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無神論者走向佛法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五日】

一、被無神論洗腦

修煉法輪大法前,我是一個頑固的無神論者。

我出生於中共建政後的五十年代。從小學到大學的無神論教育,以及無處不在的書刊雜誌、電影廣播等各類宣傳的影響,自然而然的使我成為一個無神論者。每當看到相信神佛的人,心中便不屑一顧,認為這人迷信、無知。特別是看到一些關於巫醫神漢、跳大神騙人的報導時,認為信神的人都是這樣的。慶幸自己生在「新社會」,能夠接受到共產黨無神論「科學」的教育是多麼的幸運。後來當知道世界上有許多人信仰佛教、基督教時,頭腦裏自然的就出現了書本中灌輸給我的東西,認為是精神鴉片,那些人只不過是因為內心空虛,尋求精神寄託罷了。

我從來沒有去廟裏燒香拜佛,即使外出旅遊經過寺廟,也只是當成歷史文物瀏覽一番。也沒有算過命,不相信有命運之說。

隨著年齡和閱歷的增長,也遇到一些神奇的、用人類的知識無法解釋的事情,會去問老師或者在書本中找答案,往往都說是自然現象、或者說是巧合、或者說大千世界無奇不有。自己也沒有想到去多想想,還認為很有道理。

文化大革命的時候,我十三歲,懂事了,到文革後期,我已經是一個青年人了,經歷的那一切至今記憶猶新。那時全國所有的宣傳機器,廣播電台報刊雜誌,今天一起大張旗鼓的歌頌某個黨的領導人是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無數英雄事蹟可歌可泣。可沒過幾天,這個革命家突然成為階下囚,全國宣傳機器又一起大張旗鼓的批判這個人是叛徒、賣國賊,有過好幾個老婆,其罪惡罄竹難書,似乎不殺不足以平民憤。不禁令人疑問:這麼多罪惡為甚麼幾十年沒有被發現?先前的英雄事蹟又是從哪裏來的呢?

我的父母是普通幹部,以前我家住在一個機關大院裏,在那裏有時會聽到人們私下議論××領導是共產黨進城後新換的老婆、××領導的漂亮老婆是組織上安排的。我心想:這不是和陳世美、黃世仁一樣了嗎?(當時還不知道黃世仁和白毛女的事情是編造的)

文革後期,我已經開始不相信共產黨了,可是對無神論的觀點卻毫不懷疑。而且把它當成了自己的觀點,認為自己是不會錯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說服我,以前沒有,以後也不會有。

其實不是我不願意相信神佛,人生有太多的無奈,痛苦無助的時候我也希望能有救苦救難的大菩薩來幫我。可是我從來沒有看到過神佛,看不到的肯定是不存在啦,不存在我還相信甚麼呢?那不是自欺欺人嗎?這是我一直的想法。

二、一本天書

直到一九九八年的春天,和一位口碑很好的教授說話,得知她修煉法輪功。她拿著一本《轉法輪》,我問《轉法輪》是甚麼書,她回答說:「這是一本天書。」我心想:還從來沒有看過天書。這書我得看看。當時心裏還有些疑問:這世上怎麼可能有天書?這位教授是一個很嚴謹的人,她為甚麼這樣評價這本書?

我認真的讀了《轉法輪》,起初因為對修煉的概念還不熟悉,最大的感覺是這是一本教人做好人的書。我以前看過一些佛教中的書,也看過聖經,不同的是《轉法輪》中的語言直截了當,說的更清楚,更全面,能使人明白。而且在看書的時候,我能感覺到一種力量的存在。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這個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他就是佛法的最高體現,他就是最根本的佛法。」看到這話,心裏一動:宇宙中真有這樣的特性嗎?要是有,那真好。

師父在書中最後說:「同時在傳法過程中,我們也講出了做人的道理,也希望你們從學習班下去之後,如不能夠按照大法修煉的人,最起碼也能做一個好人,這樣對我們社會是有益的。其實你已經會做一個好人了,下去以後,你也能做一個好人。」

