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就在我身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一日】我是個老年大法弟子,今年七十多歲了。在這十多年的修煉路上,我親身經歷了很多神奇事,這裏僅寫出幾件事,意在證實大法,感恩師父慈悲救度,同時查找自己的不足。更加精進的做好三件事。

師父呵護

有一天午休後,我看見客廳桌子上放了一盤涼糕,老伴說是兒子送來的,我拿起來就吃了一塊,覺得很好吃,就又吃了一塊。可是,吃完後還不到十分鐘,肚子就有點疼了。後來越疼越厲害,還不敢告訴老伴,怕他說我貪吃,就自己偷偷摸摸上床趴下了。

趴下後,疼的更厲害,我就隨口喊了一聲「媽呀!」因為人們都習慣於在難受的時候,喊聲媽媽,好像能緩解點病痛。我剛喊完一聲「媽」,突然想起,我現在最親的人是我的大法師父,我就又喊了一聲「師父」,剛喊了一聲「師父」,覺得肚子突然不疼了。我再用手摸摸肚子,真的不疼了。

當時覺得很奇怪,怎麼突然不疼了呢?猛然間想起來,我剛才喊了一聲師父,是師父救了我。

其實我不是真的求師父來救我,只是想到我最親的人是師父,就喊了一聲師父,師父就真的來管我了。這讓我親身見證了一次師父講的:「其實只要你修煉,我就在你身邊。只要你修煉,我就能夠對你負責到底,而且我時時刻刻都在看護著你。」[1] 真正體會到師父真的就在我們身邊。我一定要精進修煉,再精進。

師父點化

一天晚上,我和老伴(未修煉)到外邊散步,忽然聽到老伴說話時嗓子有些沙啞。我問他是怎麼回事?他說不知道。恰巧這時碰到一位退休醫生,我就問她老伴嗓子沙啞的事。她說:你們還是去醫院看看吧,檢查一下嗓子裏是不是有甚麼東西。她這麼一說,可把我嚇壞了!因為當時天太晚,也不便去醫院了,老伴卻在一邊說沒事,明天買點藥吃,就好了。

他雖然這麼說,我心裏還是放不下。回家後,我的常人心上來了,晚上睡覺時,胡思亂想,甚麼不好的念頭都上來了,攪得我頭痛腦脹,翻來覆去不能入睡。

就在我迷迷糊糊特別難受時,突然從腦海中閃出一句話:不用著急,沒事兒!當時我很奇怪,從哪裏出來這麼一句話?突然間,我也悟到這是師父在點化我,在救我。我急忙起來把這句話記上,一直保留到現在。這時候,我的心也放下了,很快就入睡了。

師父珍惜我們每個弟子,正如師父所說:「其實我對你們的珍惜,比你們自己對你們自己還珍惜,因為你們與師父同在,是未來的最偉大的神,是新宇宙的典範,人類將來的希望。」[2]

第二天,老伴到藥店買點藥吃了,兩、三天就恢復正常了。

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顯神奇

有一次,去市裏黑窩近距離發正念,鏟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回來下公交車後,突然右腳不能走路,左腿疼痛,兩腳都不能走路了,我就兩手把住路邊一棵大樹,站了一會,再試著往前走,還是走不了,心裏很著急。

這時我想求師父幫我,轉念又一想,幾次摔跤都是在師父的幫助下轉危為安,讓師父操盡了心,這次怎能再打攪師父呢。我就想起了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於是,我就開始小聲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念了兩遍後,我試著往前移動腳步,覺得腳敢往前邁步了,我就繼續念,越念兩腳越敢往前走,腿腳越不痛了,越走越快了,過去走路也沒有這樣輕鬆過。我就一邊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邊走到家。

師父加持

近幾年,我主要給大學生講真相,勸三退(退黨、團、隊),救他們。被勸退的大學生中有黨員,多數是團員和隊員;有本科生、研究生、博士生、還有學生幹部,如學生會主席。過程中,我深刻體會到:每當我學好法,修好自己,保持正念,並請師父加持時,到校園裏就會遇到師父為我安排的大學生到身邊。多數大學生都能很快的明白真相,順利勸三退。少數開始不聽勸的,甚至說三道四的。在師父的加持下,我能做到不急躁,不爭論,抱著一顆為他好的慈善心,耐心的講明真相後,也勸退成功了。

當然,勸大學生三退過程,也是我修煉過程,有時遇到干擾或是不聽勸的,我的私心雜念也往出冒,影響我做好這件事。在這種情況下,我就靜下心來好好學法,向內找向內修,修去私心雜念添正念。這樣使我在做好這件事的整個過程中,不灰心,不氣餒,不求數量,在師父的加持下,多救大學生,都能順利的勸退了。我深深體會到這都是師父鋪墊好了,我們只是具體去做而已。

層次有限,又是第一次向明慧網投稿,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