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法輪功教我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個農民,二十多歲任共產邪黨支部書記,為這個邪黨叫囂了幾十年,任邪黨支書期間得了好多病,十二指腸潰瘍、痔瘡、脫肛、轉氨脢升高、腰肌勞損、肩周炎、濕疹、胃病等等,每天藥不離,吃不下飯,大醫院都說慢性病不好治。我自學了法輪大法後,十三年沒吃過一顆藥,沒住過一次醫院,身體很好,能吃能幹,有人說我不像七十一歲的人。

那是一九九八年新年期間,妻子對我說:「有人叫我學法輪功哩,你我去不去?這個功還能治病。」我說:「是好事,你去,我看門。」當天晚上她去了,回來時還拿回一本《法輪功(修訂本)》。第二天晚上我既看門又看書,看著看著,覺得這書很好,好像開天闢地沒見過這種書,全人類找不到的東西,我越看越愛看。

看書期間,我感覺頭暈、有點頭痛。有人給我說:你去醫院查一查血像,是不是血管病。妻子問:「你是不是看法輪大法的書了?」我說看了。她說:「那你不要上醫院了,那是師父給你淨化身體。」這對我當時是個提醒,不到煉功點去就是悟性不高。從那以後我和妻子一同去學法點煉功了。

當時讀《轉法輪》我們還不懂是啥意思,知道了:是叫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誰把你搞得再臭,你不計較,還要反過來謝謝人家呢。心想:這樣常人不就說我們都是傻瓜了,很難做到。學著學著,哦,我們又明白了:我們做不到,就不能長高功。這才知這是一個博大精深的修煉,不修心性不長功。

明白了,我們就嚴格要求心性提高。有一次,我去買肉,一個女人擺攤賣豬肉,我問豬肉多少錢?她說十二元。我給二十元割一斤,她給我找了四十元,還說她沒有零錢,叫我再給她二元就合適了。我當時說:你給我這麼多錢幹啥?那女人一下子醒過神了,說她把二十元當五十元了。周圍人都說你是個好人。我對他們說:「這是法輪功教我的,我不學法輪功早拿走了,我是煉功人,不能拿人家的。」集市上的人都說:煉法輪功的是好人,這迫害法輪功是錯的。

有一次,我去車站賣菜回來的路上,路過鐵道隧道,因今年雨多,地道裏水很深,我的三輪車閘皮濕水了,下坡剎不住閘。就在這時,一個小轎車趕在我前面了,我三輪車剎不住閘,眼看就要撞上的時候,轎車左側只有二尺寬點的空間,我只好把三輪車頭塞進這裏,不知怎的三輪車就繞過了小轎車。當時把我激動的說不出話來。那小車司機把頭伸出來指責我:你咋搞哩。我說:沒撞上你車,快走吧。

我在那地方呆了三十分鐘,尋思了半晌:是師父把三輪車收縮了。我靜靜的看著三輪車,三輪車還那麼大。我知道這是師父鼓勵我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在修煉的這條路上一走到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