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人學員:我的得法修煉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11日】當一位同修同時也是我的好朋友問我是否願意在這次法會上介紹自己的修煉體會時,我的腦海中立刻出現了一些疑惑:如果我在這次莊嚴而重要的法會上的發言不符合法怎麼辦?例如,在公共場合所有人面前介紹我的個人修煉體會會暴露我的顯示心理嗎?再者,不像那些我們有幸從類似的法會上聽到,或者從正見網上讀到的修煉故事,我的修煉經歷非常普通。在一陣思考後,我意識到所有的大法弟子的修煉故事都有其壯觀和令人驚嘆的一面。

我第一次聽到「法輪功」是在1999年,當時因為中國江政府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使「法輪功」成了一時的新聞。這使我對法輪功產生了好奇,因為我一直對獨裁的政府持不同意見。當時我想:「法輪功一定是非常好的!」我開始關注有關法輪功的新聞,但是,我從來沒有想過在美國也有法輪功的修煉。2000年的春季,我在食品店偶然遇見兩位身著「法輪功」黃色T恤的青年。儘管我一向很保守,我還是向他們走去,詢問他們我可以在甚麼地方練習法輪功。這兩位青年邀請我到他們在公園的煉功點學功,隨後的週末我便去了他們的煉功點。當時我認為我僅僅被演示了一套武術類的動作,而且我很沮喪的發現,我被要求閱讀一本書籍《法輪功》。我有意學習一套新奇的動作,但並沒有真正想閱讀一本如何生活的書籍。我對自己對這個世界的了解以及自己在其中的位置感到很滿足。修煉者們很耐心地對我解釋,告訴我應該理解這些煉功動作背後的原理,這樣才能達到最好的效果。我對此感到懷疑,但是還是買了一本《法輪功》開始了閱讀。就像我估計的一樣,我沒能明白甚麼。儘管我對《法輪功》缺乏任何理解,在其他修煉者的鼓勵下我還閱讀了《轉法輪》。在當時的情況下,我的確沒有看到甚麼。師父在《轉法輪》第六講中提到:

「然而,思想業力會直接干擾人的大腦,從而在思想中有罵師父、罵大法的,想出一些邪念和罵人的話。這樣一來,有的修煉人就不知是怎麼回事,還以為是自己這樣想的」。

我記得自己對能夠讀完以上兩本書籍感到非常吃驚,因為在此之前我從來沒有對自己不感興趣的書籍如此有耐心。直至今日,我才意識到是我的元神被喚醒了,是我的元神想繼續讀。

我喜歡煉功,儘管我未能感覺到任何其他人感受到的能量。我一直認為這些只是想像中的事情,我對自己的思想不被這些事情干擾感到滿意。我跟著教功錄像帶煉了大約兩個月的功。我覺得自己並沒有從中獲益,於是決定放棄煉功。之後的幾個月中,我停止了煉功,直到一位當地的同修打電話問我是否願意幫忙組織一個本地的煉功演示。我很樂意地參加了這次演示,在演示上發生的一些事促使我考慮自己應該嚴肅修煉。現在當我煉習動功的時候,我能感覺到自己的能量通道打開了,我也不會因此而感到驚奇。同時,我又重新開始閱讀《轉法輪》了。雖然我還有困難明白其中的一些部份,但是在同修們持之以恆的鼓勵下,我堅持了下來。同修們對我說:「不要擔心你是否已經理解了,繼續讀下去!」這的確是正確的方式。直到我將《轉法輪》讀了三遍,我對閱讀《轉法輪》的排斥心理才逐漸消失,這前後持續了一年時間。在我修煉的第一年裏,我經歷了師父提到的許多現象:我有消業的表現,我的天目開了(儘管我不知道要怎樣使用它),我感到身體輕鬆,所有的身體不適消失了。可是,我就像師父在《轉法輪》提及的例子一樣,即使他在師父的講法班中看到了許多壯觀的景象,最後他還是說:「我不相信這些事情」。

隨著不斷的閱讀《轉法輪》,我逐漸理解了其中的深刻涵義。我也逐漸意識發生在我生活中的所有改變,這些改變非常自然的發生,以至開始的時候幾乎無法察覺。我去除了、或者是大大地改善了我的壞脾氣,易怒,長期以來對未來的擔憂,對金錢和家庭的擔憂,以及急躁和野心。直到它們消失了很長一段時間,我才意識到自己去掉了這些執著。直到這個時候,我才意識到我所強調的「自我」原來完全由執著構成。更糟糕的是,這些執著並不是真正的我,它們甚麼也不是!它們能夠存在只是因為我讓它們存在,當然我也能夠去掉它們(在這裏我想借此機會指出,我還有許多其它各種執著,有些是我還沒有意識到的。同時已經去除的執著還有必要重新審核以及反複檢查)。最後,我終於意識到所有這些正面的改變來自於大法。我開始更加勤奮地學法,更加注意和反複檢查我的行為,以保證其符合大法的要求。一方面,我的生活變得簡單,因為我的人生道路變得很清楚,下決定也變得更加容易。在另一方面,我的生活也變得辛苦了。我經常感到我在磨難面前沒有過好關。有些關我過得較好,特別是當我不過分執著追求,而是順其自然的時候。有些關我過得不好,特別是在我過分努力以及執著於怎樣才能做得更好的時候。同時,在2001年我開始意識到大法是一種修煉的方法的時候,在中國對大法的迫害也升級了,這種迫害對我也製造了更多的魔難。

