃涼東西、喝涼水、腿也不痛不麻了,我高興極了。這時,我丈夫也不那麼喝酒了,工資到月就開了,還蓋上了第一所新房子,孩子也不再有病了。

邪黨迫害兩次被非法關押

九九年的「七.二零」開始了,邪惡利用電視滾動式的播放著彌天大謊,我沒有被他們的謊言動搖,堅定正念一修到底。後來在九九年末和二零零零年初,我因為去北京證實法,被他們非法關押了六個月,遭了無數的罪。

二零零二年的十月一日,為開十六大,他們大批抓捕法輪功學員,我又被他們迫害了整三年。在那個邪惡的黑窩裏,遭受了各種各樣非人的折磨,那真是求生不能,求死不能。就是這樣他們也沒能動搖了大法弟子的堅定正念。

二零零五年的八月份,我從那個邪惡的黑窩裏出來了,經過這樣的迫害,我的丈夫害怕了。我被非法關押期間,丈夫把我所有的大法書全燒了,這是我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沒做好,讓家人對大法犯的罪。以前丈夫從來沒有反對過我煉法輪功,第一次我被非法綁架關押期間,我丈夫和我婆婆把我所有的大法書都給我藏起來了,邪惡讓我丈夫交所謂的不煉功的保證金五千元,被他拒絕了。

那是在二零零七年過年的時候,丈夫在一個小工廠打工,被一個狂徒打傷多處骨折,三根肋骨骨折、顱內充血、胸腔充血,入院時大夫說家屬必須在死亡保證單上簽字才能住院,否則醫院不收。第二天,大夫說需要開顱做手術,我沒有同意,我說還是保守治療吧。我就告訴丈夫請師父加持,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給他聽師父的講法。奇蹟出現了,他的身體一天天的好轉,第十二天,我就和他說咱們回家慢慢養著吧。因丈夫的醫藥費全是工廠拿的,人家一個個體小工廠也不容易。我是煉功人不能給人家找麻煩。就這樣,大法給了我丈夫第二次生命。

還有我的兒子,二零零八年他在一個個體小工廠上班,有一天攪磨機的機片突然崩裂了,正割在我兒子左腳的五個腳趾上,鞋被割開了,鮮血止不住的流。廠長把我兒子先送到一個市級醫院,大夫一檢查說是很嚴重,先交八千元押金,需住院治療。現在的小工廠有的老闆心真黑,他怕花錢根本不管孩子的死活,就把我兒子拉到一個小醫院,草草的縫一縫就給送回家了。那時候我也在外面打工,兒子怕我擔心,就沒有給我打電話。他說我心中只有一念,請師父加持,我不會有事的。心裏默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因我兒子從小就支持我修大法,自從有了真相護身符,他就天天帶著,哪裏有誹謗大法的東西,他就把它給弄掉或毀掉。

轉變觀念 做到信師信法

就在最近這兩年,由於環境的寬鬆,再加上我家生意的順利,在學法和煉功方面的放鬆,隱藏的私心、歡喜心、顯示心、妒嫉心、色心、情,全來了,也沒有察覺。直到在二零一一年的九月份,被邪惡鑽了空子,我被綁架到當地的派出所,這時候才開始想到了找自己。發現了這些不好的心,都不是我應該要的,去掉它。在心裏默默的請師尊加持,向師尊說我錯了,這裏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出去還有很多事需要做呢。

冷靜下來後,我就開始給那些小警察講真相。他們都像我孩子的年齡一樣,他們說我們這是執行上邊的命令,我說不管誰命令的,誰做誰償還,你們迫害的是修煉宇宙大法的大法弟子,這個罪你們是償還不起的,他們都不吱聲了,就聽我講。講累了,我就發正念。到下午的時候,我丈夫和同修來給我送飯了,這時我知道了外邊的同修在配合給我發正念呢!我的身體也感覺到了能量的加持。

到了晚上,他們在電腦上給我拼湊所謂的證據和罪證,還沒等湊完,突然停電了,那些惡警說派出所從來沒有停過電,怎麼這麼怪呢!他們都慌了手腳,我知道這是師尊在加持我呢!他們就急急忙忙的弄了一輛車,把我送到了那個邪惡的看守所。他們沒有想到,經檢查我身體不合格,非常無奈的給我丈夫打電話,讓他接我回家。第二天他們還不死心,又去我家找我,這時我已經離開了家。我是不承認流離失所的,我是不給他們鑽空子的機會迫害我,我要站在高處清除邪惡。

和同修們切磋否定舊勢力迫害的問題

一直以來,很多同修在寫切磋文章時經常說,在過「病業關」或是被邪惡迫害時的痛苦是師父替他(她)承受了,我想這種觀念應該改變了。師尊在九九年的「七.二零」就把我們推到位了,這場迫害是舊勢力強加給我們的,師尊是不承認的,師尊連舊勢力存在的本身都不承認,我們為甚麼還要承認呢?而且還要師尊替我們承受,這種觀念對嗎?一個人想,兩個人想,不是問題,那麼我們這麼多大法弟子都這麼想,那會給師尊推過去多少壞東西呀?說輕了是對自己沒有信心,說重了是在幫邪惡的忙。我們有關有難的時候,請師尊加持,這沒錯,這是信師信法,這是兩個概念。

師尊在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五日的講法《正念制止行惡》裏說,「如果惡警、壞人不聽勸阻,還在一味行惡,可以用正念制止。大法弟子在正念強、沒有怕心的情況下可以用正念反制行惡者。無論惡警用電棍或是壞人用藥物注射迫害,都可以用正念使電流與藥物轉到施暴者身上去。立掌或不用立掌都可以,正念一出即可。」那麼我們為甚麼不用正念呢?

在這裏沒有指責的意思,只是想說說我的看法,如有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