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甚麼要堅持修煉法輪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五日】我出生於一個知識分子家庭,周圍的很多朋友也都是知識分子,頭腦裏充滿了唯物主義思想,一聽到神佛,都嗤之以鼻,謂之封建迷信。在修煉法輪大法以前,我也是他們中的一份子,對神佛一無所知,從來也不進寺廟,覺得那是鄉下人無知的想法。但這在我遇到法輪大法時一切都改變了。

一、有幸得法

我現在仍然記得,我當初是如何得法的。我第一次接觸法輪功是在1995年,我還在上大學,有一次在學校的圖書館裏,我隨手拿起一本氣功雜誌翻閱,當看到師父和大法的簡介時,就被深深地吸引了,但當時並沒有動立即要修煉的意願,但很快我就在學校附近的正規書店裏買了一本《法輪功》,隨後又買了《轉法輪》,卻沒看,只是覺的好。現在想想挺有意思的是:我當時對這兩本書莫名其妙的偏愛,把他們放在我枕邊的書架上,就靠著我的耳朵,當時就有一個念頭:我大學一畢業就要學這本書,而且要伴隨一生。這個念頭把我也嚇了一跳,不知道這個念頭從何而來。

果然,在大學畢業後,我由於生病,開始讀起了這兩本書。一口氣讀完《法輪功(修訂本)》,又讀了《轉法輪》,真如醍醐灌頂,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和如何向高層次修煉的道理。明白一切皆有因果,唯有修煉才是正途。

二、法輪大法給予我一個健康的心靈

最初,我修煉法輪大法是為了治病,但我體會到,其實真正打動我、讓我堅信法輪大法的是大法給予了我一個健康的心靈。而這種心靈上的巨大改變讓我體會到了修煉的真實。

我在修煉法輪大法以前,是一個比較任性、脾氣急躁的人,說話不留情面,還覺的自己說的都是對的,是為了別人好。修煉法輪大法以後,我真正體會到了甚麼是真正的為別人好。別人固然有錯,但如果不考慮對方的感受而去訓斥或責罵他,就是以惡治惡,並不能改變別人,只有真正站在別人的角度去體諒理解別人,善意的幫助別人,才是用善來化解惡。

有這樣一件事情讓我體會到了善真能化解惡的行為。有一天,我急急忙忙趕著上班,公交車上很擠,剛上車,我下意識摸了一下挎包,發現公司的移動硬盤不見了,我立刻反應出,遇上小偷了,當時非常著急,因為硬盤內有公司的重要資料。我向售票員反映,售票員怪我自己不小心,我向四週看看,也看不出來誰是小偷,我想這該怎麼辦哪?這時,我對面站著的一個小女孩用手指著我身後的一個小伙子,對我說:叔叔,是他。我問小女孩:你確定嗎?她說:因為他離你最近。當時我想,後邊的那個小伙子雖然最可疑,但他兩手空空,沒有確鑿證據啊。我就對小女孩說:謝謝你小朋友,沒有證據,不要亂說啊。萬一冤枉了人怎麼辦。小女孩再也沒有說話了。很快,到站了,我心想沒辦法了,只好先去公司看看有沒有備份的文件吧,當我馬上要下車時,靠近車門的一個年輕人拍了拍我,問我地板上的東西是不是我的,我拿起一看,正是公司的移動硬盤,趕忙向這個年輕人表示感謝。回到公司細想此事:明白了這兩個人是小偷,而且是一夥的,因為車上人擠人,有誰會注意腳下有個東西呢?眼睛根本不會注意到腳下有東西;而且我站在車廂前,上車後沒有去過車廂中部,之間有4米左右的距離,而移動硬盤是在中間車門旁被發現的。這件小事,使我明白善真的能改變別人,我用善心改變了小偷的想法,他的同伙把移動硬盤丟下,並提醒我使我失而復得。

三、在工作中修煉,體現大法的正

我畢業後在一個醫院上班,在工作中我按照大法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工作認認真真,從不收受患者家屬紅包或藥品回扣。能理解的同事說他們很佩服我,但他們自己做不到,也有不理解的,說三道四的。我體會到,這個社會就是一個大染缸,只有正信才能真正約束自己,才能不被不好的行為所污染。我知道這是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大法,這是對一個大法修煉者的基本要求----從做一個好人做起。

