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新弟子的得法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日】我從去年三月中旬開始得法,到現在近半年時間,也想跟同修們分享一下自己的得法經歷。不當之處還請慈悲指出。

我有一個朋友,她的母親是一九九九年前得法的老弟子,一家人都修煉。每次去他們家玩兒時,她的母親總是會不斷的給我講真相,那時我不是很了解大法,但是她母親跟我講的真相我很相信,因為事實就是中共邪黨沒幹甚麼好事,貪污腐敗,草菅人命,周圍很多人也是敢怒不敢言。那時跟朋友借《轉法輪》看,她總是讓我先看《九評》,我卻總是沒有耐心看完。跟她要書,她就問我你看完《九評》了嗎?我說沒有。就這樣蹉跎好多年,我也成家有了孩子。有一天,我突然問她能不能借我《轉法輪》看看,我說我很想學習法輪功,說的很真誠,朋友驚訝於我竟然想學功法,給我書的時候也是千叮嚀萬囑咐讓我一口氣看完書,不要放下,要好好愛惜書。

這樣,用了幾天我把書看完了,當時就覺得真是太好了,為何這麼好的書我現在才看到呢,後悔被我浪費的時間。

現在就說說我得法的過程吧。雖然微不足道,但是我想對於想要得法卻受到干擾駐足不前的人或許能有一點兒幫助。

剛剛開始看《轉法輪》的時候,有干擾、讓你分心的事情,我沒有理會,堅持把書看完了。看完《轉法輪》後,我下定決心要學法了,我跟父母說,這是本寶書,他讓我知道了我為甚麼而活著。經過跟父母的溝通,他們同意我學法煉功,但是他們的條件是不允許我告訴我的丈夫,因為他在邪黨部門工作的。

後來開始學煉功,要不讓丈夫知道是不可能的。我半夜起來煉功,還是被他發現了。那幾天他一直悶悶不樂,我想找他談,都被拒絕了。但是他背著我找了我的父母,讓我父母跟他一起反對我煉功。父母也因為害怕,突然反悔了,跟我的丈夫一起反對我煉功。當時,我找老同修商量,老同修跟我說,你就把大法的美好告訴他們,但是你的心千萬不要被帶動,讓我記住「一個不動就制萬動」。可是我那時不理解同修的那句話,丈夫跟我吵架我也跟他吵,把家裏鬧的天翻地覆,最後把同修的倆口子都叫到家裏,無論說甚麼,我丈夫都不讓同修開口,並拿出《轉法輪》讓同修把寶書拿走。當時看到已經哭的不成形的我,同修也哭了,拿著寶書無奈的走了。

用心如刀割來形容當時的情景吧,好像失去了生命中最珍貴的東西。不知道修心性的我,在家裏很霸道,那晚上也沒有讓丈夫好過。結果丈夫一早走了,把我鎖在家裏不讓我出門,然後把我的父母叫來「開導」我,我母親哭著求我,並要求我不要再跟那位同修來往了。我想看完《轉法輪》的人,都知道寶書的價值所在,我怎麼也做不到和甚麼也沒有發生過一樣。過了幾天,我就跑到同修家裏,跟她說,這次不管他們怎麼跟我吵,我都要堅定的修下去,又把寶書跟同修要了回來。我知道在邪黨的打壓下,一本寶書的來之不易,我說我會很珍惜的。

回到家我又開始看書,煉功。丈夫回家後,又大吵了一架,說要去告我,把我抓起來。那是第一次我們在父母面前吵架。這樣反反復復的吵架,一家人都覺得很疲憊,也默默的認同了我。他們的要求就是我少跟同修來往,不要讓外人知道就好。現在想想,如果我真的做到了同修說的「一個不動就制萬動」的話,這個過程就不會這麼起伏複雜。

經過幾個月的學法修煉,我的父母發現多病的孩子不生病了,以前孩子幾乎是隔一個月病一次;體弱的我精神越發好了。在師父的幫助、點悟下,神跡處處有。舉個例子,有一次下午孩子發燒,媽媽很擔心,我就讓她誠心誠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還是一直發燒,但是沒有高過三十九度。到晚上睡覺的時間,母親問我要不要給孩子吃藥,我說先不用,畢竟溫度不是很高,讓我給他念念書吧。我就坐在孩子的身邊背了一遍師父的《論語》,背完後,我伸手一試,孩子的頭比我的手都涼,新得法的我驚呆了,趕忙跑去拿著書又給孩子念了一遍《論語》,孩子再也沒有發燒。這在從前是根本不可能的,孩子一發燒,至少也要折騰好多天,打針吃藥才能退燒。而這次就這樣輕描淡寫的過去了。這一切讓我的父母對大法心服口服,也不反對我了,開始勸說我的丈夫,不要干涉我。

漸漸的,丈夫會跟我說,我發現你現在溫柔多了,我應該試著了解你等等。上週丈夫跟我說,你做善事需要錢我給你,我很驚訝,怎麼突然會這麼跟我說。藉機我就跟他說起大法的弟子都是善良偉大的,而這些善良偉大的人卻受到了無理的打壓,滅絕人性的被剝奪了生命。中國社會這麼不穩定,小偷到處都有,為甚麼不抓壞人單單對付好人呢?這次他沒有反駁我,我還給他背了師父的一段經文《境界》。這是第一次他沒有反對我提大法的事情。

大法弟子身上所帶著的慈悲祥和的場對常人是有很大感染力的。我很感謝我的老同修,面對我家人的冷言冷語沒有放棄我,在我法理認識不清時,總在默默的關心幫助著我,直到我能穩定下來,排除了來自家人的干擾。現在我們經常一起討論自己修煉的心得,非常的愉快。

寫這篇文章的想法還是源於一個朋友,我們見面,我告訴她我學法輪功了,並且告訴她大法的一些法理,她聽了很受益,在家也誠心誠意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也很想學法,我們談過多次。但是也因此受到了家人的強烈反對,甚至她的丈夫揚言如果她要學法煉功,就要跟她離婚。我跟她說了我的經歷,並且鼓勵她,我說美好的東西總是要有魔難才能得到,不然是不會知道珍惜的。雖然家人這樣威脅她,但是我能感覺到她明白的那一面是如此強烈的想要得法,我被感動著。

這半年來我跟不同的人講大法的真相,甚麼反應的人都有。但是我深深的感到有一些人是那麼有善緣,而周圍又沒有學大法的朋友,沒有環境,他們在苦苦的等待著大法,卻又沒有得法的途徑。畢竟是在迷中的常人,在中國大陸的邪惡干擾又是那麼的強烈,稍微的一動搖就會被邪惡鑽空子,而與大法失之交臂。如果真是這樣,那太可惜了。

一個新得法弟子的經歷和感悟,希望能與有善緣的你一起修煉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