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使我在海外得法 神韻讓我溶入整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四日】

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是一名海外的大法弟子,於二零零七年初得法修煉至今,一路搖搖晃晃的走到今天,全靠師尊的加持和鼓勵。大法洪傳已是二十載,我卻在最後的這段時間得法,真是相遇恨晚,但師父給我的卻一點都沒少,想起師父的慈悲苦度,我也總是淚水盈盈,也只有更好的修好自己,更好的做三件事來助師正法,在這最後的時間裏修到圓滿隨師還。

得法

師父說法難得,回想起來自己得法的經過,真的都是緣份化來的。我出生在農村,從小家中沒甚麼書,但偶然得到一本,我會細嚼慢咽的把書看完。初中時,我的姐姐經常買五角叢書回家,我也常看,其中一本《世界四十九大謎》讓我印象深刻,常常會想起,並隨著年齡的增長,世事的變化,想去尋求答案。父親告訴我小時候,我們那裏有座寺,那裏有幾個和尚,他經常到那裏去玩,後來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和尚都離開了,那裏成了豬圈牛棚。父親說起這事時顯得有些遺憾,後來也就很少提了,但也許那時就為我埋下了求佛求道的種子。

我從小很懂事,在學校成績也很好,從小學到初中,一直是班裏的班長,也不幸的是一直是邪黨下屬的團隊幹部。初中畢業,為了不增加家長的負擔,我考上了專科學校,在那裏學校希望我繼續擔任團幹部,後來就被我拒絕了。同時我對佛產生了嚮往,偶然聽到「相」這個充滿神秘的詞,就緊追不捨,但也沒得到答案。就這樣,大專畢業,開始了在外企的工作,我腳踏實地、實事求是、努力上進,一切都很如願,但不時也會為了名利情等讓我很痛苦。我認為自己是非常傳統的中國人,但偏偏遇上了和外國人結婚,後來就來到了海外。出國之前去書店捧回了一套古籍書,想以後研究中華傳統文化,好去傳播給外國人。但沒想到,到了這裏,中文沒有了用武之地,連英文也沒用了,得從新學習語言,家庭、生活、學習,一切都是從零開始。而且在這個小國家的小城市,沒有一個中國人,我覺得幾乎讓人有點窒息,也不知道生命的意義在哪裏。

二零零六年我的第二個孩子出生,一次在朋友家裏偶然的看到了新唐人電視台。閉門在家苦讀語言、努力融入當地社會的我第一次知道了除了CCTV以外的中文電視,我又是驚訝,又是歡喜,之後趕快裝了一個衛星電視,我一邊帶孩子一邊就開始看新唐人。我從《九評》到《細語人生》,從《人傑地靈》到《大千世界》,從《透視中國》到《認識中醫》,從《新聞週刊》到《我們告訴未來》……所有的節目都吸引著我的眼球,所有的畫面對我來說都是耳目一新的。在國內那麼多年的電視已經覺得厭煩和無聊,而新唐人的節目,樸素真實,沒有國內電視的那種虛偽感,最重要的是,所有的電視節目都是那麼善良、誠懇,平凡的告訴著人們一些真實的信息,不僅告訴中國發生著甚麼,也告訴我西方是怎樣的社會,讓我真實地感受到了這幾年在海外所經歷的和看到的事,引起了我很大的共鳴。在我看新唐人的過程中,我明白了甚麼是啟蒙。以往看電視只要能讓我提出一個令人懷疑的邏輯問題,我就不想看了,煩。而新唐人的電視求真,求善,包容著所有的觀眾,新唐人電視把國內電視顛倒黑白,混淆事實,讓人看不清真假而放棄尋找真相的事實呈現在我的面前,我知道了甚麼才是真正的媒體,我由衷的為新唐人所震服。

我最願意看的,最想看的是《我們告訴未來》,影片中關於法輪功的大量史實畫面,真實而珍貴,平凡而偉大的故事更讓我震驚。但當我在《細語人生》節目中聽說《轉法輪》一書在網站上就可以免費下載時(當時根本不知道有大法網站,還以為要加入後才能得到的,也不知道新唐人在網站上也能看),我就迫不及待的下載,先睹為快。

於是我知道了真善忍,我知道了人為甚麼活著,我知道了更多關於佛道神的事,知道了古人的修煉是怎麼回事。這次的衝擊是很大的,挑戰也是很大,因受中共的謊言干擾,有時我甚至有點害怕而不敢看了,幾次放下,但放下之後,《轉法輪》中講的法理,真善忍的正法理,一直縈繞在我頭腦中,我知道這是一本不同尋常的書。終於看完了第一遍《轉法輪》,當時我覺得整本書說的就是一件事──放下執著。