有一天,科室主任把我叫到他的辦公室,對我說:你是一個好青年,我知道你從不拿藥品回扣,這事單位都傳遍了,但有科室同事說你的閒話呢,說:這人是不是想向上爬,想當主任,好表現自己(那時我工作能力很強,主任很欣賞我),又有人說:如果拿藥品回扣出事了,一定是他揭發的,等等。當時,我感到挺難過的,在這個道德下滑的社會,做好人真難啊。由此也體會到了,師父傳法的不易,也明白了為甚麼很多不明真相的常人總是認為:學法輪功的人做好人,一定有甚麼目地。其實,目地很簡單:就是做一個更好的人,做一個高尚的人,一個超越常人的人。當然與政治無關。

有一個在科室進修的同事,我們共事半年,我經常給他講真相,他總是迴避。半年後,他要離開科室的時候對我說,以前他對法輪功的感覺很不好,一提到法輪功,就想到了自殺自焚拋家棄子,所以一直不理解我為甚麼還要堅持修煉,他也一直在暗暗的觀察我。通過和我一起共事半年時間,他明白了,這一切(自殺自焚等等)都是媒體的造謠和謊言,他說:我從你身上看到了一個真正的法輪功學員的樣子,工作認認真真,從不計較利益得失,與人為善。他說他很敬佩我的為人,希望以後多多聯繫。還有,我的一個初中同學,一直在做藥品銷售,他知道我從來不拿藥品回扣,有一次感慨的對我說:你這樣的醫生他從來沒有遇見過,在這個行業中鳳毛麟角。

由於堅持自己的信仰,我被迫離開了單位。我的導師也為我惋惜。當時,雖不知道以後的路該怎麼走,但心中對大法依然堅信。

下海後,我走過了幾家企業,在每家企業,我都把大法弟子的身份公開,而這幾家公司的老闆都比較認同大法。其中有一家公司的老闆是因為八九年「六四」下海的,有一次他對我談起當時「六四」的情景,表示對共產黨徹底失望。在公司我認真工作,多次被評為優秀員工,即使在離職後,仍然被原公司評為優秀員工,打電話讓我回公司領獎品。我和同事們的關係非常溶洽,我給同事們講法輪功真相、勸三退,大部份同事都點頭答應,前面提到的老闆是老黨員,我也將其勸退。同事們都喜歡和我一起搭伴工作,認為我性格溫和、為人正直善良、好相處。我告訴他們,這一切都是修煉法輪大法的結果。其實我以前是一個性格急躁、任性的人。有一次,我的大學同班同學一起聚會,飯桌上他們說我改變很大,脾氣比以前好很多了。

在工作中隨時有考驗心性的時候,我在擔任部門經理時,經常和印刷、設計、禮品公司合作項目,我守住心性,不從中吃回扣,剛開始,合作方以為我不拿回扣是想解除與他們公司的合作關係,多次約我談話吃飯,我趁機會告訴他們大法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大法修煉者不能拿這些不義之財,他們說,合作這麼多公司,你是獨一個,在這樣的社會中這太難得了。同時,我也得到了老闆的信任,相關合同,他很少過問細節,報銷時簽署很快。

有一次,妻子問我:你們公司老闆是不是很喜歡你啊?你人這麼好,他一定很喜歡你的。我說:做好自己的工作,並非是要討好領導,不是做給別人看的。同樣,做一個好人也並不是做給別人看的。她說:你的境界真高。當時我突然體會到了,師父所說過的關於神慈悲於人的含義。「人們都說神是慈悲的,對,他們是慈悲的,他們修的就是慈悲,可是他們的慈悲並不等於是對人慈悲,他跟人是不相干的。雖然他和人接觸的時候人會感覺到他有強大的慈悲,可是他就是那樣的神,他並不是專門為你慈悲,慈悲就是他的狀態。」[1]

[1]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 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