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破我半生迷(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七日】得了大法才體會到「不知道高層次的法是無法往上修」的道理,沒有正法師父往上帶我們,給我們消業,想返本歸真也只是空談。得了法,心才真正的安頓下來,不用再四處追尋了,因為我真實的確信,法輪大法就是我所等待的!大法破我半生迷!

(一) 自幼的特殊經歷

我自幼睡前一閉眼,就會出現一個漂亮紫色的圓圈,所以當別人問我喜歡甚麼顏色時,我毫不考慮一定說紫色。小時候我老是想:只要手指一揮,像仙女棒一樣,欺負我的人就能變成我想的那樣,可是任憑我手指酸了,他們一動也不動。常常總是覺的,我是會飛的呀,我現在怎麼了,老在這裏。但是無論怎麼蹬,也飛不了一寸高。

自有記憶以來,當我坐在書桌前專心讀書的時候,常常感到自己的身體像吹氣球一樣不斷的脹大、脹大,像要飛起來一般,或是一直縮小、縮小,小的像一根牙籤。有時明明坐在椅子上和人說話,但是我知道有兩個我,能思想的這個我比坐在這裏的我,身體高出許多來。

有時讀著書,就感到四肢不見了、接著身體不見了,只剩下一顆頭在這兒讀著,當出現這種情形時,嘴裏同時會出現一種說不上是香或臭的味道來,就是感到奇特。又有一回有趣的經驗,我夢見在看報紙,隔天翻開報紙一看,奇怪?明明是剛送來的報紙,我怎都看過啦?!這種情形隨著後天執著心的增加,發生的頻率慢慢減少。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得大法的前一陣子,我夢到一雙大手捧著一本翻開的大書,當我要走近一看時,大手卻將書合上了。當時我正在準備國家中醫師檢定考試,只想到:一定是有神仙在幫我!果不其然,我通過考試了。邀我一起去考試,有醫學淵源背景的幾個友人卻沒有考過,而我一個完全不懂醫學的人,沒有上補習班,自己閉門造車苦讀三年,竟然考過,不是神助是甚麼?

開始學法輪功時,功法要求要舌頂上顎,可是我總覺的奇怪,一時搞不清楚甚麼是舌頂上顎,不是本來就是這樣嗎?後來我才知道,別人的舌頭平時是平放的,而我的舌頭除了吃東西及講話之外,一閉口,舌頭就自動往上顎頂了。

自幼的這些親身經歷,在我看到《轉法輪》這本書時,一下就明白了半生的疑惑,書上寫到另外空間確實存在著思維傳感的美好境界,另外空間的身體一層層的,入靜的狀態是如何,主元神與副元神是怎麼回事。當初四處找呀、問呀,包括修煉的居士或和尚,都沒能給我一個答案,這些事自從得大法明白後,不知為甚麼從此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二) 得法後身體的神奇轉變

我是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得法的,但是在二零零一年的時候,就有機緣看到《轉法輪》這本書。

我的朋友夫婦他們比起未煉大法前,氣色與身體明顯地變好了,到我家來向我介紹大法,當時只想:這是一個很好的健身功法吧!當晚我就到書局把《轉法輪》請回來,二天時間把書看完,我覺的很好,很重要。但是那時用常人的觀念去衡量,同時也存在許多疑問,加上當時正準備考試,並沒有很積極去尋求解答,就這樣延宕了一年的時間。後來,朋友又來告訴我:法輪大法真的很好。這下可挑起我的好奇心了,到底法輪功是甚麼?

我自幼身體一直都很健康,一年到頭難得感冒一次,拉肚子次數也屈指可數,連常見的頭痛,胃痛,牙痛從來都沒有,但是「S型的脊椎側彎症」跟著我三十年,當十幾歲發現時,已經有四十度的彎曲程度了,醫師診斷將會壓迫到心肺功能,所以立即開刀矯治。之後,在胸椎以一隻三十公分左右的支架在脊椎一側固定,還從胯骨上削下一塊骨頭來填補,在當時這已經是最新治療方法了。(如下圖)

我天真的以為出院後就好了,沒想到真正的苦難才是開始。上半身除了手之外,全部打上石膏,在床上躺了一年,全身熱、癢,非常難受,長年吹著冷氣才好過一些。一年後,拆下石膏,又以為就可以好了,沒想到,還要穿上一年的矯正支架,看起來活像個機器人一樣,在十幾歲愛漂亮的年齡,「醜」比「痛」更使我難受。

