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法輪大法治好了我的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早在讀高二時我得了頭痛病,每天吃藥的花費比生活費還高,而且頭痛是持續的,一年也就是有幾天不痛,有時痛的用頭撞牆,真的是生不如死。那時堅信氣功可以治我的病,所以每天都會花一些時間練氣功,但是效果不明顯,只是在剛練完時身體能輕鬆一些。我時常想可能是沒能得到真傳吧,如果有老師教可能會好一些。後來有同學知道我練氣功,就將家裏的一本某功的「內部教材」給我拿來,我想也算得到真傳了。可是當我有時間學時,一練動作頭痛的更厲害了,嚇的不敢練了。

一九九五年我上大一,在大學裏我能接觸到更多的氣功,但大多數只是開始有一點效果,之後就恢復到原來的狀態,所以經常是二週換一種功。有一天我想去買本氣功書,就去了二手書市場(因為家裏窮,很多書我都是去買二手的),當時第一眼就看到了《中國法輪功》,就用二元錢買了下來(這是我第一次,也是至今最後一次在二手書市看到法輪功的書)。回到宿舍趴在床上,當我打開書要看的時候就感覺從書上發出一些光打在我的頭上,這時感覺頭痛減輕了很多。

由於受邪黨無神論、唯物論的毒害,當時書裏面的內容讓我很吃驚,第一個想法是這本書竟然說這世上有「神」,第二個想法是這樣的書竟然能在社會上流通。這時就猶豫要不要看下去,但是由於看書時頭痛好了很多,所以就忍不住看下去。說來也神奇,只要我看此書,頭就不痛了,如果能看半小時,之後頭就能有1~2小時不痛,所以每天一放學回到宿舍第一件事就是拿出《中國法輪功》看上一會。就這樣大約過了半年,心裏逐漸相信書裏面說的打別人就會給被打的人德作為補償。

到了一九九六年春天,被頭痛折磨的實在受不了了,就決定學習法輪功。我照書上說的,將以前的幾本所謂氣功書銷毀了,並開始學煉法輪功的動作,由於頭痛,記憶力差,我怕動作不標準,所以只學了第一套功法。當我回宿舍時就感覺很奇怪了,上樓很輕鬆,頭也不痛了。以前一直有睡午覺的習慣,但今天中午怎麼也睡不著,兩隻眼睜的大大的,非常有精神。只好從床上爬起來,大中午的在校園裏轉圈,消磨時光。回來後在宿舍門口看到很多人在看傳單,過去一看原來上面寫著晚上在計算機系教學大廳有法輪功的教學錄像,當時很高興,正愁動作不標準呢,這可真是一個好機會,只是心裏有點怕他們會收費,自己不能承受。就這樣懷著既興奮又擔心的心情來的教學大廳,看了才知道是錄像講了法輪功的功理,並演示了幾套動作。等錄像結束了,有許多人直接走了,有些人圍著負責人在講些甚麼。我就猶豫要不要過去,主要是因為怕會收費。這時正好有一個同級的校友問我是不是想學法輪功,我們一起過去和那老師聊聊吧。我們倆就壯起膽子去找那個學校老師,即後來的輔導員了。輔導員告訴我們他們每天早上在工會煉功,教大家動作。並說這幾天林大大禮堂晚上播放老師的講法錄像,要我們去聽,說不收費的,這時我才放下心來。

到聽課時我去了,聽完第一節課,覺的自己像換了一個人,世界觀都變了。走出禮堂時身體彷彿卸下千斤重擔,飄飄如仙,這是沒有生過重病的人無法體會的感覺,那時想神仙也不過如此吧。在第二節課上,師父說要給大家調整身體,說很多人長期有病都不知沒有病是甚麼感覺了,當時我的淚就流出來了,「師父,我現在知道沒有病是甚麼感覺了」心裏默默的說。師父說要給真修弟子調整身體,以前有過舊病可能會出現復發的症狀,要大家有心裏準備,無論如何都要來聽法,法難得。我想師父已經給我調整過身體了,現在頭也不痛了,應該沒有我的「事了」,卻沒想到第二天醒來開始牙痛(以前撥過牙),腮幫子腫了起來,並且發高燒,只要有人輕輕打我一下,疼痛就會像電流一樣從身體表面傳到骨頭裏。我記起師父說的無論病的多難受也要來聽法,就每天堅持走著去林大。因為發燒,不能正常走路,因為走的快一點,疼痛就會從腳後跟傳到身體裏,所以只能慢慢的移動步子,還清楚記得一路上四處花香的情景。在九堂課快結束時,我的牙痛和發燒突然好了,很有意思的是在我開始牙痛的那一天,有一個同學也開始牙痛,腮幫子也腫的很大,他從校醫院開了很多藥(還問我要不要吃他的藥),我們也是同一天牙不痛了,期間我沒有吃過一粒藥。

自從學大法後,頭幾乎很少痛了,現在有時還在想頭痛是甚麼滋味呢?無論如何,我真的非常感謝我的頭痛,如果沒有它,受中共邪黨毒害的我是決不可能得大法的,實際上好好想想,我得法真是不容易,邪黨的毒害、自大、貧困都在阻擋我得法,是師父擺平了這一切,讓我能得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