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得法修煉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日】我和父母修煉法輪大法已經十五個年頭。十多年來,師父時時刻刻都在我們身邊,看護、點悟著我們。現在寫出我得法最初幾年的經歷,也希望仍在猶豫是否要修煉大法的朋友,能夠抓住這珍貴的機緣。

接緣

最早聽說法輪功是在一九九五年。一天熱衷氣功的母親帶回家一本雜誌,封面就是李洪志師父的照片。當時姐姐說這位大師看起來真面熟,好像認識很久了的感覺。儘管當時家裏其他人並沒被這句話所打動,可這句話卻灌進了我的耳朵。

一九九六年春的一個豔陽天,我跟一位同樣熱衷於氣功的同學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他告訴了我法輪功師父在書中對另外空間的描述。當時我心生嚮往,非常希望修煉這個功法。儘管當時並沒有看書,更沒有開始修煉,但愛說話的我,逢人就講:「你們有機會要修煉法輪功,法輪功的師父揭示著宇宙的奧秘。」

終於等到一九九六年夏天,同學借給我一本書──《轉法輪》。可是拿回家還沒看,就由於母親的反對,讓我把這本書放進書櫥,讓機會再一次擦肩而過。

這時,我接到了大學錄取通知書。

剛到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熱心腸的我陪同學去學生處辦理學生證。一進門就看到學生處老師的胸口別著亮閃閃的法輪章。我高興地喊了一聲「法輪功!」從此與這位老師相識。儘管受母親約束,我不敢修煉,但很喜歡聽這位老師轉述李洪志師父對他們的教導。

一場車禍使全家走入大法修煉

等到放寒假回家,我整日向家人喋喋不休地講,除了學校的新鮮事,就是那位老師轉述給我的有關法輪功的一切。

沒想到的是,就在這時,母親遇上了一場車禍,這場車禍改變了我們一家的命運。

那天下午兩點多鐘,忽然接到一個電話,說一位婦人重傷正在醫院搶救,因為暫時失去記憶,只記得這個電話號碼,所以不能判斷是否是我母親。情急的我打電話催父親趕快去醫院,自己更是等不得遲遲不來的公交車,硬是跑步到了醫院。

果真是母親!當時她穿的棉大衣一半被血浸濕,頭髮被剪掉一大片,腦袋上包著紗布。出院後,母親因為有傷不能出門,出於好奇,問我要《轉法輪》看。我興奮極了。看到母親在客廳看《轉法輪》,我就在自己房間安靜的等待著她的反應,不敢打擾她。

「這本書太好了,這個功法就是我們要修煉的。孩子,媽媽對不起你,耽誤你了!」母親幾乎是一口氣看完了整本書,當時就看到我家客廳裏有幾個大法輪在轉,這個轉動的大法輪跟書裏畫的法輪圖形一模一樣。

很快,我倆找到了同修。正好同修要在自家連續九天晚上播放師父在大連的講法錄像。父親提出晚上回家晚,要去接我們,我就直接說:乾脆一起去看錄像,這樣省得你那麼晚了在外邊等。就這樣我們一家三口連續九天看完了師父的講法錄像。

過程中,再一次出現奇蹟:父親一向抽煙很兇,他常常跟我開玩笑,說當年母親難產,用了十二個小時才生出我,這十二個小時,他抽了三包煙,所以我是他用三包煙換來的。從我記事開始,父親常常宣布自己戒煙,但從沒看到他真正的戒煙。從看錄像的第四天開始,父親突然開始咳嗽,咳的很厲害,大約從第七天開始,每天都會大量吐痰,痰中都是黑色的沉澱物。他震撼的告訴周圍的親友、同事、鄰居:「法輪功真神奇,我沒有想修煉,只是看了錄像,老師就幫我清理身體,三十年的煙癮輕鬆戒掉了!」

就這樣我們一家三口,真正走上了修煉法輪大法的路。大約幾個星期後,在我開學離家前,原來從頭到腳都是病的母親,突然可以不歇腳直接從樓下扛著重物上到三樓的家。從此,我們家飄出的都是歡聲笑語。即使是在迫害最嚴重的時期,父母都慘遭迫害時,我們一家人都是積極、樂觀,帶給周圍人們的都是美好與歡樂。

