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中得救 生命新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七日】我是二零零四年七月份得法修煉的大法弟子,在修煉大法前我身體有多種頑疾:腎動脈腫塊、子宮頸糜爛四、五度、流膿血、球形胃潰瘍不能進食,只能喝麵粥,膽囊炎、胰腺炎、腎炎,特別是多年前的腦震盪,腦部有瘀血,常年的頭痛失眠不能睡覺,我到處問醫求治不得其效,弄得我身體越來越糟,經醫學專家診斷,目前全世界還沒有治療我這病的藥,告訴我回家等著,甚麼時候研究出治這種病的藥再通知我去治。就這樣,我這條命被現代所謂的高科技醫學給定位了。

因為我家太貧窮,兩個女兒小,丈夫也沒地方掙錢,靠種地來維持生活,再加上我的重病,還有八千元錢的債,家處於破碎坍塌的狀態,親屬、朋友、兄弟、姊妹都遠離而去,沒有一個能來我家看看的,甚至我們和人家見面打招呼,人家都裝作沒聽見,也不抬眼看我們,扭著臉走過去,我心裏那種滋味是用語言表達不出來的。

精神上的打擊、經濟上的壓力、病痛的折磨、親朋好友的冷落,使我變的與世隔絕,把自己封閉起來了,不接觸任何人,不出大門半步,看破紅塵了,想出家當尼姑,又沒去處,用我最後剩餘的時間來維持這個家,照顧著孩子也是很勉強了,非常絕望。

破謊言 種善因

二零零一年,中共邪黨媒體在電視台播放天安門自焚偽案,栽贓陷害法輪功的冤假案,弄得人心惶惶,恐懼無比。丈夫和兩個孩子看電視上放的畫面,信以為真,孩子嚇的上廁所都不敢出去,丈夫把燈關的緊緊的,也不敢出門半步,就在家呆著,他好像很怕法輪功學員真的要來殺他似的,弄的很緊張。我心裏很煩,電視播放甚麼我不看也不聽,也沒有任何反應,世上的一切都與我無關,只有一個肉身,一口氣還在,其它一無所有,一無所想。

當五歲的小女兒被嚇的哭喊媽媽時,我心裏感覺好像被甚麼東西抓了一下,很痛很痛的,我把孩子摟在懷裏,很不情願的看了一眼電視,可能是師父當時用孩子來喚醒我和家人吧,我給他們分析電視上的畫面,那麼多可疑之處:自焚小姑娘氣管切開三天兩天就說話唱歌?孩子大舅媽喉癌手術插管七八年也沒說過一句話;毛髮最怕火,而自焚者頭髮、眉毛還在;人都燒成那樣了,自焚者兩腿之間的雪碧瓶裝的是汽油還是水,它為甚麼不著?天安門是甚麼地方呀,警察背著滅火器、拿著滅火毯、扛著攝像機,怎麼這麼齊全?遇事動動腦子,你(指丈夫)都這樣了,兩個孩子怎麼辦?我把假底給揭開了。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我還沒修煉就已經在講真相了,救自己的家人。

難中得救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我公公過生日,在外地住的叔公、嬸婆都來參加壽宴,嬸婆給我一本法輪功小冊子,我隨便翻看,上面寫煉功不吃藥病就好了,我沒當回事,以後也給過我資料,我也不看,把資料都放進箱子裏。心想醫學上都沒有治我病的藥,煉功不吃藥病就好了?不理解法輪功究竟是幹甚麼的?