當時因年紀小,現在回想起來,並不感到有多麼大的痛苦。倒是我的母親做生意忙裏忙外,又要照顧長期臥床的我,很辛苦。由於當時沒有健保,醫療費用花上幾十萬,我真是一個來要債的小孩。三十年來沒有甚麼後遺症,只有得法前幾年,因長期骨盆歪斜壓迫到左膝蓋,偶爾感到不適,以及陰雨天會感覺背部沉重之外,倒也相安無事,甚至我要不說,別人也看不出我身體有異樣。

二零零二年,我第二次看《轉法輪》,與第一次看有很大的不同,因為我身體好轉過程實在是太神奇了。當晚,看到最後幾頁時,突然感到腰部以上的右半邊劇痛,當時想:是不是像書上講的,是師父在幫我們調整身體呢?之後就接著看第二次,這次換左下側痛。我一想,這不等於把S型的側彎調整到正確位置了上來了嗎!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原本站著或走路看起來歪斜的身體,三十年來連想都不曾想過說它能改善的狀況,竟然在這樣的情形下有了這樣大的轉變。

當年醫師交待不能提重物、不能跌倒,否則後果不堪設想。三十年來也真從來沒跌倒過,就在得法三個月時,不知怎的從樓梯上跌落下來重重著地,痛的無法呼吸,近十五分鐘後才能起身,如果我沒有得大法,一定會上醫院檢查支架是否脫落或撞歪了。但是,我沒有害怕,心裏直說:「沒事,法輪大法好」。心想:師父又為我消了一個大業,是大好事,跌死了一個業力構成的我。

近來又發現,削去的骨頭凹洞也填平起來了,鎖上螺絲釘的兩截下凹的脊椎骨,也浮起來和正常的一樣了,真神奇。

本來我不想寫出這一段,因為我覺的這樣說服力不夠,想等有一天再去拍X光片,若能像經文中說的鋼板不翼而飛時,我再來證實法,二張X光片──修煉前與修煉後。可是後來想,弟子證實法本就是應該做的,要這樣才來證實法,好像在和師父談條件,我不能這樣,而且為了這麼大的執著去拍時,就算有,也肯定不能顯現了。

(三) 終於了解疾病和業力的關係

未修煉以前,我的孩子念幼稚園時,發現他患有嚴重的近視加散光,便帶著他看西醫看中醫、配眼鏡,但是度數還是以倍數成長。後來練了其他功法,一年多的時間也沒有改善;後來又接觸了針刺放血、經絡理療、腳底按摩、刮痧拔罐、整脊、推拿、飲食療法全都去試過了,對孩子的眼睛完全不起作用。加上先生長年大病沒有、小病不斷,使我追求健康的心絲毫未曾減退,這也是促使我去讀中醫的動機。

後來又對術類的東西有興趣,知道些皮毛、能算出某些人有哪些部份先天較弱,比較可能出現毛病,用來幫助診斷病情,有一定的參考價值。得法後知道這是前世因果,沒有辦法透過小能小術真正把病拿掉。通過學煉大法的過程,讓我對疾病與業力的關係,有了更深刻及正確的體會。

我知道人有難是因緣業力果報的原因。對於有附體的人總想去問,看看問題到底出在甚麼地方。時間一久發現一個問題,譬如:同一件事情問了十個(低靈),可能有十個答案,而且說過去可能準,未來準的機率就不大。在這個過程中,也一味的追求所謂的」高人」,這個能看過去世,那個能看三世,那個能看五世,可是又如何!我也看到有些附體之人,自稱是某某神降駕救世,可是自身的家庭問題,卻是一團亂,根本自己都解決不了。還認識了一個原本是腦神經外科醫師,因為附體支使而轉研究中醫,到西安去接所謂的「清代名醫」的傳承,可以幫人以電話遠距治病,但是後來鑽到錢眼裏了。一段時間之後我看清楚了這些個問題,也就不再去追問了。