當時就在心裏想:這個李老師是一個甚麼樣的人?我的父母希望我做一個好人,是因為我是他們的兒女,希望我能孝敬父母,愛護弟妹;我的領導要求我做好人,是希望我能服從他們的管理。這個李老師我又不認識,為甚麼要我做好人?當時就是有一個感覺,就是覺得師父特別的正,特別善良,跟一般的人不一樣。

可是看到書中師父提到佛教中的六道輪迴及其它修煉中的事情時,我就不相信了,覺得這些事情太玄。

過了幾天,在單位上班。有一個同事,以前是老病號,修煉法輪功後像換了一個人,所有的毛病都沒有了。這個同事得知我看了《轉法輪》,休息時拉著我要教我煉第一套功法。人家好意,不好意思拒絕,心想應付一下吧,只當鍛煉身體。就跟著她學起來,當我站好姿勢,剛剛伸開兩臂時,突然聽到小腹部位「啪」的響了一下,聲音很大,就好像被打了一下,但不痛,同時發現一個東西放到了我的小腹上,接著小腹部位感覺到快速的旋轉。我告訴了同事,同事激動的說:「師父給你下法輪啦!」

我心中暗暗吃驚:原來書裏說的是真的啊!我突然明白了,剛才那「啪」聲音是師父在教訓我呀!師父知道我想甚麼。書中說的那些我認為很玄的、難以相信的原來是真的啊!如果不是親身經歷,我可能很難相信這樣的事情。可是當我親身經歷了,面對事實,我不能不承認這是真實的!

後來,中央電視台抹黑法輪功時故意把一個自殺的人說成是法輪功學員剖腹找法輪。一些無神論者也說:法輪怎麼能在肚子裏轉呢?那腸子不是要攪壞了嗎?其實法輪不是我們這個物質空間肉眼能看到的實體,是在身體的另外空間體現的。打個比方,人身體細胞裏面的電子圍繞原子核轉動的時候,人能感覺到嗎?師父也講過了不能殺生和不能自殺的法理。真正的法輪功學員絕不會自殺的。

當時我還體會不到師父說的另外空間,只是想到以前在醫院裏拍X光片子,X光能穿透人的身體,卻沒有任何感覺。心想法輪應該是比X光更細膩、更有威力的物質構成的吧。雖然心中暗暗吃驚,奇怪的是,我很快就平靜了。一切都是那麼自然、祥和。以前經常看到佛家寺廟裏有「法輪常轉」的匾額,不知道是甚麼意思,但我相信那一定是很好的話。

不知為甚麼,有一點我當時心裏特別肯定,就是師父給我下法輪時應該沒有聲音的,那聲音是師父有意讓我聽到的。我感覺師父在用這種方式批評我。後來跟別人交流時,確實其他人是沒有聲音的。

當時我還不明白修煉的內涵,只記得師父要我們提高心性,別的甚麼都不要我們的。我就想:那我就煉吧,做一個好人,做更好的人吧。不久,我驚奇的發現,以前經常困擾我的慢性病,如鼻炎、胃炎、支氣管炎、關節炎都好了,身體特別的輕鬆。

三、思索

感謝師父為我打開了一扇門。我問自己:無神論究竟對不對?是不是科學的?無神論的重要支柱是進化論,那麼人究竟是不是從猴子進化而來的?

師父在 《轉法輪》裏列舉了科學家的研究成果,證明了史前人類和史前文明的存在。也就是說,早在達爾文進化論中的猴子還沒有出現之前,人類就已經存在。進化論是錯誤的。

我開始留意這方面的資料,得知達爾文的進化論迄今為止還只是一個假設。按進化論所說,從猴子進化成人應該有一個漫長的進化過程。這漫長的進化過程中應該留下各個階段的化石,可是在考古界至今沒有這方面的發現。考古界沒有發現進化過程中的那個階段之間的東西,也就是說中間過渡形式沒有。而且不只是人,世界上所有的物種都沒有進化的化石證明。現在國外有許多科學家已經公開承認進化論是不存在的。

在西方國家人們大多信仰天主教和基督教,包括許多著名科學家,如牛頓等一大批著名科學家。有的科學家還用科學來證明《聖經》中一些神跡的真實性,他們認為科學與宗教不是對立的。