二零零四年七月,我病的越來越重,丈夫不想放棄我,就厚著臉到處借錢,跑了好幾天總算籌了三千元錢,再次送我去醫院治療,醫院拒收,沒辦法丈夫把我放醫院外面,讓我在那等著,他去請人說情。他走了,我想不能讓他再欠債了,債欠多了以後他和孩子可怎麼過呀,我得想辦法回家。這時一個老太太問我:「你年紀輕輕的,身體怎麼這麼差?是甚麼病?」我告訴她病情,她說:「你回家煉法輪功,法輪功能治病,有不少人煉功病都好了。」丈夫請來了嬸婆(同修),我把老太太說的話告訴他們,嬸婆說她有師父講法煉功碟。於是丈夫花了三百元買了一台機器,我想買就買吧,等我不在了,他和孩子弄點碟看看也好,省的在悲痛中度日。

師父講法煉功碟、機器都有了,可我回家後也不看,就想趕緊死了,別拖累丈夫和孩子。回家第四天,我昏昏沉沉的夢見一大群人擁擠著到處逃,我也領著一些人往山上跑,天陰沉沉的霧很大,我們迷路了,前面是懸崖,這些人都等著我找出路,我正著急,大霧中出現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對我說:「你領他們跟我走吧。」我找不著出路,只能跟他走,但有很強的戒備心,也有不願跟他走的人,留在了山上,瞬間被大霧淹沒了。我心裏一陣劇痛,就醒了。這時我覺得我好像還有甚麼事沒辦完,是一件很急很急的大事,到底是甚麼事又說不清楚,這時我突然就想起了法輪功三個字。

我讓丈夫放師父講法給我聽,看看法輪功到底是幹甚麼的,別留下遺憾。可我一聽師父講法就睡覺,一聽就睡,我就看教功帶,一看就好像有一種帶動力,往起拽我,力量很強,不由自主的手跟著動起來了,控制不住,就這樣躺著煉功。第三天我讓家人把我扶起來坐著煉,突然身上有甚麼東西盤旋著從頭頂出去了,肚子里嘩啦叫,有東西在裏面猛烈轉動,但不痛,就這樣轉了好長時間,膿血爛肉通過排便排出去了,我不知道這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我告訴丈夫準備後事,火化後把骨灰扔了就行,別花錢。丈夫哭了。又過了兩天,肚子消腫了,自己能坐起來,也能吃點東西了,就這樣持續了二十多天,把髒東西全排出去了,我自己手扶著東西能站起來了。

丈夫看到了希望,那個高興啊,天天都放師父講法煉功帶,叫我跟著學、煉,就這樣,通過學法、煉功,我的病全好了。

親人得救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一日,外甥女結婚,我決定領著小女兒去參加婚禮傳福音。我姐家來了很多客人,城裏的、農村的親朋好友都來了,他們正在講我有病不能治了、來不了,我女兒就跑進門喊:「大姨,快出來接我媽。」所有人都不信,問孩子和誰來的。姐姐和妹妹正要出來看個究竟,我就樂呵呵的進大門了,把所有的人都震住了。於是我給他們講了我親身的經歷,修煉法輪功祛病受益的過程,在場的人都覺的很神奇,我講天安門自焚假案是栽贓陷害,講邪黨的腐敗,人沒有道德,講大法的美好,大部份人都明白真相了。

母親生日,我回去給母親拜壽,來的客人也不少,我還是講真相傳福音,告訴人們大法好,法輪功是佛法。有信的,也有不信說難聽話的。母親相信,要跟我學煉功。母親的病也很重,子宮瘤流血,因年歲大不能手術,心臟病、心肌缺血、肺氣腫、膽結石、胃炎、腰痛、腿痛、失眠等多種疾病。十一月的一天,我把母親接來,讓她聽法,教她煉功,一星期後,母親身上輕鬆多了,熱乎乎的感覺,也不流血了,她說:這麼好的功怎麼不讓煉呀,等我學會了教三姑娘(我妹)煉。

我丈夫肺粘連,咳個不停,左胸腫大,我母親說:你快煉法輪功,你媳婦不就煉功好的嗎?你就煉法輪功。我媽也會傳福音了。母親在我家住了一個多月,回去後就教三妹煉功,見人就傳大法福音。在她那地區,母親是有名的病包子,母親明真相,傳大法福音,知道大法好,病好了,身體強壯了,親朋鄰居們再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修煉人沒敵人