就這樣我用了半年的時間「研究」了新唐人後,開始了個人修煉。

個人修煉

我因為從小身體健康,樂觀開朗,所以沒有像其他同修一樣一上來過大的病業關,但修煉時間不長(我通過上網看師父的教功帶自學的五套功法),我因為總是懷抱孩子而引起的腰酸背痛不翼而飛了,一次騎車上坡也不累了。我的身體不是很敏感,但我知道師父給了我很多,我比以前更健康了。

當孩子半歲的時候,我就開始了找工作,收到了無數的回絕信。通過學法,我知道自己一切都是有安排的,結果一年的產假剛滿的時候,一封求職信立即得到了回覆,並要我馬上上班。我覺得師父甚麼都說得明明白白,只要時時對照,就會發現所有發生的師父都已經說到了,從此心裏就像有了明燈,不再迷惑,還有問題,學學法就知道了。對我來說,找到了生命的意義,再痛苦也是幸福的。

但修煉畢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知道了法理還是不夠的,要做到,才是真正的修煉。我的先生在中國工作了好幾年,他很了解中國的現狀,也因此受國內媒體的宣傳誤導,接受了一定的黨文化。當他知道我要修煉法輪功的時候,他幾乎有點受不了,看他擔心害怕難受得睡不著覺,我也是心裏不是滋味。但我知道這就是考驗,就是過關。因此我對他的表現很明白,我修煉的心也是非常堅定。不過關過去了,甚麼事都沒有,假相的出現是要讓我修的。回頭看看,越覺得大法的珍貴,人的執著才是痛苦的根源。

因為周圍沒有同修,我一直是一個人看著《轉法輪》和師父的其他經文在常人中修,知道了法好,我也見人就介紹《法輪功》,但反而被當作了另類。我為這麼好的法自己不能做甚麼而整天難受。有一段時間看師父的經文,總會看到師父好像不斷的在說「走出來」。我在想怎麼走出來呢,我這裏就我一個人,走到哪裏去呢?

神韻讓我溶入整體

看新唐人的那一年,我就看到了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我從小喜歡唱歌,喜歡戲曲,那長袖飄飄的仙子讓人忘卻紅塵煩惱。第一次聽到節目裏的歌曲,我覺得這真的是天籟之聲,悠悠萬古之音,滌盪人心。我每年必看。我覺得那些能為神韻作推廣的人真是萬幸,有朝一日神韻來這裏,我也要參加。二零零九年神韻來了!於是我開始走了出來,來到了集體的修煉環境中。那是另一種修煉了,我感覺一切從新開始。我很快就知道,自己根本沒有真正的修煉,沒有做三件事。為了趕上正法的進程,在二零一零年神韻巡迴結束後,我就開始參與大紀元報紙的工作,並利用報紙的工作來講真相

個人在常人中修煉,雖然很難,但畢竟只有你自己,你知道你和常人不一樣,相對容易很多。在修煉人中修煉,配合好出奇蹟,配合不好,那真是寸步難行。雖然修整體是在修個人的基礎上的,但是每個人的層次都不同,如何來配合,如何能做到無條件配合,這猶如高山般阻擋著我們。我也開始出現各種執著心,想要逃避的怕心,不服氣時的爭鬥心,怕人說的虛榮心,還有隱藏很深的顯示心,等等,一顆顆出來讓自己反省,好幾次這些心出來的時候,我都無法接受自己有這些心,覺得這都已經修掉了,但一次又一次反映出來了,有時是自己悟到了,有時就是從其他學員身上看到的,我想根本的原因是因為以前都沒有真正徹底的修乾淨,還有漏。師父說:「我經常跟大家說這樣的情況,就是倆個人發生矛盾的時候,各自找找原因:我這兒有甚麼問題?自己都找找自己有甚麼問題。如果第三者看見了他們倆個人之間有矛盾,我說那個第三者都不是偶然讓你看見的,連你都要想一想:為甚麼叫我看見了他們的矛盾?是不是我自己還有不足的地方啊?這才行。」[1]我慢慢的也知道了要無條件向內找,遇到矛盾要「少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但我想只要堅持學法,按師父說的做,就一定會柳暗花明又一村的。

正法的洪勢勢不可擋,我有幸成為其中的一粒子,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感謝同修的幫助。師父說:「大家知道,為甚麼從迫害以後進來當大法弟子的很少?就是因為舊勢力已經卡住了,沒有特殊情況下,沒有我特殊需要,都進不來的」[2]。我很幸運我進來了,我不知道自己的誓約是甚麼,但我知道自己是師父需要的,是有責任的。我還有很多的執著沒有修去,還有很多證實法的事沒有做到位,在海外生活求安逸的心,常常使自己懈怠,之後又後悔不已。我只有不斷精進才能對得起師父的救度和自己的誓約,讓我們彼此提醒,互相鼓勵,共同精進!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 《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李洪志師父著作 《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