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讀研究生修大法一年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八月六日】我是一位在讀研究生,去年年初走進大法修煉。通過學法講真相一年多,我逐漸感受到大法的威力和修煉的苦樂,還有救人的急迫。在去個人的執著心過程,能把遇到的每一件事當作好事。

2010年12月上旬碰到一位大法弟子向我講真相。當時,我正準備考研,出於好奇,抱著想了解真相的心理,半信半疑的看了《轉法輪》,才認識到那關於法輪功的負面報導都是荒誕的,經不起推敲的。很難相信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大陸,也改變了對邪黨的所有印象,邪黨怎麼能如此流氓的騙人呢。2001年邪黨製造的自焚造謠畫面一直在我腦海裏,明白真相的那一剎那,知道了自己曾經無知的誹謗了李洪志老師,誹謗了大法。經過思想的較量,我明白了法輪功是甚麼,大法弟子是甚麼樣的人,我能感覺到大法就是我一直等待的真理。

自從看完師父的新經文和同修的修煉交流之後,很多東西不能理解,比如甚麼叫證實法,怎麼個在法上看問題,這都是新學員很難理解的。但是慢慢的,多學法,多個同修交流,知道了甚麼叫個人修煉和正法修煉的含義和區別,知道了現在修煉和過去修煉的不同,知道了法輪大法為甚麼叫大法,知道了大法弟子的特殊身份和使命。真是讓我驚心動魄,這是怎樣的時代,世人正在經歷著甚麼,種種無法言表的激動,這就是找到真理之後的激動,實在是太幸運了。

但同時,我又覺的自己得法太晚,而且家裏也有《轉法輪》,那是我繼母買的,但繼母放棄修煉了。這也是後來一起住的時候,偶然間見到這本書。但因為造謠宣傳,從來沒敢翻開過一頁。其實仔細想想,這都是舊勢力的安排,這20多年生活在無神論的灌輸下,認為世界沒有神,沒有天國,沒有輪迴,稀裏糊塗的過了我的青春,也沒有好日子過,跟父母話不投機,跟社會也格格不入,總是認為這社會怎麼這麼道德淪喪,怎麼這麼沒約束的亂來。很多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竟然等了很久很久才等到。其中付出的代價,成長過程的辛酸,如果能早點知道大法的法理,我該是何等輕鬆自在,平和從容。

說起得法前,我曾經是佛教居士,想找一個師父,可以帶我脫離輪迴,因為這一世碰到的挫折和吃的苦已經讓我對世間的業力輪報厭倦了,世人就是在償還前世的債才無數次輪迴,永遠都放不下情,就是情才有了輪迴。可是對這個大染缸的社會,我是力不從心的,一直想要有個師父帶著我今世脫離輪迴,就向佛菩薩許了願,我吃了那麼多苦,再也不想輪迴了。真的是「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沒過多久,就發生了上述的事情。

自從喜得大法之後,總是在網上寫一些詩,給同學看,但是常人看不懂,只有修煉的人才能看的懂,那段時間沒有做到在法中修,師父說過「歡喜心」問題,大意是不要歡喜過度讓人感覺到修大法的人不正常了。可我沒把握好,在某些問題上,給人感覺太激動,或者偏激。我也知道新學員的內心表現都是這樣的,但就是太激動了。我意識到自己的問題,也很難放的下。同時,類似這樣的還有「色心」,在和同修交流這方面的問題,逐漸明白法輪大法的功法特點,就是「法煉人」,在人心表現上,是要多次去掉的,不同層次有不同的狀態,認識到自己有顆人心,不要害怕,而是理智的抵制這不好的人心,但是不嚴格要求自己,就不是修煉了,師父不會管常人的,只能管修煉的人。

關於男女關係的事情,我也曾像那些常人一樣,為情所困,也想找個很好的男生愛護我,關心我。可是總是遇不到這樣的男生主動到我面前,遇到了也是心裏默默的喜歡。都是精神空虛造成的,想找一個寄託,一個對美好愛情的寄託,也是社會風氣造成的。常人追求這些,都是無可厚非的,但是作為修煉人,就不能用常人的標準來衡量,修煉人的追求是昇華自己,提升自己,同化不同層次的法理。一直到現在,這些不好的念頭有時也會往出返,有時抵擋不住,就跟著去想了。這些東西在另外空間形成了很頑固的物質,但是漸漸的,自從明白大法法理之後,就能理性認識這種思想來源,和排斥的方法了。

現在,「顯示心」、「歡喜心」和「色心」還有其他人心表現的很淡了。再看到帥哥,或者遇到符合我心目中標準對像的男生時,也會心動過一段時間,但是能感覺到修大法之後的狀態,不再是以前常人狀態,可以用大法歸正心態了,感覺對常人的情看淡了很多,能用正念克制自己不要看著外表,抵制不好的色情思想,可以理性的認識到那些觀念不是自己。理性昇華了,在實修上就能堅定正念,克服不好的行為。大法的法理,真是直指人心,妙不可言,不實修是難以認識到大法的超常之處的。從這個認識上,也能堅定我實修大法的正信。

剛開始,我得法的動機並不是很純,因為看大法書知道修煉可以祛病。但是隨著看大法書籍的次數多了,多和同修交流以後,逐漸提高認識,明白這是萬古難遇的大法,這是機緣,對治病的事情就不怎麼再想了。但是在講真相的時候,會遇到聽力阻礙,聽不清對方說的話,很著急,很暴躁,也會想自己上輩子造了甚麼孽,為何這一生坎坷,禍不單行。所以很執著自己聽力的事情,就是放不下,失聰了20多年,不是那麼容易能放下的。同修也跟我說過,要是師父一下子讓我恢復聽力,我恢復聽力的目地是甚麼。我才明白,我要是恢復聽力,一旦過上正常人的生活,聽力不再受限制的話,我是否會更加不精進,不再去想修煉的事情了?恢復聽力是為了講真相救度眾生的,我有把握做的好嗎,心能不能一直正下去,不受常人的情,常人的追求所帶動?在聽力方面,的確是我講真相的一個大坎兒,但是樂觀向上的我,也會克服困難,不逃避和人講真相,儘量克制焦慮和不自然。能盡力聽清人家說的大意,解答對方對大法的質疑。而且,從去年到現在,不也有一些人能夠明白大法真相了嗎?我相信,正念正行,有法在,有師在,大法能在我身上體現出來他的威力的。

磕磕絆絆走了一年多,平時我是見機行事講真相,還會發揮我的長處,利用網絡講真相,使得一些人明白了大法真相,但是總是被常人事情帶動,不能影響感染他人,慈悲心不夠,是我學法太少、貪玩的緣故。在校園裏,還不能做到見一個人就講一下真相,三件事不能同時勇猛精進,每次錯過發正念的時間,就很難過,懊悔自己錯過這段寶貴的時間。

感謝師尊在最後的正法尾聲告訴我生命的真諦,這萬古難遇的大法,真是我要尋找的根本大法啊,是真正的大道。我的生活時時充滿了希望和陽光,原來修煉可以這樣美好,每天都是輕裝上陣,再也不必擔憂我所面臨的未來。「朝聞道,夕可死」,謝謝您,師尊!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