我修煉以前,鄰居家和我有意見,總和我家過不去,拉幫結夥的欺負我家,把我家房子小坪磚沿的磚炸掉好幾塊,往我家潑髒水,阻擋著水溝不讓流水,天一下雨我家就要在水裏泡好幾天;草垛也給扒開了,全都給淋濕了,弄的我沒有乾草做飯;還到處造謠說我壞話。她家雞出來了,我一氣之下把雞殺了,下鍋燉了吃了。她丟了雞就罵我,我不吱聲;她就往我家土豆地裏打藥,把土豆全毒死了。我就逼著丈夫晚上頂著雨到她家地裏扒土豆。她來明的,我就來暗的,矛盾越來越大,越演愈烈。這都是沒修大法前幹的。

我得法修煉後,主動和她說話,她不理我,還罵我,要和我拼命。師父說:「我說你要不能愛你的敵人哪你就成不了佛。」(《休斯頓法會講法》)我繼續感化她。天長日久她的態度也好些了,也願意主動與我說話了。我就給她講神用土造人,三尺頭上有神靈,講善惡有報,講人有病都是做壞事得到的報應,講真善忍好,勸她三退。她說等看看她二姐退不退。她二姐是有名的二潑婦,很難纏,還一身病。我就給她二姐講真相。她說:「你怎麼說話像法輪功,你是不是也煉法輪功?」我說:「對,我就是法輪功學員。」她說:「政府不讓煉,還到處抓,你不害怕?」我說:「我怕甚麼?按著『真、善、忍』做好人有甚麼錯!」她說:「法輪大法好?哪好?」我說:「好就好在『真善忍』三個字上。」她沉思念著:「真善忍、真善忍……」念完,她全家九個人都三退了。第二天鄰居全家六個人也都三退了。明白真相後,他們也告訴別人法輪大法好。

花了三年時間救了這家人

我們屯有個老劉家的小兒子三十多歲,抽煙筒時從房頂往下跳把腰摔壞了,怎麼治也沒治好,他甚麼也不能幹,成天躺著,勉強自理。

他家信基督教,我去他家講真相,講大法洪傳全世界、大法好,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講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是犯罪,天安門自焚是江澤民一手導演的,和古羅馬帝王放火嫁禍基督徒有甚麼兩樣。我叫他好好看看聖經啟示錄,甚麼是獸的印記,誰是迷失的羔羊,神為甚麼讓他的使者去找迷失的羔羊,神的使者是誰,神還說到一定時候他還會再來傳法度人,如果神真的來了,你認識他麼?我繼續問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聖徒被迫害的時候你敢不敢信耶穌,敢不敢站出來說他好?他沉思不語。我告訴他神看人心,得說真話神才能救他。我師父叫我來救你們,快把黨、團、隊退了,人入黨組織時都得宣誓,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發了毒誓,三退就是解除魔鬼的誓約。這是你全家得救的唯一希望,只要你說退我師父就救你。

最後老劉、二兒子、姑娘退出團隊,他的妻子、大兒子退隊,小兒子在西屋躺在炕上起不來,我在東屋喊他過來,全家人都說他起不來,我說能起來,大聲喊他:「老三,快點過來。」他說:「三嬸我起不來呀。」我說:「我師父在這,你一定能走過來。」老劉讓我到西屋去,我就是不去,就讓他自己走過來,結果老三就真的走過來了。全家人都說大法太神了。我幫他做了退團隊,給他大法真相護身符,每人一個。

大人說話,忘了炕上寫作業的小孩,我辦完事抬腿要走,小孩「哇」的一聲大哭起來:「三姥你救救我呀,我也宣誓戴紅領巾了,我可怎麼辦哪。」我說:「別哭,我救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是救命的九個字。」全家七口人都得救了。我花了三年時間救了這家人。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