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過後見彩虹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一日】紅塵滾滾,真我掩埋,爭名逐利,苦不堪言,幸遇大法,心淨身輕。我於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按著師尊「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在任何環境都要做個好人,比好人更好的人。

善待親人 不計個人得失

我丈夫家在農村,他本身是醫生。他家親戚來的就多,同事都說我家是「大車店」。農村人生活環境較差,有的人長時間不洗澡,身上的味兒特別大,等他走後,被褥我得曬好幾天,才能把那難聞的味道去掉;有的還特別能抽煙,把屋子弄的煙氣熏人,熏的人直淌眼淚。修煉大法以後,我去掉了對他們輕慢的心。從法中我明白,現在的人都是不簡單的,都是為法而來的。我對他們真心以待,儘量把大法的美好帶給他們。

丈夫大哥家的女兒在我市念了四年衛校,週末就來我家「改善生活」,有時寒暑假也不願意回家,就在我家呆著。我從未有過不耐煩,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對待她。她和同學提起我的時候總說:「我老嬸可好了!」她對大法從未有過一點不正的念頭,有時還和我一起做資料救人。《九評》出來後,她就做了「三退」。目前她已在本市一家大醫院上班。

丈夫大姐家的兒子還在上大學的時候,有時錢不夠花了,就給我打電話,我就給他寄。有一年過年回家時,我把《九評》光盤帶回去了,他連著兩天一氣兒看完後,即刻聲明退出邪黨。現在,他換了幾個工作,都是企業高級管理人員,薪酬頗豐。前兩天,在網上,他還告訴我,他經常用翻牆軟件上無界看新聞,他說我只想了解真相。我想,他現在得到的一切都是明白了真相,大法給予他的福報。

丈夫小妹家的孩子也來本市念衛校了,放寒假前一天,她和一個同學來,把東西放我家暫存。正碰上我們在做年曆,同修給她同學講真相,勸「三退」。小姑家的孩子在旁邊說:「退吧,可好了,我早就退了。」這讓我驚訝又欣慰,明白真相的世人也在幫著傳播大法的福音。

走過家庭磨難 親人親見大法美好

記的二零零一年的時候,有一天偶然上去一次網,看到網上同修都在說「走出去」,自己打了幾篇文章,帶給當地同修。一個同修也悟到,應該 「走出去」,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可是怎麼「走出去」?那時法理真是不明白,於是她們聯繫了一些同修出去在廣場上公開煉功,我也去了。大家相約第二天還來。

那時邪黨的株連政策還很猖獗,同事和我說過,一個單位有一個大法弟子進京上訪,這個單位的領導都得受處分,職工獎金都得扣除。自己當時還不知道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自以為出去煉功,一定得被抓。為了不連累單位領導和職工,我於當天遞了辭呈。結果,單位經理把我父親、姐姐、弟弟們全找來,單位要好的同事也來了好幾個,他們在我家像開批鬥會一樣,輪番轟炸,讓我放棄修煉。叔叔以斷絕關係相要挾;父親也以辭職不幹相挾。不管他們說甚麼,我不為所動。最後,他們看實在勸不動我都走了,父親真的憤而辭職,和姐姐弟弟們一起回了縣城。

我在家呆了一個星期,單位通知我去上班,也不再提讓我放棄大法的事了。 對家人我一如既往的善待他們。對姐姐弟弟們有甚麼事儘量相幫,對老父親更加關愛,一點一滴的逐漸讓他們看到大法弟子的真誠善良無私,也並不像邪黨那些警察說的:煉法輪功都煉傻了,家都不要了,沒有親情,沒有人性。逐漸的家人對大法態度變了。丈夫不再反對,家裏來了同修他也熱情招待。有時也和我一起學法,現在他花起真相幣來比我還順手。

和我感情最好也最關心我的三姐在我打印資料的時候,不再阻擋了。甚至有一次去省城出差去火車站的路上,還幫我一起發。我每次去縣城大姐家,我都會打印一些小冊子甚麼的,放在父親的桌上,希望他有時間看一下。《九評》出來後,我也打了一本拿回去,我想父親是看了的。頭一次和他說退黨的時候,他還不同意,第二次就欣然同意,以化名退出邪黨了。去年有一次他因事來我家,看了一會《九評》錄像,站起來在師父法像面前雙手合十,像個孩子似的說:「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是這麼說的吧,老姑娘?」當時我的淚差點落下來,父親的倔強、剛正不阿在縣城的建築業是出了名的。不管甚麼領導,照說不誤,在酒桌上就說人家怎麼怎麼腐敗,怎麼怎麼貪。一點情面都不留。當初對大法對師父那樣的偏執,今天對大法能有這樣的認識,我真的感到由衷的欣慰。是大法的純正純善讓這個倔強的老人改變了對大法的看法。

工作中正直有律 經理保護

受家族影響,我也幹了建築這一行。近幾年,當甲方代表和監理,年底還負責結算。這一行在建築業應該算是個肥差。施工人員想方設法巴結甲方和監理,怕他們在檢查時刁難影響工期。修煉前,在工地我就曾參與過簽證造假,從中撈取好處。修煉以後,我嚴格按照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不貪不佔,不收禮。也不刁難他們,但是施工質量得達到要求。因為請吃飯我不去,送禮我不要,有的鋼筋工就給我存電話費,我就和他們講:我是煉法輪功的,師父教我們「真善忍」,凡事得為別人著想。這不義之財我不能收。你們放心,只要你們活兒幹好,我這兒甚麼問題都不會有。然後把現金退還給他們。他們都很受感動,說現在像我這樣的人太少了。

我市有一所省級重點中學,一有工程任務就找我們單位代為管理,同時負責年底和施工單位的結算。校長和校方現場管理人員都說我正直,他們放心。一次,我們經理和我閒聊時說:「校長說,我可以不來,但是某某某(我的名字)不能不來。」他們都知道我煉功,尤其是我們經理,在那個紅色恐怖籠罩的時期,曾多次阻止了邪惡對我的綁架。我知道是大法的純正讓我贏得了世人的尊重和信任。我會把大法的美好進一步講給他們,讓他們的生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