「這一盡善盡美的包括太陽、行星、彗星的大系統,唯出於全能的上帝之手……就像一個盲人對於顏色毫無概念一樣,我們對於上帝理解萬事萬物的方法簡直是一無所知。」──牛頓(《數學原理》一六七八年)

「有些人認為宗教不合乎科學道理。我是一個研究科學的人,我深切的知道,今天的科學只能證明某種物體的存在,而不能證明某種物體的不存在。」──愛因斯坦

「科學是人類對客觀世界的探索活動。與客觀現象相衝突的理論被科學視為謬誤;能解釋現有現象的理論被科學視為暫時的真理,並在以後不斷接受檢驗。而目前無法解釋以及尚未被揭示出來的現象被科學視為未知世界。」

「迄今為止,在有神還是無神這個問題上科學界並沒有得出結論,因為沒有任何一個科學觀測和實驗可以否定神的存在。」

我認識到,科學不是哪一個人、哪一個政權說了算的。怎麼能以一個假設作為絕對的真理呢?!在這個世界上,人看不見的東西很多,有待於人們探索的很多,怎麼能以自己看不見為標準否認其存在呢?反思自己已經習慣了眼見為實,迷信學校、迷信書本,迷信宣傳,自以為是。我覺得我就像那個井底之蛙。

四、佛恩浩蕩

修煉不久 ,就感覺自己的身心都在發生著巨大的變化。不知不覺中,所有的慢性病都好了,真正體會到無病一身輕。而且能感受到自己道德在昇華、精神境界在提高。每看一遍《轉法輪》,都會有不同的收穫,都會幫助我進一步的提高。慢慢的我體會到了這本書的神奇。

我明白了甚麼是修煉,明白了法輪大法是佛法,是佛法修煉。是不脫離世俗的修煉。我發自內心的決心跟著師父修煉!

從小希望自己做一個正直善良的好人,生活在美好的世界裏。不知從何時起,我慢慢變成一個只看重眼前利益得失的人,得到了就高興,失去一點就痛苦或者委屈。心胸也狹隘了,只關注自己的感受,有時嘴上不說,心裏總是埋怨別人不好,經常是活的很痛苦、很累。也經常會看一些勵志的、教人成功的書,也只能是使自己表面上做的好一點,不能從根本上改變自己,而且也不能持久。有時做了一點表面的好事,就認為自己了不起了,又使自己多了一點清高和自傲。

法輪大法使我明白了人從哪兒來?人活著的目地是甚麼?人為甚麼會遭受痛苦?甚麼是真正的好人和真正的壞人?

我從一個自私自利,只感受自己和考慮自己的人開始改變成能為別人著想的人了。我的母親有重男輕女思想,偏愛兄弟,儘管我處處為她著想,她還是不滿意,常常指責我,我心裏感覺很痛苦,經常與母親發生爭辯。修煉以後,我放下自我的感受,不管出現甚麼情況,只找自己的不足,再不和老人爭執。母親高興的對弟弟妹妹說:「你姐姐修煉法輪功,脾氣變好了,不和我頂嘴了。」

我丈夫姐妹多,有經濟不寬裕的,過去公婆在世時經常和我會有矛盾,互相都不滿。修大法後,我按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放下個人恩怨,主動對她們好,遇到需要我幫助的,我就要求自己像對待自己親姐妹一樣,或者更高的標準去做好,只管做好,不求回報。她們都說法輪功使我變了一個人。現在我們之間的關係都很好,大家在一起很溶洽。

我所住的小區是住戶分組收電費的,每組一個總表,每家分表。其它小組多是每家輪流收,我所在的小組有人說忙,有人說不太會算賬,希望我負責收電費,我想就是吃點苦,就承擔這件事情。收錢時是先按每家分表上用電量收錢,然後集中起來按每組總表上的用電量交錢給電力公司。有的小組收的錢總是不夠,要每家另外多交錢。我收的錢總是多出來,我就定期退錢給大家。一幹就是好幾年,直到我離開。

我的同事也都說大法好,有同事說:看你為人,我相信法輪功好。

修煉後不久,一次去銀行取錢,營業員多給了我六百元錢,發現後我馬上退給了銀行。我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會發生這樣的變化。這不是像以前一樣做給別人看的、表面的,或者臨時的被動的做一點好事,而且是發自內心的自覺的要求自己這樣做,發自內心的自覺的改變,沒有任何強迫,是靈魂的昇華和提高。

我在這只是敘述了自己的一點真實情況。我認識的法輪功學員都有這樣的經歷,許多學員修煉的境界之高令我感動,催我向上。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在這個世界上,真正從本質上改變一個人是最難的,從本質上改變千千萬萬的人更不是人力所為。可師尊做到了。師尊使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成為好人乃至更好的人,成為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弟子!