修大法有神奇

母親因年輕時爭強好勝,而且流產多次,四十多歲就一身病。腦血管痙攣、咽喉炎、胸悶氣喘、血壓高、腰椎間盤膨大、神經性腸痙攣、雙膝骨質增生、左腳拇指關節膨脹變形,可以說打扮時髦靚麗的母親,實際渾身沒有幾個好地方。修煉大法後,母親常常會晚上發高燒,第二天就好了,可以正常工作。她也沒把這些當作甚麼。但一九九七年年底和一九九八年年底的兩次消業,讓姐姐見識了大法修煉的神奇。

連續兩年的臘月二十九,母親突然吐血,大口大口的吐,之後全身乏力,難受。這兩次碰巧我都被派到奶奶家作為全家人的代表在老家過年,而父親則在單位值班。家裏只有姐姐陪著母親。第一次,姐姐很害怕,勸母親去醫院,但母親不動心,反而告訴姐姐「真、善、忍」的道理和修煉的美好。兩次母親都是一天一夜不吃飯,卻在年三十的晚上神奇康復;而姐姐跟著母親修煉了很短的時間,就從乙肝病毒攜帶者(小三陽)康復為健康人。

一九九八年夏天,我幫母親搓澡時,驚訝的發現,母親原本因腰椎間盤龐大而塌陷的後腰,已經完全平復,好像從未患過那種病一樣。

父親也有很多神奇的經歷,不過他每次只是在事後告訴我們他碰到過甚麼事兒,具體的卻不講。

我當時雖然年少,卻也歷經奇蹟。一九九五年,那時我還沒真正修煉大法。每天早晨住校的同學吃早飯的時候,我們這些走讀生就在他們的宿舍樓下打羽毛球。一天,我在牆角撿羽毛球時,四樓的一塊玻璃,被人推了下來,事後聽同學說,那是一塊三角形的玻璃,尖朝下衝著我的頭衝下來,速度很快。當時同學們大喊我的名字,我則下意識的蹲下抱著頭,就看到碎成花生粒大小的玻璃碎片在我四週散開,而我根本沒感覺到有甚麼東西碰到自己。同學告訴我,就在玻璃碰到我頭的前一刻,似乎是一陣風把玻璃吹成平的,砸了下來。我知道是有神靈在保護我。修煉大法後,師父告訴我們這類事情在修煉大法的弟子中很常見,但都有驚無險,因為師父的法身在保護著弟子。

一九九七年暑假,母親怕我一人在家貪玩,每天讓我跟隨父親去上班,在父親的辦公室看書。一天我右膝蓋內側突然像被蚊子咬了一樣,奇癢,而且伴隨著發燒。父親摸了摸我的頭,讓我回家了。爬回三樓的家,我已經精疲力竭,跟母親說很累就撲倒在父母臥室的地板上。這時,母親捧著《轉法輪(卷二)》過來,給我念師父的法。當時我感覺字字敲進我的腦袋,之後就睡著了。

等我再醒來,已經是晚上家人吃晚飯的時候了。我的右腿略微有點兒瘸,整條小腿的皮膚因發燒被燒成黑褐色,但是不疼也不癢。母親告訴我,在我一歲半的時候,右腿曾經生過一種病,中醫叫「丹毒」,西醫叫「急性肌肉炎」。當時西醫大夫要給我截肢,中醫大夫束手無策,是一位老爺爺用偏方給我治好的。讀小學的時候,腿部也曾紅腫過一次。這一次是修煉了,師父把我身體的業力推出來,消掉了。一週後,右腿不瘸了,一個月後,右小腿脫掉一層皮,恢復了往日的白皙。

修煉法輪大法的神奇事,每一位修煉人都經歷過很多。現在,我要想去找哪一位朋友,特別是不修煉的朋友,他們都會在前一天忽然腦子裏想起了我。我告訴他們這是因為我修煉大法的緣故。一次、兩次、三次,事實面前,他們漸漸的都相信了。

還在猶豫的您,還等甚麼。抓住這個機會,修煉法輪大法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