學了大法後,看到《轉法輪》第七講說:「人為甚麼有病呢?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業力,那個黑色物質業力場。它是屬於陰性的東西,屬於不好的東西。而那些不好的靈體,也是陰性的東西,都是屬於黑的,所以它能夠上的來,這個環境適合於它。它是導致人有病的根本原因,這是最主要的一種病的來源。」第二講中寫道:「唯一真正要尋找你舒舒服服的沒有病,能夠達到真正解脫的目地,就唯有修煉!叫人修正法,才是真正的普度眾生。」這二段話把我上述的疑問完全解答了。

說說另一件趣事, 我是在科幻小說中得知古文明、與外星人存在概念的。十幾年前某個晚上,我們在台東往花蓮的路上,其中有一段路是一邊懸崖、一邊是峭壁,在距海岸邊一百公尺的地方,從海底透出一片呈亮橘色金屬光澤的光線,有一點菱形或梯形的形狀,從它透出的光線的狀況,絕不是地球上任何一種光源的光。後來從台灣外星人專家一系列記錄外星人的叢書中看到一幅照片,從描述中知道我看到的外星人的小飛船,從此變成外星人迷,甚至認為外星人是來幫助人類進化的。曾經兩度填表,想要加入UFO(不明飛行物)協會,卻都沒有寄出去。當我看見法中說其他星球生命的由來與正法的安排時,簡直目瞪口呆,久久無法回神,原來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四)得法的尋尋覓覓

從懂事以來,總有一股要去做點甚麼的動力,引申到一般生活上,可以說生命的動力很足吧!但是,我不曉得我要做甚麼?要往哪裏去?所以直到學大法前,對生命的一切充滿好奇,總是一段時間做這個、忙那個的。十六、七歲時,我想要一個某種樣子的人生與未來,但是不知道如何做,能讓自己更好,現實生活中沒有一個指標作用的人物,於是世界名人格言錄,對當時那個階段的我來說很重要,後來發現它只能用來暫時安撫與平衡一下心情,對於心性的提升與改變是很難做到的,也就是說解決不了根本上的問題。

二十歲左右,開始想要去接觸一些東西,但是那個感覺很不明確,不知道自己要甚麼,接觸過一些法門、宗派、慈善團體,卻始終在門外徘徊、觀望,從來沒有真正踏進去過,雖然不是每個自己都有親身去接觸,經由朋友的經歷可以引為借鑑的。正教都是勸人為善,行善積德的立意都是好的,但是人總有自己不放的執著心,所以我看到的都是人的問題,甚至也有一般居士打著宗教的名義,表面上也傳一些東西,其實還是為了自己的名利情。我知道修煉不是這樣,但是應該要怎樣,自己也說不上來,所以一直沒有皈依、受洗、入道等等入門的儀式。

我知道人要向善、向上,也相信因果,知道善惡有報,所以基於這個概念,自二十歲起即不食葷腥。我知道佛經上寫的,是要我們遵照去實行的,但卻苦於無法落實在日常生活去實修,不知道該怎麼去做,我了解到修行是要修心性,但是無論怎麼做,都只是暫時的表面的改變而已。以前讀佛經時曾看見」轉輪聖王」這個詞,特別有印象,當時網路不似現今發達,我就問了一個居士,他告訴我是以後太平盛世時的統治國王,我一直記住。

當我了解到「人身難得、佛法難聞」時,我擔心起來了,要怎麼修才能出三界、不用入輪迴呀?用一輩子就修出三界,這不可能呀!那修不出三界怎麼辦呢?在輪迴中何時再得人身呀?如果得了人身又迷失了,忘了修煉怎麼辦?這輩子修的福報,下輩子用完,那下下輩子怎麼辦?又知道彌勒佛將於未來人壽八萬四千歲時下生人間,約為五十六億年後,心想:那麼久呀,萬一我遇不到豈不太遺憾了!那時又知道人類將有大淘汰,十戶難剩一的事情等等,我便時常在為這種不可知、又好似存在的不明未來感到憂心。

當時還有一個大迷惑:有些不是宗教中的人,但是看見他道德高尚,非常有修養,我想,如果真的有天國或者是極樂世界的話,難道他們只接受信教的人嗎?只要信了教他們就能得救了嗎?甚至有人皈依證拿出一疊來,說這個師父上不了天,還有別的師父跟著,好像多跟幾家保險公司買保險一樣。那麼這些不入任何教的好人怎麼辦?難道上天的標準是這樣的嗎?沒有更好的標準來衡量好壞人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我不相信,所以我認為走入宗教不是唯一的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