我看到了甚麼是佛法無邊!我的內心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堅強和充實,祥和、寧靜。這是基於對宇宙真理的理性認識。

「正法傳 萬魔攔」(《洪吟》)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無中生有的無恥的造謠誣蔑鋪天蓋地,法輪功學員隨時面臨著判刑、坐牢和被虐殺的危險。我身邊就有大法弟子因為不願意放棄大法被迫害致死,面對這一切,我的內心反而更加堅定。古人說:人身難得,正法難遇。我一定要珍惜這萬古機緣!

過去修煉的人被稱為半神之人,因為修煉人已經不是一般的人了。師尊在《轉法輪》裏說:「作為一個修煉人,今後的人生道路會改變的,我的法身要從新給你安排的。」 「煉功人他的一生是經過改變的,手像、面像、生辰八字,和身體所帶的信息的東西已經不一樣了,是經過改變的。」「你改變後的這條道路是不允許別人看的。」

二零零五年,我和家人去承德避暑山莊旅遊。導遊帶我們遊覽普寧寺,向我們介紹普寧寺是當地最大的佛家寺廟,香火旺盛,現在廟裏有八十個喇嘛;文革中全國都砸寺廟,紅衛兵要砸普寧寺,遭到當地民眾的堅決抵制,未能得逞。我經歷過文革,在那個時候,紅衛兵是被上面支持的,要打倒甚麼,要砸甚麼,是沒有人敢反對的,一句話說不好就會被打成「現行反革命」被抓去坐牢,甚至被打死。民眾保護寺廟的事情,還從來沒有聽說過。導遊說普寧寺抽籤算命很靈驗,有大師專門解簽,每天都有很多人去抽籤,有本地的,也有外地大老遠來的。大家一聽都很感興趣,說著導遊就把我們帶到了抽籤的地方。我以前不相信有命運,從沒有抽過簽,現在知道人是有命運存在的,就很想看看這個寺廟是怎麼個靈驗。

當時記得師尊說過修煉人是不需要算命的,但又想自己不是想算命,只是想看看怎麼個靈法?就不再多想,跟著大家一起去排隊抽籤。這個廟抽籤之前要求先扔骰子,有兩個喇嘛看著,然後才允許抽籤。許多人扔了骰子,抽了簽,然後拿著簽到另外的屋子裏去解簽去了。只有一個年輕小伙子例外,這小伙子心事重重的樣子,他扔完骰子後,喇嘛看了看骰子,對他說:「施主,你今天不適合抽籤。」小伙子二話沒說,扭頭就走了。過了一會,挨到我了,喇嘛給我兩個骰子,我扔過之後,喇嘛看了看骰子,說:「再扔一遍。」 我又扔了,喇嘛看了骰子,又說:「再扔一遍!」 我又扔了一遍,喇嘛看了骰子之後認真的對我說:「施主,您的命我們算不出來。」當然簽也沒有讓我抽。我微微一笑,離開了那裏。出了門,我在心裏對師尊說:「師尊,我錯了。」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在美國內華達州,我和家人去拉斯維加斯的路上。在路邊的一個休息室裏,迎面走來一個面目和善的白人婦女,大約四十幾歲的樣子,我禮貌的向她笑一笑。她也向我點點頭,突然,她望著我愣住了,然後向我走來,擁抱我,激動的和我說話。我只會幾句簡單的英文,便告訴她,我不懂英文。她愣了一下,歉意的笑笑,停了一下,似乎忍耐不住,還是激動的抓住我的手不停的和我說話。正當我不知道怎麼辦才好時,我女兒從外面進來了,用英文和她交談。她終於放開我,和我女兒說話。她看著我激動的對我女兒說著甚麼,我女兒先是微笑,最後不停的點頭。過後,女兒告訴我,那位白人婦女住在德克薩斯州,她家裏人都有特異功能。她對我女兒說:一定要告訴你媽媽,她是最珍貴的!她是最珍貴的!