非常感謝許多在當地以及在法會上的同修對我的鼓勵,我堅持下來了,幾乎每次我和其他同修交流談到修煉時,我都能激起共鳴,有所收穫。我一直都為它那麼針對我特殊的修煉狀況而感到驚奇。事實上,我們交流的每一句話都來自師父慈悲寬容的教導。甚至於每當我看到正見網上同修的照片時我都能感到震動。當我看到一位女士站在一幅標語旁,穿著厚厚的衣服禦寒,當我看到一位老人走在遊行的隊伍裏,我的眼淚奪眶而出。我想到:「多麼好的人!」我充滿了希望。

我敏銳地感覺到我被要求從根本上改變我所有的人生觀。每天我都意識到要改變的是我所有的人生觀。在其後的2年半時間裏,我經常認為這是我不可能做到的事,我覺得自己一定會半途而廢。有好幾次我都幾乎決定放棄修煉了。我責怪自己僅僅是個假冒的修煉者,並不是真正想修煉。在那些日子裏,我總是能得到師父的諄諄教誨和鼓勵。我想舉個師父對我如此耐心和寬容的例子。

1997年至1998年間,我的返回歐洲的父母親決定賣掉我們老家的房子,這座房子屬於我們家已經有幾代人了。這是在我聽說有法輪功兩年前的事情了。對我的家庭而言這是一個令人感到痛苦的決定,我開始反覆作有關舊屋的惡夢。我曾經錯誤地認為這些惡夢與舊屋的出售有關,我提及此事是為了解釋我為甚麼如此自信地記得這些惡夢的日期。

在夢中,我夢到自己生活在一個很時髦的地方,那裏的一切都很安全、舒暢和方便。我生活得很快樂。一天,不知道甚麼原因,我開始在家裏尋找我以前從來不知道的房間。我離開我時髦舒適的住處開始探索,我發現我的家實際上大得多,有許許多多我從來沒有到過的房間,還有一個巨大的走廊。令人害怕的是,這些新發現的房間徹底荒廢了。地板不能被安全地行走,房頂漏水,有許多蜘蛛網,牆壁被水損壞了。房間裏的家具雖然很漂亮很古董,但一般都有破損而不能使用。這樣一來,我的夢變成了一場可怕的惡夢。儘管我模糊地感覺到我在這所祖屋裏有時髦的住所,我卻從來沒有回去過。我現在的工作是要修理祖屋中古老的、毀壞的部份,更糟糕的是,我不得不自己動手,沒有其他人來幫助我。這種夢曾經在不同的場合出現過好幾次,然後這種夢中斷了好幾年。

現在,時光轉至2003年,有一次當我感覺沮喪,責怪自己的修煉做得不好而打算放棄的時候。我經歷了同樣的夢。只有在這次,我看到祖屋發生了變化。我把祖屋打掃乾淨了,我能平安地在陳舊的地板上走動,蜘蛛網都消失了,房間現在可以住人了。我新買了一些家具,這些家具看起來像二手貨,但它們令人感到舒適。再者,現在房子裏有人了,我們正在聚會。有人說:「喂,你把這裏修理的真不錯!」。

我醒後立即意識到這些夢的真正涵義,我被師父對我的關心深深地觸動。我知道師父在我聽說法輪功之前就一直在關注著我。在最初的惡夢中,師父讓我知道我的人生將從根本上發生改變,不可能回到我修煉大法之前的樣子(例如,我在大祖屋裏的時髦式的生活住處)。當我後來對自己在修煉道路上進展緩慢而失去信心的時候,師父讓我知道我還在進步,畢竟我在不斷地清理著自己!現在我理解到師父甚至還在關注那些在修煉道路上反覆跌倒的同修。

我經常問自己:「我為甚麼要修煉?」並不是因為我渴望達到圓滿。我甚至還不能完全理解圓滿的內涵。唯一我能解釋的是,自從修煉開始我就要追隨這個法。

請理解以上只是我目前自己所在層次上的一些個人體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