對於她的話我不是很驚奇,在修煉中能看到、感受到許多,我們都知道師尊給了我們最好的一切。感謝師尊把我從污泥中撈起,洗淨,為我承擔了生生世世的業力,教給我這宇宙高德大法,讓我能修煉,使我成為完全為別人好的生命,成為這宇宙中最珍貴的生命。我明白了甚麼是佛恩浩蕩!

五、師尊的慈悲

師尊在《二零一一年華盛頓特區法會講法》中說:「誰都知道我在為眾生承受,目地是為了人能得救。我沒有任何個人所求,我甚麼都能放棄,我也沒有人的執著。我既然是來救人的,我就沒有選擇。我在救全世界的人,包括在座所有的人。」

在《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裏,師尊說:「大家知道我說過這樣的話吧,我說特務我也度。」「當然了,他的職業真的能夠起到不好的作用、對大法犯罪。但是我想,法大,宇宙大法嘛,能夠化解一切,只要敞開心扉,只要能夠寬容,我想甚麼都能夠改變。我在中國大陸當年傳法的時候,有多少邪黨黨員、老紅軍幹部,有多少黨委書記,有多少國安、公安的學員,也有多少是軍隊的學員,甚至總參三部、二部特務機關的學員。他們不是因為在迫害中真的走向了反面,是有怕心,在壓力面前糊塗了。他畢竟是人,在壓力面前可能這樣或那樣,一旦明白過來,肯定要走回來的,只是時間長短問題。」

記得有一次,我被非法抓到派出所,晚上,派出所的所長和另一個頭頭一起審訊我。因為是突然被抓,開始我沒有心理準備。看著面前桌子上非法抄家從我家拿來的《轉法輪》,我非常難過,我沒有做好,沒有保護好大法書。我捧起《轉法輪》,翻到有師尊照片的那一頁,望著師尊,心裏很痛苦。突然間,我發現照片上師尊的眼睛充滿了淚水,在看著我。我以為是自己眼花了,仔細看,是真的,就像師尊在我面前一樣。我心裏一顫,我不能讓師尊為我難過,我要做好!頓時平靜下來,坦然面對警察。

在與警察的對話中,發現這兩個警察很在乎自己的職位、前程和家庭,我覺得他們很可憐。作為一個人,為職位、前程和家庭奮鬥無可指責,就像工人、農民、教師等各行業的人,可以為此付出自己的汗水、心血、學識、才幹。而這些警察,卻要在誘惑和欺騙下被要求出賣自己的良心,出賣道德良知,付出自己未來生命和福氣賴以存在的根本!他們無神論的思維使他們與修煉以前的我一樣,只看到眼前的物質利益,卻不知道「人不治天治」,現在越在乎,將來會越悲慘!甚至會禍及子女。面前的這警察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我應該幫助他們。

我把審訊引到我要說的話題上,與他們講真相。無意中朝我手中師尊的照片看了一眼,不禁愣住了,師尊滿面笑容的望著我!那真切的笑容,就在我的眼前。我知道,師尊在鼓勵我,師尊希望這兩個警察得到救度。那一刻,一股洪大的慈悲的能量包圍著我。

事過多年,每想到那一刻,師尊慈悲的笑容都會浮現在我的眼前,永遠不會忘記!

師尊,感謝您讓我做您的弟子。從修煉以來,時時刻刻都感受到您的慈悲呵護,感受到我就在您的身邊。在您的身邊,感覺不到世態炎涼,人情冷暖;在您的身邊,沒有貧賤富貴、地位高低之分;在您的身邊,沒有恐懼和擔憂……;在您的身邊,感受到的永遠是洪大無量的慈悲!

師尊,感謝您的慈悲苦度!您為我們承受很多很多,我卻永遠都報答不了。窮盡人間所有的語言,都無法表達對您的敬仰和感恩!唯有用我生命的一切同化真善忍宇宙大法。

願神州大地上我的同胞們早日知曉真相。
願人間佛光普照,眾生福澤綿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